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他…是我男人!

嘀嘀嘀嘀…

木質床頭櫃上的塑料小鬧鐘,不合時宜地叫喚了起來。

沈雁嵐抽回放在孟凜身上的視線,深吸了兩口氣,咬牙撩開被子一角,朝下身那里看了看。

雖只身著內衣,但絲襪尚在,這不由叫沈雁嵐略微松了口氣,沉吟了一會兒,驀地,她一揮大臂,將小鬧鐘狠狠甩在水泥地上。

 嚓!

鬧鐘支離破碎!

孟凜渾身一顫,不由自主吞了吞水口。

「到底…怎麼回事!?」沈雁嵐靜靜靠在床頭,似有殺機的目光直直盯著孟凜的雙眼,怒聲道︰「我記得你昨晚是來借書和送藥的!為什麼早上卻和我睡在了同一張床上!我!需要一個解釋!」

瞧她這幅凶巴巴的吃人模樣,孟凜更是不敢言語了,只想自窗戶上跳下去,一了百了。

「說話!」沈雁嵐就差吼出聲。

孟凜抓了抓頭發,避重就輕的回答道︰「那個,您,您昨兒晚上喝醉了,就那個吐了一下,衣服上都髒了,我看您在衛生間睡著了,一想吧,還是把您搬回床上,然後給你擦了藥,呃,大概就是這樣。」

沈雁嵐緊了緊被子︰「大概就是這樣?大概就是哪樣啊!我問你!我的衣服呢?難不成…它自己飛走了!」

「在廁所,嗯,我,我怕您把床單弄髒了,而且穿著髒衣服睡不踏實,就那個,咳咳,就擅作主張地幫您脫了下來,丟洗衣機上了。」孟凜尋思這瞎話怎麼編也不是個事兒,干脆實話實說得了,興許還能落下個寬大處理。

沈雁嵐還未及說話,門外張瀟玉憤怒的催促聲響了起來︰「還在干什麼?沒听懂我的話麼?都給我出來!」

沈雁嵐做了個深呼吸,隨手將盤住頭發的發卡拽了下來,一把丟在地上,「為什麼你也在床上?」

說罷,她一個探身,猛地拽開了衣櫃,快速翻出套職業裝後,回首冷視道︰「轉過去!給我解釋!」

孟凜邊死死捂住眼楮邊回過身去,很是忐忑道︰「我看您睡得香,就把被子給您蓋上了,然後,然後吧,被你拉了一下,我就,那個,掙脫不開,然後,一睜眼就成了這樣,啊,或許是我昨天太累了,您不知道,我這人一粘床就睡,對,粘床就睡…」

「我拉著你?粘床就睡?」

漏洞百出的話,沈雁嵐冷眼相望,抬起手,就要給孟凜一個耳光。

可終究是,沒有落下去。

孟凜同樣憋屈得緊,嘆了口氣,「沈老師,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

「麻煩?何止是麻煩!」穿好衣服的沈雁嵐也沒顧上整理衣服,踏上拖鞋就站了起來。

她單手苦苦抓了下蓬松散亂的長發,徒然一抬頭︰「好吧!就算我相信你這個解釋!」

孟凜喜上眉梢,感激涕零,「謝謝老師理解。」

「可我媽會相信麼!」誰知沈雁嵐卻驟然怒指著門外。

孟凜雙手合十,連連作揖道︰「您別生氣,別生氣,我,我去跟阿姨解釋,一定把事情說清楚。」

沈雁嵐邊皺眉邊攥了攥拳頭,旋即,也不跟孟凜說話,擰門出了臥室,孟凜干巴巴地望了一眼,也屁顛屁顛的跟了上。

茶幾上有個塑料袋,里面裝著豆漿油條,看來是張瀟玉不放心女兒,給她送來的早餐。

頭發花白的張瀟玉雙手抱著肩膀,一臉陰霾的直視前方,不知在想著什麼。

聞得女兒開門的聲響,張瀟玉霍然扭過頭,目光先在孟凜身上掃了一圈,最後落到沈雁嵐臉上,「過去十分鐘了!怎麼?想編出個什麼故事來糊弄我?說說吧!我听著!」

要壞事兒!

張瀟玉看來已經先入為主了!

孟凜苦澀的牽強笑了一下。

沈雁嵐倒沒有心虛,毫不避諱地與母親對視著︰「您先冷靜一下,听我們解釋,事情絕對不是您想的那樣。」

重重一嘆,沈雁嵐理了理孟凜的話,想要解釋出來,或許是她自己也沒弄清楚,當即叫了孟凜一聲︰「你說!」

孟凜趕緊擦汗道︰「阿姨,您先別下定論,嗯,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我來找沈老師借書,結果她喝多了,吐得滿身都是…」

滔滔不絕的將對付沈雁嵐的話重復了一遍,至于送藥擦藥之事沒說,沈老師拉他倒在床,也不敢說,怕觸怒沈雁嵐。

而怕張瀟玉不信,孟凜匆匆跑去衛生間,把髒衣服撿了出來給她看了下,這才與沈雁嵐一起眼巴巴的瞧著張瀟玉的反應。

張瀟玉冷然失笑了一下︰「編吧,接著給我編吧,我本來以為十分鐘能編出個像樣兒的故事呢,呵,沒想到這麼粗糙,粘床就睡?你也太嬌氣了吧?你是巨嬰還是金枝綠葉?」

「我還真是金枝綠葉…」孟凜心底嘀咕。

沈雁嵐不耐煩地長長叫了一聲「媽」。

繼而她攥緊了眉頭︰「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是我學生,我們再怎麼也不可能做那種事啊!」

孟凜附和連連︰「對對,阿姨您真誤會了,我跟沈老師怎麼可能呢…」

張瀟玉一撐沙發,慢慢起身朝女兒一步一步走過去︰「沈雁嵐!我還真是小看你了!呵!你還知道你是個老師啊?你還知道他是你的學生啊?好!你好啊!」

「媽…」沈雁嵐眼底有了怒意。

張瀟玉咬牙切齒,「平常,你不收拾屋子也罷了!天天抽煙喝酒也罷了!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跟自己的學生發生關系!」

沈雁嵐火也上來了,一扭脖子,「說了沒有的!你愛信不信!」

啪!

