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陽光明媚。

孟凜正春風得意,老總含淚讓他繼承公司,前女友哭著喊著求他別離開,沒想到竟然是做夢。

刺目光線,晃得孟凜不得睜開沉重眼皮,豪華高級病房的床上,印象中周圍先前做手術的幾位,統統消失不見。

孟凜腦袋如糊漿,渾渾噩噩中,一張陌生而富態的女性面孔,最先撲入眼簾。

「凜兒醒了!他醒過來了!」

她欣喜若狂,帶著七克拉鑽戒的手掌,不斷磨蹭孟凜的臉,硌得慌。

微微抽搐,孟凜直翻白眼。

大姐你哪位,我認識你嗎?我剛出了車禍好嗎,你再搖晃陣子,信不信我當場得去世?

張嘴想把這句話完整抱怨出去,驀地,喉嚨卡住什麼,沙啞異常。

孟凜舉目望去,又瞅見一個中山裝的中年男人,他臉上喜言于色,自言自語道︰「醒來就好,醒來就好…」

這對中年男女,如同瞅著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寶貝是別人家的寶貝,怎麼我也有當寶貝的一天!」

「難道是我的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

孟凜一臉茫然。

正待此刻,一個老者醫生推開兩個欣喜若狂的,貌似應該是夫妻的中年男女。

醫生俯下身,撥開孟凜的眼皮,睜如牛眼,再探探的脈搏,然後輕輕的吁了一口氣,轉過身,對他們低聲道︰「患者雖然蘇醒過來,但由于車禍讓他大腦遭受了劇烈震蕩,暫時還不能確定這會對他有什麼未知影響,會造成什麼後果,所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孟凜感覺病房里一下安靜。

老者醫生又掉過頭來,神經兮兮晃了晃頭,審視稍許,問道︰「你感覺怎麼樣?你…記得自己是誰嗎?」

孟凜即便能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周圍的一切都太過陌生,沒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見孟凜沉默,老者醫生感覺遇到一些始料不及的事情,臉色一沉,又伸出兩個手指,小心翼翼的問道︰「這是幾?」

年輕…老年人,你不講武德,當我智障?

孟凜瞪了他一眼,嚅動著嘴,吐出一個虛弱的「2」字時,突然發現自己聲音好像不太對勁…究竟出什麼事了?

老者醫生松了口氣,退了一步,以便孟凜能看到那對夫婦,然後指著他們又問︰「他們是誰?」

孟凜撇撇嘴,很不奈煩的搖了搖頭,頭很痛…可還是歪起腦袋,想找病房里是不是有所熟悉的老總…

結果極度失望…

中年男女神情一僵,逐漸浮起害怕和恐慌,男人拳頭攥緊,咯吱作響,末了,終究是無可奈何的嘆息一聲,張手抱住女人。

女人失聲痛哭,淚水滴答滴答掉落在地,聲淚俱下喃喃道︰「我是你媽媽啊!你不認識我們了嗎?你怎麼了凜兒?為什麼連我們也不認識了!」

擦!

這次換做孟凜傻眼了,嘴巴張得老大…我什麼時候有了這麼貴氣的父母了?

自打小記事以來,父親在孟凜年幼就去世了,母親扔下他改嫁之後,他再也沒見過這個狠心的女人,自己一直由大姑媽養育長大。

莫非是出生時,兩家抱錯了孩子?

孟凜想不通,也懶得想,不再搭理冒領三百個月孩童的夫婦,反而歪著腦袋,視線瞥向了後方,一位粉雕玉琢的少女。

少女約在十八歲左右,—身典雅大方的珍珠色禮服,黑長直發式讓她的臉多了青春活潑,顯得嬌俏動人。

她乖巧地站在一側,左右手指交織,明媚大眼楮,正呆萌的一眨不眨看著自己。

望著孟凜在打量少女,自稱孟凜母親的女人,匍匐幾步後退,趕緊一把將她拖至跟前,顫聲道︰「你認識她嗎,對吧?她是喬稚啊!」

我就多看她幾眼,別亂安排情節好吧…

孟凜說不了話,索性閉上眼楮。

老者醫生嘆了口氣開始下決論了︰「照病狀來看,他已經失憶了…不過我估計他可能保留了比較正常的思維能力,這是個好現象,其他的你們可以慢慢的讓他恢復。好了,病人還很虛弱,現在要讓他多休息,你們出去吧。」

中年婦女傷心欲絕的泣不成聲,聞者傷心,听者落淚,連一直閉目沉默的孟凜,緊緊蹙眉,被人關心的感覺的確很好。

自稱是孟凜父親的男人,攙扶中年婦女一步三回頭的朝外面走去。老者醫生又給孟凜做了一系列檢查,拍拍屁股,也出去了。

病房難得安靜下來。

孟凜張開眼,呆呆望著天花板,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左顧右盼,趁著病房里沒人,孟凜想弄清楚點眉目,于是想從床上坐起來,方才發現通體硬梆梆的,周身都纏了繃帶,搞得跟個木乃伊似的,而且有感覺的地方都在痛,別說坐起來了,就是挪一下都不容易。

動不了,眼珠子四下觀察,驟然孟凜神色一僵。

幾步之遙,方正盤桌,驀然倒映一個掛歷,晃入孟凜視線,

2003年7月27日…

我的天!

