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御靈御神

趁著夜色,秦風跑去與留下的那頭招雷鷹會合,剛才突破的時候雖然盡量壓制住了氣息波動,但是動靜並不算小,尤其是在夜晚,更容易被別人察覺到。所以還是先離開此地,等明日再進山中看看是什麼引起了靈珠的反應。

說起來自從掌握了那御靈術後秦風還沒使用過呢,而眼下正好有一頭招雷鷹可以讓他嘗試一下,雖然還未知道那句真訣的奧義,但去試一下說不定能發現些什麼。

縱躍之間,已差不多離開了身後的火泉山,漸漸地,也能看見附近有妖獸出沒了。神山周圍並沒有什麼實力強的離譜的妖獸,最多也只是處于煉體境。

很快,秦風看到了遠處立于大樹上的紫色巨鷹,招雷鷹望向秦風這邊,發出一聲清亮的嘯聲。

而招雷鷹腳下的空地上,躺著兩頭巨大的八齒野豬尸體,頭上都有四個血洞,看來都是被招雷鷹獵殺的,正好用來當作晚餐。

寧靜的夜色下,秦風堆起的篝火驅走了周圍的寒冷,四條一人高的野豬腿被架到火上烤著,豬腿上金黃色的油脂滴落到火上滋滋作響,秦風從空間玉瓶中拿出了油、孜然和蜂蜜等燒烤佐料,這些都是他用村中的蔬菜植物煉制出來,香味及鮮度都遠超地球上的產品。

抹上香油,涂上蜂蜜,再撒點孜然粉,四條豬腿漸漸地被烤至金黃,肉汁四溢,香飄十里,連招雷鷹都被吸引了過來,作為一頭妖獸,平日里都是將獵物直接吞入腹中的,這樣被烤制過的食物它還從未吃過,但是這香味之濃郁,令它都恨不得直接連著木架一口把這烤豬腿給吞入口中了。

「這里萬物都可吸收靈氣,相比于地球,用這片天地中的食材做出來的食物說是天上仙肴都不為過啊。」秦風一邊贊嘆這食材之上乘,一邊用靈力控制著木架自動旋轉烤著豬腿。

此時正閑,而招雷鷹也在身邊,正好試試那御靈術效果如何。秦風心念一動,運轉起御靈術,神術伴隨著一道道神識向招雷鷹傳去,仿佛在雙方之間建起了一道神識橋梁。

招雷鷹接受到秦風的神識,一愣後轉頭看向他,秦風驚訝,他的神識中竟出現了對方的聲音,招雷鷹的話語如同三四歲小孩一般,雖不流暢,但是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妖獸的本能感應比人要敏銳不少,秦風詢問它眼前的神山之中是否真有一尊山神。

在御靈術的加持下,秦風接收著招雷鷹斷斷續續傳來的信息,它大概的意思是那山頂上有一縷縷隱蔽的氣息向山下蔓延,它能感知到,如十萬大山壓在身上一般,恐怖萬分,讓周圍的妖獸都不敢靠近。

秦風用手摸著下巴思考著,人族難以察覺到那股氣息,身為妖族的招雷鷹卻能感知到,看來那尊山神很有可能是一頭實力通天的神獸。招雷鷹也只知道這些了,秦風拍了拍它的翅膀,意味悠長地道︰「大鷹啊,你也得努力修煉,將來或許能躍進神獸之列。到時候就等著你帶我飛了。」

听到秦風隨意起的名字,招雷鷹扇了下翅膀好似表示抗拒。

然後,他想再試試由靈珠所補全的御神術,看看是否對尋常妖獸有什麼作用。

秦風將手放在招雷鷹的胸前,運轉起無比玄奧的御神術,此刻他心神合一,只見手掌上有神光浮現,而招雷鷹卻歪了歪頭,有些茫然地看著他,秦風搖了搖頭,收起御神術,並無效果,看來真的需要那「神之真物」才行,只能作罷。

篝火上被烤至金黃的豬腿香味彌漫,「烤豬腿應該好了,先開吃吧。」

秦風轉身,準備好好品嘗下自己烤制的美味,看了下篝火上的燒烤木架,然後用力眨了兩下眼楮,本來應該是四條烤豬腿的,現在有兩條竟然不翼而飛了!

