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秦風與王石整裝待發,此番前去有一位巡邏隊的隊長帶領,姓名王須,他曾多次跟隨族長去過火泉山,也是族中戰力的中堅力量,實力位于煉體境三重境。

王須也正巧是王石的堂兄,束著一頭長發,雙目炯炯有神,面容與王石有幾分相似,之前秦風跟著他到村外巡邏過幾次,為人大方開朗,相處甚好。

此次出行的三人都各自乘坐一頭招雷鷹,正是那個黑夜秦風被救時所乘坐的紫色巨鷹,它們頭頂都長著三根長長的白羽,一雙羽翼上有著形似雷電的圖紋,一身紫羽在展翅之間隱約有雷芒閃動,普通刀劍難傷其分毫。

每一頭招雷鷹都是煉體境二重境的實力,它們是妖獸之中極少數掌握有雷霆寶術的存在,屬于其天賦神通,可召喚雷電攻擊敵人,雖然無法與真正的天劫之威相提並論,但其威能讓眾多煉體境強者都要避其鋒芒,不敢硬扛。

這次出行出動三頭煉體境妖獸,足以說明當中的重要程度。秦風三人與族中前輩告別後,一起騎上招雷鷹,巨鷹振翅高嘯,雷芒閃動間,直入雲海。

高空之中,招雷鷹瞬息百丈,千里之地不久便可抵達。秦風向旁邊的王須問道︰「王大哥,那火泉既然有淬煉體魄與靈力的神效,那是否會有其他強者前去搶奪?」

「強者的話當然有,其中還不乏縱雲境界的強者。」

縱雲境,是煉體境之後的大境界,此境界強者,靈力大成,威能盡顯,更是能以靈力御空而行,有著真正的上天入地之能,可縱橫天地山河間。

听到王須說的話之後,秦風和王石眉頭緊鎖,對于縱雲境界的修士,自己就如同是地上的凡人,一旦交戰連對方的半處衣角都摸不到,恐怕只有被秒殺的份了。

王須眼楮微眯道︰「跟你們講,在那里遇見開天境的存在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什麼?!」倆人驚呼出聲。

有縱雲境強者不單止,居然還有開天境!那可是凌駕于縱雲之上的大境界,只知道那種級別的存在其靈力已開始漸漸蛻變為神力,手中可掌天地之力,神威莫測,是修煉道路上的一個意義非凡的大境界。

形式如此嚴峻,可王須卻無一絲緊張感,他正邊微笑邊微眯著眼點頭,好像大家的反應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大哥,我們這是去采神泉的還是去送命的?」王石忍不住吐槽道。

王須听聞後笑道︰「哈哈,放心,就算是開天境級別的強者在那座山中也不敢出手。你們可知,火泉山就是那尊山神的棲息之地。」王須說道。

「山神?!」

秦風倍感驚訝,他有听族中前輩講過,雲石村及周圍的村落離那恐怖的黑風森林雖有十余萬里,但這距離根本保證不了安全,森林中的大凶只要有意,隨時都有可能殺出來,涂炭生靈。而時至今日這里一直無恙,都是因為有一尊實力更為恐怖的山神棲息于此,才使得林中的大凶不敢邁出黑風森林一步。

有關山神的傳聞很多,有人說是一頭四足的遠古神獸,四肢如擎天之柱,比山還高。也有人說是一頭羽翼遮天的神禽,眼如日月,山河盡收其眼中。但是沒有一個人見過其真容,只知道山神未曾隨意傷害過人族,算是庇護一方,不少村落都設有神廟祭拜它。

山神現世,神火遮天,萬物皆焚。這句話大家口口相傳,都是這樣形容山神的莫大神威。

王石開始認真說道︰「總之你們一定要記住,取完火泉就走,絕對,絕對不能與別人動手。在那山中,一旦有人交戰,驚擾了山神,必會引來山神的無情鎮殺,無一例外,切記!」

「連開天境的無敵強者都不敢動手嗎?」秦風問道。

王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沒錯,山神之怒,誰都承受不起,它可允許你們自行取泉,卻容不得你們放肆,那里也差不多算是一個聖地了。」

無人敢在山中動手,怪不得,這樣的話遇見縱雲境,哪怕是開天境的強者也能順利取到神泉了,秦風如此想著。

王須看見秦風若有所思的樣子,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他知道秦風是個不屈不撓的人,連忙補充道︰「我們也盡量不要與人有言語上的沖突,畢竟離開了火泉山的範圍後,對方就沒有什麼限制了 」

