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筵無好筵是鴻門

鳳城城外,山中,高樹掩映,難見五指。

背靠一棵數人才能合圍的大樹,孟飛宇正在閉目為盧雄安運功療傷。為了防止被唐門找到,三人並未點燃篝火,連馬匹也兀自放了。靜謐黑暗的森林里,偶爾傳來一陣狼嚎,夏蕊起初擔心了一陣,後面便放松下來,干脆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的岩石上,怔怔然不知在想著什麼。

夜色漸漸散去,林中也漸漸浮現出淡淡的白霧。夜里山林里幾次有人馬呼嘯而過,卻也並未發現三人的蹤跡。濕漉漉的黎明,此番又送來白色的庇護,一時間唐門想要在這大山森林中找到三人,絕不容易。

微微的晨光透射下來,孟飛宇緩緩睜開眼楮,這一個夜晚他引導盧雄安真氣運行了三十個周天,對方體內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只是這一兩日內最好不要過分催動真氣。盧雄安也睜開眼楮,感激地向孟飛宇點了點頭。

昨夜孟飛宇去查探那哭喊的動靜,一路追蹤卻是到了鳳陽門;盧雄安從江南趕來,也是為了調查鳳城的詭異現象。如今一切的矛頭似乎都指向鳳陽門,可是陡然出現的唐門卻實在令人頭疼,僅僅一個鬼叟便令三人無功而返,何況鬼婆婆可能也在附近,若是這兩人聯手,必然將有敗無勝。

一切仿佛陷入僵局,孟飛宇和盧雄安左思右想也找不出一個良策,卻忽然听到夏蕊輕輕說道︰「如果去找步坤明幫忙,如何?」

「步坤明?」

「游龍公子?!」孟飛宇皺眉沉思,思考著其中的利弊,盧雄安倒是猛然一拍大腿,直接贊道︰「夏蕊姑娘好主意,可是去哪找此人呢?傳聞‘游龍公子’步坤明游歷江湖,行蹤不定,在下多次想見,卻一直沒有機會!」

孟飛宇想起左無雙那幾日古怪的表情,心中總有些不好的預想。尋找步坤明?他們一行雖然必然在芒碭山附近,但是究竟去哪孟飛宇卻並不知情,當下搖了搖頭,說道︰「在下也不知……」

「我知道他們在哪!」夏蕊直接插過話來,用手向下指了指,繼續說道︰「這一兩日,他們便要到鳳城來!」

「你怎麼知道的?」孟飛宇心中有些驚訝,卻听夏蕊低著頭解釋道︰「那天,我不小心听到了他們的談話,所以知道。」

「既然如此,咱們這就動手去等他們,孟兄,你以為如何?」盧雄安急不可耐地問道。他多少有些激動,步坤明在江湖一直秉持道義,兩人本就是同道中人,只是素未蒙面而已,何況如今有聯手的大好機會。江湖兒女,英雄相惜,盧雄安自然躍躍欲試。

也不知該如何拒絕,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和步坤明重逢雖然尷尬,但是總好過和唐門直接敵對。這一切全都是陳老那個家伙惹出來的麻煩,前人的孽債,為何要一個毫不知情的江湖新人承擔呢?江湖難道不講道理的嗎?想來想去也是徒勞,怨天怨地也是無用,孟飛宇嘆息一聲,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三人趁著霧色未散,迅速離開了原地,消失在迷霧中,不知去向。

……

正午時分,驕陽早已經驅散清晨的迷霧,通往鳳城的官道依舊人流稀少。步坤明一行五人正騎著馬沿著官道而來,這些人孟飛宇全然認識,除了戰氏雙雄外和左無雙外,那日在游船內見到的那個叫做瓶兒的姑娘也在其中。

孟飛宇三人伏在草叢里,靜靜等候著步坤明等人的出行。盧雄安一見步坤明,便似乎篤定了來人的身份,不禁下意識問道︰「那便是步坤明一行嗎?」

「嗯,正是!」孟飛宇點了點頭,夏蕊站起身子,正要走出草叢,卻忽然被孟飛宇和盧雄安一把拉了下來。

「有人正在埋伏!」

「有殺氣!」

孟飛宇和盧雄安齊齊低聲說道。話音一落,兩人相視點了點頭,對彼此的敬佩又多了幾分。孟飛宇終于明白,以盧雄安的武功路數,本不應該具備在黑夜里看穿鬼叟「無影針」的本領,原來此人久經生死,對殺氣格外敏感,這才能夠預知不測。

夏蕊一把被兩人拉下,心中憤憤不平,她又屏氣凝神看了半天,卻根本毫無動靜,心中更加篤定這兩人在戲耍自己的念頭。正要發作之際,卻見孟飛宇回頭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靜觀其變。

忽然,孟飛宇等人對面的草叢處一陣異動,十多只長箭陡然從那里呼嘯而出,向著步坤明等人急速射去。夏蕊一陣緊張,差點驚呼出來,急忙捂住嘴巴,紅著臉低頭不語,默默注視著步坤明等人的動靜。

長箭奔襲,步坤明等人仿佛早有預料,依舊騎馬前行。五人中戰氏雙雄相視點了點頭,按住馬頭,雙腿一蹬,驟然起身,騰躍至空中,僅憑一雙肉掌,或劈或砍,或抓或擒,就將所有長箭盡數折斷。

