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三哥太可憐了

老關很高興︰「重算怕什麼?只要別將我們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貢獻給那些洋鬼子,老子就是加班個三天三夜,那也高興!」

「對,我今晚就在這里打地鋪了!誰怕誰啊!」

航天部里響起了一陣熱熱鬧鬧的歡呼聲。

門外,一道躊躇的身影,來了又去。

「三哥,我真的不能去找嫂子了嗎?」

晏時靜回到家里,看著坐在沙發上看婚禮策劃的大boss,實在捉摸不透他的意思。

晏時陌說︰「對,不能去。」

「為什麼呀?哪有新娘子不關心自己的婚禮,還不讓小姑子去找她的道理?三哥,你不會是被她甩了,然後傷心欲絕,準備另娶新歡了吧?」

晏時陌抬起頭來,看著她眼里的同情。

忽然,手指敲在了她的額頭上︰「你有這個閑工夫,不如去看看爺爺。」

「我不!去了爺爺又要給我安排相親了,人家還是個寶寶,才不要英年早婚呢。」

「英年早婚?」

「是啊,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哪個女孩子會那麼想不開啊!」

「……」

晏時陌掃了她一眼,墨黑的眸子里,似乎有疑似為沉思的東西。

晏時靜在這里也幫不上什麼忙,磨磨蹭蹭了一會兒之後,就回學校去了。

正要到時花開的宿舍門口去守株待兔,誰知,在上樓的時候突然听到了一道不耐煩的聲音︰「我不是警告過你不要打給我嗎?」

「我知道,我知道你現在的情況是不太好,但你別忘了,你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我要跟爸媽說了,他們能接受你嗎?」

「再給我點時間,我找到合適的機會會讓你回來的。」

「誒,你在忽悠誰呢?」晏時靜走上樓去,見打電話的人是時珊珊,不由得挑了一下眉頭。

時珊珊急忙掐斷通話。

清秀的臉色,在燈光下煞白煞白的。

「小靜啊,你不是住七樓嗎?怎麼跑這里來了?」

「閑來無事,逛逛唄!」

晏時靜笑呵呵的,瞅了一眼時珊珊的手機︰「你剛在和誰打電話?」

「啊?沒誰啊,就小時候的一個玩伴,老跟我借錢,煩死了。」

「是嗎?」

「那個……我還有論文要寫,我先回去了啊!」

「喂!」

連對視她的眼楮都不敢,肯定有鬼!

晏時靜想著她剛才說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話,突然拍手笑了,「三哥,這可不是我沒事打擾嫂子哦,我可是有大事要稟報!」

……

時花開動了動僵硬的頸椎,伸了個懶腰。

「好啦!數據我都發送給你們了。接下來就辛苦各位師兄咯!」

「嗯,你趕緊下班吧!這些天也把你累壞了。」

時花開收拾收拾桌面上的東西,剛要準備下班,忽然一旁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疲倦的臉上多了一絲復雜。

「嫂子,你在哪兒?」

「工作的地方啊,怎麼了?」

「快來,我有驚天的大秘密要告訴你!」

「……你上回忽悠我的還不夠?」

「不是,我保證這回沒約上三哥,就是單純的你和我。而且,和時家有關。」

「……」

時花開想說,時家已經和她沒什麼關系了。

但,想到晏時靜語氣里的著急,好像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所以還是拿起車鑰匙,開車回了學校。

晏時靜就坐在操場上,滴溜溜的目光掃著學校大門口。

見有車子停下,她急匆匆地跑了過去,開口就是壓低聲音的神秘︰「噓,嫂子,大發現呀!」

「發現什麼?」

「時珊珊騙人了。」

「這我知道!」

以為她要說的是時珊珊騙婚,冒用她的名義答應了晏時陌的婚事,時花開輕輕地嘆息了一聲,拍上晏時靜的肩頭。

說︰「你哥也挺倒霉的,回去的時候安慰安慰他,別總惹他生氣了。」

「關我哥什麼事?」

「……難道你想說的不是時珊珊騙婚?」

「嗨,她一廂情願的事,誰會當真啊!」

晏時靜才不把這事放在心上呢,她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地湊到了時花開的耳邊,啞聲道︰「嫂子,你說時珊珊有沒有可能是假冒的時家女兒?」

「什麼?」

「很不可思議吧?我說這天底下怎麼有那麼不要臉的女人呢!踫瓷我哥不說,竟然連身份都是假的!」

「你怎麼知道的?」

「就剛剛啊,我听到她打電話了,說什麼我要跟爸媽說了,他們能接受你嗎?還說什麼找個機會再讓她回來!」

「……」

「嫂子,這話明顯有貓膩啊!如果沒有貓膩的話,後來我問她跟誰打電話的時候,她為什麼不敢看我的眼楮,還騙人了?」

時花開搜索記憶。

猶然記得,時珊珊來時家認親的那一天,是做了DNA的。

要不是親子報告上說她是時家的親生女兒,養父養女也不至于對她那麼掏心掏肺。

而現在,晏時靜卻跟她說她也是假的?

「小靜,時珊珊這個人心思復雜得很,你以後見到她小心一點。」

「哦。」

看時花開說完這話之後就準備離開了。

晏時靜誒的一聲,抓住了她的手。

漂亮的眸子,幽怨得跟個小媳婦似的,「嫂子,你今晚又不在學校住浮?」

「嗯。」

時花開掃了一眼宿舍樓,眸色寡淡。

可晏時靜卻受傷了。

「人家為了你特地轉學來的江大,結果才幾天啊,你就不理人家了。」

「小朋友,話可不能這麼說啊!」

時花開看她撇著小嘴泫然欲泣的樣子,頓時有種她是渣男,她有罪的即視感。

她哭笑不得地抱了抱晏時靜,哄道︰「我和你哥的事情已經說清楚了。咱們雖然做不了一家人,但我們還是朋友啊!」

「你和我哥做不了一家人了?」

「對啊。他沒跟你們說嗎?」

「可是他怎麼還……」還準備著婚禮?

晏時靜想到三哥這兩天的反常,突然紅了眼眶。

「嗚哇,三哥,你好可憐啊!」

時花開張開的雙臂還頓在半空中,結果,眼睜睜地看著她說哭就哭,說走就走!

她那悲戚的背影,令聞者落淚。

可是,怎麼回事啊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