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鍵盤俠頂不住!

  …

孟凜忐忑之際,結果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擰門走了進來,她瞧得孟凜,微微一愣道︰「你是?」

孟凜剛準備接茬,沈雁嵐不冷不熱地看了眼母親︰「他是我學生,您今天怎麼過來了?」

張瀟玉氣哼哼地在屋子里掃了一圈,「還不是給你收拾房間來了!你自己看看,這像什麼樣子啊!哼,虧你還能住的下去!」

沈雁嵐不耐煩地皺皺眉,沒說話。

孟凜起身禮貌道︰「阿姨好。」

張瀟玉也不是很愛笑,淡淡點點頭︰「屋里太亂,讓你見笑了,快坐下吧,我給你沏杯茶。」

孟凜連忙擺擺手,哪有讓長輩倒茶的,「不用不用,您別忙活了,我待會就走。」

張瀟玉一邊倒著茶葉,一邊埋怨地瞪著女兒,「你學生來了,怎麼不給人家沏杯茶啊?」

沈雁嵐撇了下嘴巴,哼道︰「忘了。」

「忘了?抽煙吃飯你怎麼不忘?」張瀟玉更加重重哼了一聲。

「我正處理資料呢!您少說兩句行不行啊?」沈雁嵐帶著脾氣看了眼母親,眉頭蹙得很緊。

「你讓你學生看看,我上個星期剛給你收拾的房子,轉眼幾天,變成什麼樣兒了!」張瀟玉也來了氣,將茶杯遞給孟凜,繼而自地面一個個撿著瓶子與煙盒,「就不能少抽點煙麼,你說,你還有個當老師的樣子麼?」

沈雁嵐扭過頭不去看她,「誰規定做老師就不能抽煙的?」

「為人師表這四個字你沒听說過麼?」張瀟玉嚴厲道。

母女倆或許是斗嘴斗習慣了,也不避諱孟凜,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地頂著,把孟凜晾在一旁口瞪目呆。

這種事孟凜插不上嘴,只得訕笑不語,身子漸漸陷進沙發,等待戰爭結束。

良久過後。

張瀟玉一甩手罵道︰「我懶得跟你說話,你愛抽就抽,抽死了也沒人管你!」

之後氣哄哄的走到沈雁嵐臥室,關好門,估摸是替她收拾里屋的衣服去了。

沈雁嵐啪嗒的在冰箱里拿出一瓶二鍋頭,大灌了一口,看得孟凜小心肝都在膽顫,狠人吶!

一口…

兩口…

五口…

十分鐘過去,孟凜心中默默計數,眼瞅著酒瓶下浮了大半瓶,咽下幾口唾沫,又瞧那漂亮眸子下略微迷離的眼眸,顯然是有了幾分醉意。

張瀟玉將臥室整理干淨後,跨步來到客廳,提著暖壺給孟凜蓄了杯水,「你們這是做什麼功課呢?」

孟凜道了謝,隨口胡說道︰「哦,是把漢語翻譯成英語,有很多地方我都不會,這才讓沈老師幫忙,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不礙事,不礙事。」張瀟玉淡淡擺擺手,目光在孟凜身上遲疑了一下,「那我先回家了,雁嵐她爸一人跟家我不放心。」

