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好自為之

江紀舒的一番話,頓時間引起了多人的哄笑!高鵬頓時間變得臉色青白交替!

至于那楊媽媽和關素素此刻一愣一愣的,根本搞不清楚這江紀舒要干什麼!

「那我偏要呢?」話沒完,高鵬繼續道︰「小子,別多管閑事,留下一百兩銀子,這件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不然的話,我讓你家破人亡!」

周圍的人頓時家被這一句話嚇得不敢發出一絲的笑聲,畢竟這些人基本都知道對方,這主明顯是睚眥必報!

「一百兩銀子?你長的本來就不美,怎麼會想的這麼美?如果我要是不呢?」江紀舒依舊一副笑容,完全沒有絲毫的壓力!

「這人到底是誰?以前怎麼沒有見過?」眾人此刻都有些好奇了,這人明顯是要和這高鵬硬踫硬啊!

「這位公子,多謝您的好意!您還是不要管了!」關素素朝著江紀舒說道,話明顯有些弱,似乎是已經絕望了!

「放心!咕公子最喜歡替天行道了!」這可是送上門的機會,江紀舒怎麼可能放過,把這家伙痛打一頓,也算是無形的抗議,如果事情傳出,誰還敢娶她?那這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今天這事情我還管定了!姓高的,今天讓你看看馬王爺有幾只眼楮,看好了,今天打你的是誰!」江紀舒隨即發簪一拔,萬千青絲落下,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掃,面上不施粉黛,卻仍然掩不住絕色容顏。

「女的?哈哈哈!好!給我拿下,本公子今天要開葷!」高鵬猥瑣的模樣立即就顯露無遺,哈喇子直流!

「小!小姐……!」娟兒此刻已經快暈過去了,這小姐玩的是哪出啊,來這地方已經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了,此刻還自報身份!

此刻,那已經圍上江紀舒的三名家丁直接朝著江紀舒抓去!

「給你機會了!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江紀舒瞬間腳抬起,一腳而去,身體一個側轉,再一腳踢在另一名家丁的腹部,左手也在此刻一巴掌直接甩在了第三名家丁的臉上,那家丁直接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

三名家丁瞬間就被打翻在地!

「啊!打人了!打人了!」那楊媽媽立馬嚇得退出房間,嗓門是有多大,喊多大!

人瞬間就慌亂了起來,不少人直接跑出了婉江月,當然了也有喜歡看熱鬧的!

娟兒此刻一愣一愣的,她實在是沒想到這小姐武力值這麼高,三名成年人瞬間就被收拾了!

關素素也是如此!她想不通,這人為何要出手幫助自己,嚇得躲在一個角落之中……!

此刻的高鵬直接被這原本小仙女一般的江紀舒嚇得瑟瑟發抖,一臉恐懼的看著漸近的江紀舒,聲音顫抖的嘴硬道︰「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你全家都得死,我爹可……!」

「混賬!告訴你!咕小姐叫江紀舒,今天打的就是你!」江紀舒動作快如狡兔,一腳直接踹了過去,反手又是一巴掌!

「啊!」高鵬被一腳,一巴掌干翻在地!

江紀舒右腳直接踹在了對方的身上,左腳又是踢了幾下,那高鵬慘叫不止,嘴里立刻就流出了殷紅,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惡霸!你我打也打了!你能如何?告訴你!見一次,打你一次……!」

「小!小,姐!高鵬已經暈過去了!」跟在後面的娟兒已經嚇得瑟瑟發抖了,這是明目張膽的犯案啊,作為助手的娟兒自己,如果老爺怪罪下來那可是罪責難逃啊!

「呸!這麼弱,還敢當惡霸!你們幾個!趕緊的,把這家伙抬走!晦氣!」江紀舒轉身看向那三名已經爬起來的家丁道!

「是!是!」三人立馬連爬帶滾的過去架起高鵬,就準備離開!

「等等!」江紀舒突然沉聲道!

「不知道這位女俠還有何事?」其中一名家丁臉上,眼楮里滿是畏懼的問道!

「本小姐叫江紀舒,不叫女俠!告訴這個廢物一般的東西不然,再敢出現在我面前,下次我讓他半身不遂……!」

「滾吧……!」

「是!是!我們記住了!」幾人的腦袋如同撥浪鼓一般的直點頭,然後架著高鵬匆匆離開!

「這,這,」躲在角落里的關素素轉醒過來,嘴角瞬間就不利落了,簡直不敢相信!

「關小姐!你跳的舞很美,曲也很好听!」江紀舒轉身看向對方道!

「多,多謝江小姐!」

周圍看熱鬧的瞬間覺得不真實了,要知道那高鵬上邊有人,從來都是他欺負別人,還沒有被人打過,而且還是一女的,這簡直是讓眾人大跌眼鏡,不過他們好奇的是,這人是誰!

「江小姐!您還是快走吧!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的!」關素素突然出聲道!

「對了!關小姐!你的舞蹈和曲子,我能學嗎?」江紀舒沒有回答,只是隨便問道!

「啊!」關素素瞬間傻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听上去對方是有身份的大小姐,怎麼會說這樣的話?她覺得不真實了!

「不行嗎?」江紀舒微微一笑道!