步坤明這才輕輕下馬,左無雙和瓶兒緊隨其後,戰氏雙雄站在五人最前。戰烈向前一步,對著箭矢射出的草叢,大聲喝道︰「何人在此暗箭傷人,還不速速現身!」

「哼,是‘龍虎雙雄’麼?」叢草里響起一個粗獷的男聲,隨即草叢中站出三人,為首那人中年模樣,身穿褐色長衫,臉色白淨,一副儒生模樣;旁邊一人身材矮小,肚圓腹鼓,臉上油光滿面,嘴角的兩撇小胡子倒是頗為喜感。剩下一人,赫然是昨夜和孟飛宇等人交手的鬼叟!此時孟飛宇等人才看清鬼叟的模樣,此人中等身材,衣袖寬大,臉色赤黑,光頭大耳,雙目卻炯炯有神,看模樣比起陳老要年輕許多。

「閣下莫非就是鳳陽門副門主‘虛儒先生’秦不凡麼?」三人中戰塵只認識一人,其他兩人倒是並不知道身份,卻听那秦不凡朗聲說道︰「正是在下,沒想到我這份虛名還能被‘龍王’記住,當真是慚愧。在下給幾位引薦,這一位乃是金剛門八大金剛之一的‘拔地金剛’杜三水,這一位則是唐門鬼叟前輩!」

「哦?」戰塵微微一驚,金剛門乃是北域大派,鬼叟更是三十余年隱居蜀地,如今齊齊在中原現身,也不知所為何事。那日戰烈與鬼婆婆一番試探,彼此未分勝負;如今遇到和鬼婆婆齊名的鬼叟,若是動手恐怕又是一場鏖戰。

「大哥,和他們客氣個屁!來得正好,鳳陽門這般荼毒生靈之輩,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怕他個奶奶的錘子!」戰烈脾氣火爆,一把搶過話頭,瞪著秦不凡,同時雙拳緊握,早已經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虎王’息怒,息怒!」秦不凡三人慢慢從草叢中走出,秦不凡滿臉的笑容,比之步坤明的風采簡直不相上下。此時,剩下的伏兵也不再隱蔽,盡數站了起來,這十多人身材高大,均手持一張黑色大弓,背後身負箭筒,腰間束有長劍,看模樣異常威武嚴肅,和中原江湖人士完全不同。

「這是後羿門!」盧雄安皺著眉頭,低聲說道。

「後羿門麼?」孟飛宇也微微一驚,忽然想起當日在霸刀門的經歷,只是沒想到後羿門竟然出現又出現在這里,莫非二者有什麼關聯嗎?孟飛宇下意識看了看夏蕊,發現她並沒有什麼反應,這才放下心來。

盧雄安見孟飛宇有些疑惑,兀以為他不知曉這後羿門,于是自顧自地解釋道︰「這後羿門常年不在中原走動,一直在塞外北域活動,門下弟子均手持黑弓,身材魁梧,箭術極為了得,在下也只是曾經見過一面而已,沒想到今日卻在這里遇到了。」

孟飛宇點了點頭,並不說話,而是將目光又轉向了那邊。秦不凡三人已然走近,戰烈卻半點也不待見三人,冷冷一哼,將頭別向一旁,壓根不拿正眼看秦不凡。戰塵畢竟是兄長,見對方就這樣走來,自然不能失了禮數,當下緩和了臉上的顏色,謹慎地問道︰「三位都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人物,不知為何在此埋伏,究竟是何緣由,還請告知!」

「好說,好說!」秦不凡微笑著,抽出一把折扇,輕輕一擺,然後扇了幾下,這才說道︰「那日‘游龍公子’到敝門造訪,出手連傷數人,可惜那日在下不在門內,未能領教;而後,唐門又和‘游龍公子’有些間隙。是以今日,在下想請‘游龍公子’到門內一敘,不知幾位意下如何?」

「哼,恐怕是鴻門宴吧!」戰烈沒好氣地瞪了秦不凡一眼,不屑地啐道︰「江湖誰不知道你‘虛儒先生’道貌岸然,實則心懷叵測!」

「二弟,休要胡說!」戰塵急忙出聲制止,不曾想秦不凡竟然絲毫不在意,哈哈大笑起來,半點也不遮掩地說道︰「在下正是要請幾位參加一場鴻門宴,但是在下保證,絕對不傷諸位性命,如何?」

猶豫間,戰塵不知該如何回應,步坤明倒是站前一步,靜靜地說道︰「兩位師叔,我們前去赴會便是!」

「坤明?你?」戰氏雙雄齊齊一驚,可是步坤明卻依然鎮定自若,點了點頭,直接對著秦不凡說道︰「前輩,我們赴約便是!不過,我師尊今日晚些時候也將抵達鳳城,不如今夜一同享宴如何?」

「‘鐵筆判官’麼?!」秦不凡略微有些驚訝,急忙計較著厲害。可是鬼叟卻嘿嘿一笑,一雙眼楮饒有興趣地打量著步坤明,毫不在意地說道︰「三十多年不見了,見見這‘鐵筆判官’又如何!」

「好,恭敬不如從命!請吧!」步坤明微微一笑,對著秦不凡等三人拱手一拜。

「慢著!」鬼叟忽然出聲,步坤明等人正在疑惑中,卻听他朗聲喝道︰「那邊草叢的三位,今夜也請一並入席如何?」

眾人大吃一驚,壓根不曾察覺到另有他人在側。鬼叟話音一落,十多枚鋼針毫無聲息的從他手中射出,向著孟飛宇等人埋伏的草叢射去,可是誰知道,那些鋼針似乎如泥牛入海,根本沒有任何動靜。

「嘿嘿,也罷!走得倒是快!不過咱們自然還有見面的機會!」

眾人也不知鬼叟說得是誰,秦不凡早已經習慣鬼叟的行為,對著步坤明笑了笑,隨即在前領路,一行人很快便進了鳳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