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情緒(3)

「你不用拉他」齊淮澄慢悠悠的站了起來,側身站在了湯的面前,他雖然沒有湯高,但卻雙腿岔開,穩穩的站著,微微頷首看著湯「你敢打我嗎?」

二人的關系劍拔弩張,米妮拉住了湯的胳膊,他的拳頭再次蜷了起來「我或許在你們面前,不是甲方,可是在今天這樣的局面下,我不能…」

「別說那麼多漂亮話」齊淮澄有些粗魯的打斷湯的話「你,打我啊。」

「你是不是找打?」米妮搶在湯開口之前,伸出了手,她握手為拳,拍打在齊淮澄的胳膊後背上「你是不是找打,我還沒見過有找打的人,你要是找打,我可以從現在一直打你打到天黑,不過是跟你做個生意而已,至于侮辱人嗎?你要是用甲方的身份壓制湯,我就用我女性的身份壓你,你要是敢阻撓湯和楓華的生意,我就到處去說,你因為挨了女人的打,懷恨在心,我打,我打,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米妮雨點一樣的拳頭落了下來,雖然沒用什麼力氣,但奈何密度極大,柏瑕的身體有很好的運動細胞,尤其是手也快的出奇,她打的齊淮澄只是縮著脖子的想躲,可怎麼也躲不開。

齊淮澄向後退一步,米妮向前走一步。他有些慍怒,退到柱子上後,他局促的回頭看,發現已經無路可走,只得伸手抓住了米妮的手,湯也總算是「想起」把米妮拉開,但是米妮感覺到湯低著頭正在偷笑,米妮又把拳頭落在他身上「你也爭氣點,這樣的狗東西,那里用的著我出手教訓。」

齊淮澄怒極,顧不得周圍投來的異樣的目光,吼道「你,你這個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

「恩,我不可理喻怎麼樣,你還打我不成?」米妮被湯攔抱著,但還是伸長脖子給齊淮澄。

齊淮澄深吸一口氣,平靜了一下情緒「我是不能打你,但是這餐廳里到處都是監控,我今天就可以讓我的律師對你提告,你就等著收傳票吧。」

「是你挑釁在前,你這麼做實在也太惡劣了。」湯雖然也被米妮的一番操作逗笑,心里的氣也消了,但他還是意識得到問題的嚴重性,別的不用說,只要剛才那段視頻被流出去,處理不當對柏瑕的人設就會有很大的打擊。

「你讓他去告,我就賭他今天告不了我。」米妮依然氣沖沖的回應著齊淮澄,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我找打,你找告。湯,湯先生,這可不能怪我惡劣了吧。」說著,齊淮澄掏出手機,但他也僅僅是想要嚇唬一下眼前這個無比囂張的女人,于是又強調了一遍「你現在,立刻給我賠禮道歉,我或許可以放你一馬,可是如果你要還是冥頑不靈,我現在就讓律師去告你。」

湯抱緊了米妮,怕她情緒失控,但是米妮卻冷笑了一聲,推開了湯,學著齊淮澄剛才的動作,奈何齊淮澄實在是太高,她只是抬著頭看著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們打個賭」

「什麼賭?」

「我就賭你,今天告不了我。」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說著,齊淮澄解開了手機鎖,就要打給律師。

「慢著」

「怎麼,知道害怕了?」齊淮澄得意一笑,誰知在米妮的臉上,依然是不忿之色「我就問你,到底賭不賭?」

「賭什麼?」

「如果你今天告不了我,我就沒必要跟你賠禮道歉,你,還得老老實實的給我回會議室,把會給我開完。」

「那如果我把你告了呢?」

「隨便你處置。」米妮揮了揮手臂「怎麼樣,賭不賭?」

「你有什麼辦法嗎?」齊淮澄冷笑一聲,他實在想不出米妮有什麼辦法。

「就問你賭不賭吧。」

「賭,賭行了吧」齊淮澄還真是,好奇的厲害。

「你…」

「你不用管」米妮伸手,安撫住了湯,隨後笑著說「在場的各位都是見證,你不能反悔。」

「誰反悔誰是小狗」齊淮澄底氣很足,就想著米妮輸了以後,自己怎麼懲罰她。

最後,米妮指了指齊淮澄的手機「你打電話給你的律師吧。」

齊淮澄有些茫然的看著信心滿滿的米妮「你不做點什麼嗎?」

「恩,我什麼都不用做,記住,你今天要對我進行提告才算數。」

齊淮澄也並不是個沖動的人,但是既然有人上趕著讓自己告她,他也只能讓她如願以償了,于是他撥通了律師的電話。

可是電話那頭,傳來他的律師,淡淡的聲音「對不起,齊總,今天恐怕無法向法院提交訴訟書。」

「怎麼?」齊淮澄怒到了極點「每年要律師費的時候,你們比誰都積極,告個人,你們就在這里推三阻四嗎?是不想干了嗎?」

律師並沒有因為齊淮澄的刻薄,而又什麼別的情緒,只是又淡淡的說道「今天是周末,法院,不,開,門。」

米妮知道齊淮澄已經知道了,于是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傻瓜,你可真是個傻瓜,把我都逗笑了。怎麼樣,你就算是海笙首富又能怎麼樣,不還是告不了我一個小小的市民。大總裁,這叫做庶民的勝利啊。」

湯是個並不愛笑的人,可是此時米妮的笑聲,好似銀鈴一樣,又清脆又響亮,他看了一眼吃癟的齊淮澄,又看著笑眉眼開的米妮,那張一直在他心里的,柏瑕的臉,好像又有了,別的面貌。

齊淮澄深吸好幾口氣,才壓制下去自己的情緒,想要撂幾句狠話,可是被氣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用拿著手機的手,指了指米妮「算你狠。」

「哎,你不是想要走吧」米妮看著被氣到無語的齊淮澄準備轉身離開。

齊淮澄本來已經轉過身了,但听到米妮的再次挑釁,再也忍不住了「我就是要走,怎麼,你還能賭我不能走嗎?」

「倒也不是你不能走,就是我們的賭約,你還沒有履行。」

「我就是要去會議室開會,你未婚夫的事情,我不會因為小人耍賴,而耽誤的。」齊淮澄也是個牙尖嘴利的人。

「說起耍賴,誰能比得過您啊。」米妮拍了拍手,又走到了齊淮澄的身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