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始境巔峰的修士,命輪光盈,生命力磅礡如海,只要在戰斗之中所受的不是致死傷,都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恢復如初。

而煉體境,則是從命輪之中化生出靈枝,貫通全身,通五髒,達四肢,以靈力洗滌周身,使得肉身超凡,能破岩碎山。等秦風鞏固好境界後,不日便可沖擊煉體境。

兩日後。

朝陽光灑大地,照散神山中的氤氳仙霧,而秦風早已出發,今日需要去到第二層的火泉池,想突破大境界的瓶頸,在那一瞬間必定需要無比精純和磅礡的天地靈氣,而現在第一層的火泉蘊含的神效作用已不大。

路上的山勢不算崎嶇,沿著傾瀉而下的火泉瀑布,秦風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層火泉池旁,神池的大小與第一層基本相同,火泉上升騰著雙色的火焰,熾烈之感更勝第一層。

遠處能看見幾批人,人數在三個到六個不等,能來到此地的實力恐怕都已至煉體境。秦風站在火泉旁邊,將火泉裝入空間玉瓶之中,可是這玉瓶的品階太低,無法裝太多第二層的火泉,不然會因為承受不住其中爆烈的火焰能量而破碎。

身上的玉瓶能裝下的火泉不足其容量的五分之一,也是頭疼,看來也是時候尋找更高品階的空間玉瓶了。其實肉身夠強的話可以直接浸于火泉之中,如此吸收煉化的話,對于修為突破而言定是事半功倍,只是面對這爆烈的泉火,沒有幾個修士敢去嘗試,而且自己突破時的異象由靈珠而起,不好讓人看到。

秦風決定先在泉池旁煉化一定量的火泉,等到即將突破的時候再離開。正當他準備煉化之時,忽然感應到身後有人靠近,便止住了動作。要知道隨意靠近修煉之中的生人,乃是一大忌,可見來者不善。

他站起轉身,看到向自己走來的那一行人,來者為首的是一位舞象之年的公子,身旁跟著兩位隨從和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

除了那位黑袍的氣息無法感應到之外,其余三人的氣息波動均處于煉體境。那公子一襲白衣,頭戴銀冠,五官帶有幾分陰柔,此時他不屑地瞥了一眼秦風,淡淡道︰「讓開。」

「你可以走開。」秦風語氣平靜道,對于這種無禮之人他也無需客氣。

「放肆!你可知你在與何人說話!」一位隨從怒斥道。

「是誰又與我何干?」秦風淡然道。

「呵呵,哪來的井底之蛙,連無雙城的柳家少主都不認識。你還不速速跪下請罪,興許少主能饒你一命。」

秦風無視那隨從的話,在耳旁揮了揮手,似趕蒼蠅一般,把那隨從氣得咬牙切齒。

這柳家少主感應到了秦風身上源始境界的氣息,冷笑道︰「在這山中,螻蟻都把自己當作是真龍了,敢與我這般說話。」

「哦?那前來一戰如何,看看誰才是螻蟻。」說完,秦風眼中閃爍神芒,灰色靈力在體內滾滾而流,發出陣陣巨浪之聲。

一個源始境的螻蟻竟敢挑釁自己,柳家少主怒極反笑,指尖涌現出黑白二色的靈力,眼中閃爍殺意。

秦風眉毛一挑,眼前這人的靈力竟然金、水雙屬性的,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有兩種五行屬性的靈力。

