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秦風來到村外一處小林中再次引動天地靈氣入體,靈珠依舊在幫助他精煉出靈氣液來融入命輪之中,速度不慢,一個時辰就能精煉出好幾十滴,全都融入自己的命輪。

隨著靈氣液融入命輪,秦風感覺像是在給生命源輪充能一樣,等其到達上限之時應該就是突破到下一重境的時候了。

許久,通過不斷地吸收靈氣液,終于,體內的命輪的靈氣量已經飽滿,秦風運轉命輪,準備嘗試突破。

在突破小境界的時候,無形之中仿佛有一層「紙」在阻擋著自己,唯有全力運轉命輪,匯聚周身靈力于此,一舉沖刺,才可以突破這層無形的阻礙。

此刻秦風打坐于草地上,隨著命輪的運轉,自身開始浮現出濃郁的灰色血氣,並有一陣陣灰色的血氣漣漪以他為中心向周圍擴散開來。

他的頭發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其實昨日他的頭發就長了不少,直到現在又開始突破境界,長度都快過肩了。

「嗡!」

體內的命輪靈力已到極致,秦風周身血氣澎湃,黑發亂舞,發現命輪上灰色竟然在慢慢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五彩之色,猶如五行匯聚為一。

時機已到,秦風睜開雙眼,眼中五色神光一閃而過,意念一動,將命輪積攢的靈力一次性爆發了出來。

「砰!」

命輪之中無形的屏障被粉碎掉,瞬間命輪綻放出遠勝之前的霞光,周圍百丈的靈氣迅速被靈珠吸收精煉出靈氣液融于命輪,進而穩固境界。

此刻命輪灰色盡散,再次綻放出了五彩霞光,照耀體內!

成功晉入源始境四重境!

幾個呼吸之後,自己的命輪再次由五色轉化為灰色,但其灰色光芒卻愈加明亮,整體晶瑩無瑕,似蘊含著無限生命之力,現在自己能感覺到身體中流淌的靈力,威能如海,源源不絕。

命輪自動地輸送生命之力與靈力滋養秦風的全身,體魄強度更上一層樓,只要心神一動,渾厚的灰色靈力充盈全身,旺盛的灰色血氣自然地散發于體表,壓迫力十足。

經過這兩次修煉,秦風知道自己這命輪肯定有問題,似乎只在突破的時候才會變化成五色,按照前輩所說,如果自己的命輪是五色的話,那自己豈不是個千古難遇的修煉天才。

但不知為何這命輪在平時卻是灰蒙蒙的,找過村中相同境界的族人比較過,自己的血氣與靈力遠勝他們,不知為何如此,其中的問題也只能往後再看看能否找到答案了。

這次突破成功後,雖然秦風感覺自己還可以繼續利用靈珠精煉靈氣突破境界,但是他停住了,村長告誡過修煉過快可能會導致根基不穩,自己也不能心急,要腳踏實地,唯有牢固自身根基才能在修煉大道上走得更遠。

調整氣息之後,秦風欲試下自身實力如何,他來到一塊巨岩前,運轉命輪,灰色靈力自命輪中涌出,瞬息充盈拳頭,然後舉起右臂向岩石一拳擊出。

「轟!」

岩石直接被打碎,他右手無恙,這一拳的力道已逾萬斤!秦風撿起一塊有鋒利邊緣的碎石塊,用力在手臂上一劃,碎石被磨碎,而手臂上連劃痕都沒有。

這讓他驚喜卻又帶著不解,他了解過源始境,人在此境界吸收靈氣開啟命輪,滋養肉身,為以後的修道打下基礎,體質雖說會提升,超越凡人,但還不至于能劈山碎石,那是第二大境界——煉體境強者的神通。

秦風想著主要原因可能在那顆靈珠上,它精煉出來的靈氣液不止靈氣純度極高,恐怕還有強化體魄的功效,就是不知是否還有其它奇效。

這件靈物肯定還有大秘密,只是現在自己完全不能控制它,現在只能努力提升實力了。

「現在我的肉身強度更勝磐石,不知與煉體境的強者相比如何。」秦風伸展了下身體,簡單地將頭發束起後便動身返回村中了。

祭司老者對秦風說過實戰是鞏固境界修為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法,而村落里有專門負責守衛和外出狩獵的隊伍,平日里都會組織村里的年輕族人外出訓練,現在秦風一有空就去找他們練習戰斗技巧以強化自身。

兩日後,秦風跟著村落里的一支狩獵小隊出去訓練狩獵妖獸,在這里只要晉入了源始境就可以跟著出去獵殺一些低階妖獸。

這片天地之中不僅有人族,還有實力強橫的妖族,妖族與人族不同,它們體內沒有命輪,但都有內丹,蘊含其一身的生命力和血脈本源,集其一身修為所在,地位等同于人族的命輪。

這次狩獵的妖獸只是妖族中的低階存在,靈智未開,實力一般的源始境修煉者都能對付。狩獵主要是采集它們身上的特殊材料和內丹,材料可以制作武器盔甲,內丹可以將其煉化用來提升自身修為,也可拿來煉制丹藥,交換靈石等,這也是在修行者之間的主要交易物品。