孟凜呆住了!神情痴傻,宛如精神患者陷入世紀性的自己思想!

幾天下來。

病房守護時間最多的,就是名叫喬稚的女孩,她幾乎對孟凜寸步不離,端屎接尿都是她料理。

除此便是孟凜「母親」了,「父親」好像很忙,但每天至少也會來看孟凜兩次。

這段時間,孟凜根本無法說出整句話,大部份時間是听婦女和喬稚坐在床沿,絮絮叨叨個不停,她們就像對待失憶的患者,告訴孟凜所有發生的事,期盼有助于恢復記憶。

她們說,孟凜今年十七歲,正在讀高中,爸爸叫做孟海騰,而自稱媽媽的女人叫蕭如容。

他們是江陵市人,孟凜由保鏢開車,被一輛車子撞上,方才導致悲劇車禍發生。奈何孟凜仍舊一邊听著,默不作聲,一臉陰晴不定,她們只好作罷。

……

經過數天休養,萬惡的裹紗布,一圈圈折掉,孟凜愕然地活動了下身體,久違的力量感重新回到每塊肌肉,原本粗糙的手掌變得又白又嫩,甚至,還小了好幾號。

「給我拿鏡子來!」

孟凜能動的第一件事,便想瞅瞅自己變成什麼鬼樣子了,他真擔心比之前模樣還要磕磣。

喬稚低眉順眼的在挎包里將化妝小鏡子遞去,旋即,拿著幾件換洗的衣服進了衛生間。

鏡子里。

清秀臉線條輪廓分明,清澈明淨的雙眼微微眯起,唇角自然上揚,似乎含著笑。

就連孟凜也不得不承認,這家伙長得簡直是太好看了。

孟凜看了十分鐘,覺得自己都快有了被掰彎的趨勢,但問題是,這個俊俏少年郎,就是他自己啊!

孟凜拍了拍自己的臉,鏡子里的男人也拍了拍自己的臉,孟凜皺了皺眉,鏡子里男人好看的眉毛也皺了起來,孟凜一臉懵逼,鏡子男人的表情也像日了哈士奇…

「會不會是在做夢?」孟凜尬笑一聲,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痛感讓他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從孟凜身旁端著盆子走過的喬稚,她一臉震驚的看著一邊自己抽自己巴掌一邊癲笑的孟凜。

處于極度震驚狀態的他也沒注意到喬稚,試著自己抽了自己幾巴掌都沒有從夢中醒過來,孟凜終于雙腿一軟的癱在了床上。

不久之後,孟凜恍然坐在,一只手托著下巴,雙目無神,呆呆的望著右手揚起的鏡子,此刻的他,很像一個哲學家。

「我到底是誰?」

「我從哪里來?」

「我真的重生了?」

一個個復雜深奧的問題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在他正在思考「重生還是魂穿」的時候,孟凜驀然清醒了過來。

來自後世2021年,看過不知道多少小說和電視劇的他,論過多少鬼畜段子貼子的他,在冷靜下來思考了一陣之後,心里面已經有了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測。

低頭再次望了一眼明亮鏡子的倒影,看到的不是那張他已經看了二十六年的臉,孟凜怎麼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

「呸,小缸臉!」

鄙夷的看著一眼鏡子中的朝氣青年,孟凜向著鏡光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孟凜身後經過的喬稚,看到這一幕,表情更加的驚恐,她第一次見到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自己抽自己巴掌,末了還要對鏡子里自己的倒影吐口水的人…

 當!

盆子掉落,喬稚情不自禁後退幾步。

孟凜尷尬輕咳一聲。

喬稚緩過神,小聲說一句「對不起」,小心翼翼的撿洗漱用的盆子。

下午,病房里來了數十個青年和少女,都是同班同學,在听說孟凜出車禍之後,他們一起來探視。

男生女生們一個個自我介紹了。

孟凜翻了翻白眼,他根本沒有繼承這具身體的記憶,只能望著這些自報家世姓名的男生女生,頗為新奇又怪異。

驀然,一個穿著碎花裙子的女生好奇湊上前,她審視孟凜一番,嗓音柔柔道︰「還記得我嗎,我是趙淺淺,百家姓第一姓趙…你的同學。不記得了?好好養傷,希望你早日回學校。」

孟凜凝視相當水靈的女生,她在同學們中顏值算得上鶴立雞群,不免多看了幾眼。

多麼柔情綽態的妹妹,還趙淺淺,嘖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