秦風一臉疑惑,看了下招雷鷹,自己剛剛一直在用御靈術和它溝通,也不可能是它偷吃的啊。

「不好!大鷹快警備!」

秦風瞬間進入戰斗狀態,運轉御靈術與招雷鷹鏈接神識,招雷鷹也明白了情況,展翅護在秦風身後,雙翼雷芒涌動,一雙銳利如刀的鷹眼緊盯著周圍。

自己離那篝火的距離不到一丈,能在這麼近的距離悄無聲息地盜走食物,自己和大鷹還察覺不到一絲異常,來者的實力恐怕遠超自己與大鷹的境界,若是剛才那人有殺人之心,恐怕自己現在已是一具尸體了。

秦風體內靈力涌動,全力感知著周圍的動靜,卻只能听到一人一鷹的心跳聲以及篝火中柴薪的 啪聲,緊張之余還不能放松警惕,現在的感覺真的是度秒如年。

突然,神識之中傳來招雷鷹的一聲警告,右邊的灌木叢中好似有腳步聲。

他趕緊轉頭望向右邊,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的余光瞥到了原先的方向之處有一道速度極快的紅光,瞬息而過,秦風趕緊回望,那道紅光已無蹤跡,但眼前的一幕讓他又驚又氣,因為在篝火上烤著的那最後的兩條豬腿也不見了。

秦風汗毛都豎起來了,連續兩次在他面前盜走食物,而且一絲氣息都感應不到!來者不能力敵!所幸這家伙的目標只是那烤豬腿,此地不宜久留,趁此人未起其它歹意之時得趕緊離開這里。

秦風馬上轉身,準備翻身騎上招雷鷹離開,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小子,你跑什麼,放心,本座並無惡意。」

听這聲音,還是邊咀嚼著食物邊說出來的。秦風停下來動作,真要逃跑的話恐怕還不一定能走得掉,謹慎起見還是先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秦風干咳了一聲,道︰「這烤豬腿前輩喜歡就好,還請慢用,在下先行告辭了。」

「好吃好吃,先別走啊,再幫本座烤幾條豬腿,本座有好處與你。」話音一落,一根干淨的大骨頭被拋了出來。

這下秦風知道了聲音的來源,是在篝火不遠處的一塊石頭後面。

很快,又一根骨頭被扔了出來,緊接著紅光一閃,一只一尺多高、羽紅如火的胖鳥出現在了那石頭之上,驕傲地抬著頭看向秦風。

秦風瞪大了雙眼,滿臉不可思議,道︰「這?!」

「這什麼,還不快點去幫本座烤肉,本座吃飽了就送你一場造化。」胖鳥出聲。

「一只會說話的鳥!」秦風驚訝出聲,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能口吐人言的妖族。

「小子你會不會說話!什麼鳥不鳥的,本座乃傲視諸天的神獸是也。」

這只胖鳥一身紅羽映照霞光,無風而動,似神火升騰,頭頂數根較長的翎羽閃耀金光,尾部還有三根長長的金紅色翎羽,瑞光隱于其中,若非這胖胖的身形,倒真有一尊神禽的風采。

能口吐人言的妖獸,境界絕對不低,而且還有妖族之中的神獸,天生能言人語,也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秦風從這胖鳥身上感應不到一點氣息,也感受不到任何壓迫感,不知其境界到底如何,讓人捉摸不透。

