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村中,秦風就把此次關于狩獵情況的匯報一股腦全扔給王石了,他回到小屋中,花了近半日時間將自己命輪中的靈力壓縮到極致,不斷地錘煉,準備厚積薄發。

屋中度三日,一日一重境。

這三日,秦風的屋中時而霞光萬丈,伴有巨浪拍岸聲;時而灰光輪轉,似要吞噬一切。異象每出現一次,秦風的氣息都會暴漲一截,若非有意克制,澎湃的灰色血氣都要把屋子給震塌了。出關之時,秦風的境界已入源始七重境。

現在他胸前那刀光留下的傷已盡數痊愈,連疤痕都沒有了,得益于靈珠的影響,自己的自愈能力遠勝尋常的源始七重境。現在體內的靈珠常有五彩霧氣繚繞,為其添了些許仙靈之氣,精煉靈氣的速度也更勝往昔,而灰色命輪晶瑩剔透,內蘊神光,上面流轉的灰光看似死氣沉沉,實則蘊含著驚人的生機,靈力更是生生不息。

命輪為人之「生」,源始境界,每登一重境,命輪內的生之氣機會愈加旺盛,不僅僅是體魄增強、靈力更盛,更重要的是可以洗滌時間在身上留下的痕跡,延長壽命。所以本已是及冠之年的秦風現在看起來卻是只有十六歲,他黑發如瀑,渾厚血氣如蟄龍一般蟄伏于體內,有著無形的壓迫力。

秦風剛走出小屋,族中的年輕一輩全都跑上來把他圍住,他們已听說秦風在那次狩獵行動中以源始境力戰煉體境強者,扭轉了九死一生的局面,族人們望向他的目光之中盡是敬佩,還有之前隊中的隊員也上來道謝。

後來等到村長王雷和祭司前輩過來了大家才漸漸散去,秦風則跟著村長他們來到了族中的會議廳。

會議桌上,王雷一只手拍著秦風的肩膀大笑道︰「我就知道我的眼光沒錯,你果真是個天才,哈哈,有空得跟我切磋切磋,總之多謝你救了王石他們。」

秦風搖頭道︰「大家在路上互幫互助,都是應該的。而且前輩你們不僅收留我,還授我知識,大恩且難以回報。」

王雷笑著擺了擺手,對一旁祭司老者點了點頭,祭司老者會意,拿出兩卷秘訣遞于秦風面前道︰「秦風,這兩卷秘訣之中記載的是我族中相傳的神術,雖非那種驚世傳承的古經,但對于初入修煉大道的修士來說作用還是不小的。兩卷都是拓本,你盡可將之收起,勤加感悟。」

目前而言,秦風就是缺少有神術相助,在以後的戰斗中不可能總是以肉身相搏,此時這兩本秘訣無疑是雪中送炭,秦風心中感激,起身對兩位前輩行禮致謝。

「前輩,這次帶回來的那兩個人審問有結果嗎?是否要對雲石村不利?」秦風問道。

王石皺了皺眉,搖頭道︰「審過了,那兩個人奉命行事,游蕩各處把抓人回他們的血牙部落中去,目的是什麼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至于他們部落中憑空出現的那一批煉體境強者,只說是有強者相助,卻不知何人。知道的就這些,其他的再審也審不出什麼了,但無論有何陰謀,我們也無懼。」

秦風感應過王雷的氣息,應是處于煉體六重境,祭司老者的話氣息波動在煉體三重境左右,除此之外村中還有不少煉體境強者和實力強大的妖獸,遇到變故也有一戰之力。

之後兩位前輩再次叮囑了秦風兩本秘訣的修煉要訣後,秦風便告辭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里準備開始修煉神術。

翻開第一本秘訣,神術名為御靈術,領悟之後可與天下靈獸心意相通,感其所想。特別是靈智未開的妖獸,運轉此法也可與之通過神識相互交流。

之前王石與能夠大白交流,用的應該就是此術,秘訣旁邊還有一行用靈力刻的字︰野生妖獸狂暴難安,心神難定,難見成效。

這麼說此術好像只有面對自己馴養或是低階的妖獸時才有效,听聞一些實力強橫的妖獸不但能言人語,甚至可以幻化人形,對于那種存在可能就沒什麼作用了。

這看起來是像一種門輔助型的神術,但似乎有些許雞肋。

秦風也不覺得失望,聊勝于無,起碼這是自己第一個接觸到的神術。秦風以神識觀秘訣,很快便將此法融于識海之中,心念一動便可施展,類似于人與人之間的神識傳音。

而第二本秘訣,神術名為拓山印,施展此法,可聚一山之力于拳中,後面更能疊至九山之力,拳出,山崩。修至大成時,轉為搬山法印,一印出,千山崩。

一種攻擊神術!且威力不俗,正是秦風目前所需要的!