兩者的氣息都還未真正的踫撞,那黑袍卻動了,他伸手放在柳家少主的肩上,道︰「少主,此地萬萬不可動手。」說完,他還發出了一道神識傳音給對方。

不知道那黑袍在神識傳音中對其說了什麼,柳家少主雙眼微眯,絲毫不掩飾其殺意,對秦風說道︰「希望你此生就在這山中度過吧。」而後他揮袖轉身,帶著三人離去。

秦風無懼一戰,只是那黑袍境界實力不明,是一個不小的威脅,只要能在此突破至煉體境,他有信心與之一戰。

那幾位不速之客離開後,秦風正準備繼續修煉,這時前方卻傳來一聲呼喚︰「道友!」

只見一位身穿金銀戰衣,氣宇軒昂的胖子,向秦風小跑過來。又過來一人,不知有何意圖。

這胖子年齡看起來與自己相仿,只見他臉色和善道︰「道友乃真英雄也,面對那囂張跋扈的柳家少主不屈不饒,實乃我輩修士之榜樣啊。」

秦風打量著眼前的胖子,實力應是處于煉體境初期,看著他一臉笑意的,並無敵意,便問道︰「請問道兄,這所謂的柳家少主是什麼來頭?」

「看來道友應是剛到此地不久,有所不知啊。距此地數萬里之外,有座領土極為廣闊的仙城,名無雙城,九州四海的修士皆往來于此,其中更不乏實力通天的存在。」胖子說道。

無雙城,秦風有听說過,那座城是天下大能與各族天驕的聚集之地,有各種神藥靈寶流通,不時還有驚天的古經神術現世,算是一個修道資源的樞紐,機遇奇多。

胖子補充道︰「而此城中有四大修真家族傲立于城中,其底蘊無比深厚。那柳家就是其中之一,柳家當代家主柳東升,乃開天境的強者,威名遠震。剛剛那家伙叫柳鳴,便是其子了。」

這樣看來那柳鳴來頭還不小浮,竟有位開天境界的爹。

胖子看著秦風若有所思的模樣,熱情地靠了上來,說道︰「道友,那柳鳴睚眥必報,在這山中還好,若是你出了此山後踫上他的話,屆時必有生死之分。幸好我身上有不少保命神器,見道友與我有緣,我願出極低價格的靈石與你交換。」

秦風狐疑地看著這胖子,見他一身瓖金嵌銀的,原來是個商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忽悠他,道︰「道兄不急,在下秦風,今日初識,還未請教道友尊姓大名。」

胖子邊從身上的空間玉瓶中取出各種各樣的法器符印,邊說道︰「哎呀,唐突了,哈哈,我叫白獅通,今日與秦兄一見如故,定要保秦兄將來無恙。」

一件件流光溢彩的法寶浮于空中,白獅通將一件烏金鱗甲和一柄烏金寶劍呈到秦風面前,道︰「秦兄,這寶甲寶劍皆是由千年蛟龍的真鱗所鑄,甲可抵擋縱雲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劍可破縱雲境強者的防御,有這兩件法寶傍身,可助秦兄在危難之中全身而退。」

這劍與甲看起來隱隱有烏光浮現的,但上面也沒有散發出來什麼特別的氣息,秦風總感覺這胖子在忽悠他,無奈說道︰「白兄,你這兩件法寶如果說是用魚鱗鑄造的我還信,蛟龍鱗就太夸張了吧。」

白獅通听後一點也不尷尬,道︰「秦兄真會說笑,有可能是我記錯了,也許不是千年蛟龍鱗,但絕對是由某種絕世凶獸身上的鱗片所鑄,堅不可摧。」

秦風一頭黑線,這 看著這白獅通將一件件奇怪的法寶拿來拿去的,然後秦風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張金光燦燦的道符上,上面有畫有莫名的道紋,遂問道︰「白兄,這張金符是何物?」

白獅通聞言後更加熱情了,道︰「好眼光啊秦兄!此乃神光符,催動之後可助其主人化作一道神光遁走,瞬息千里,乃逃跑保命的一大神器。」

「哦?那能否演示一番?」秦風問道。

「這可演示不了啊,此神符只能使用一次,用完則毀。」白獅通攤了攤手。

「那我怎知真假?」

「秦兄放心,這次我所說的千真萬確,我可對天道發誓!此乃貨真價實的神光符!」白獅通拍著胸脯說道。

好家伙,敢情這胖子之前說的是假話,但是修士之誓言在冥冥之中會有因果清算,任何人都不會輕易立誓,看來這金符的確是真的。

按照白獅通說的,這金符的作用還挺大的,關鍵時刻可保一條命,秦風問道︰「這神光符需要多少靈石來換?」

白獅通眼楮一亮,道︰「我見與秦兄有緣,一萬斤靈石便可。」

「什麼?!」秦風被嚇了一跳,自己身上玉瓶內的靈石才兩百斤不到,這胖子真是獅子大開口。

白獅通對秦風的反應並不意外,道︰「無妨無妨,若是秦兄身上沒有帶靈石的話還可以以物易物。比如一些厲害的法寶啊,起死回生的丹藥啊,都可以與我一換。」

以物易物?秦風想著這胖子不會看出自己身上有什麼了吧?但是看他笑嘻嘻,應該只是打算坑自己一把,並無其他想法。

既然這胖子說可以用其他物品來交換,那自己身上倒是有一物可以試試看。掌中光華一閃,一瓶五色靈氣液出現在秦風手上,打開瓶蓋,有清香溢出,道︰「白兄,此靈氣液是在那火泉山中偶然所得,不僅蘊含有無比精純的靈氣,還有療傷的奇效。不知能否與你一換。」

