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昂貴隻果!

回到教室。

孟凜發現李鶴軒面色陰冷的坐在位置上,同學們用一種奇怪眼光掃視他。

賀珊一見孟凜,「嘩啦」站起身,迎了上來,她焦急給孟凜使眼色,且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孟凜遞給賀珊一個安心的微笑,不再理他人,拿出鉛筆刀來仔細削書包里的一只鉛筆…

上午相安無事度過。

孟凜判斷十分準確,不然僅憑口袋里的一只尖利鉛筆,應付三個以上強健體魄的學生肯定會費力。

中午放學時段,孟凜不是很有信心,因為要去食堂吃飯,中午學生們的自由時間太多,說實話,相比下午放學,這時候也有很多動手的契機。

不過孟凜上來時候就注意到,學生食堂跟教師的食堂隔得很近,兩處在同一個大的飯廳,這才讓孟凜賭他們不敢下手。而且,飯堂里空間很廣,就算發生什麼事情,也有從容應對的時間和空間。

孟凜是排隊去窗口打飯,只不過伙食的精美程度,有點超乎人的想象。

封閉式的貴族學校,據說是學生們入校付了一筆昂貴的午餐費,這得以學生們的飯桌上淋灕的顯示,中飯不僅有米飯還有熱粥,各種炒菜不僅講究口味還有專門的營養師進行搭配,中餐雖然是主流,但為了照顧特殊需要的學生,有著西餐和日本以及意大利式的料理等等層出不窮,餐廳水果和甜點雖然沒什麼人踫,但每天都換花樣。

坐下來以後,孟凜發現私立高中食堂和印象中普通高中有些出入,角落里有幾對學生情侶親昵的依偎在一起,你喂我一樓飯,我喂你一口菜,恩愛感十足。還有一群單身狗男生邊吃邊看電視,每當NBA五佳球的時候,總有人要站起來大喝一句——牛B!

這中間還夾雜著幾個在食堂看書的鐵憨憨,這倒是有點像正常高中食堂的樣子。

「在這種環境下看書也真他媽堅挺。」孟凜失笑,隨便找個位置坐下。

沒吃幾口,賀珊端起餐盤子,擠在孟凜身邊,小迷妹見李鶴軒一直沒什麼舉動後,漸漸放松警惕,畢竟能在這兒讀書的人都不簡單,誰家里都有點背景,在孟凜打李鶴軒之前,本校之前從沒出過這麼出格的事。

孟凜不知賀珊以前是怎麼對他的,而眼下,簡直是千依百順,還不停的往他碗里挾她認為好吃的菜,基本上不用親自動筷子去盤子里。

回到休息室,孟凜將門反鎖,摸了摸這個門堅固到足夠睡一覺,二話不說倒頭就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牆上的鈴聲不厭其煩的響起,門外的訓導主任鄧老師用他的教鞭,挨個的擊打著他經過的每間休息室的門︰「起來了,半個小時後上課,請同學們注意一下午睡之後的儀容,最好是洗個臉清醒一下!」

孟凜一躍而起,坐在床上做了一個擴胸運動,跳下了床,洗了把臉後,來到教室。

講真的,像孟凜這樣一個高中畢業後在社會跌爬大滾多年,以前的知識早就拋之腦後,讀高二的課程,其結果可以想象,無疑是一知半解,宛如天書。

好在班上認真听課的同學們沒有幾個。

大部份時間都是老師在上面讀課本自娛自樂,同學們在下面各司其責,誰都惹不起的少爺班級,可沒有哪個老師想觸霉頭來得罪人。

下午分別是物理化學還有美術三節課。

孟凜如同夢游的正襟危坐,滿臉人畜無害的無辜神色,還真別說,裝的有模有樣,連老師都親切囑咐孟凜一堆莫名其妙的話,無非是,好好努力,將來國之棟梁。

反觀李鶴軒,神情頗為亢奮,臉上已經沒了被孟凜胖揍、被人當作吃翔的恥辱。

孟凜若無其事的听著老師們孤獨的講著無人共嗚的課題,沉默中不覺就過了兩節課。

最後一節是美術課,孟凜注意全班的學生,表情隱隱期待又帶著一絲懼意,課堂上噤若寒蟬。

「咯吱咯吱」

高跟鞋聲音,在長長的走廊里悠悠傳來,隨之教室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我是政教處主任沈雁嵐,往後一個月由我代課美術!」沈雁嵐三十歲上下,漂亮眸子里流露出一種淡淡的威嚴。

「哇…」男生們低悶的驚嘆聲,高中生總是對成熟的異性充滿幻象。

孟凜頻頻點頭,即使見過一面政教處主任,仍忍不住心中贊嘆這位老師,極美極有韻味,絕非略顯青澀稚嫩的少女可比。

沈雁嵐淡淡道︰「我知道,班級上孟凜同學,畫技最好對嗎,孟凜來了嗎?」

孟凜迅速回過神來,並搖了搖頭,吱吱唔唔道︰「沈老師…我是孟凜…」心底大罵,終有刁民想害朕,我哪里會畫畫了?