而靈石是天地間的靈氣歷經無盡歲月所形成的一種固體,蘊含著無比精純的靈氣,是修士之間流通的貨幣。

這次狩獵的領隊叫王石,正是族長的親子,年齡比秦風大一點,身強體壯,濃眉大眼,留著一頭干淨的短發,其實力已達源始境八重境,是這個狩獵小隊里頂級戰力之一,隨行的還有族中其他幾個青年,實力都在源始境七重境以上,隊里的每個人身著一套簡單的戰衣,都是用強韌的獸皮制成的。

這次出行還帶了一頭差不多一丈高的追月狼,是村落里馴養的妖獸,通體雪白,雙肩上有黑色的月牙條紋,一雙藍色的眼楮犀利無比。王石說這頭追月狼的實力能比肩第二大境界——煉體境的強者,可追風逐影,力破磐石,是隊伍里的安全保障。

路上,「王大哥,這麼厲害的妖獸是怎麼馴服的?」秦風看著身旁的巨狼好奇問道。

「成年的妖獸野性難馴,這只追月狼是在一次外出狩獵中撿來的幼崽,現在它跟我們一樣剛成年,哈哈。」王石在追月狼旁邊笑邊用手拍了拍它的前肢,追月狼也搖了搖腦袋,它對族人們都很親近,只有在面對敵人時才會展露出凶猛的一面。

野生的成年妖獸基本是不可能馴服的,野性大且大多對人族有敵意,只有一些性情溫馴的草食類妖獸除外,村落里所馴養的妖獸一般都是去把剛出生的幼崽或未孵化的蛋偷回來養大的,用來一起參加狩獵或是抵御外敵。

「這次去離村莊最近、也是比較安全的狩獵場地。上次把他們救你回來的地方叫做黑風森林,離這里很遠,听長輩們說那里面有恐怖的存在,是一處大凶之地,也是佩服你可以從那里逃出來。」王石對秦風說道,言語中頗有敬佩之意。

秦風也想起了那晚兩個龐大如小山般的恐怖存在,不知需要修煉到什麼境界才能與之抗衡,自己也是幸運,剛好踫見村落里的人在森林邊緣采摘草藥歸去才得以被救,不然只怕是凶多吉少。

「到了。」王石示意隊伍停下,眼前是一處遼闊的林地,古樹參天,巨大的藤曼在巨樹之間相互纏繞,如同史前巨蟒一般,日光只能從其縫隙之中照射進來,林間光線昏暗。

「這次我們的目標噬骨豹,這里正是它們的活動領地,大家注意周圍的動靜。」王石拍了拍追月狼道︰「大白,上去。」

話音一落,追月狼幾個彈跳間就躍入頭上的大樹樹枝間,難覓蹤影。狩獵訓練一般由族人們親自行動,這次同行的追月狼負責追蹤和放哨,不到生死時刻不會呼喚它出手。

噬骨豹,雖說是低階妖獸,卻無比凶殘,其成群結對行動,每只成年體的實力可達到源始境六重境。它們最愛吞食獵物的骨髓,被它們抓到的獵物連骨頭都會被啃食得一干二淨,是眾多源始境修士的噩夢。

王石走在最前面,他兩側分別有兩人成翼型排列,讓修為最低的秦風跟在隊形中間,隊伍在繞過幾棵大樹後,頭頂上突然傳來大白發出的一聲急促而短暫的嘯聲。

「出現了。」王石舉起手中的獸骨大棒,提示大家準備好武器應戰。

秦風手握著一把獸骨矛橫于胸前,這時看見前方三十余米外的大樹後面緩緩地走出了三頭青黑色的妖獸,正是此次的狩獵目標——噬骨豹。它們形似豹,每頭都有一人高,渾身長著青黑色的獸毛,尾巴末端長著十多根黑色的骨刺,一邊齜牙一邊甩動尾巴向著隊伍靠近。

「大家小心它們的尾巴,骨刺上面有麻痹毒素。」話音剛落,前方的三頭噬骨豹大吼一聲,一起向隊伍飛撲過來。

最前方的一只伸出一雙鋒利的獸爪撲向王石,王石見狀馬上運轉命輪,白色的靈力覆蓋骨棒之上,正是五行中金屬性的靈力,被金屬性靈力加持後的骨棒的威能提升了一大截,王石右手掄起骨棒向上一揮。

「砰!」

骨棒一擊擊中噬骨豹的前肢,顯然是王石的力量更勝一籌,噬骨豹直接被擊飛,在空中向後倒飛而去,下一刻,王石左手一伸抓住了它尾巴的中間部分,用力往地上一砸。

「砰!」

這頭噬骨豹直接被砸落在岩石地上,發出一聲哀嚎。

與此同時,隊伍左側和右側的族人以二敵一,輕松地將兩頭噬骨豹制服住,正當他們舉起武器準備給獵物最後一擊之時,突然,頭頂的枝葉間居然又撲出了三頭噬骨豹。

沒想到這妖獸如此狡猾,竟還留有一手埋伏!