「那行,阿姨您慢走,路上注意安全。」孟凜送著張瀟玉出門。

「你們做功課去吧,不用送我。」張瀟玉難得笑了一下,這才轉身下了樓。

回到客廳的孟凜,就見沈雁嵐輕輕看了自己一眼,說道︰「不看電視的話,那邊小櫃兒上有書,你可以看看。」

本來要走的孟凜躊躇一番,閑著也是閑著,應了一聲,慢慢走去把角的書櫃,拉開玻璃窗,一本本翻閱起來。

書櫃上一多半都是故事會書刊,孟凜看得倒是有模有樣。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著…

孟凜注意到,沈雁嵐除了翻譯資料和抽煙灌幾口二鍋頭外,還不時矮身在腳踝上揉那麼一下,雖然,沈雁嵐盡量忍耐了下去,但孟凜還是自她的表情里捕捉到了一絲疼痛的色彩。

察言觀色一直是孟凜的強項。

「我看,咱們還是去醫院吧,要是骨折了可麻煩,必須盡快治療。」孟凜放下書籍走去沈雁嵐面前︰「您別寫了,我下去叫車。」

「要是骨折,我就走不回來了。」沈雁嵐態度堅決地搖搖頭︰「稍微扭了一下而已,揉揉就好。」

她因為自己才受傷的,孟凜堅持道︰「不行不行,早治早好,要是耽誤您上班,我罪過可就大了。」

「說了沒事的!!」

或許已是醉了三分,沈雁嵐的聲音加大了一些︰「明天肯定能好!」

孟凜脖子縮了縮,不知為何竟有些發怵。

當看到她又是在腳面揉了起來,孟凜眉頭一皺,彎腿蹲了下去,「您不得勁兒,還是我給您揉揉吧。」

沒等沈雁嵐答應,孟凜便雙手鎖住她的小腳,自拖鞋中輕輕拽了出來。

「你干什麼?」沈雁嵐面色一變︰「不用你!我自己會揉!」

孟凜也不說話,蹲在那里不斷在她晶瑩無骨的玉足上按來按去,他也不知道按摩方法,但盡了一分力,心中多少舒服一些。

不知是不是醉酒的原因,沈雁嵐細細的瓜子臉上被掠上了一抹酡紅,她掙了一下腳腕,唬起臉來︰「快放開!說了不用你的!」

孟凜心里著實有些害怕,畢竟給她揉腳一事,從某種角度講,也算變相佔了她的便宜,沈雁嵐看起來為人端莊保守,恐怕是不會允許男人隨便踫她的吧?

孟凜干脆不吱聲,繼續揉著。

沈雁嵐掙了很多次,都未能阻止他,臉色一陣變幻,片刻後,喉嚨中飄出一聲長長的嘆息︰「你坐沙發上吧,蹲著難受。」

言語中的意思,好像是默許了孟凜的行為。

孟凜拖著她縴細的美腿猶豫著坐了上去,偷偷看看她,只見沈雁嵐晃晃悠悠的向另一端蹭了蹭,讓大腿足夠伸展開來,繼而飛快垂下眼皮,低頭看著資料。

害羞了?

還是喝醉了?

孟凜不明白沈雁嵐是反應意味著什麼,他只知道絲襪的手感很是細膩,摩挲在手掌間,非常舒服。

兩輩子還是第一次干這事,孟凜心髒狂跳不止。

此時,沈雁嵐幾乎橫身躺在了沙發,將小腳搭在孟凜的大腿上,任他揉捏,氣氛看上去,好像是一個丈夫在為勞累了一天的妻子按摩一般,很和諧,也很甜蜜。

孟凜方才之所以那麼理直氣壯,單純地是想把沈雁嵐傷揉好,然而,氣氛變化下,孟凜漸漸口干舌燥起來,那潔白無瑕美腿無時無刻不刺激著孟凜脆弱的神經系統。

每次揉捏一下,都感覺手掌心溫熱。

就在孟凜精神恍惚,沈雁嵐威嚴的嗓音徒然響起︰「你休息一下吧,腳已經不疼了。」

孟凜霍然挺直身膀!

一滴冷汗順著臉頰滴落!

……

走出單元樓,孟凜腦海里回蕩著揮之不去的旖旎想法,瞅啥都覺得又滑又白。

「女人都是怪獸,她會吸干你的精氣神。」

「女人都是怪獸,她會吸干你的精氣神。」

「……」

孟凜默念幾遍清心咒,方才使浮躁暴動的氣血逐漸平穩,踱方步,朝著不遠處一桌燒烤攤而去。

花了二塊錢,買了幾串羊腰子,孟凜不在乎什麼形象,就蹲在大街牙子口,狼吞虎咽起來。

眼楮眯成條縫盯著來往的人流,孟凜思考起今日學校發生的咄咄怪事,除了那個被鉛筆戳傷的家伙,另外兩個人傷得很重。鐵錘對肌體的破壞力是刀子不能相比的,它不僅會讓創面肌膚大面積淤壞死,而且對骨胳的傷害也極為可怕。

他們至少得在醫院呆上一年半載時間,還不能保證會不會帶殘!

在展宏私立中學讀書的,都是富家公子,如此嚴重創傷,肯定會讓受傷者的父母們抓狂,學校鐵定要鬧翻天!

意識到後果嚴重。

孟凜很快打了一輛出租車,不多時,到達目的,抽出十塊扔給了司機,就要下車回家,沒想到的士司機攔住了他。

「怎麼,難道我給你的是假錢?」孟凜蹙眉,面目不善的盯著中年大叔。

「不是,不是。」中年大叔解釋著,順帶瞟了眼傲然于世的莊園大別墅,喉嚨干澀的吞吞唾沫,「您給多了,我給您找零錢。」

「不用了,就當是小費。」孟凜說出這句話,心中有些飄飄然,電影里的闊少語錄橋段,終于派上用場。

「好好好,謝謝。」

孟凜回到房間,豎著耳光傾听著電話會不會不失時宜的響起。

想著如何與父母交代今天之事,不止為何思緒又轉到給沈雁嵐揉腿的名場面,不是孟凜男人本色,而是,倆人的身份差距,宛如最刺激人的催情良藥。

「你那是攙著人家身子。」孟凜狠狠啐了自己一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