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出院後第一天上學,就因為這件事中止了數天。

李鶴軒的父親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他們身家雖然不及孟家,但在江陵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事情肯定引發嚴重後果。

李鶴軒的傷雖然沒什麼大礙,但在這樣一所學校發生這種事情,就不單純是孟凜跟李鶴軒之間的事了,暗地博弈少不了。

處理權完全移交給大人們,孟凜笑了,背靠大樹好乘涼,換做前世,他真的沒膽子去揍別人,只能穩穩當當拿起鍵盤。

有錢人辦事效率很快。

最後反而是李鶴軒的父親主動去學校,陳敘了很多兒子欺凌孟凜的前因,承認自己忽略對兒子的教導,以致于發生類似讓學校難堪的事…

校長開始頗為好奇究竟是誰把誰打了,當然,最重要的是李家表示此件事跟學校無關,這因兩個有良好交往家庭之間的私事,兩個小孩之間的一次小鬧劇。

受害方家長的態度都這樣了,校方對于孟凜這樣一個家庭背景深厚的學生,改變先前要嚴厲處份的意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

蕭如容流露出血濃于水的厚愛,即使板著臉看著嚴肅,眼底卻都是縱容和眷顧,「真是拿你沒辦法,平時你不挺乖巧的嗎?怎麼會去打李董的兒子?總算現在擺平了!」

「阿姨!」喬稚月牙眼眸微微上彎起,驚喜的問道︰「真的沒事了?」

「嗯!」蕭如容直接下結論,「你孟伯伯答應給他們家公司一筆很大的商務貸款,也算解決了他們公司的燃眉之急,他們表示不追究了。」

「那麼…」喬稚仍有一些憂心忡忡,「學校方面?也沒事了?」

「這件事最主要還是看受害者的態度,由他們出面,學校也就不了了之,畢竟我們凜兒在他學校讀書,對他們的幫助也很大!」

孟凜放下手中的雜志,試探問道,「李鶴軒呢?」

「虧你還問。」蕭如容憐愛的橫了眼,「都住了幾天的院了!還好他只是擦破了點皮,肩膀有點紅腫都是皮外傷,稍微治理一下就好了…」

孟凜「哦」一聲,就失去了興趣。

蕭如容滿臉狐疑,捏捏他的臉,仔細瞅著,「兒子啊,你怎麼發起火來這麼暴躁?他究竟怎麼你了?」

孟凜訕笑,無法解釋,總不能說李鶴軒拍了一下他的頭,他準備敲山震虎吧。

望著兒子悻悻的沉默,蕭如容松開手,嘆了口氣,「其實我們知道,肯定是因為何解兒的原因…你以後少跟她摻合,當初我跟你爸也沒想過這點,稀里糊涂的就讓你們在一個班了…」

孟凜想起傲嬌倔性子的女生,連賀珊都懼怕她,忽問道︰「她叫何解兒?她究竟是什麼身份?」

「何氏企業的千金唄,不過誰都知道她們家跟香港甚至是日本地下勢力都有來往,她們家的那個公司,照我看根本就是個洗錢公司罷了。」

古惑仔都出來了?

孟凜砸巴嘴,又想問些什麼,卻被母親打斷。

蕭如容語氣心長道︰「別問那麼多,你記住桂去招惹她就行了,幸好那天你揍的不是她,否則不會這麼容易解決,你記住,以後別與她較勁。下周你就可以去讀書了,不過不能惹事了兒子…」

孟凜不置可否,苦笑的摸了摸鼻子。

蕭如容揉了揉孟凜腦袋,「真奇怪,以前你性子很溫順的,都說你像個女孩子,現在怎麼敢跟人斗毆?我跟你爸一至認為,你是因為被車撞過後,性格有些變化,近期我們約了一個心理醫生,還請了當初你在醫院的主治醫生,大家一起吃頓飯聊一聊吧,我們想趁機謝謝醫生們,反正你出院後還沒謝過人家呢。」

孟凜聞言,手指磨蹭下巴,想到那位不知道名字的女護士,笑嘻嘻道︰「其實當時在醫院,那些護士對我也挺不錯的,真要謝的話,她們也應該一起謝謝吧?」

「還用你說嗎。」蕭如容囑咐道︰「到時候你跟喬稚也去,當面謝謝他們。」

孟凜笑意盎然,頷首應是。

下午時分,孟海騰打電話過來,在金茂凱悅大酒店訂下了一個位子,讓孟凜等人先過去等客人。

位子訂在渝街路103號的酒店粵珍軒,包下整個三樓,老爸很忙,這件事就交給蕭如容與喬稚處理。

蕭如容在家里帶出來一個膀子結實的男佣,讓他捧著一大堆禮物,準備拿給醫生和護士們,孟凜與喬稚老老實實的坐在里面閑扯。

服務生引著主治醫生和護士們過來,看得出,他們知道在這吃飯辦宴,會花多少錢,臉上都掛滿了愉快笑容。

模樣嬌美的女護士在他們中間特別的顯眼,一套合體的晚禮服讓她格外動人,在朦朧的燈光下說不出的誘人,進來之後,她妙目就深深的瞄了孟凜一眼,然後沖孟凜莞爾微笑。

蕭如容跟他們一一握手,並說些感謝的話,表示他們對兒子的照顧,紅包自然少不了。

孟凜趁著此機會,給他們分派禮物,至于那位護士的禮物,比較特殊一點…

原計劃接下來還有很多有趣的節目,奈何遺憾的是,蕭如容認為這種娛樂不適合一個在讀學生,吃完飯之後,堅持讓喬稚與孟凜先回家。

得!