張瀟玉一個巴掌就撩在了沈雁嵐的臉上!

張瀟玉所處年代,比孟凜的母親還要早上近十個年頭,思想保守的程度不是孟凜可以想象的。

老師跟學生…

二十八歲跟十七歲…

顯然,在張瀟玉眼中,這是件大逆不道的苟且之事!

在沈雁嵐被打的一瞬間,愧疚不已的孟凜忙是趕了過去,橫身在她與張瀟玉中間,避免沈老師再遭傷害,「您沒事吧?」

沈雁嵐死咬著下唇靜靜閉上眼,右手捂著臉上的火辣,默然不語。

「還挺護著她?」張瀟玉冷冽的視線朝孟凜壓了過去︰「昨天我就奇怪,雁嵐自小到大都從沒把男人帶到過家里,學生也不例外,可為什麼偏偏把你帶回來了?後來我看你挺有禮貌,也是老實人,就放心地走了,沒想到啊沒想到!」

孟凜還在辯解,「阿姨,您真誤會了,我跟沈老師怎麼會是那種關系呢…」

「具體怎麼回事,咱們心里都明白,就不用跟我再費口舌了。」張瀟玉瞧瞧低頭不語的女兒,看看孟凜,方一揚下巴頦︰「說說吧,什麼時候的事兒,前幾天?暑假?還是更早以前?」

沒等他倆說話,張瀟玉又是冷笑一聲︰「瞞得真好啊,怪不得你一個星期都不回家看看呢,原來是有相好的了!」

能言善辯的鍵盤俠孟凜也啞口無言,此刻悶悶的道︰「什麼相好的啊,阿姨,您想歪了。」

孟凜就怕應付張瀟玉這樣的中老年婦女,年齡相差太大,以至于根本無法溝通。

「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我也就不管你們誰勾引的誰了,你們倆是師生關系,年紀相差一個輩分,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張瀟玉決然道︰「從今天起,你們不許再來往,任何接觸都必須斷絕,雁嵐,你做的到麼?」

沈雁嵐捂著臉瞅在地面,依舊不說一句話。

張瀟玉見狀,氣得直打哆嗦,顫抖地指著女兒的鼻尖,憤然道︰「你還舍不得?雁嵐啊雁嵐!我白生你這個女兒了!你!你是要死氣我才甘心是不是!」

喘息間,竟是止不住的咳嗽起來,張瀟玉面色蒼白,想來身體也一定不好。

孟凜狠狠給了自己兩巴掌,一咬牙道︰「您放心,我以後肯定不和沈老師來往了,但阿姨,我們真不是那種關系啊。」

老人家要順著,孟凜知道該怎麼說,要是氣出個好歹,他真的成了罪人。

孟凜的後一句話被張瀟玉自動過濾了,听得他的保證,臉色稍稍舒緩了一些,咳嗽著看起他,「你的話我記住了,希望…咳咳…你能做到,丑話說在前面,如果,我以後再看到你們有來往,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您放心。」孟凜偷瞄了沈雁嵐一眼︰「我說到做到。」

張瀟玉點點頭,遲疑了一下,臉色再次嚴厲起來,她目光移向沈雁嵐︰「你呢,做不做的到?」

「再說一遍!我和他沒關系!你愛信不信!」沈雁嵐好似最受不得冤枉,死活就是不點頭。

「你…你…」張瀟玉勃然大怒,顫抖地掄起手臂,又照著女兒的臉頰去了,孟凜一個挺身,快速攔住了落下的巴掌,「阿姨您冷靜,千萬冷靜,我們肯定不來往了,您快別氣壞了身子。」

「把我氣死了你才高興是不是!」張瀟玉呼呼喘著氣,「沈雁嵐我告訴你!只要我和你爸還活一天!就絕不會同意你們倆的事!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沈雁嵐面色陰沉得稍稍有些可怕,「我要怎麼說你才信!」

「事情就在那擺著,我還信什麼信啊!」

「你就不能听听解釋啊!」

「听什麼!這孩子都承認了!你還有什麼說的!」

孟凜听話頭不對,連忙插進了一句,苦笑道︰「阿姨,我可沒承認,我是怕您氣著,這才答應不跟沈老師來往的,嗯,不管您問多少遍,我都還是那句話,我跟沈老師真是清清白白的。」

唉,母女倆的脾氣性子實在是太像了,強強相踫,簡直到了一種水火不容的地步。

孟凜叫苦不迭。

沈雁嵐臉色變了變,驀然,她賭氣似的往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冷冷的回了母親一句,「呵!我也看出來了,你不是就想听我承認麼?好!您听好了!我們倆…有關系!他…是我男人!媽!這回行了吧!滿意了吧!高興了吧!」

孟凜汗流浹背,一時難以呼吸!

您,您別承認啊!弗呀!這就更說不清楚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