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手續辦好,老者醫生陪著孟凜父母邊說邊走了過來。

主治醫生又囑咐孟凜應該注意的事項,嗦嗦一大堆,待孟凜不耐煩之際,終于閉口。

眾人跟他道別,朝第一人民醫院外走去。

一個穿戴著制服正兒八經的司機,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輛加長特制的凱迪拉克傍邊。

司機看到孟凜等人,端莊擺正姿態,拉開了車門。

凱迪拉克這等豪車,對孟凜沖擊不小,要知道凱迪拉克品牌的汽車,2004年才引進國內,尤其是加長特制,在如今的03年,絕對是首屈一指的豪車。

本以為千萬富豪家室已是極限,孟凜又忍不住驚訝了一把。

江陵市,是個生活節奏很快的國際大城市,下班的工薪層次人們三三兩兩騎著自行車行駛在街道上,也不缺乏社會精英的車輛行駛。

孟凜搖開車窗,目光眺望2003年的城市,街道行走的人影在晚霞的余暉里,黃昏帶著迷人的光影,將身影拉的很長很長。

車窗外傳來《一生有你》旋律來回飄蕩。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

「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來了又還」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邊」

……

孟凜耳邊聆听火遍大街小巷的歌曲,這一路上都在唏噓的看著景觀,十幾年以後有些建築物已經不復存在,所以再次目睹,這種感受很不真實。

時間變遷給了高樓大廈的市容,卻埋葬了多少人的童年,那種貓巷串門,不復存在,聯絡感情都是微信敲一敲字。

觀察的津津有味,後面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鈴鐺聲,孟凜驀然回首看了一下,原來是喬稚手腕上一串銀鏈叮當作響,她眸光澄清,呆萌看著自己呢。

孟凜深呼吸一口,朝她展顏,笑意盎然。

爺的青春又回來了!

……

到達目的地,孟凜難以置信觀望眼前的一切,堪稱如夢似幻!

帶有奢侈前庭的別墅,走進近三米有余有兩個保安把守的高大鐵門,進入後,經過一個有監視控制終端的傳達室,就能迎面看到正前方是一個正中聳有一塊巨石的噴水池,光這塊石頭的天然造型,就讓人明白它價值不菲。

前庭種植著一些孟凜叫不出名字的珍奇花木,清雅又顯幽靜,噴水池的四周擺滿了怒放的大麗菊,在水霧滋潤下開得分外明艷,菊花根據顏色搭配得別具匠心,使人嘆為觀止。

四下都是綠油油的草坪,草坪的效果肯定有專人修護,車子可以通過前庭寬大的碎花大理石路面,直接開到有車道的大門口。

古香古色的具有歐式風格,帶六根羅馬大柱的堂皇大門,一個穿著僕人服裝的女佣恭恭敬敬的迎了上來,俯身拉開了車門。

嘩啦!

一大群人迎上前。

他們臉上堆滿了熱烈笑容,熱情跟孟凜打著招呼,並自我介紹著,而侍奉在一邊的佣人們,迎上來替拿東西。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而乏味…」

孟凜酸了,又笑了,笑得頗為放肆夸張,得意忘形。

朱門狗肉臭路有凍死骨,腐敗的人生終究要輪到自己了!

喬稚逐漸變得大大咧咧,指東劃西,不停吩咐這些佣人拿這做那,一副指點江山的風範,只可惜陷入紙醉金迷萬人追捧的孟凜沒有注意到這一幕。

蕭如容與孟海騰扯過孟凜,朝屋里走去,夫婦給孟凜一一介紹來迎接的親戚和家里重要的人物們。

「這是你二叔,你小時候可是經常去他家玩兒。」

「這是你姑姑,她居住在美國,昨兒可是特地專門回國探望你。」

「這是…」

由于知道孟凜「失憶」,母親蕭如容幫襯著介紹,其余圍攏的親戚們同樣很認真的介紹自己究竟是誰,並且絮叨孟凜兒時的趣事…

說實話,人孟凜見過不少,腦袋卻有點蒙,任誰此刻都受不了這麼多人的熱情。

偏過頭,孟凜注意力被屋子里豪華的一切給吸引,他真的沒有親眼見過大莊園一樣的房子,何況是自己的家。

一間龐大客廳,地板上鋪著厚厚的紅地毯,整個大客廳裝飾得厚重奢侈,上等的桃木把牆壁修飾得典雅富麗,迎面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油畫,一看就是哪位大師的真跡。