悄悄用御靈術問下了旁邊的招雷鷹,它也無法感知前方那只胖鳥的境界,像是一張白紙,卻又似深淵,不可知,不可測,但能感知到對方並無殺意。

「難不成還真是一尊神獸?」秦風心里搗鼓著,但傳說中神獸的身形遮天蔽日,氣息威壓四海,這跟眼前這主明顯不搭啊。目前只能先穩住這胖鳥,慢慢搞清楚它是什麼來頭了。

「前輩稍等,我再去幫你烤幾條豬腿。」說完秦風跑去處理剩下的食材了。

胖鳥似乎感到好奇,劃出兩道火光,飛到秦風身邊看著他。

重新處理好食材,架好燒烤木架,柴火燃起,佐料撒上,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再次傳出。秦風看了下胖鳥,它的口水都快要留到地上了。

「本座縱橫此界數十載,這樣的美食還是第一次吃到。再烤快點,快點。」胖鳥邊說還邊用翅膀扇著篝火。

這胖鳥境界神秘,有些驕傲,但卻沒有什麼架子,而且甚是貪吃,秦風試探道︰「不知神獸前輩尊姓大名,喊你神獸前輩總感覺有些不妥。」

胖鳥挺起胸膛,滿臉驕傲,眼楮卻一直盯著烤豬腿道︰「一般的人本座還不屑告之真名,但看在這烤肉的份上,告訴你也無妨,你且听好了,本座名為大凰。」

「大大黃?」

「是大凰!怎麼地,你對本座的名字有什麼意見嗎?」胖鳥那藍寶石般的眼楮眯了眯。

「沒意見!天大地大不及前輩大,而且前輩又身具元古神凰的無上風采,大凰二字最合適不過了,有神凰凌駕九霄之上的韻味啊!」秦風捂著某顆心說道。

「哈哈哈哈,對!對!這個解釋好啊,與本座想的完全一致,沒想到你在這源始境就能有如此之高的悟性,有前途!你也不用再前輩前輩的了,听起來好假,其實我頂多大你一兩歲。」胖鳥開懷大笑,胖胖的身軀上那羽毛一顫一顫的,真的如火焰燃燒一般。

秦風可不信它只比自己大一兩歲,但還是試著稱呼道︰「那大凰兄。」

「可以,可以。」胖鳥用翅膀捋著自己並不存在的胡須,看起來真的沒有一點神獸的形象。

豬腿已經烤好,這大凰也不怕燙,直接拿起一條烤豬腿狼吞虎咽起來,「香!太香了!以後多弄些給本座,本座可以送你兩場造化!」

秦風干笑著,也不知道這大凰說的話靠不靠譜,他想了想,問道︰「大凰兄,听聞身後的火泉山中有尊山神棲息于其中,你可有與之踫過面?」

「哼!提起那家伙我就來氣,你可知本座正是從那火泉之中誕生的無上神獸。」大凰說著氣憤地將一根骨頭扔在了地上。

「什麼?!」秦風沒想到這大凰與那山上的火泉還有這等淵源。

「就在十年前,不知那家伙從哪里過來的,霸佔此山,鳩佔鵲咳,鳩佔凰巢啊,害得本座有家不能歸,可恨啊!」

看著這大凰憤概的樣子,應該是本來棲息于火泉山之中是它,後來被那山神給霸佔了,「那大凰兄你知不知道那山神之真尊是什麼?」秦風問道。

「不知道,它隱于一團迷霧之中,真容不顯,實力卻恐怖無邊,我隔空與之交過手,卻是輸了半招,可惜啊。」大凰嘆氣道。

這倆還交過手,也不知這大凰所說之事是真是假,但是那山神反而是愈加神秘了,難知其底細,若激起靈珠感應的源頭在山頂那里的話,可就難辦了,連這實力莫測的大凰都被趕出了「家門」,自己就更不可能前去探究了。

