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彩帶(5)

湯一把抓住了米妮的手,米妮覺得別扭,伸手把手抽去「你踫我干什麼?」

「只是覺得你的手有點涼而已」湯有點尷尬,但是他畢竟是個反應很快的人,立刻找了借口,搪塞了過去。

「您剛才說了什麼?」齊益海好像並沒有听到米妮剛才的問題,他反問了一句,但是語氣上,米妮已經听明白了,那分明就是在警告米妮,不要再說一遍。

米妮眨了眨眼楮,她感覺湯的手握的越來越緊了,但是她並不想給湯這個面子,而是抬高了聲音,問道「這里,不是齊淮澄的酒店嗎?」

「這里,自然是我的酒店。」不知什麼時候,齊淮澄就已經站在了米妮的身前,米妮坐著,正準備端起水杯,不知怎得,只是坐在齊益海的身邊,就有一種口干舌燥的感覺,那種壓迫感,米妮自己是頂不住了。

而齊淮澄很好的,分擔了火力,齊益海抬頭,看到了齊淮澄「你來了?」

「許久不見了湯總」齊淮澄沒有理會自己父親的意思,而是微微一笑,看著坐著的湯。

湯微微一笑,站了起來「許久不見」

米妮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這不就是酒店的主人嗎?」

齊淮澄微微一笑「沒錯,是我。」

說著,齊淮澄錯開了湯伸出來的手,坐在了米妮的對面「今天的特餐是你喜歡的羊肉呢,點一份吧。我點個腌料小牛排,早上吃淡了,午飯想吃點咸味的東西。」

米妮看著就跟在他身後的侍從,點了點頭「恩,我本來也在看紅酒羊排…」

「恩,不是紅酒羊排,是炙烤羊肉,那才是你喜歡的胃口。」齊淮澄直直的看著米妮,那除了自己之外,毫無一物的眼神,讓米妮不懂了,他這是怎麼了,讓人很是疑惑。

齊益海適時地咳嗽了一聲「這頓是給柏瑕小姐的致歉宴,菜單自然是要柏瑕小姐來定。」

米妮側頭看向齊益海「董事長有什麼好的推薦嗎?」

「不過是午飯,吃羊肉好像不太利于消化,柏瑕小姐可以點一道鱈魚作為主菜,再點一道紅酒醋沙拉?」

米妮皺眉,齊淮澄也觀察到了米妮的這個表情,低頭笑了,這讓齊益海很是不悅,側目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並沒有什麼不妥,還是讓柏瑕小姐自己來定吧」說著,齊淮澄伸手,端過米妮喝過的水,卻被湯抓住了他的手腕「您可以讓侍者給您倒一杯新的水,這杯我未婚妻已經喝過了。」

米妮伸手,接過已經被齊淮澄端起來的杯子,得體的對站在一邊的侍者說道「請給我換一杯檸檬水。」

「好的」說著,侍者接過了米妮手中的杯子,為米妮換了一杯新的水,還給齊淮澄倒了水,隨後負手站在了幾人面前「幾位準備好點單了嗎?」

米妮想了想,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餐單,一目十行的看了一下菜單「我想…」

「今天的鱈魚新鮮嗎?」湯開口問道。

「是,現在正是食用鱈魚的季節,本店今日的特餐中,就有一道檸檬烤鱈魚,佐一水果制成的料汁,是午餐最好的選擇呢。」侍者說這話的時候,看向了齊益海,這簡直就是齊益海原話的復述。

「那就給我的未婚妻來一份鱈魚,我要一份炙燒羊肉,怎麼樣?」湯伸手,拉住了米妮的手。

米妮感覺到湯掌心的溫度,那種溫度,好像讓米妮理解到了湯的心情,她有些鬼使神差,點了點頭「好,正好我也很喜歡吃鱈魚。」

其實柏瑕是不喜歡吃魚的,她在自己最初的視線賬號上,就寫了自己為什麼不喜歡吃魚,而湯儼然不知,有視而不見。

米妮別開了湯的手,伸手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小口的啜了一下檸檬水,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

「只是覺得你的手有點涼而已」湯有點尷尬,但是他畢竟是個反應很快的人,立刻找了借口,搪塞了過去。

「您剛才說了什麼?」齊益海好像並沒有听到米妮剛才的問題,他反問了一句,但是語氣上,米妮已經听明白了,那分明就是在警告米妮,不要再說一遍。

米妮眨了眨眼楮,她感覺湯的手握的越來越緊了,但是她並不想給湯這個面子,而是抬高了聲音,問道「這里,不是齊淮澄的酒店嗎?」

「這里,自然是我的酒店。」不知什麼時候,齊淮澄就已經站在了米妮的身前,米妮坐著,正準備端起水杯,不知怎得,只是坐在齊益海的身邊,就有一種口干舌燥的感覺,那種壓迫感,米妮自己是頂不住了。

而齊淮澄很好的,分擔了火力,齊益海抬頭,看到了齊淮澄「你來了?」

「許久不見了湯總」齊淮澄沒有理會自己父親的意思,而是微微一笑,看著坐著的湯。

湯微微一笑,站了起來「許久不見」

米妮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這不就是酒店的主人嗎?」

齊淮澄微微一笑「沒錯,是我。」

說著,齊淮澄錯開了湯伸出來的手,坐在了米妮的對面「今天的特餐是你喜歡的羊肉呢,點一份吧。我點個腌料小牛排,早上吃淡了,午飯想吃點咸味的東西。」

米妮看著就跟在他身後的侍從,點了點頭「恩,我本來也在看紅酒羊排…」

「恩,不是紅酒羊排,是炙烤羊肉,那才是你喜歡的胃口。」齊淮澄直直的看著米妮,那除了自己之外,毫無一物的眼神,讓米妮不懂了,他這是怎麼了,讓人很是疑惑。

齊益海適時地咳嗽了一聲「這頓是給柏瑕小姐的致歉宴,菜單自然是要柏瑕小姐來定。」

米妮側頭看向齊益海「董事長有什麼好的推薦嗎?」

「不過是午飯,吃羊肉好像不太利于消化,柏瑕小姐可以點一道鱈魚作為主菜,再點一道紅酒醋沙拉?」

米妮皺眉,齊淮澄也觀察到了米妮的這個表情,低頭笑了,這讓齊益海很是不悅,側目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並沒有什麼不妥,還是讓柏瑕小姐自己來定吧」說著,齊淮澄伸手,端過米妮喝過的水,卻被湯抓住了他的手腕「您可以讓侍者給您倒一杯新的水,這杯我未婚妻已經喝過了。」

米妮伸手,接過已經被齊淮澄端起來的杯子,得體的對站在一邊的侍者說道「請給我換一杯檸檬水。」

「好的」說著,侍者接過了米妮手中的杯子,為米妮換了一杯新的水,還給齊淮澄倒了水,隨後負手站在了幾人面前「幾位準備好點單了嗎?」

米妮想了想,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餐單,一目十行的看了一下菜單「我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