第23章 玉花繞劍

鬼面屠夫見柳霞受傷,左右吩咐道︰「有誰能抓住他,賞黃金百兩!」

寨里的上百號黑衣人聞言,皆是面面相覷,開始心急火燥起來,轉眼間,黑壓壓的一圈便是不斷縮小。

林格看到四面八方迎來的黑衣人,雖是心無畏懼,卻也是頭皮發麻,對付這麼多人已是不易,而他還要保護陳秀,難免會因此分心。

百柄長刀掠過光芒,只見他螺旋一劍,便是四五個人丟刀倒地,表面看似輕而易取,但是時間一長,也會應付不過來。

他冰冷目光斜向,十幾個黑衣人繞過他沖向陳秀,于是他一腳踹在一黑衣人的胸膛上,待那黑衣人步伐不穩時,又是微微騰空踩其肩上,連越幾人肩膀,一個翻滾擋在陳秀的身前。

沖向陳秀的黑衣人見狀停下了腳步,想來應是對林格有所忌憚,畢竟林格重傷了二當家柳霞。

雖是有所忌憚,但他們還是不敢有所退卻,不過刀光劍影間,他們其中的三四人便是相繼倒地。

陳秀見血跡一片片灑在地面,她哪里經歷過如此場面,于是擔驚受怕地躲在林格身後。

林格額頭上的汗水流過臉頰,這汗水不冷不熱,不知是勞累的熱汗還是冷汗,他的右手顫動著,原先那虎口還未愈合的傷口再次流出獻血,卻沒有疼痛感了。

黑衣人的人數仍有上百,不過卻是目目相對,前後踱步不敢上前。

「一群廢物!」

這話剛出,陳通手里長槍螺旋,一躍刺向林格,這一槍氣勢不凡。

林格持劍迎擊,為的就是將戰斗場地稍微與陳秀拉遠一些,防止波及陳秀,但又不能太遠,以免其余人趁機偷襲。

他手里洛魚劍擦過白纓長槍的槍尖,頓時火花四濺,最終抵在白纓處的凹槽處,隨後與陳通對視一眼。

陳通面露不屑,像是起了好勝之心,手握長槍攪動,與洛魚劍在半空中緩緩繞圈。

林格手臂猛地用力,將陳通擊退幾步,只見陳通順勢騰空一躍,運氣于掌間,手中長槍似乎發出錚鳴聲,一槍刺向他。

不知何時,他手上已有兩片玉色花瓣,劃過劍身便是一劍迎上。

洛魚劍與白纓長槍相踫,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兩者尖部散發到天地之間。

強大的氣息吹動著林格飄飄揚揚的頭發,他不得不承認,陳通這一槍有些本事,不過他必須勝。

思考間,他便是步伐微動,凌厲長槍瞬間擦過他的右耳,隨後手里洛魚劍劃過槍身,劈向陳通。

陳通著實怔了一下,當下單手持槍,身形暴退站到了一旁,不過怒火更盛,牙咬切齒間都帶有殺機。

林格不屑一顧,退了幾步重回陳秀的身旁。

鬼面幫的黑衣人見陳通也非林格對手,更是心存忌憚,不敢上前。

柳霞傷勢恢復一些,陳通道︰「四弟,你與我一起上,將他拿下。」她似乎知道憑他或陳通一人,並非林格的對手。

陳通因為先前的事有些不快,但沉默許久後仍是點頭道︰「嗯。」

林格見柳霞與陳通並排而站,擔憂從心而生,散發于整個胸腔。

陳通和柳霞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兩人聯手,一個三品演氣境和一個二品演氣境,到有些棘手了,更何況先前的戰斗已經消耗他了許多體力,再打下去恐怕會體力不支。

可是並沒有什麼辦法,他只能迎面而上,說不定還有逃脫的機會。

林格雙眉微蹙間,柳霞踏著步伐向他襲來,刀劍初鳴,只見陳通來到他的一側,挑動長槍刺向他。

他腳步重重踏在地面上,騰空立于長槍之上,長槍瞬間便是支撐不住,落地被他踩在腳下,而陳通竟然一時不會抽不出來。

陳通怒得全身灼熱,不顧一切地用蠻力抽出長槍一揮,不過林格已是一個翻轉落在一旁。

錚!只听那錚的一聲,白纓長槍竟是揮在青色彎刀上,柳霞向後退去,雙手虎口均傷,先前的傷勢再次被激發,獻血流出嘴角。

陳通面有慚愧,長槍一擺,走到柳霞身旁道︰「二姐,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陳四當家的,剛才柳二當家擋你一槍,這麼著急想要掙回面子,有點意思。」林格頗有意味地笑了笑。

陳通怒道︰「放你的狗屁!」

「哼,你少臨陣挑撥我們,我看你能夠堅持多久。」柳霞不以為然,不過臉有些黑。

林格臉上的消息逐漸消失,其實他已經受了內傷,只不過運氣強行壓制住了,為的就是掩人耳目,不過只能壓制一會,而且長時間壓制,還會導致內力在體內沖蕩,隨時可能會有危險。

話不多言思不多慮,很快他便又與陳通和柳霞交手,刀劍槍不斷磨出火花,他的體力不斷被消耗。

噗!一口鮮血從噴了出來,林格單膝跪地,握劍相撐,他想大口喘氣,卻發現連喘氣都有些無力,眼前變得朦朦朧朧。

他猶如賣郎鼓一般搖搖頭,劍撐著地,步伐不穩地站了起來,陳秀跑著來到他的身旁,雙眼通紅,快要哭了起來。

林格揮臂將陳秀擋在身後,血跡斑斑的臉上並無神情,他看向左掌,意念間十片玉白花瓣全部浮現在掌間。

他剛想動身,卻發現左掌劍的玉瓣富有靈性地飄向右手,順著右手盤旋在洛魚劍身。

十片玉白花瓣以朦朧氣息隔空相連,朦朧氣息落在洛魚劍上,與劍刃合一。

他雙眼驚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腦海里傳來了花錦囊的聲音︰「哼,還挺有天賦,這是玉花繞劍,想當年你父親在玉脈境才能如此,待你日後將玉花層修煉至百瓣,百片玉瓣便可隨意念化為刀槍劍戟。」

林格聞言,盯著洛魚劍看了許久,被花錦囊的話所驚,修煉百瓣竟然可以化為刀槍劍戟,旋即他便當下心中念頭,百瓣對于他尚還遙遠,更何況眼前還有困境。

陳通和柳霞盯著洛魚劍上的玉瓣看了許久,雙眼皆是流露出訝異之色,而鬼面屠夫則是再次從椅子上站起身。

今日若敗則身死。

但若活,鬼面屠夫,陳通以及柳霞必亡。

劍繞玉花,目望四周,心傲所向,身立大寨,生與死漸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