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寒不思歸(新書上傳)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南江府水陸交通便利,貫穿東南西北,行商之人熙熙攘攘,為四方小國州縣的的商業往來的重要場所,也是整個胥國的重要的經濟中心。

萬州城中,歌舞升平……!

「夫人,紀兒這幾日就要回來了,你吩咐下人去準備一下屋子!」萬州城一座江氏府邸中,一中年人坐在正堂中央的凳子上看著一中年美婦人道!

中年人看上去四五六歲的模樣,黑發,方正臉,勻稱發髻線,舉止之間給人看上去很有威嚴感!

而那婦人的看上去就要顯得年輕許多,看樣子大約三十幾歲,膚白貌美,雍容華貴的模樣,身上穿的衣服看質地非常的細膩,頭上戴著的珠玉寶飾看起來非常的顯眼!

「老爺!紀兒是誰?」女子撥弄著手指,有些不在意的問道,似乎是在其的印象之中並沒有這個人!

那中年人臉色微微一變,原本有些笑顏的臉上一時間掛起了些許的怒意,很大的原因是剛才美婦的那句話!

中年人皺著眉頭,臉色嚴肅的看著美婦說道︰「你這婦人!身為人妻怎敢如此生出妒意,紀兒雖非你親生,可那也是我的孩子!」

要知道女子最是善妒,可在古代最為忌諱,在漢代《大戴禮記.本命》︰「婦有七去︰不順父母去,無子去,淫去,妒去,有惡疾去,多言去,竊盜去。不順父母去,為其逆德也;無子,為其絕世也;淫,為其亂族也;妒,為其亂家也;有惡疾,為其不可與共粢盛也;口多言,為其離親也;竊盜,為其反義也。

條條框框的限制,讓古代的女子深受其害,讓任何的事情看上去都是女子的錯,其實不然,畢竟人有七情六欲很正常,這也看出古代思想的腐朽……!

「老爺,我知道了!」貴婦看出了中年人話里話外的不滿,而且也知道女子生「妒」是何罪,更何況是在自己夫君面,不敢再胡亂說話。

而且身為已嫁之婦人,她是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三從四德,倫理綱常等等婦之道,這些都是從小夠灌輸的思想,她是自然懂得!

中年人听後,美圖逐漸的舒展開來,強調道︰「嗯!最好如此!紀兒年少便是喪母,缺少了母親的關懷,你作為繼母應該多給予一些關懷才是!至于以前的事情我不就追究了!」

「此次紀兒回來,我想著給她尋一門親事,你在附近的州縣找找是否有可托付終身的良緣!」

中年女人嘴角翹起,躬身說道︰「妾身記下了……!」

「.…」

一名身著藍色衣衫的女子向著江府而來,看起來有些樸素,遠遠看去,在輕風微陽之下,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肩上背著一個黑色包袱,距離江府愈發的近……!

「大!大小姐!」這時候,其中一個長相相對老一些的江府護衛立馬就認出了女子,畢竟是老資歷,十數年在江府做事,對這個女子還是有印象的!

女子名叫江紀舒,是江府的庶長女,母親早逝,後跟隨師父,常年不在家!

「這就是大小姐?」另一名護衛看了看江紀舒,而且,怎麼看怎麼都不像大戶人家的大小姐,嘴邊嘀咕道!

在其的印象之中,江家只有一個女兒江婉兒和一個兒子江天曉,至于眼前之人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印象!

「大小姐,您稍等,我這就去府衙通報知府大人,大人看到您能回來肯定是極開心了!」那名認出了江紀舒的護衛說著便轉身向府里跑去!

江紀舒點了點頭,大戶人家都是如此,需要一個儀式感,特別是久別重逢,就更是需要如此!

「張叔,你不是要去府衙嗎?怎麼去府里?」那新人模樣的護衛一臉疑惑的看到老護院說道!

「對!對!對,看我這著急的!」那名叫張叔護衛老臉一紅,立馬調轉了方向,朝著府衙跑去……!

而那新人也在向江紀舒打招呼後,便進入了府里,徑直朝著府里的後院而去……!

後院東邊的一個院落中,正有兩個女人坐在涼亭里說笑,其中一人就是之前的貴婦柳氏,另一人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的模樣,一頭黑色柔順的發絲,水靈靈面頰,就是江家的嫡系大小姐,江婉兒!

那新人護院走上前朝著貴婦不知道說了什麼,那貴婦的神情立馬就變了,嘴角微微的揚起,眼珠子也在不正常的大賺,似乎正在醞釀著什麼!

「娟兒!」貴婦隨即向著邊上的一個丫鬟招了招手道!

