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秦風被傳送到這里開始已過了三個時辰了,這里與地球一樣,也有黑夜。

現在太陽已無蹤,天上只有一輪明月高掛,灑落的輝光好似將這眼中大地都鋪上了一層銀白的紗衣,如夢似幻,這景色放在平時本是靜謐美好,但是現在伴隨著周圍不時傳來的奇怪獸鳴,卻是詭異非常。

走了這麼久,秦風感覺周圍的景物似乎都沒有什麼變化,因為這邊地方太遼闊了。現在秦風躺在草叢里,河岸邊草叢的隱匿效果還算不錯,白天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現在夜色降臨,周圍的危險指數直線飆升。

像那遠處的山谷,借助月光,能看見那里面不時有黑影在林中穿梭,伴隨著如同兩盞幽火一般的雙眼,劃過一道道光線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秦風自己可不會認為這是什麼世外桃源,黑夜之中肯定有危險的生物出沒,現在不知道是繼續前進還是在原地等到天亮。

再三考慮,地球荒野的夜晚就十分危險了,更別提這個好像洪荒之地的地方了,而且還不知道這里的黑夜有多長,在這里停留度過夜晚似乎也一樣危險,還不如繼續小心前行,可能還會遇到點希望。

決定之後,秦風起身再次前進,唯一有點安慰的是走了這麼久,自己的體力依舊充沛,未曾有疲憊感,他猜想可能是體質在不斷提升的原因,所以才能一直如此,這片天地還真是奇異。

秦風不知道的是這一切多虧于他體內的那顆靈珠,此時此刻靈珠正在他的體內緩緩旋轉,幫助他吸收著從空氣中吸入的那種神奇物質

現在自己的眼楮在黑夜中就算只依靠月光也能將千米外的景物看得一清二楚,雙耳也能清楚听到半徑百丈的動靜。

這時,頭上突然傳來一陣振翅聲,秦風抬頭看去,正是白天看到過的飛禽,這次看清楚了,它們形似烏鴉,卻生有四翅,展翅的寬度兩丈有余,一身羽毛烏中帶紫。

此刻三只成群往對岸的一棵大樹方向飛去,片刻後便落在了樹干上。

那棵大樹略一看以為枝葉茂盛,但其實早已是一棵枯木,是枝干上面停滿了剛才的飛禽,它們眼楮中只有眼白,在黑夜中閃爍著寒光,有好幾只還看向著秦風這邊,時而展翅,時而發出尖銳的鳴叫,很是人。

秦風蹲在草中看著那棵樹,不敢輕舉妄動,頭一次看見這種巨型烏鴉著實恐怖,不知道它們是否具有攻擊性。

過了五分鐘左右,這些巨禽似乎對遠處的秦風再無興趣,只是不時伸展翅膀,卻不再盯著他。看來這種巨型烏鴉不主動招惹的話應該也不會攻擊人,秦風松了口氣,正準備悄悄移動離開,就在這時。

「嗡!」

突然,大樹後方一座大山上亮起兩盞巨大的紅色燈光,如血色蔓延,透著詭異,而樹上大烏鴉的動作全部停下並望向紅光的方向。

秦風望著那詭異的紅光,感覺自己的魂魄好似要離體被吸走一般,竟有點頭暈目眩,自己趕緊將目光挪開,不敢再直視。只是那紅光好像開始在緩慢地移動著,還未等秦風確認,那兩盞光芒突發地熾盛。

「轟!」

兩道粗大的血色光柱激射而出!光柱劃破長空,向眼前的大地橫掃而去!