秦風點頭贊同,開天境就不說了,單單是惹到縱雲境的強者,等出了山之後,別說是對抗了,恐怕連逃跑的機會都很渺茫。

高空之中,王須繼續補充著一些注意事項。不久之後,一座高有萬丈的大山赫然映入三人的眼簾。

山中有七彩霧氣升騰,仙霧渺渺,卻難掩滿山蒼翠,隱約可見有仙鶴成群拂過山腰,真如仙山之座,蔚為壯觀。

而山體的中央能看見有一道彩霧蒸騰卻伴有火光的神泉從山頂順流而下,火泉在流淌的過程中,會在一個高度積聚成一池近千丈寬的火泉池,然後會繼續向山下流去,再次積聚成池後,再往山下流淌,直至山腳。如此一來,縱觀此山,從山腳處的最後一池火泉往上數,足足有八層火泉池嵌于此山中,此等天工地造之物著實令眾人驚嘆。

三頭招雷鷹開始降落,據說山中有那山神自然流淌而出的氣息,對人族雖沒什麼影響,但妖獸們都能清楚感應到,尋常的妖獸只要進入山中就會渾身顫抖,甚至無法動彈,保險起見,只能讓三頭招雷鷹降落在山外,空中狂風襲耳,秦風提高聲音問道︰「王大哥,祭司前輩好像說只有一池火泉啊,剛才看著怎麼這里有八層泉池?」

「煉體境以下的只取山腳下那第一層的火泉,這火泉當中有著異常爆烈的火焰能量,越上層的越恐怖,第二層的火泉以源始境的體魄是承受不住的,千萬別去。一旦貿然接觸,你們來不及煉化就把你們焚成灰燼了。」王須告誡二人。

秦風望著那八層神池,怪不得叫火泉,距離近了點後能看見每一座火泉池上的池面上都燃燒著熊熊神火,而火焰下面卻是霞光交映的神泉,水火相容,很是奇特。

而且每一層的火泉顏色都不一樣,第一層火泉池顏色呈紅色,層數往上一層,火泉就會多一個顏色,到了第八層已是八彩之色,此時火泉上熾烈的八彩神火只要沾到一丁點恐怕就能立刻把人焚成灰燼。

王須繼續補充道︰「這山看上去只有八層神池,但听其他修士講其實是有九層的。」

「還有一層?」

「喏,听說所有火泉的源頭,也就是第九層火泉池,就那山頂之上。」王須指向此山的巔峰之處。

其實山頂是根本看不到的,因為那里已被一片巨大的雲朵給蓋住了,說是雲,但又像是一團濃郁的白霧。雲霧之中,可見熾紅如血的火光從中透射而出,時而擴散翻涌,時而匯聚升騰,火光映天,不止是這片雲霧,連更上方的雲層都被染成了金紅之色。

秦風盯著那隱于雲朵之中的火光,按道理說最後一層火泉應是九彩之色的,但這映照而出的火光卻是金紅之色,他想看清里面是什麼,只是不過一會兒,自己雙眼竟開始有了灼燒之感,他心中一驚,趕緊轉移了視線。

王須向二人揮了揮手,道︰「你們別盯著那山頂看了,那是真正的禁地,十之八九是山神的巢穴,無人敢踏足。只要在山中不放肆,任你到第八層神池去取火泉也無事,但你只要敢踏入山頂半步,無論實力如何,都是有去無回。」

秦風心中謹記,沒想到山頂之上還有如此玄秘,但那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去探究的,只能先完成當下的任務目標,取得火泉,晉級源始境巔峰,再破入煉體境。

三人已進入到火泉山的範圍,頓時感覺到周圍的天地靈氣濃度較之外面高出不少,應該是受這火泉影響,真是一處適合修煉的奇地。

三頭招雷鷹降落在第一層火泉池附近,紅色的火泉之中有熾熱的火焰升騰,也生有柔和的霞光,似奇世仙瓊,泉池周圍長滿了色彩繽紛的靈草仙芝,株葉交疊,芳香沁心,都是難得一見的靈藥。