白獅通見狀將整個大頭湊了上來,眼楮直勾勾地盯著秦風手中的玉瓶,鼻子動來動去聞著那瓶靈氣液︰「此物五彩流轉,自帶清香,定是靈藥!就是這療傷的奇效 」

「你可以用劈自己一劍,我會用靈氣液涂在你的傷口之上,奇效立顯。」秦風說道。

這回輪到白獅通無語了︰「秦兄又說笑了。也罷,傷筋動骨九百天,秦兄你可莫要騙我呀。」說完,白獅通右手捏劍指在左手掌心上一劃,一道血痕出現,他趕緊將手伸到秦風面前︰「秦兄快快快,我的血很寶貴的。」

秦風看著這胖子有趣的樣子,有點想笑,也不遲疑,玉瓶劃過,十余滴靈氣液滴落在白獅通的掌心上,傷口迅速復原如初。

「真乃神藥也!」白獅通見識到這靈藥後趕緊拉住秦風的手,道︰「秦兄,這神光符我換了!」

這胖子熱情得推也推不開,秦風輕咳了一聲,道︰「換倒是可以換,不過白兄你要再加上之前的寶甲和寶劍。」

「啊?這 」

「白兄你想,你的神光符只能用一次,而我這瓶靈氣液起碼夠你用十回,保十次命,這種具有療傷神效的靈藥對煉體境的修士的重要性你應該也知道的吧。」秦風道。

「行吧!誰讓我與秦兄有緣呢。」白獅通一臉「心痛」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裝的。

兩人交換完物品後,白獅通滿臉笑意地對秦風道︰「秦兄,今日你我相識如春風遇暖陽,他日再見定當把酒言歡,而今時辰不早了,我就先行告辭了,保重。」說完,白獅通就屁顛屁顛地離開了,看來對那靈氣液頗為滿意。

看著那胖子消失的身影,秦風笑著搖了搖頭,今日遇見之人,有惡也有善,只是在這片天地之中,善惡未必分明,人心正邪難鑒。

秦風將神光符收好,這算是他的第二件法寶,第一件是從血牙部落之人身上奪得的銅鈴,有撕裂人之神識的威能,兩件法寶可以一件用以保命,一件用以奇襲。

而那件烏金鱗甲,秦風運轉靈力,在上面拍了幾掌,鏗鏘作響,鱗甲並無損傷,沒想到這鱗甲還挺堅固的。但對于能夠抵擋縱雲境強者的全力一擊,秦風完全就當作是白獅通在吹牛了,能夠擋住煉體境後期強者的一擊他都覺得不虧了。

最後這柄烏金劍,劍身漆黑,烏光瑩瑩,握柄處有著鱗片般的紋路。秦風握劍用力一劈,劍尖黑光劃過,眼前那三丈高的岩石如紙張般被輕易分為兩半。的確是把好劍,若是以靈力御劍的話,鋒芒更勝,用來破煉體境修士的靈力鎧甲,應是沒有問題。

秦風將鱗甲與寶劍收于玉瓶之中,現在已無人打擾,可以到火泉池旁邊煉化雙色火泉了,做好沖擊煉體境的準備。

命輪如人體內的「源」,一切皆從中而生,源始境界之時,不斷吸收天地靈氣來滋養,達到巔峰之時,命輪會以其中所蘊含的全部靈氣與生命力凝聚成一顆靈力種子,在命輪之中生根發芽,進而化生出靈枝,靈枝生長,在五髒四肢上生根,滌除雜志。煉體蛻變,肉身褪去凡胎,此為煉體境。

秦風有所預感,因為這奇異的命輪,自己在突破煉體境之時所需要的靈氣量會超乎常人的想象。自己身上的空間玉瓶是裝不了那麼多的火泉了,到那時自己恐怕要直接躍入這火泉中心,引動四方火泉來煉體蛻變,以保證有充足的靈氣供給,讓晉級的過程不會被中斷。