這神術比起前一個要玄奧許多,花了不少時間才將其完全銘刻于識海之中,兩個神術內的信息都化作一個個金光閃閃的古字盤旋在秦風的識海之中,那都是神術的真正奧義,正當秦風的心神完全投入其中之時,命輪中間的靈珠竟再次發生異變!

此時雪白的靈珠開始顫動起來,靈珠周圍濃郁的靈氣化作了一圈圈漣漪,而後靈珠綻放出一道五彩神光,從命輪的位置直沖秦風的識海,神光極快,瞬息便至,等秦風反應過來時,那道神光已經擊中一段映照于識海內的古字,正是那御靈術!

本來要訣只是幾行古字的御靈術在受到神光的沖刷後竟然開始發生了奇異的蛻變,在本已結束的古字末尾開始不斷地生成新的古字和施法心訣,等其結束之時其玄奧程度已遠遠超過了拓山印。

看這樣子,這靈珠竟然在補全這一門神術,秦風心中驚訝,怕這些新生成的古字會消失,趕緊消除雜念,心神合一,認真地領悟這新的御靈術。

足足花了半日的時間自己才完全掌握這真正的御靈術,耗費了自己不少的心神,識海之中神光清湛,一段古字映于其中。

御神術,御神之真物,合天之神通。

這才是御靈術的真正奧義所在——御神術,雖然自己已掌握此法,但好像需要那個「神之真物」來充當媒介。從其中的信息大概可以知道所謂的「真物」似乎是與那傳說中的神獸有關,秦風感到無語,村中的古籍中對于神獸也不過那零星半點的記錄,那種不可知、不可見的存在根本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接觸到的。

但既然是因靈珠而起,那麼此神術必定不凡,其中的玄秘可以慢慢探知。秦風內視著命輪中央以恢復平靜的靈珠,這神物果然還隱藏有其它秘密,並不只是精煉靈氣那麼簡單。

之後他用了渾身解數嘗試催動這顆靈珠,卻還是無功而返,且拓山印的要訣也未見靈珠進行補全,似乎靈珠只對那御靈術有所反應。

習得神術之後的時間,秦風開始不斷地跟著狩獵隊伍一起到外面與各種妖獸搏殺,有了神術拓山印的秦風簡直是如虎添翼,源始境的妖獸面對他毫無一戰之力,就連煉體境初期的妖獸也無法硬扛住他的雙拳。

在經歷近一周的實戰後,秦風以命輪凝聚靈力成功破入源始八重境,同境界的王石看到後驚嘆不已,本來自己的境界要高出秦風不少,而如今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秦風被追平了,這修煉速度也太變態了吧。而且在戰斗時,秦風那渾厚霸道的靈力如滔天巨浪般壓向對手,簡直是摧枯拉朽,至此更加堅定了王石心中秦風是個「怪物天才」的想法。

翌日,會議廳中,祭司老者捋著胡須道︰「秦風,王石,你們二人已快晉入源始境巔峰,不日便要面臨突破煉體境的瓶頸,也是時候要去火泉山了。」

「那是何處?」秦風問道。

「火泉山,位于雲石村正北萬里之外,山腳處有一池神泉,取來後兌清水,人浸入其中,煉化之後可凝靈力,淬體魄,族中之人都是借助那神泉來突破煉體境瓶頸的,其對修煉有奇效,乃天賜神物。」

「更多需要注意的事等路上再讓人與你們慢慢細說,你們準備下,明日便可啟程。」祭司老者道。

離開會議廳後,秦風邊走邊想著剛才祭司老者提到的神泉,這讓自己想起了在地球上的時候也有一道奇異的泉水,正與自己體內的靈珠有關。

現在想起來當時那山上的泉水好像全部都被這靈珠吸收了,然後又聯想到靈珠精煉出來的靈氣液,秦風靈光一閃,馬上跑回屋中,有個想法自己想試試看能否成功。

回到屋中,秦風靜心盤坐,命輪綻放灰光,牽動天地靈氣入體,靈珠如往常一樣將靈氣吸收入其中精煉出五色靈氣液,當一滴靈氣液凝聚成形將要融入命輪之中時,秦風馬上以自身意念嘗試控制住那滴靈氣液。

靈氣液隨心念而動,被秦風向體外牽引而去。

果然,靈氣液可以由自己控制!秦風心中大喜,迅速將其牽引出體外,手中光華一閃,手中出現一個空間玉瓶,再將靈氣液裝入其中。

秦風覺得自身的命輪、靈力的奇異與靈珠息息相關,其精煉出的靈氣液除了靈氣濃度極為精純外肯定還有其他神效,如今既然可以將其存于身外,就可以去試一下對其他人或物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影響。

過了這麼久,其實秦風已經不覺得這靈珠是什麼凶物了,自己還受了它不少的「照顧」,應是一件不世出的逆天寶物。

足足過了大半日,秦風終于將兩個玉瓶裝滿了靈氣液。其實,隨著境界的提高,突破所需要的靈氣的量就越大,在踏入源始境後期之後,秦風能感受到現在晉入下一重境所需要的靈氣量與之前相比著實恐怖,猶如大河與雨滴之差,靈珠雖能精煉靈氣,但也是提純而已,真正的靈氣量還是不變的。

