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糖果脆片(15)

米妮側身,坐在病床上,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自己的臉,她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和衣服,她不確定柏瑕去了哪里,但既然自己到了柏瑕身上,而柏瑕,也應該就在自己身上吧。

她抓住了自己身體的手,低聲的說道「如果你是柏瑕的話…我就把你當成柏瑕吧,我替你做了一些決定,也頂著你的身體,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放心,我會做好事的,也會盡全力保證完成你要完成的事情。最後我希望你能在留學前,能夠醒過來,這樣你就可以好好的享受,你一直期待的新生了。」說著,米妮伸手給自己的身體梳了頭發,換了一身干淨的衣服,再看自己胸口上,那道因為手術而有的傷口,苦笑了一下「有這樣一道傷口,以後怎麼給心愛的人看。」

「那又怎麼了?剖腹產也會留下傷疤,闌尾炎也會留下傷疤,連做個膽囊手術,都會有個兩公分左右的傷口,所以,這有什麼的。」程曦從外面進來,嚇了米妮一跳,她強裝鎮定的整理好衣服,系好扣子後,把被子蓋好後,站了起來「走吧,不是要一起吃飯嗎?」

程曦點點頭「走吧,去我們經常吃的那家海鮮館子吧。」

「恩,可以。」米妮一步三回頭的走出了病房,在看著躺在床上的自己,忍不住的問程曦「她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如果能醒來,通過半年左右的復健,基本能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也有可能這輩子都這樣睡著,當然,這是最壞的結果。」

「當然不能一輩子都這樣了。她的父母本來就已經夠辛苦的了,如果再加上這樣一個累贅…」

听到這里,程曦停住了腳步,米妮一頭撞在了他的後背上,程曦回頭,看著米妮「她怎麼能是累贅呢?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黎家夫婦雖然很晚才收留了米妮,但是自從把她帶回家那天起,就把她當做親生的孩子一樣對待。我雖然只在高中的時候,和米妮有過交集,可是她那時候,每天都是開心的,不僅是跑向我的時候,而是在各種生活和學習中,我想黎家夫婦幫了她很多,也是真心疼愛她的。你如果和米妮聊過天,就一定會喜歡上她的。」

「那你呢?你喜歡過她嗎?」

「什麼?」程曦看著柏瑕眼中的認真,一時間還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跟她說過話,也跟她有過交集,那你有喜歡過她嗎?」

米妮期待的看著程曦,她有多喜歡程曦呢?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是程曦是那種,值得在漫長的人生里,持續很久的愛戀的人。現在,那種馬上就要得到答案的瞬間,讓她心跳加速。

程曦回頭,看了一眼米妮的病房,笑了笑「那時候還小,誰知道呢。」

好似被兜臉澆了一盆冷水,程曦按住米妮的肩膀「你怎麼了?好端端的打了個冷顫。」

米妮感覺到程曦掌心的溫度,才意識到,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那麼久,真的只有自己在痴想妄想了「我,我沒事,就是好像有股風吹過,有點冷。」

「好像是吧」說著,二人走出了醫院大樓,程曦向前跑了幾步,又轉頭對米妮說「你去前面入口等我吧,我的車停的有點遠。」

「恩,好」說著,米妮覺得有些手腳僵硬,心里也好似被冰塊凍住了一樣。

站在街口的時候,米妮回頭看向車來的那個方向,她覺得自己好像不能再見到程曦了,不然自己只會不斷地追問,變得和以前一樣,一直纏著他了。他現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自己又是別人的樣子,又何必…

「喂?」程曦剛剛把車掉過頭來,就接到了米妮的電話「是等急了嗎?我已經拐過彎來了。」

「我今天可能沒辦法和你一起吃飯了,我忘了我還有事情。」米妮握緊自己的拳頭,讓自己的聲音鎮定下來。

「反正都是要吃飯的啊」程曦把車停在一邊,看著不遠處的柏瑕,她低著頭,握著拳很是失落的樣子「是有什麼事情嗎?」

「沒,沒有。你不是熬了一夜嘛,你吃過飯就去休息吧。」

「好…」程曦還沒說完話,米妮就掛斷了電話,程曦抬頭看著米妮,只見她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往北邊去了。

米妮坐在車上,把手機放在了背包里,司機才開口問「您要去什麼地方?」

米妮有些茫然,問「這里離西冬社區遠嗎?」

「就在前面,大約兩站地。」

「那就去那里吧。」西冬社區是米妮住的地方,那里是好幾處小區,連接而成的超級社區,住了有幾十萬人,而在這里住的人,都是米妮這樣,來海笙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討生活打工的小人物,這里有很多的單人間,米妮抬頭,看著這條自己走的很是熟悉的走廊,從沒覺得,這里原來這麼的窄小,又那麼的漫長,還黑漆漆的,看不到底。

米妮剛剛從病房衣櫃中,找到了房間的鑰匙,這個地方,只有自己和自己的父母知道,而現在兩個人一個在老家湊錢,一個在醫院照顧,米妮拿起鑰匙,打開了門。

這是一間不足十平方的單間,但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她熟練的把鑰匙掛在牆上,脫下外套,換好鞋子後,走進了房間,看著從床上起,一直到門口,自己爬行而來的痕跡,被子被從床上帶了下來,床底的地毯也被帶到了玄關處,而門上還有自己開門時,指甲留下的痕跡,如此看著,如果不是這樣,自己應該就這麼孤單的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了吧。

她彎腰收拾起了這間不大的房間,米妮也並不是個邋遢的人,房間也算是井井有條,但一直到太陽西斜,她才把最後一袋垃圾,放在了門口,準備把它提出去,再回頭看著依然滿滿當當的房間,嘆了一口氣「希望媽媽到時候不會氣得到病床邊上打我一巴掌,或許在柏瑕那樣的大房子里,一切才會顯得井井有條吧。」

走在走廊上,頭頂的燈一直在閃動,米妮記得自己兩周前就通知過物業來修理了,可是這燈還是一直在閃爍,平時她雖然也是氣極,但什麼也做不了,因為她如果說了什麼重話被趕出去,那麼她在海笙,就找不到這麼便宜的房子。不過現在,她好似鼓起了勇氣,徑直朝物業辦公室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