秦風來到雙色火泉池旁,引出一些試著煉化,發現這第二層的火泉所蘊含的靈氣濃度比第一層要高出十倍不止。當然,伴生的泉火也更為爆烈,僅僅是幾滴就可以把自己的掌心燒的通紅,試了一下,以自己現在的肉身強度還勉強可以抗衡,可以借此泉火來進一步淬煉肉身。

「起!」秦風一聲輕喝,三道雙色火泉從池中升起,化作一個燃著雙色火焰的水球將他包裹住,自身則打坐于其中。

這第二層火泉中爆烈的火焰能量遠非第一層所能比,幾乎是接觸到雙色火泉的一瞬間,命輪就本能地綻放出神光,靈力貫通周身,需要以全力來煉化這雙色火泉。

雙色泉火熊熊燃燒,哪怕有霸道的灰色靈力在抵御著,全身的皮膚也是被灼燒得發紅。

此刻,秦風雙目緊閉,眉頭緊鎖,汗水已把衣物浸濕,但是在如此高的溫度下,濕透的衣服又馬上被蒸干,而且還開始冒煙了。

泉火的威力縱然恐怖,但這是淬煉肉身的必行之路。煉化後的雙色火泉融入體內,向靈珠匯聚而去。在吸收到雙色火泉後,靈珠綻放出柔和的五彩霞光,精煉出無比精純的五彩火泉液融于命輪之中。

體內,生命之力與靈力達到極致,在命輪的正中央、位于靈珠上方,緩慢地凝聚出了一顆圓形種子的模糊輪廓。

這是灰色的靈力與本源生命力在互相交融,凝聚出了這顆靈力種子,秦風見狀心中一喜,算是邁出了關鍵的一步,現在只需等待靈力種子完全凝聚成形,便可以開始沖擊煉體境了。

此時爆烈的雙色泉火在不斷地淬煉著自己的肉身,以自己現在的肉身強度還算勉強能頂得住,不至于被熔掉,但也需要忍受灼燒的劇痛,這也是對意志的一種磨練。

澎湃的灰色血氣在體表升騰,與雙色泉火相抵又相融。隨著泉火的淬煉,不斷地有黑色的雜質被排出體外,然後被泉火燒成灰燼,只要堅持熬過去,體魄強度定能提升到一個極高的層次。

遠處,有幾個人注意到了秦風這邊的動靜,他們望著那顆升騰著雙色泉火的水球,搖頭道︰「修行之路,最忌‘貪心’二字,直接煉化這麼多的火泉,饒是以煉體境的體魄,恐怕最後也只剩一地殘骨。」

「道兄言之有理,我輩修道絕不能有蛇吞象之心。」其中一人附和。

會來第二層火泉池的人多半處于煉體境界,這幾人都知道這雙色泉火的威力,煉體境中期的修士都不敢直接這樣煉化,在看見秦風直接牽引如此多的火泉入體煉化後,以為他不自量力,已毫無生路,搖了搖頭便離開了。

這座火泉山有神泉流淌,看似仙靈祥瑞,但是其中埋了多少枯骨又有誰人知曉呢?

秦風沒有注意到這些小插曲,此時的他在全神貫注地煉化著火泉。現在,靈珠精煉出來的五彩火泉液也一起融入靈力種子之中,種子由虛轉實,已初具雛形,後面只需要繼續將五彩火泉液融于種子之中,讓它完全成形即可。

在此地無懼他人出手干擾,半晌過後,當最後一道火泉液被煉化吸收後,一顆通體灰色、閃耀五彩光芒的靈力種子終于完全成形了,它在漂浮在靈珠上方,跟一個小號的靈珠一樣。

隨著靈力種子完全成形,秦風的境界已至源始境巔峰,體內生命之力源源不絕,後面只需要凝聚一次極為龐大的靈氣,使靈力種子化生出靈枝,便可破入煉體境界。

現階段吸收的火泉已全部煉化,秦風驀然睜開雙眼。

「轟!」

水球炸開,同時一股溫度極高的熱浪向四周爆發,秦風起身,全身冒著高溫的蒸汽。而肌體經過雙色泉火的淬煉後有瑩瑩火光透出,靈力涌動間,上面的灼傷很快就痊愈了。

這次煉化火泉整整花了一夜,但凝煉出靈力種子後,自身的精氣神如遇仙露澆淋,無一絲疲憊。如今距離破入煉體境只差最後一步了,自己需要選一個人煙極少的時間,再回到此地進行突破。

秦風計劃好之後,原地休息了片刻,準備先出去找大鷹,做好完全的準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