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下來,孟凜視線轉向,恭恭敬敬在身邊的子鳶,發現,這小妮子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縈繞,直到自己開始注意她,方才匆忙的把眼簾垂下。

「子鳶…」

孟凜咳嗽一聲,「來,坐到我身邊來。」

子鳶乖乖的依從孟凜的建議,她看起來比喬稚要大方和好商量多了。

孟凜笑容如同怪蜀黍,直言不諱,「想不想加工資。」

「啊?」子鳶眨了眨眼楮。

孟凜努努嘴,不動聲色的摸出幾張百元鈔票,心中再次感嘆,有錢人的生活真是樸實無華且枯燥。

「我,我要怎麼做…」子鳶臉蛋微微緋紅。

「簡單!親我一口。」

親親的解鎖難度,在子鳶心中,尚可,嗯,難度尚可,因為反正初吻上次都被少爺這個壞家伙奪走了,如今再親親不算多難為情。

人一到找到了理由,總是墮落得非常快!

子鳶猶豫不過幾秒,昂著小腦袋在孟凜臉上輕啄了一下,末了,伸手接過五張光滑的百元鈔票,情不自禁又在孟凜嘴唇輕輕咬了咬,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望著子鳶一副羞意和蝕骨的柔媚昧道。

殊不知點燃孟凜兩世積郁已久的火焰,一把撲倒這俏滴滴小妮子,就要付出行動之際,一個陌生的電話玲聲突然就響了!

媽的!

孟凜悻悻的中止下來,斜靠床裉,攥著果盆里一顆鳳梨,就用刀子開始削皮。

子鳶臉蛋熱騰得厲害,瞅了孟凜一眼,整理凌亂幾分的衣服,在口袋摸出一個摩托羅拉手機,「喂…」

不知話筒傳出什麼,她臉頰滾燙迅速褪去,沉著小臉,語氣生硬︰「有事嗎?」

「小鳶,你在哪兒啊?」

孟凜湊近幾分,緊貼這具嬌小軟軀,因為距離問題,能夠清楚的听到里面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有趣,莫非是對象?

孟凜一只手背著腦袋,葛優躺式在柔軟大床,神情游離一副沒什麼反應的樣子,不時另一只手嘎 脆的咬了口果肉。

「我有事。」子鳶眉宇間卻帶著幾分郁結之色,滿臉不方便道︰「等會打給你!」

話音落,電話那頭听到子鳶要掛電話,語氣一變,「別掛電話子鳶!桂掛!」

子鳶小心翼翼瞅沉默不語的孟凜,「不要了,我不去,我現在沒空,等會打給你解釋好不好…」

拒絕三連擊,讓得話筒里男人氣結,凶巴巴威脅聲音,震得房間悠悠寂靜,「臭婊子,你敢掛試試!」

婊子二字一出,如同法穿暴擊,子鳶臉色劇變,嬌軀一下變得僵硬,指尖微顫,捧著電話一動不動,本來可愛的梨花色酒渦,都失去了平時的迷人。

孟凜皺了皺眉頭,坐起身,眉宇一挑,子鳶眼楮立即浮起乞求之色,在求孟凜不要出聲。

孟凜攤攤手,按捺下來,繼續躺尸。

那邊男人威脅之後沉默半響,「你馬上給我過來!」

停了很久之後,冷冷哼道︰「要不你死定了子鳶,我明天直接去你學校逮你,鬧出什麼動靜可不要怪我。」

子鳶搖曳身軀快要癱倒,眼神無助中有了幾縷茫然。

這時,那個男人松了口氣,用溫柔語氣︰「對不起小鳶,你知道我是因為太愛你才這樣,而且我都快一個星期沒看到過你了,你在哪兒啊?讓我見見你好嗎?我好想你!」

「可是…」听到對方放緩許多,子鳶終于吱聲,臉色仍舊時青時白,解釋道︰「我現在正在工作,騰不出時間。」

「什麼工作?你不在讀書嗎?你想騙我?」

「我真的在工作。」

子鳶指關節捏得隱隱發白,難堪出聲,「我明天給你個滿意的解釋,好麼。」

「我不管!」男人大刺刺的喝道︰「我今天跟朋友們在外面吃飯,叫你你竟然不給面子?你得馬上出來,小小年紀你找什麼工作,我養不起你麼!」

猶豫不決的子鳶,感受耳蝸傳來一陣滾熱呼吸,癢癢的麻麻的。

「你答應他吧,我讓你去。」

子鳶烏溜溜眼珠隱隱有了淚花,她看著孟凜,怕孟凜解雇她。

「我批準了。」孟凜輕松一把將果實扔進垃圾桶,唇角勾起,面容淡笑,「先答應他,我會幫你的。」

孟凜淡然神態不知為何子鳶心底松了口氣,她偏著腦袋緊盯著孟凜,會說話的大眼楮仿佛在說話,那我真的答應了?