「我的乖乖,都是些好東西啊!」王石盯著這些靈草,嘴巴張開就差流出口水了。

「我們快點取火泉吧,盡量把身上的玉瓶裝滿。記得以靈力御身,免得被灼傷。」王須拿出空間玉瓶,走進火泉池旁,以靈力催動,將火泉引入其中。

「這火泉離開泉池後,其神性會在一日內全部流失,變得跟普通的山泉一樣,所以取完後趕緊帶回去。」王須說道。

三人裝滿了幾個空間玉瓶的火泉,這偌大泉池似乎是取之不盡的,但因為無法長期儲存,也沒必要帶太多走,王石在泉池岸旁還「收割」了一波靈草,收獲滿滿,三人正準備離開。

這時,秦風體內的靈珠卻有了反應,「嗡!」靈珠開始自主閃爍五彩輝光,忽明忽暗,且頻率越來越快,似乎是對什麼生出了感應。

秦風駐足,靈珠很少對外界的情況主動做出反應,若有若無間靈珠好像傳遞著某種信息給他,秦風心生感應,望向了山頂。

「難道這座山中有什麼靈珠在意的東西?亦或是是那山頂 」秦風心想著。

靈珠是件神物,能夠讓它有所反應的事物也必定不凡,秦風思考再三,對前面的倆人道︰「王大哥,王石,你們先回去吧,我想先留在山中再看看。」

王石擔心道︰「秦風,現在可不能好奇啊,這附近肯定有不少強者出沒,太危險了。」

「放心,我不會主動招惹他人,而且我就在山中,不會有人敢動手的。」秦風道。

王須看著秦風想了片刻︰「也罷,修煉之道靠的就是個膽,而且這神山算是這里最安全的地方了。」

「這 」,王石還想說話,但下一刻就被王須鉤住脖子拖走了。

「留一頭招雷鷹給你,盡早回來。」王須說道。

與倆人告別後,秦風決定先找個隱蔽的地方來煉化這第一層的火泉,這泉池的另一方影影綽綽間有其他修士來往,自己突破的時候命輪會發生變化,動靜太大,事關靈珠,不能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

許久,秦風在山中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小山洞,而且山中基本沒有妖獸干擾,正是個突破境界的好地方。

秦風盤坐于山洞之中,取出裝有火泉的玉瓶,一打開瓶口就有紅色的霞光照出,且伴隨有灼人的火焰。秦風牽引出一滴火泉滴在手掌上,除了皮膚有點灼燒之感,其實並無大礙,自己的肉身能承受得住,雖然王須說需要兌水來煉化,但以自己的肉身強度,直接煉化吸收的話也並無問題。

秦風將一整瓶的火泉引出,化作一個水球將自己包裹住,紅色的火焰在身上升騰,此時灼燒之感愈加強烈,這是火泉在淬煉肉身,只要能受得住,體魄必定會提升不少。

火泉覆蓋在體表,秦風運轉命輪,調動靈力開始煉化吸收,依舊是將火泉牽引到下丹田之處,讓命輪吸收。火泉所蘊含的靈氣濃度更勝五色靈氣液,磅礡的靈氣涌入命輪之中,對于這火泉,靈珠一樣可以進行吸收精煉,靈氣的量甚是龐大,但靈珠精煉的速度也提升了不少,一滴滴五彩火泉液被精煉出來融入命輪之中。

命輪灰光熾亮,在吸收了一個玉瓶的火泉後,命輪之上灰光開始褪去,五色神光盡顯,旺盛的生命力與渾厚的血氣在迸發,命輪與靈珠之間靈力交融,已達極致。

時機已到,秦風的命輪綻放破曉輝光,一舉破碎了那一層屏障!

「轟!」

境界突破,靈力激蕩,小山洞居然都震了一下。秦風體內命輪五彩流轉,霞光萬道,如一亙古不滅的神環。

晉入源始境九重境,命輪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復蘇了。此刻命輪之中,生命力似無窮無盡,磅礡的靈力與血氣如同神火一般向外噴涌。

山洞被震得不斷落下碎石,秦風收斂氣息,起身吐出了一口帶有紅色火焰的熱氣,在突破的時候這泉火也不斷地在淬煉著肉身,有不少雜質被排出了體外。

看了下自己的雙臂,之前的一些傷疤已經全部消失,肌膚無一絲瑕疵,有淡淡的紅色熒光從內映出,自己的體魄提升了一大截,估計現在就算不用靈力,也能與煉體境的修士硬拼肉身了。

秦風走出山洞,明月已初升,觀察了下四周,確認無人之後便悄悄地離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