名叫娟兒的丫鬟上前,俯身側耳听著柳氏的話,至于柳氏在其的耳邊嘀咕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少頃,那丫鬟隨即便離開,朝著大門而去!

「……」

不一會兒,那名叫娟兒的丫鬟走了大門,看著大門石階梯下真背手站著的江紀舒,一副滿臉的不屑,狗眼看人低的模樣的問道︰「你就是江紀舒?

那新人模樣的護院,頓時間一驚,這下人居然敢直呼大小姐的名字,那還要不要命了?不過他到是個聰明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在靜靜的觀察,畢竟在這個時候少說、多看、多觀察,一直是那麼的實用,好好當個小護衛不好嗎?硬是要作死……!

「是!」

江紀舒點了點頭,在其臉上並沒有露出惱怒,畢竟在她的印象中,自己在這個家一直是如此,處處受到別人的排擠,沒人格,沒地位!

此次被逼回來,她就已經做好了被為難的準備!

「那就好,江紀舒大小姐您應該得有自知之明,身為庶子,您只能走側門!大小姐,跟我來吧!」這時候,那丫鬟再次語出驚人的說道!

江紀舒微微一笑,這就很明顯了,就是要告訴你,你這個大小姐呀,名不正,言不順,所以不能讓你走正門,這其實也是一種羞辱!

「我要是偏走正門呢?叫那老妖婆出來!」江紀舒從小對柳氏都是這麼稱呼,至于江廉昌則是稱呼其為老頭,從來沒叫過「爹和後娘!」

別人以禮待她,她自然是會以禮還之,反之則就不同了!

「大膽!夫人身份何其尊貴,居然敢如此稱呼夫人!你知不知道尊卑,長幼有序,果然是一個野丫頭,毫無教養!」那丫鬟身為柳氏的貼身小侍女,此刻自然是要維護其主子的顏面!

此刻那護院也算是听明白了,這家里的夫人和這位大小姐不對付,作為下人,如果想在這個家做的久一些,自然就需要左右逢源!

另一邊……!

「老爺,大小姐回來了!」那老護院已經跑到了府衙,呼吸急促的通知了之前的那名中年黑發男子!男子名叫江廉昌,是南江府的知府,最主要他還是江紀舒的父親!

「真的!」江廉昌直接將手上的批文給丟朝在案桌一邊,激動的站起來問道,眼楮里面都是泛光的,這是身為一名父親才會有的目光!

而且,他盼這一刻很久了,自己多次書信讓其歸家,可是一直未回,原本以為這次也不是那麼順利,但是沒想到,對方回來這麼快,一時間過于激動!

「真的!大人,小姐此刻正在府門前呢!」那老護院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這就回去!」江廉昌說著便走出屋外!

但是就在此刻又有一黑衣人走向前,在江廉昌的耳邊嘀咕著!

「放肆!」不知道那黑衣人說了什麼事情導致江廉昌突然怒火中燒,直接怒喝道!然後快步的走出了府衙,躍上一匹衙役牽來的棗紅色的,策馬揚鞭朝著江府而去!

「……」

「哼!不知道尊卑?你一個僕役對主家之人大呼小叫,直呼其名諱,你才是不知道不知尊卑吧?我就算是庶子也是比你這個小侍女地位高一些吧?」江紀舒淡淡的說道!

自己再差,怎麼滴也比一名賤籍的小侍女強,這點底氣江紀舒還是有的!

而此刻,周圍也開始聚集起人來了,都在指指點點的,議論著什麼!

「你,你……!」

那丫鬟直接氣的說不出話,她也知道憑借自己的身份,怎麼會有資格和主家人這樣說話,當然了,她也是被人指使,不然她會有這個膽子?身為僕役完成的自然是自己主子的意志!

「紀兒!」這時候,在其後方,一男人的聲音響起,其中摻雜的還有馬匹的嘶鳴,而從那那發聲人言語之中听得出他非常的激動!

「老頭!是你讓我回來的,你這是什麼意思?羞辱我?還是羞辱我?」江紀舒轉身看向那正在翻身下馬的江廉昌,手指了指那名侍女!

「這,」江廉昌頓時一怔,臉色頓時變得陰沉,直接怒喝道︰「來人,給我把這個賤婢拖下去杖斃!還有!給我去把那毒婦喊來,我倒是要問問她要如何對我的閨女,是羞辱她,還是羞辱她…!」

江廉昌此刻更加是暴怒,自己好不容易讓自己閨女回家,可是卻受到如此的待遇,而且還被閨女當著眾人的面質問,這讓他威嚴何在?

「是,大人!」那新人模樣的護衛立馬應和道,也是慶幸自己剛才沒有站隊一起羞辱這位大小姐,再次迅速的朝著後院跑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