樹上的大烏鴉見狀馬上展翅飛起,欲向空中逃去,不料有一大半被那光柱掃射到,秦風看見凡是被光柱照到的大烏鴉,身體瞬間干癟,羽毛脫落,尸體從高空墜下。

這兩道光柱有妖異!秦風嚇得冷汗直流,馬上起身,剛好前方有一塊巨大的岩石,他趕緊跑到巨石後面靠著躲了起來。

血色光柱掃過樹林,頓時各種哀嚎聲響起,秦風看到一頭十幾米高的白色獅子剛從樹林中躍出就被那光柱照到,龐大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連皮毛都脫落了。還有巨蟒、飛鳥等生物皆驚躥而出,但都難逃光柱的詭異攻擊,只要一被照射到,再龐大的身軀也回瞬間干癟,連地上的草木被這光柱照射到後都枯萎了。兩道光柱如滅世凶光一般,照中之物皆難逃一死,一時之間遍地枯尸,異常慘烈。

但是像石頭這些非生命體在被光柱掃過後卻是無恙,秦風躲在巨石後面避過了好幾次的攻擊。兩道光柱不斷地在山間掃過,像是在尋找某個目標。

終于,光柱在遠處一座小山的山腰處停下了。停了約有十來個呼吸之後,小山開始震動了起來,下一刻從山中爆發出一聲震裂大地的吼叫聲。

「哞!」

肉眼可見的沖擊波把那座小山直接震碎了,就連那兩道血色光柱也都被震散。

月色下,一頭有小山那麼大的巨牛從中躍出,它通體漆黑,一身恐怖的肌肉如同一塊塊巨石瓖嵌在身上,頭頂上長有三根銀色的巨角,都閃爍著金屬的寒光,這是一頭真正的史前凶獸!

它盯著遠處那襲擊自己的兩道紅光,鼻子噴出了兩道巨大的白色蒸汽,揚起巨大的牛蹄,就向著前方橫沖了過去。

這一刻,地動山搖,凡是巨牛所過之處,摧枯拉朽,什麼都擋不住它,真的是一頭洪荒巨獸出世,連小山都撞碎了好幾座。

另一邊,兩盞血色燈光依舊閃爍,伴隨著一聲怒吼,有一雙遮天羽翼展開,將一座山直接撕裂成兩半,剛才肆意屠戮生靈的元凶終于現身了。

它一躍而出,這是一頭體型與巨牛相差無幾的黑色巨虎,背上生長的那雙黑色翅膀每扇動一次,都會刮起一陣黑色旋風,血紅的雙目泛著凶光,似要嗜殺一切,剛才的恐怖光柱應該就是從它眼中射出來的。

巨虎一聲咆哮,雙翼用力一振,向著它眼前的巨牛直接沖刺而出,同時它的身後刮起了一道毀滅性的黑色旋風,把周圍的一切全都絞碎成渣!

下一刻,兩頭巨大的黑影直接對撞在一起。

「轟隆!」

恐怖的沖擊波迸發而出,踫撞中心的大地被轟出了一個大坑,就連天上的雲朵都被震散了。

這次的沖擊波比起剛剛巨牛發出的更恐怖十倍,哪怕相隔百里,秦風這邊都被這剎那而至的沖擊波所殃及,他直接被震飛出十幾米,撞到了後面的一棵大樹上才停下。

一聲悶響,秦風感覺自己的內髒全都移位了,就像被人用一個大鐵錘一擊擊飛一樣,身體都差點散架了,過了一會才緩過氣來。

秦風艱難地站起,嘴角溢出一縷鮮血,要不是自己來到這里之後踫巧體魄有所強化,這次不死也得重傷。這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這是真正的異界巨獸,在這種超脫凡人認知的恐怖存在面前,自己真的如同螻蟻一般,一點余波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情況緊急,秦風檢查了下自身的受傷情況,現在除了身體有點痛和一些擦傷外好像沒有什麼了,趁戰場還未蔓延到這里得抓緊時機逃生。深吸一口氣,秦風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起來,也顧不得周圍的情況如何了。

身後方,兩頭巨獸對撞後分開,各在一側盯著對方,剛剛的交戰似乎平分秋色。這時,黑色巨虎抬起一只巨大的前掌,上面包裹著血紅色的光芒,蘊含無盡血光,噬人神魄,巨爪向前猛地一揮。

「唰!」

血爪在空中劃出了五道橫貫天地的血色飛刃向前方的巨牛橫掃過去,血芒攝世,這是五道滅世之光!