秦風想了想,目前先提升自身實力,其他再慢慢打算,他看了看正在大快朵頤的大凰,既然它說自己是神獸,正好試試這御神術對它有沒有作用。

秦風先運轉了御靈術試試看,構建神識向大凰傳去,正在吃肉的大凰一愣,看向秦風︰「你神識傳音給我干嘛?」

「啊?沒事,沒事,我就是想試試神識傳音對神獸是不是也有用,嘿嘿。」秦風尷尬一笑。

大凰翻了翻白眼道︰「廢話,只要有靈智與靈力的生物,皆可神識傳音。」

然後秦風想再繼續試試御神術,但感覺太唐突了,便問道︰「大凰兄啊,你可有听聞過‘神之真物’?」

「真物?這也不算什麼秘密,你問這干嘛?」大凰撕下一大塊烤肉吞入口中,藍寶石般的眼楮一眨一眨地看著秦風。

「額大凰兄有所不知,我久居山中,能閱讀的古書文卷有限,有些疑問總是困擾多日而不得解,想著大凰兄你有神獸之資質,應能通古曉今,所以才想向你請教一二。」秦風一臉「謙虛」地說道。

大凰聞言心生歡喜,道︰「哈哈,沒想到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既然如此,那為你解下疑惑也是無妨的。」

大凰拿起另一條烤豬腿,邊吃邊說道︰「這‘真物’一般指的都是妖族之物,與人族不同,每位妖族生靈,自誕生起都伴生有一本命真物,像是真龍的真鱗,神凰的真羽,其存在唯一永恆,銘刻著本尊一族的天生神通,而神獸的本命真物一旦以法寶的形式祭出,其威能可蕩六合八荒,重塑天地四極。」

原來這就是其中的含義,「每一位妖族都有的話,那大鷹也有咯?」秦風指向旁邊的招雷鷹道。

「有啊,它的本命真羽就隱于身上,平日里不可見。」大凰答道。

「那大凰兄,你的真物能不能讓我開開眼界」秦風一臉好奇地看向它。

「好小子,你敢打本座的主意!」說罷,大凰躍起,踩在秦風的頭上,但並非真正地動手,只是抓亂了他的頭發。

秦風一臉無奈,趕緊用手抓住頭上那位,自己可經不起這「神獸」的折騰,手踫到那胖鳥的瞬間,從未觸踫過柔軟感從手上傳來,這羽毛的觸感比起棉花有過之而無不及,連秦風都愣了一下,然後趕緊說到︰「我哪敢打大凰兄的主意啊,你翅膀一扇我都能被吹到十萬八千里外去了,我只是好奇想看看你的真羽是什麼樣的而已。」

大凰從秦風的頭上跳下,一臉正經地說道︰「妖族生靈的真物與其內丹一樣,豈能輕易示人。」

看來這真物的地位與其內丹幾乎一樣,都可以說是妖族的「命」,秦風剛剛也只是有些好奇,然後他有些忐忑地問道︰「那我們人族會搶你們的真物嗎?」

他知道人族會獵殺妖獸,奪其內丹,所以說妖族的本命真物也有可能會被

大凰盯著秦風雙眼,雙眼浮現清湛的藍光,似要看透他的心神,秦風雖然有些緊張卻也無懼,與其對視。

良久,大凰才慢悠悠地說道︰「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這很正常了,實力弱小的人族同樣也會被妖族獵殺。妖族的真物之中,有著本尊一族的天賦神通,特別是神獸之寶術,任何一個都有毀天滅地之能,無人不覬覦,但你們人族就算奪到手中,一般也只能拿來煉器,妖族真物內有天生禁制,沒有本尊一身的本源精血為引的話便無法領悟其中的天生神術,一般實力強大的妖族,特別是神獸之列的存在,以其尊嚴,必會在遭遇不測之時自毀真物,焚盡精血,不讓敵人得益分毫。」