四壁高檔的壁燈和掛飾令人眼花繚亂,拱形的吊頂投下經過折射的陽光,讓室內溢滿了溫馨,正中掛著一個碩大的水晶吊燈,顯得雍容華貴。

一側是一個通往二樓的梯子,居室可能都在上面。

零三年這種豪華別墅,換在十幾年後,沒個五千萬,肯定無法入手。

孟凜看得暗暗砸舌,常年租房居住一室一廳的他,心里哭笑不得,突然覺得自己有些不配…

……

為了慶祝孟家少爺出院,屋子里來了很多人,待介紹完就花了不少時間。

「凜兒才出院,需要休息,你帶他去臥室休息吧,他很多事都記不得了,你就先讓他熟悉一下房間與環境。」蕭如容招手,低聲吩咐喬稚。

喬稚頷首,拉了拉孟凜衣角,小聲道︰「我們先去熟悉一下環境吧。」

孟凜也實在受不了這群人,忙是點頭,跟著喬稚離開大廳,四下轉悠起來。

三層的別墅,體育館里不僅有桌球室和保齡球室,還有一個室內足球場和藍球場、排球場和乒乓球室,一間什麼器械都有的健身房,還有一個場地寬綽的網球室,孟凜能看到數套高爾夫球具,可惜在後花園沒有看到高爾夫球場。

喬稚兜兜轉轉領著孟凜逛了一圈,最後徑直來到客廳的套間,最里面靠窗的就是孟凜的臥室,二十五平方米左右,看起來就視覺遼闊,光線也不錯,采光井技術相當到位。

孟凜注意到主臥緊鄰的外面有間房,還有一張床,粉色床套被褥,分明是女孩子住的。

「轉那麼多地方了,你累吧?要是累的話就休息一會吧,吃飯時我再來叫你?」喬稚溜溜大眼楮輕眨。

孟凜懷疑外面那張床就是她睡的,「你睡哪兒?」

「這兒啊!」

喬稚白嫩手指向外面那張床,神色理所當然,「我八歲的時候就開始在這陪你了,你真的以前的事情,什麼都不記得了嘛?」

好家伙!

通房大丫鬟都整出來了!

怪不得喬稚在醫院細心如絲,一回來家就變得懶洋洋了,看來她的職責就是照顧好自己生活起居。

「以前…你是不是跟我睡一個床?」

孟凜面帶揶揄之色注視著她,嗯,雙腿內斂,氣質純情,想來「原主人」,撩撥一下都罕見,別說踫了。

喬稚臉蛋兒「騰」地一下紅了,她有些忸怩的頷首,低聲嚅嚅,「對呀,小時候經常這樣,我跟懷蝶常常與你擠在一張床睡。」

她聲音細若蚊鳴,孟凜一時真沒注意到她提及的‘懷蝶’,興趣缺缺也真有些累了,揮揮手道︰「我躺會。」

孟凜自顧自往床上一躍,彈性十足。

喬稚乖乖的在床沿邊坐下,雙手擺放膝蓋,恬靜的注視抱著被褥興奮不明的孟凜,她晶瑩剔透明眸中閃過滿足。

閉上眼楮沒一會,孟凜又折騰道︰「你八歲就開始陪我了,不讀書嗎?」

「讀呀。」

喬稚老老實實的回答,「不過你住院我請了長假,不然我會跟你一樣,小時候你去學校我也去學校。」

孟凜靠近幾分,思襯會,「你現在讀什麼學校?」

「我和你不同,我學的是家政,在菲律賓讀專門的家政類管理,畢業後可以安安心心的回來…照顧你…」

孟凜想了想,恍然明悟,喬稚學的應該是職業管家之類。

這種行業孟凜以前只聞其名,沒想到竟然還真有喬稚這等職業女佣,看樣子她打算一直照顧自己生活?

孟凜饒有興致的掃了喬稚一眼,「那你爸媽呢?」

「他們都在鄉下,全靠你父母的照料,你家幫他們在我們鎮子里開了個店子,他們過得挺好。」

姓孟的還真夠小資,竟然在新社會搞起奴隸主義來了,而喬稚似乎滿意現狀,嘖嘖,若干年後,女權恐怕要將我亂棍打死嘍?

孟凜最後問出一個目前最迫切知曉的問題,「我們家究竟是干什麼的?這麼有錢?」

喬稚偷瞄了瞄孟凜,縴縴小手掩嘴一笑,「咯咯,你被這麼一撞,還真把什麼都給撞忘了,你們家呀,經營著孟氏投資集團,最近股市猛漲,你們家資產大概已經排上福布斯前五十名了,我在菲律賓的時候,提起你們家,很多人都知道吶!」

孟凜驚愕望著,得意揚眉的少女。

自己是豪門獨子,億萬家世背景,將來的霸道總裁,金錢、美人唾手可得。

這說明什麼?

說明那些小說重生人士,有了異能卻要韜晦藏拙,苦逼的賺第一桶金,而他開局即是巔峰,什麼系統什麼金手指,不值一提。

那還咸魚個鬼。

不囂張一世,對不起這來之不易的重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