孟凜頷首示意。

子鳶對手機里低聲道︰「在哪兒?」

「這才乖嘛!」男人嘿嘿一笑,「我們在雲南路的老地方,你立刻過來!我們等著你!」

子鳶應一聲,啪嗒按了掛斷按鍵,小嘴巴一撅,有些委屈,徨然出聲︰「少爺,我該怎麼辦?」

孟凜笑眯眯拉扯過她細滑縴手,倆人挨著,閑雅靠著床榻,神色莫名而充滿笑意,「他是誰,你男朋友?」

子鳶扭捏低下了螓首,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也算是默認。

孟凜刮了刮她的瓊鼻,望著這張吹彈可破巴掌大的小臉,「你去可以,但是我也要去,如何?」

子鳶嗅著陽剛氣息不斷的傳入她的鼻中,令她的芳心不禁微微震動著,想要拒絕,怎麼都開不了口。

「我假裝成你的堂哥,我什麼也不說,就想看看你的男朋友罷了,你想清楚,不讓我去也行,但你也不能去了!」

子鳶思襯會兒,低聲猶豫道︰「少爺…」

孟凜擺擺手打斷她,神色嚴肅不容置疑,領著子鳶下了樓,對暫時代理喬稚的管家張姨,「張姨,我跟子鳶一起出去玩會兒。」

張姨在外袖子擦了擦水漬,一頭霧水的發問道︰「少爺,就要到飯點,你還想出去嗎?」

「嗯。」

孟凜撢了撢子鳶剛給自己穿上的先馳襯衫,「沒胃口,我想出去吃點開胃的東西。」

張姨頗是難為情,她沒資格僭越,只能說道︰「少爺,太太吩咐過的,要是沒事不許你隨便出去,再說這時候就要吃晚飯了,不過時間還來得及,你想吃什麼,我去吩咐廚房里給你趕做就行了。」

「誒。」孟凜憋悶得緊,做個有錢人怎麼屁規矩這麼多,不想她難做,只好道︰「我給我媽打個電話,給我電話。」

張姨急忙離去。

一分鐘不到,張姨拿來家里無線電話,撥通蕭如容的號碼,雙手捧著遞給了孟凜。

蕭如容閑淡嗓音傳出,「喂,誰打電話,有什麼事?」

「媽!」說實話,孟凜一直不太習慣叫她,「我是凜兒,我想出去吃點東西,就去一小會,好不好。」

蕭如容顯然一愣,自打車禍後,孟凜很少待她這麼親熱,心中有些唏噓又有些喜悅,「兒子,就要吃飯了,你想去哪兒啊?想吃什麼跟媽說說,我給你帶一份來?」

孟凜連忙解釋︰「當然不僅僅是吃東西的原因,我想出去走走透透氣。」

「這樣啊…」

蕭如容猶豫片刻,批準了,「好,你要去也行,不過讓張姨叫盛浩帶你一起去,還有,子鳶也跟你去吧!」

子鳶肯定要去,可「盛浩」是哪位?

「誰是盛浩?」孟凜說道。

「你這孩子。」蕭如容埋怨的嘆了口氣︰「他是我們家的治安隊長,你以前可喜歡跟他玩的。」

孟凜是不想帶幫手的,但若是一味堅持,想必出去又得費一通力氣,就怕父母知曉真相會遷怒子鳶,應道︰「那好,你們不用等我吃飯了!」

蕭如容溺愛的囑咐道︰「記得快去快回,還有,你讓張姨听電話,我有話跟她說。」

孟凜笑嘻嘻把電話還給張姨。

張姨雙手接過,放在耳朵,唯唯諾諾的答應了好一會,電話嘟嘟嘟掛斷,之後,張姨幾次吩咐,先是找專職司機,然後讓人傳喚「盛浩」。

不一會,二十五歲上下的男人踏著沉穩的健步而來,他身高約在一米七五左右,蓄著齊肩披發,淡淡眉毛下面的眼楮犀利如鷹,薄唇微微上翹,給人一種似笑非笑的感覺,秀氣且不失冷俊,無疑算得上是一個標準帥哥。

這種穩重型男人很吸引女孩,乖乖站在一側的子鳶,即便此時心事重重如同亂麻,也不失時宜的多瞟了他幾眼。

盛浩朝孟凜稍微躬了躬身,「少爺,是不是想出去消遣?」

孟凜點點頭,跟著子鳶還有他一起朝外面走去,踏過綠化草地,悠悠走在車庫里,「就咱們在一起的時候別叫我少爺,很難听的,好像是專門陪富婆的,那種。」

孟凜不合時宜開了個玩笑,子鳶小米牙咬著紅唇,兩個甜甜酒窩都能迷醉人,她真沒想到少爺還能拿自己當調料。

盛浩神色古怪,注視端詳孟凜一會,也覺得孟凜跟以前沉悶寡言性子有很大的區別。

幾人上了凱迪拉克,盛浩領先坐到副駕駛,孟凜與子鳶坐在後座,豪華車啟動,盛浩突然摸出一只玉溪香煙,想了想又擱回去。

看到男士煙,孟凜突然有一種久違的感覺。

前世給老總開車,壓抑著煙癮,這時突然有點來癮,孟凜把頭伸前面,「給我只煙,我試試。」

「煙?你想抽?」盛浩愕然透過後視鏡瞭視著孟凜。

司機同樣大驚小怪的盯著孟凜,只是一聲不吭。

「嗯。」孟凜好整以暇的點頭,並未多說,只是目光炯炯的看著盛浩。

盛浩遲疑半響,默默從口袋里摸出玉溪,恭恭敬敬遞給孟凜一支,然後自己「啪嗒」點燃一支,旋即,將打火機送至手中孟凜,深邃目光透過後視鏡不時打量。

孟凜老練的把煙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霧進入肺里,馬上被嗆得劇烈咳嗽,面容潮紅。

盛浩笑了。

孟凜皺起眉頭,看來這身體對煙沒一點經歷,很排擠,而他因為很久沒吸,也覺得煙味很苦,根本找不到那種吞雲吐霧快感,不免有點失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