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糖果脆片(12)

「好欺負?」米妮冷冷一笑,繼續吃自己的飯。

牛奶涼的有些咂舌,但是喝了有一口,果然有所緩解,齊淮澄放下牛奶後「你這是下毒。」

「你可以不吃。」說著,米妮已經吃完了自己碗中的東西後,看著齊淮澄「所以,你現在要走了嗎?」

「你什麼意思?」齊淮澄看著米妮「你見過客人只吃了一口東西,就要把人趕走的嗎?」

「你不是客人,你是擅闖民宅,而且,你見過那個客人,穿著室外鞋踩在人家家里的羊毛地毯上,這可是用了最好的絨羊毛的靠近皮脂部分的細羊毛制成了,不能水洗,這麼大一塊,洗完也就跟你一般大了。」米妮心疼的指著沙發下面鋪著的白色羊毛地毯,被齊淮澄踩出了兩個黑黑的腳印。

齊淮澄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按了幾下後,道「一會會有人來收拾的。」

「真的嗎?」米妮看了一眼房間「是只能收拾地毯,還是全部都能收拾的那種。」

「那種價格只會更貴」齊淮澄也順著米妮的眼神看向自己身後的房間「尤其是那種,很亂的臥室。」

「倒也不用麻煩別人,我自己收拾一下也可以。」說著,米妮站起身來,開始收拾碗筷,伸出手來,要收拾齊淮澄手邊的碗碟,卻被齊淮澄一把打開「我這才吃了一口。」

「那你吃吧」說著,米妮又從新坐下後,坐在齊淮澄面前。

齊淮澄放下手機,伸出手拿起餅,確定餅里的辣椒,都被他咬干淨了,才放在嘴里,吃了一口後,又伸手舉起自己的手機,一邊看著今天要處理的事情,一邊吃自己的早飯。

過了沒一會,齊淮澄放下了手機,抬起頭,看著米妮「我臉上,是長出鮮花了嗎?你一直在看。」

「我是讓你快點吃的意思,我還有事。」米妮看了一眼手機,她還想去醫院一趟。

「那你就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說著,齊淮澄繼續把眼神落在自己的手機上,因為韓城的分店很快就要開業了,要他想的事情也很多。

「你在這里吃飯,我怎麼能走呢。」

「我讓保潔阿姨給你把你家都收拾一遍,行了吧。」齊淮澄一抬頭又看見了米妮的眼楮,覺得要是再被米妮這麼看著,飯都咽不下去了。

「耶」說完,米妮就從餐桌上站起來,繞過齊淮澄,哼著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米妮打開衣櫃,衣服再次掉了出來,她覺得有些疲倦的彎腰,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是所有沒疊的衣服放在床上,又從這些衣服中,挑選出一件已經拆過吊牌的衣服,穿在了身上。換好衣服,又從衣架上找出一個小更,背在身上,拿上手機和錢包走出了房間。

剛出房間門,就又跟齊淮澄走了個對面,米妮嘆氣「就真的把這里,當你自己家里了吧。」

「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齊淮澄上下打量了一下米妮身上的衣服,只是一件簡單的連袖長裙,一個小牛皮包也是幾年前的款式,是很適合米妮的衣服。

「怎麼了?很奇怪嗎?」米妮扯了一下衣角,柏瑕的衣櫃中,衣服很多,但都是沒有拆過吊牌的,而柏瑕也是隨手丟在衣櫃里,有著各種各樣的大牌,但但並不是完全適合的。昨天米妮看了看,反而是那些沒有吊牌的,才是真正適合柏瑕的衣服。而這件長裙,是米妮最喜歡的一件。

「很適合你,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齊淮澄心情不差,正如米妮說的那樣,有人陪著吃飯了,是一件很是不錯的事情。

「保潔什麼時候到呢?」

「她們就在樓下,也有鑰匙,等來了會自己看著收拾的吧。」說著,齊淮澄伸手打開了鞋櫃上,第一個抽屜,從其中,拿出一張家務清單,又從西裝的胸袋中拿出筆,在「全部家務」上,打了個勾後,和兩張小費一起,放在了鞋櫃上,抬頭看著目瞪口呆的米妮「不準備走嗎?」

「你怎麼知道,鞋櫃里的有這個的?」

「看樣子你是真的一張都沒有用呢,這些都包含在物業費了,你不用也不會退錢給你,走吧。」說著,齊淮澄抬步走出了米妮家。

「所以,你這是借花向佛,不對,是薅我的羊毛,給我做羊毛毯?」電梯門開了以後,齊淮澄走了進去,手上按了幾下,是給司機等著待命的「最終的結果是好的就行了。」

電梯下行,米妮聳了聳肩「果然,無奸不商。也是,不狡猾奸詐,你也掙不下這麼多錢。」

「狡猾奸詐…」齊淮澄正準備還嘴,電梯門突然打開了,齊淮澄皺眉,向後退了一步。

米妮就站在他的身後,差點被他踩到,正要說話,米妮發現,齊淮澄卻如同雷劈了一樣,直直的站在原地,低下了頭,又抬了起來,臉頰上也出了汗「喂,齊淮澄,你怎麼了?」

齊淮澄側身,看了米妮一眼,而米妮也看見了正站在電梯門口的兩個人。

這是一對中年夫婦,妻子懷里還抱著一只漂亮的小缸狗,那只小缸狗很是親昵的伏在主人的懷里,但是看到齊淮澄的那一刻,就瘋狂的叫了起來。

再看站在左側的丈夫,一身衣服很是考究,手上還提著公文包,西裝外面穿著羊毛大衣,在四月初的海笙,還真是有點熱。

妻子穿著休閑的衣服,腳上還穿著運動鞋,想來是是送丈夫上班。

齊淮澄看到這對老夫婦後,拘身「劉伯父,伯母好。」

劉毅看著電梯里的齊淮澄,原本已經邁出一步的腳,又收了回來,看著齊淮澄的眼神,也陰沉了下來,剛才那絲淡淡的笑意,也消失不見,只剩下冷意。

站在丈夫身邊的金禾安撫了一下自己懷中的小狗後,根本就沒有看齊淮澄一眼,轉身對丈夫說道「老公,你的手機是不是沒有帶?」

劉毅並不想躲,而是轉頭,對妻子說道「看來球球是不想下去,你就回去休息吧,我上班去了。」

說著,劉毅走進了電梯,金禾卻沒有听從丈夫的話,也走進了電梯「一起下去吧。」

電梯門很快就關上了,站在前面的夫婦二人,把齊淮澄視作無物,而齊淮澄一直弓著腰,恭敬的站在二人身後,三個人一語不發,而米妮,感覺到房間中的壓抑,不敢作聲,只是看齊淮澄在瑟瑟發抖,而那只叫球球的小狗的頭低下,米妮看著那只有著大眼楮的博美狗,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球球的頭,它對米妮,和對齊淮澄是兩種態度,就算是在主人懷里,也是搖著尾巴,還伸出舌頭,舔舐著米妮的掌心。

金禾卻轉過臉去,冷然的看著米妮「請你,不要踫我的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