「行!只是,只是……!」

「算了!那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直接走到桌子便坐下,然後朝著關素素道︰「請坐!」

「好!好!」對方有些緊張道,但是還是坐在了江紀舒對面,不過看上去非常的坐立不安!

「對了!還未請教關小姐是哪里人氏……!」

「你說什麼?紀兒打人了?」中年人看向黑衣人一臉不敢相信道,此人自然是江廉昌!

「是!是的!」

「有沒有人認出她?」

「小,小姐,自己報出身份,還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了自己的姓名!」那名黑衣人有些苦澀的說道!

「什麼!這紀兒簡直是胡鬧,听曲就算了,還打人,打人就算了,還自報身份,對了那高丘的外甥怎麼樣了?」江廉昌說的自然是高鵬!

「目前不知道!不過他們應該不會善罷甘休的!」

「哼!動我江廉昌閨女的人還沒有出生的!高鵬本就不是什麼好鳥,打了九打了,至于那高丘嘛,雖然在京官述職,可老夫還沒有把他放在眼里,也就是一草包,奸佞諂諛之輩!

「大人!那樣的話,會不會影響到小姐的名聲?」黑衣人似乎是有些擔心!

「嗯!這的確是個問題,立即傳令下去,給我封住他們的口,膽敢多說一句,你知道該怎麼做,至于那高家,自會有人收拾,我們就拭目以待…… !」

「娟兒!我們聊多久了?」婉江月里,江紀舒轉身看向娟兒問道!

「已經兩個時辰了!」

「哦!這麼久了?怎麼沒見官府的人?看來應該是不會來了!」

「江小姐真是怪人,哪里有想著官府人來抓自己的!」關素素輕聲的笑道,兩個時辰的交流似乎對方也明白江紀舒是一個和善的人……!

「可能我這人比較特殊吧!既然沒人來找麻煩!那麼,我也就走了!後悔有期!」江紀舒隨即站起,便帶著娟兒離開了!

婉江月的所有人都目送著江紀舒離開……!

那嚇得膽破的老媽子在江紀舒走後,也走進了屋子!「素素!你什麼時候認識這人的?」

「沒有啊!不是剛剛才認識嗎?」

「不認識?不認識她幫你?」

關素素做出一副我怎麼會知道的表情!

「這女人絕對不簡單!我剛去府衙!府衙的人居然不管,說這是個人的糾紛,而且已經解決了,他們就不插手了!」

「姓江?難不成是……!」

「小姐!沒想到您這麼厲害!那可是四名成年人啊!其中個一人還是惡霸!居然被您三兩下就收拾了!」娟兒眼楮里滿是崇拜道!

「娟兒!我可是在雲虎山和老虎打過架的,」江紀舒隨即宣揚了一下自己的功績!

「小姐!您真是太厲害了!不過小姐,您這下可出名了,估計明天這全萬州城的人都知道你了!」

「隨便……!」江紀舒不以為然,反正她就是要把自己的名聲搞臭,估計沒人會要一個逛青樓還打人的女子當老婆!

「糖葫蘆!如今可是很威風啊,逛青樓,還打人?」江紀舒的身後突然傳出一個聲音!

江紀舒瞬間炸毛了,轉過身,尋聲找去,一名黑衣男子出現在眼前,高挺的鼻子,薄埂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斜斜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發中。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可又不失陽剛之氣!此人正是江紀舒從小到大,青梅竹馬的師兄,李思成!

「師兄!你怎麼咋這?」江紀舒突然道!這次輪到她驚訝了!

男子皺著眉頭,假裝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問道!「糖葫蘆,怎麼,師兄在這你不開心?」

「開心!開心得不得了!」江紀舒也立馬就應和道!

「諾!這個給你!」男子隨即伸出右手,手上正捏著一串紅亮的糖葫蘆!

「啊!多謝師兄!還是師兄最好了!」江紀舒立馬接過,然後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師兄!你還是叫我師妹吧!你一口一個糖葫蘆的,你看我吃的是什麼?人家都該笑話我了!」

「看心情嘍…!」

「誰!到底是誰?敢打我的兒子!」高府,此刻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一體態有些臃腫的白面中年男子看著床上依舊昏迷的高鵬道!

「老!老爺!是一個女的,她說她叫江紀舒!」那三名家丁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額頭冷汗直冒,其中一名道!

「什麼?一個賤女人把少爺給打了!廢物!你們怎麼保護少爺的!來人給我拖下去打死喂狗!」那中年男子頓然喝道!

「老爺饒命!老爺饒命…!」

「氣煞我也!氣煞我也!給我查!一定要查出到底是什麼人!」

「 !」突然間!一支飛箭徑直飛入那中年男子,插在了其邊上的柱子上!上面有著一張紙條!

「誰!」中年男子猛然喝道!

周圍的護院,家丁都是一個機靈,抹了把冷汗!

見到無人回應,其中一名護院上前將箭頭拔起,紙條則遞給了中年男子!

「爾欺壓良善,其子更是作惡多端,為禍地方,被打實乃活該,若不想自找麻煩,就此止步,如若不然,必將抄其家滅其族,寸草不生,勿謂言之不預也!」

(新書上傳,喜歡的求收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