原來如此,若想習得妖族的天生神通,其本源精血與真物缺一不可,那些實力至強的妖族怎麼可能會甘心奉獻出自己的本源精血,更不用說神獸那種級別的存在了。

秦風已經大概了解了一些,對大凰說道︰「大凰兄你放心,我肯定不會拿你的真羽的。」

大凰鄙視道︰「哼,給你吃十個龍膽你也不敢。」

「也不會讓別人搶你的。」

大凰聞言看了秦風一眼,然後馬上轉過身去了,不知表情如何,它抓起兩塊烤豬排,雙翼有神火繚繞,說道︰「小子,今日給你準備的造化有點小,下次再給你準備個大的送你,有緣再見了。」

「唰!」

說罷,大凰化作一道紅光向那遠方遁去,瞬息便不見了蹤影。

就知道這胖鳥不靠譜,吃了白食就跑了,但是第一次與這樣的妖族相處,還是挺有趣的。

「大凰兄,我叫秦風,下次再做烤肉吃要不要留你一份?」秦風向遠方喊道,未有回應,也不知道它能否听到。

今夜之後,秦風算是知道了「神之真物」的含義了,看來這御神術的作用對象就是那神獸的本命真物了,但是能遇見一頭真正的神獸談何容易,更不用說接觸到其真物了。剛剛從大凰口中得知大鷹也是有本命真物的,就是不知道御神術能不能作用在一般的妖獸身上。

秦風用御靈術與大鷹交流,希望能借它的本命真羽來試試御神術是否有效,大鷹信任他,願意祭出真羽給秦風一試,秦風撫摸它的羽毛表示感謝,也多虧它是由族人們從小撫養長大的,所以才對村中之人才有如此的信任。

大鷹後退了一步,胸前有銀白的雷芒涌動,然後一根銀白色的羽毛浮現于它的胸上,上面有銀色的電芒環繞。這就是招雷鷹的真羽,內有無比強大的靈力蟄伏著,其堅硬度更恐怕更勝它的鷹爪。

秦風將右手放在銀白真羽上,雷芒瞬間覆蓋了他的手掌,但沒有傷害他,道︰「大鷹,如果你感到有任何的不適就與我說,我馬上收回神術。」

大鷹點頭,示意秦風繼續。御神術隨心神而啟,右掌上再現出柔和的神光,神光慢慢地覆于真羽之上,真羽閃耀銀白光芒,與神光融合,然後達到了一種共鳴。

「嗡!」

兩種光芒合二為一,通過右掌瞬間傳輸到秦風的識海之中,他額心發光,自身意識沉浸于識海之內,神術光芒在識海之中化作一片銀色的光雨,如天之甘霖,灑落其中。

而識海之中有一個輪廓模糊的金色小人,那是秦風尚未修煉成形的元神,元神沐浴光雨,而且有陣陣雷鳴聲在心中響起,雷芒乍現,而後一則完整的神術融于元神之中,浮現于識海之內。

雷光神術,是招雷鷹掌握的至強神通,以靈力為引,引動天上雷霆轟殺敵人,其速度與威力無人能擋,能作為扭轉戰局的底牌。

御神之真物,合天之神通!

原來這才是御神術的真正作用,能通過妖族真物直接獲取到其中的天生神術,可無視真物之中的天生禁制,且根本不需要本尊的本源精血,這御神之術,實屬逆天!

秦風內心激動之余也想到了很多,此術若是現世,恐怕能引起此界的大動蕩,自己也會有殺身之禍,絕對不能外露!這逆天神術因靈珠而起,也更加說明了靈珠的不凡,其來頭恐怕不是自己能想象的,也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否則必有災禍。

大鷹收起真羽,過程中它並沒有任何不適,只是很好奇秦風在做什麼。有這御神術,不會傷害到真物的本尊,或許是一個契機,將來也許有機會能得到那神威莫測的神獸之神通。

使用這御神術消耗的心神還是挺大的,秦風打坐調息,打算明日去第二層的火泉池,繼續煉化火泉,爭取破入煉體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