單單是靠自身去吸收天地靈氣是很難積累突破的了,這也是族中前輩讓自己去火泉山的原因。秦風將兩瓶靈氣液收好,他知道王石在昨日與一只妖獸搏斗的時候,左臂受了點傷,便決定去找他試試這靈氣液的效果如何。

此時王石正在屋中清點著明日外出的隨身物品,听到了屋外秦風的呼喚,他高興地跑了出去,明日便要啟程去火泉山,大家心中都有些許興奮。

秦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王石受傷的左臂,拿出玉瓶道︰「給你試一下這個療傷藥,對!療傷的,看看效果如何。」

「這點小傷就不用了吧。」王石無奈道,他的傷都已經快要開始結痂了,但還是伸出手臂來給秦風上藥,左臂上的傷口是被利爪劃出的兩道口子。

一打開玉瓶,見瓶內五彩流轉,清香四溢,王石的鼻子嗅了嗅道︰「你這藥不僅好看,還挺好聞的,是口服的嗎?」

秦風有點尷尬,忘記這茬了,道︰「額先外敷吧。」

以靈力催動玉瓶,十余滴靈氣液滴落在王石的傷口上,很快就被傷口吸收,王石感覺到傷口處突然癢了起來,然後能看到傷口竟然在慢慢愈合,應該說是在再生,甚至不用結痂,片刻之後傷口便已完全消失,手臂恢復得與原初一樣。

「這藥也太神了!而且其中還蘊含有非常精純的靈氣!」王石大吃一驚,自己從沒見過如此神奇的靈藥。

連秦風也驚訝不已,這等再生速度,煉體境界之中恐怕都少有人能及,有這靈氣液伴身等若多了一條命。

「你有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上發了什麼奇異的變化?」秦風問道。

「沒有,就只是感覺靈力充盈了許多。」王石道。

「那要不你試一下口服看看會怎麼樣?」這話說出來後,連秦風自己都覺得奇怪。

王石听後則頭冒黑線,道︰「我怎麼感覺你是在拿我試藥?」

秦風有點心虛的哈哈一笑,道︰「怎麼可能?此藥我早已試過,對人那是百益而無一害,不僅強身健體,還能補充靈力。我只是想看看其藥效是否對別人也能奏效。」

王石拿過玉瓶,將信將疑地抿了一小口,「品嘗」了一會後,道︰「入口清涼,還有有些許清香,不錯,不錯」

這回輪到秦風無語了,道︰「不是問你味道怎麼樣,是問你有沒有什麼奇效。」

「哦,這樣啊,也沒什麼,就是可以感覺到靈力得到了補充,十分之充沛。」王石撓了撓頭道。

額如此說來這靈氣液目前對于自己之外的人好像只有加速傷口再生愈合、恢復靈力的效果,但即便是如此,單憑那加速再生的奇效也已實屬不凡了。

秦風將這瓶靈氣液送給了王石,道︰「這瓶你拿著,在日後的戰斗中應該會有大用。」

王石感激地點了點頭,道︰「何止是大用,這種靈藥根本就是保命的好吧,那你呢?」

「我還有,也可以再煉制 」

天色已晚,二人告別後各自回去為明日的行程做準備

數千里外的一個巨型山洞中,在一處空曠之地上,有一道道石階堆砌而起,在其頂端有一個以磐石雕刻而成的王座,王座之下半跪著一眾身披黑紅色獸甲的人,氣息起伏之間竟然全都是煉體境的強者!赫然是血牙部落的人,但此時卻無一人敢抬頭望向王座,眾人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王座上,有一黑影以右手撐著微傾的頭部,洞中光線昏暗,唯見王座之人閃爍凌厲寒芒的雙瞳,猶如史前凶禽,攝人心魄。其身自然散發出的恐怖氣機,竟讓人的神識生出一種莫名的撕裂感,令眾人不寒而栗。

片刻之後,下面人群的中央,一位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起身向王座行禮,一頭暗紅色長發不知是天生如此還是被長年累月的鮮血所積染,如一尊殺神在世,他對著王座之上拱手恭敬道︰「大人,您所吩咐之事已經完成,是否需要將剩余的村落盡數清除,以免其妨礙大人行事。」

余音在山洞中回響,王座上的人影用左手食指不緊不慢地敲打著王座的扶手,一道陰冷至極的聲音緩緩傳出︰「已到最後一步,無需再生事端,免得引起那座城的注意,那才是真正的礙事。事成之後,螻蟻的生死不過吾一念之間,速去準備吧。」

「是!」男子抬起頭,冷漠的雙眼下有著兩條血色淚痕,凶光難掩,他一揮手,率領一眾煉體境強者告退,人數竟有半百之多!

一場陰謀,亦或是一場大戰,已在悄然醞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