沈雁嵐離開講台,高跟鞋噠噠噠,走近孟凜,不咸不淡道︰「同學們跟我提起過你,我知道你的畫,畫得很好,今天剛想給教你們學靜物素描,不如你上講台來,先給同學們示範的畫一下這只隻果吧!」

話音之後,沈雁嵐把抱在胸前的講義拿開,取出一只紅彤彤隻果,「特意帶來了一只隻果,想讓同學們先臨摹一遍,然後我再給大伙講講怎麼樣才能把靜物轉變成你畫本上的圖案。孟凜,你用粉筆在黑板上畫吧,讓同學們看看你是怎麼處理實物和圖案之間的反差!」

「……」孟凜臉一黑,不知該當如何。

李鶴軒膽大包天的低聲道︰「老師我很餓,我想吃那只隻果,可不可以?」

沈雁嵐根本沒想到有人會提這種荒唐要求,朝腦袋上包著紗布的李鶴軒,嚴厲道︰「也行,不過要等同學們畫完了才能吃。」

李鶴軒興奮的頷首應是,要知道這隻果可是揣在沈老師的懷里拿出來的,多多少少散發著沈老師的體香,相對與略顯青澀的高中女同學,美女老師無疑更有吸引力。

「老師!」

更多的男生像是發現新大陸,狂熱道︰「我也要吃隻果!我們都要吃這個隻果!」

「我最先要求的!」李鶴軒從座位上站起來皺眉四望,威脅其他提類似要求的人。

結果柔道四段的曹軍,不賣他的帳,哼道︰「翔哥,先要求的並不重要,我們可以用拍賣的方式競拍這只隻果,現在我第一個出價,五百塊!」

「你叫我什麼!」李鶴軒聞言就欲暴走,可他的話很快淹沒在嚷嚷人聲當中。

「一千塊!」

「我出兩千!」

「五千塊!我出五千塊!」連戴眼鏡一向挺斯文的陳仁明開始抓狂了。

素來喜歡拿錢砸人的楊志強,當然不想錯過這個出風頭的機會,尖聲怪叫道︰「一萬塊一次二次三次我要了!」

「神經病!」女生們看不下去了。

趙淺淺無可奈何的嘆息一聲。

素來以風情自負的葉狐菀搖了搖頭,丹鳳眼斜了一眼那只肇事的隻果,反過頭去跟她的死黨閨蜜段惜萱,說道︰「莫名其妙,這些男生們真是一群瘋子!」

孟凜也是看得口瞪目呆,媽的,高中生,都是這麼有錢的嗎。

沈雁嵐重重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吵什麼吵!再吵統統站起來上課!」

嘩!

沈雁嵐怒然的聲音,不知為何具有震攝力,整個班級的男生們突然就老實了。

瞧教室死寂下來,沈雁嵐轉頭淡聲朝孟凜,說道︰「我們先看看孟凜畫技吧,據我所知,孟凜在全市比賽中拿過青少年組第二名。」

孟凜郁悶得要死,本以為場面失控,他就能避免不幸,結果…

看著沈雁嵐手中的隻果,孟凜冷汗直冒,圓都畫不好的人,能把隻果體體面,畫到黑板上去嗎?

沈雁嵐用不可質疑的語氣,「孟凜,到黑板前面來!」

「沈老師…」孟凜窘迫的吱唔著。

沈雁嵐不容分說的上前領路,孟凜垂頭喪氣的跟上。

上了講台,沈雁嵐給孟凜拿出一只粉筆,孟凜大汗淋灕的拒絕道︰「沈老師…我不行的,我我我…」

賀珊低聲鼓勵,「孟凜,你的畫很棒的,畫一個吧!」

孟凜听到後,郁悶至極,小迷妹,我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加害于我。

望著一側冷眼平淡的沈雁嵐,孟凜知道此事推脫不了,一咬牙心一橫,目不斜視的認真盯著艷紅大隻果,夸張的在黑板上畫了起來…

孟凜先畫了一個代表隻果的弧形M,然後再畫突出的果蒂。

粉筆因為跟黑板的摩擦發出難听的「吱吱」聲,教室死一樣的安靜,沈雁嵐等孟凜畫完之後調頭瞥了一眼,眉頭皺成一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