你是家里主母你說了算,孟凜郁悶的只能回家。

喬稚真是個時代好女孩,她一直安安靜靜的陪著孟凜,對孟凜是言听計從,除了偶爾的小叛逆…

牆上金絲邊掛鐘,不斷走著。

孟凜躺在床上不停蠕動,想著女護士會不會意外來電話,隔壁房間,「咯吱」一聲,緊接著房門被咚咚輕敲響,美妙聲音滴溜溜傳來。

「孟凜,還沒睡嗎?」

「進來吧…」

喬稚推門而入,兩條蓮藕修長美腿踩著拖鞋,穿著薄埂衣料的碎花睡衣,若隱若現里面白花花的圓弧。

「喬稚。」孟凜若無其事的叫她,心底卻在砰砰直跳,「過來坐吧咱們說說話。」

喬稚匆匆忙忙的掃了一眼孟凜臉色的潮紅,竟然老老實實的走了過來,這會不敢坐在床上,乖乖的操著雙手站在床前一動不動,就像是受驚隨時會跑的兔子。

孟凜支起身子,想把她拖到身邊來。

喬稚突然伸出柔荑緊張抓住孟凜胳膊,拘謹又隱隱哀求語氣︰「別這樣好嗎,我有點害怕…」

「你怕什麼?」孟凜疑惑。

喬稚細聲細語︰「你跟以前一點也不像了,你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孟凜漸漸沉默。

喬稚忽的無助起來,她憂慮凝視孟凜,兩顆淚珠從寶石般的大眼楮中滾落。

女孩子漂亮,哭起來也好看。

她抽抽噎噎的,長長的睫毛上掛滿了淚珠,仿佛出水芙蓉般清麗,淚珠又仿佛留戀潔白的肌膚,遲遲不肯落下。

「你別哭。」孟凜吃了一驚,忙幫她擦眼淚。

「不是…」喬稚六神無主說道︰「我從小跟你一起長大,也許比孟伯伯和阿姨都更了解你,在我的印象中,你根本不可能跟同學打架,也不可能變成現在這樣…」

孟凜眉頭一皺暗想︰「莫非這丫頭瞧出李代桃僵?!」想著,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抹她脖子,但前提,我這等社會四好青年,如何做到辣手殘花?

喬稚的淚水來得突然去得也快,她咬著下唇,目光迷炫,「有時我有點害怕,可是,我雖然怕你,但是孟凜…」

她欲言又止。

「嗯?」孟凜試探性一聲。

喬稚臉沒由來就是一紅,支支吾吾,「我在菲律賓的時候根本就不想你,如今,我,我都不知道去菲律賓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過所有的工人,都說除了車禍沒發生什麼事呀…」

喬稚手舞足蹈,無措嬌羞,拖鞋里精致玉足,五趾並攏,顯示著內心的糾結與忐忑。

孟凜心中樂了,女人有時候暗含深意的話,直男不一定听得出弦外之音,但身為論壇諸葛亮,心里如明鏡。

孟凜微微捏著她下巴,凝視那對躲閃的明眸,一聲不吭。

喬稚不敢直至他,眼神游離,嚅嚅低喃︰「其實,我早決定這一輩子不嫁人服侍你了…」

也不知道她從哪得知荒謬的理論。

「以前,是因為伯伯和阿姨對我太好了,他們很信任我,對我就像女兒,所以我一直想報恩情,那時候我就不想再嫁人了,可現在,我是為了你而不想嫁人,我要一輩子都好好的侍奉你,就像老師所說的,只有這樣,我的心事,才能全部投入到你的身上。」

作為後世的男人,即便被網絡嚴重毒害,仍舊沒有那麼貪心,孟凜一副什麼都不在乎樣子的臉龐,此刻,無意間勾勒出一個柔和的弧度。

「喬稚,你也別太憨了,為什麼就不嫁人了?要是真不大打算嫁人,就嫁我吧。」

喬稚呆呆的望著孟凜有幾分出神,有幾分異樣,「可我配不上你,再說,懷蝶還沒出生的時候,阿姨就給你們訂了娃娃親的,你們倆人從小一起長大,是門當戶對的親事,我怎麼敢跟懷蝶爭你呢?」

懷蝶?

孟凜懵了,他身上竟然還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誰是懷蝶?她在哪兒?」

「柳懷蝶。」喬稚浮起羨慕和崇拜,心甘情願的道︰「她是你爸爸結義兄弟的女兒,她們家在新加坡,我從沒見過長得那般美麗的女孩,小的時候,她就像個公主,你在家里誰都不怕,就是怕她。」

孟凜不屑撇撇嘴,網絡小說那一套都整出來了,剛準備說些什麼,外面傳來了汽車引掣的聲音。

喬稚匆匆忙忙的整理衣服,一溜煙就跑回了自己房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