巨牛也不甘示弱,頭頂中間的那只角閃耀起銀光,竟有鏗鏘巨響之聲,它向前一甩頭,一道凌冽的銀色刀光從角上斬出,無物能擋,以斬裂天光之勢與前方的血紅飛刃踫撞在一起。

「轟隆!」

恐怖的能量爆炸,兩種神通踫撞的一瞬間就爆發出了漫天的紅白火花,僅僅是一個火花都能將周圍化作火海,這兩種神通互相抵消,然後又產生一陣巨大的爆炸,兩頭巨獸都各自被震退了。

不過幾息後,兩頭巨獸又廝殺在了一起,怒吼聲響徹天地,似乎一方不倒下就永不罷休。

另一邊,秦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奔跑著,現在已基本離開了最危險的區域,但還是被剛剛身後傳來一陣恐怖的沖擊波震得身形不穩,若非已跑出一大段距離,以剛剛那種威勢自己必死無疑。現在還是要繼續跑下去,要盡可能地遠離戰場。後方的兩頭巨獸還在繼續廝殺著,所幸戰場向著秦風奔跑的反方向移動,不然再來一個沖擊波的話真有可能把他給震沒了。

不用回頭看都能感覺到自己身後方恐怖的能量波動,還不斷傳來震耳欲聾的吼叫,連大地都在顫抖,不時有小山被拍碎,還有大山被直接削掉了一半,何止是山崩地裂!毀滅性的光芒和火花在迸射,黑夜都被那漫天火海照亮了。

而秦風在盡力地奔跑著,然後他發現不止他一個人在逃跑,周圍還有很多幸存的野獸也在逃命。一些長相猙獰的食肉猛獸都顧不得身旁的美味獵物了,一心只想著逃命。就這樣,逃跑的生物越來越多,漸漸地形成了一個獸群。

秦風有規律地呼吸著,即使一直全力奔跑也尚未有力竭感,自己的五髒六腑被剛才的沖擊波給震蕩了一下,現在也沒有什麼影響了。但是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野獸,他眉頭一皺,有些野獸的速度比他快多了,體形還不小,不時還有幾只從他身邊擦過,現在感覺自己正處于獸群中間,獸群數量再多的話恐怕自己要被踩成肉泥了,此刻又生危機。

秦風邊跑邊躲閃,周圍逃命的野獸數量真的越來越多了。這時,上方的天空中出現了三只紫色巨鷹,跟隨著獸群,盤旋在上空。

片刻,其中的一頭巨鷹發出一聲鷹嘯,向著秦風這邊俯沖而下。

「不好!」秦風心中一驚,用最快速度準備跑到前面一頭巨鹿的腳下躲避。

其實從這些巨鷹一出現的時候秦風就注意到了,三只巨鷹出現後天上的飛禽全都散開了,不敢靠近,很是明顯。開始他還以為這些巨鷹也是一起逃跑的,但是看到它俯沖下來後就感覺情況不對,好像目標正是自己。

秦風預感不妙,剛加速沒跑幾步就感覺到自己身後的衣服被一下提起,整個人騰空而起,剛欲掙扎,卻發現提著自己衣服的是人類的手臂,再一看發現自己是被一個身披獸皮的壯漢提著,而這個壯漢正騎在巨鷹背上。

壯漢的左右兩邊的臉頰上各涂有一些紅色的條紋,他看著秦風說了幾句從未听過的語言,秦風回過神來後只能搖頭。壯漢說了幾句後好像也發現了秦風听不懂,就把秦風放在身後的鞍座上,示意他抓穩,巨鷹一嘯,振翅躍入高空。

高空中,狂風呼嘯,秦風望著身後那逐漸遠去的恐怖戰場,那里還隱約傳來陣陣轟鳴聲,回想起剛剛震撼的一幕幕,這次真的是死里逃生。

秦風望向其余兩頭巨鷹,它們背上也騎著人,也都身披獸皮或獸甲,身旁還綁有骨矛和骨棒。真是難以置信,竟然真的在這里遇到了人族,還被他們救了,秦風覺得雖然听不懂他們的語言,但看他們的行為表情似乎並無惡意,剛才的緊急情況下這些人都算是救了他一命。

在空中飛了許久後,群山的盡頭旭日初升,朝霞漫天,三只巨鷹也開始減速,向地面降落下去。

秦風看到下方有一個大村落被群山圍繞,炊煙裊裊升起,看來已經到了目的地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