兩頭噬骨豹分別撲向左右兩側的族人,還有一頭轉身欲偷襲前方的王石。

秦風握緊骨矛邁步正要上前迎戰,體內的靈珠突然顫動了一下,他心生所感,猛地一轉身,同時將骨矛向後一刺!

只見一只青黑色的獸爪,泛著寒芒,直接把骨矛拍碎,另一只獸爪直奔秦風面門,電光火石之間,命輪靈力激蕩,灰色的靈力瞬間包裹左拳,向那襲來的獸爪轟去。

「 嚓!」

一聲骨碎聲響起後,兩者各自向後退了一段距離。

這只偷襲秦風的噬骨豹的體型都快趕得上追月狼了,比其它同類大了好幾圈,它的左眼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傷疤,看來是這群噬骨豹的首領。此時它俯低身軀,尾巴不斷甩動抽打地面,啪啪作響。

它盯著眼前的這個人族,眼光凶殘卻帶著點驚恐,因為剛剛攻擊這個人族的爪子已經被他一拳打碎了,傷口在不斷地流淌著鮮血,這人族不簡單,妖獸天生感知危險的本能讓它不敢再妄動。

與這頭噬骨豹硬拼了一手後,秦風的左手無恙,這頭噬骨豹的爪子破不了他的肉身,這讓他信心倍增,戰意更濃。下一刻,秦風命輪發光,靈力洶涌,灰色血氣繚繞全身,如一尊戰神般,右腳猛地一踏,腳下大地碎裂,一個箭步向眼前的噬骨豹沖去。

噬骨豹大吼一聲,見這人族竟敢主動攻擊自己,嗜血本性蓋過了理智,它也張開血盆大口向著秦風撲去。

兩者距離不遠,剎那之間已殺到雙方眼前。

噬骨豹巨大的頭顱一歪,一口白森森的利齒瞄準了秦風的脖頸,而秦風左腳踏地,以腰胯部之力帶動右肩,使出了一記貼山靠向眼前的噬骨豹撞去。

「砰!」

完全的以硬踫硬,渾厚的灰色靈力迸發,這頭噬骨豹首領直接被撞得倒飛而去,散落一地碎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內髒都已破裂,在地上掙扎著無法起身。

秦風乘勝追擊,灰色靈力覆蓋右拳,勢不可擋,沖上去直接砸向它的腦袋,而這噬骨豹的尾巴也同時刺向秦風,欲垂死掙扎。

一聲悶響,一陣塵土揚起,秦風用左手格擋住骨刺,骨刺他的手臂上劃出幾道淺淺的白痕,無法刺入分毫,而他的右拳已擊碎這頭凶獸的頭骨,至此戰斗結束。

另一邊,王石在掄著骨棒狂砸,地上被砸出了許多大坑,這麼猛烈的攻勢,兩頭噬骨豹抵擋不了多久就被他槌成了肉泥,而後秦風也上前去幫助其他四個族人解決了剩下的四頭噬骨豹。

低階妖獸的內丹價值較低,噬骨豹身上最有價值的是它尾巴末端帶有麻痹毒素的骨刺,一旦被刺中,源始境界修士的身體和意識幾乎是瞬間就會被麻痹,哪怕是煉體境初期的強者也撐不了太久,會癱軟在地,這骨刺危急時刻有妙用。

在采集材料的時候,王石拍著秦風的肩膀道贊嘆︰「秦風,你對上的那頭可是這群噬骨豹的首領,實力堪比源始境八重境啊,怎麼感覺你是直接將它碾壓的。」王石剛才有注意到秦風這邊的戰斗,本來還有些擔心,但是看了之後,那簡直就是在和對方硬剛啊,比他還猛。

「你的肉身強度怎麼這麼恐怖?」王石問道。

秦風也只能干笑︰「可能是我皮厚了點吧。」

眾人扶額,妖獸的肉體天生強橫,比起同境界的人族只強不弱,敢與比自己境界還高的妖獸近戰搏殺,也是一位狠人。其實在知道秦風那奇異的命輪後,村中的年輕族人都把他當作是一個修煉天才,在見識到他的實力之後也不會覺得那麼奇怪了。

收拾完之後,頭頂上穿梭聲響起,大白從樹上躍出,落在大家身邊,這說明周圍已無危險,這次狩獵訓練基本是結束了,眾人裝好好材料後便準備一起返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