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今天還真是漫長的一天啊(3)

海笙市的夜晚,才是這座城市,最繁華的時候。

楓華國際酒店,海笙市第一家七星級的酒店,頂層26樓,是全市最好的一家西餐廳。

柏瑕放下手中的紅酒,微笑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這是她的未婚夫湯。

湯向前拘身,從口袋里拿出一只紫色天鵝絨的盒子。

柏瑕微微一笑,問「這是什麼?」

「我從法國給你挑的,今天早上剛剛送到。」說著,湯伸手,掀開了盒子。

盒中放著一只瓖滿鑽石的手鏈,昏黃的燈光在鑽石上折射出美麗的光芒,一部分照在柏瑕精致的臉龐上,她的笑容始終是淡淡的「這麼貴重的東西…」

湯不等她說完,單手放在桌子上的紅酒杯上,隨著紅酒在杯中肆意的搖曳,湯問道「難道你不喜歡嗎?」

柏瑕的笑容加深,露出潔白的牙齒,伸出手腕「來,戴上吧。」

湯從盒中拿出手鏈,戴在了柏瑕的手上。

此時有雨滴砸在身邊的窗戶上,湯看得明白,柏瑕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這幾聲細微的雨聲,比眼前的這只十幾萬的鑽石手鏈,更讓她開心。

湯察覺到了柏瑕的笑容,可是柏瑕也只是抬眸,看著湯依然是那副冷然的模樣,二人之間有些沉默,舒緩的音樂和越來越急的雨聲,反而讓柏瑕的心中涌出了一些許久沒有的情緒,正要開口說話,就有一對情侶打斷了二人之間久違的靜謐。

「請問,您是柏瑕大夫嗎?」站在左側的男生小心的問著。

柏瑕幾乎是瞬間就收斂去了失神,嘴唇最大程度的上揚,看向站在離餐桌只有兩米的二人「沒錯,是我呢。」

「那,那這位就是湯先生了?」所謂異性相吸,站在右側的女生,對柏瑕的未婚夫更感興趣一些,她也不顧身邊站著自己的正牌男友,雖然低著頭有些害羞,但眼神還是大膽的在湯身上打轉。

湯雖然有些不悅,但看著二人已經拿在手里的手機,也只能點了點頭「你好。」

「這位美麗的女士,能不能不要盯著我的男人看呢?」柏瑕伸出手敲了敲桌子,替不悅的湯解了圍。

女孩立刻臉紅的不知所措,轉過臉來,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和柏瑕「沒,沒有,只是,只是我沒有想到,湯,湯先生會跟我說話呢。柏,柏大夫我最喜歡您的一篇文章,就是您寫您和您的未婚夫在巴塞羅那度假,然後,然後有個當地的小伙子送給您花,湯先生給了人家五美元小費的事情呢。真的,真的每次想起,我都會笑的合不攏嘴呢。」

柏瑕單手托腮,好像很享受粉絲認出自己時刻,游刃有余的說道「你既然喜歡這一篇,那你應該也看了我們在巴黎的那篇,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一遍。」

「我知道,我知道,那個小伙子,一直跟到您住的地方,給您唱了一晚上的歌呢。」男孩看著柏瑕有些青澀,他身上的西服有點大,看樣子也不像是會經常出入這樣場合,只是身邊的女友喜歡。

「難听」湯也開了口「至極。」

柏瑕的笑聲如同銀鈴一樣,傳遍了整個餐廳,站在他們面前的兩個人,也真的覺得沒啥遺憾了,提出拍照請求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柏瑕拿開蓋著右手手腕的左手,有些疲倦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湯看到她這個動作後,冷然的問道「你不喜歡這個手鏈?」

「只照到這個盒子就行了。這是未發售的定制款,黑粉們又該說我炫富秀恩愛了。」柏瑕的眼神也有些暗,隨後又目帶華光,笑著看著正要往這邊走的又一對粉絲。

湯有些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站了起來丟下自己的餐布,一邊走一邊難掩憤怒的低聲吼道「你自己在這里作秀吧。」

「從來也就只有一個人」說著,那對來要合照的粉絲就走了過來,柏瑕依然熟練的與他們聊天,攀談合照。

不一會,柏瑕的身邊就圍滿了來合影,聊天的人。雖然她也算是八面玲瓏應對了,但疲態還是就要籠罩在她的臉頰上了。

餐廳的經理這時及時出現,趁這個空,柏瑕看向櫃台附近,湯並沒有走,而是去叫來了餐廳經理,柏瑕不可細聞的笑了笑,手指也細細的摩挲著手上的手鏈。

「幾位,今日是柏瑕小姐和湯先生的私人時間,幾位想來也是來我們餐廳享受安靜的用餐環境和美味的。請諸位就不要互相打擾,好好用餐。湯先生說大家的甜點,由他買單。」

這樣的舉動,讓餐廳中的人都為之振奮,這家餐廳,最出名的就是餐後甜點。

湯再次坐在了柏瑕的面前,他微微低著頭,但是柏瑕還是可以看清楚他眼神中的情緒,正是柏瑕無法忍受的默然。

她有些控制不住的用雙手拍在桌面上,不過就連發怒,她也沒用多少力氣「你不要現在給我保持什麼沉默,當初可是你請我抓住那一次的熱度。是我听了你的勸,我們才走到現在這一步的,都是你。」

「所以…」湯有些無力的抿了抿唇,隨後抬起了頭,看向眼前雙手捂臉,瀕臨崩潰的柏瑕,毫不留情的說道「你是怪我讓你太過出名的嗎?」

「你還真的是…」柏瑕听後,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她一刻也不像待在這里,于是站了起來,摔下身上的餐巾準備離開。

可步子還沒有邁開,湯的聲音依舊寒冷「明天和「視線」的老板,有個線上直播。」

「我不去」柏瑕低著頭,站在了湯的身邊「我明天有手術。」

「哦?我不知道你們醫院,還在給你安排手術?」湯的視線落在已經被柏瑕喝的見了底的酒杯「萬一出了什麼事…」

「我絕對不會,拿患者的性命當兒戲的」雖然這麼說著,但是柏瑕低頭,看著自己不斷顫抖的手,她本以為是因為自己情緒激動,才會顫抖的,可是她想停都停不下來。

「柏瑕,你就不要再硬撐了。你們醫院,並不缺一個熟手的大夫,缺的,是你這塊活招牌。手術什麼的,就停一停吧,沒有人會願意,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到一個酗酒,情緒還不穩定的大夫手里。」

「你就非得這麼說話嗎?」柏瑕想要離開,她的腳上,穿著一雙線條優美的的紅皮鞋,此時卻成了如同鎖鏈一樣東西,牢牢地將這張餐桌上的兩個人綁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