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百年之邀

霸刀門事件的平息遠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魔刀瘋三平、魔僧了凡、八臂魔神陳子陽、神女宮的重現江湖,頓時掀起了驚天巨浪,整個江湖議論紛紛。至于當日到場遭到投毒的一眾江湖人士,倒是並沒有大礙。這些人所中的不過也是一種極為厲害的迷藥而已,只是在魔音訣的干涉下,所有人幾乎都受了些許內傷,好在孟飛宇把握得恰到好處,並沒有傷人根本,大多只需要調息數日即可痊愈,只是霸刀門選舉新任「霸刀」的盛典被迫中斷,呂長老也宣布新任「霸刀」將由門內自行選撥,日後自然有宣告江湖的時候。

但是面對著一眾武林人士的咄咄相逼,呂長老倒是驚人的以一己之力,將孟飛宇的消息全然隱藏了起來,連張長老的消失也只對外宣稱為力戰而死,絲毫沒有暴露張長老的二心,甚至整個霸刀門上下也只有呂、周、吳三位長老知曉內幕而已,總算是顧及了同門之誼。

這一日距離霸刀門事件終結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多天,孟飛宇想起當日的經歷,依然心潮澎湃,常常激動不已,畢竟年輕氣盛,如此大的功績的確不易。初戰告捷,他對未來的江湖之路充滿了憧憬,竟然有時做夢都夢到自己受萬人敬仰,甚至還發出得意的笑聲,若不是陳老對他知根知底,恐怕還以為他得了失心瘋。

「陳老,你說,以後我也可以和你一樣揚名立萬吧!」到底是少年心性,這幾日一路上孟飛宇已經足足問了陳老五六個類似的問題,縱然是佛,也沒法忍受這樣的臆想。陳老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根本懶得搭理,繼續品著小酒,看著黃梅戲,一邊笑吟吟地跟著唱了起來,當真是頗有情趣。

孟飛宇可听不懂這玩意兒,此刻台上演的是《天仙配》,這故事他熟悉,董永和七仙女的愛情傳說家喻戶曉,他在荒谷里听很多老人提過,小的時候他還相信真有鵲橋,結果才知道這只是個傳說,頓時就讓他感到索然無味。只是想到愛情,他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見到的春蕊姑娘,那一顰一笑,簡直令人無法自拔,可是自那天以後,神女宮卻並沒有任何新的消息。

「我說,這麼好的戲,你小子不听就算了,一副古里古怪的模樣,最後又傻兮兮地笑,你能不能有點出息?」陳老瞟了一眼孟飛宇,這傻小子一會兒愁眉不展,一會兒痴笑,一會兒又低沉,宛如瘋魔一般,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失心瘋了。

「陳老啊!你說神女宮真的那麼厲害嗎?」孟飛宇喝下一杯酒,也不管陳老剛剛的話,直接問出自己的疑惑。經過霸刀門事件後,他對陳老的稱呼客氣了起來,這也是心生敬佩,不過偶爾還是會和陳老頂撞。陳老依舊瞪了孟飛宇一眼,沒好氣地回應道︰「你這三天,已經問了三次這個問題了,我懶得回答!日後你自然會遇到她們!」

「是麼」孟飛宇听到「日後」便心花怒放,端起酒壺,不僅給自己滿上,也站起身子,給陳老斟滿,那個皓齒潔白、渾身如玉、魅力無雙的姑娘仿佛就在他面前了,于是他又不禁嘿嘿地笑出聲來。

「喂,你小子瘋魔了吧!」孟飛宇怔怔笑著,酒水都已經溢出,陳老趕緊起身,一把拿下孟飛宇手中的酒壺,然後狠狠地敲打在他腦袋上,直打得他眼冒金星,悻悻坐下,這才不好意思地咧著嘴對陳老笑了一笑。

「真沒出息!」陳老心中已然無語,他快速擦了擦桌子,然後坐下,正要說話,忽然一道破空之聲傳來,陳老和孟飛宇臉色頓時一驚。陳老作為暗器大家,出手迅速,食指和中指急速探出,瞬間就將來物夾在手中,卻是一只短箭,上面系著一張疊好的白紙。陳老順著短箭射來的方向看去,卻空無一人,好在此處是酒館,人聲嘈雜,也沒有其他人發現異樣。兩人相視,凝重地點了點頭,便付賬回房,然後才打開那張白紙。紙上的字跡娟秀飄逸,上寫著︰

「明日酉時一刻,飄香樓,神女宮恭迎孟公子大駕,望請赴約!」

孟飛宇見到字跡,皺起眉頭,卻又忽然一喜,「雙珠三影」既然是神女宮先頭部隊,那麼明日必然可以見到春蕊姑娘,但是喜悅之後,無盡的擔憂又籠罩在他的心頭,他目光掃了掃陳老,見他只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心中也是頗為郁悶。這一路,他不停問著關于神女宮和絕情山莊的事情,可是陳老卻始終三緘其口,根本不願多說,如今赴約,恐怕也和當年的往事有關。

「明日的赴約?」雖然感覺陳老未必會說,但是孟飛宇還是下意識問道,卻沒想到陳老淡淡回了一句,「明日的赴約,你一個人去,你我也要分道揚鑣了!」

「什麼?!」孟飛宇瞪大了眼楮,明天究竟是什麼情況,他此刻全然不知,陳老江湖經驗豐富,有他一同前往,必然可以事半功倍,此刻陳老語出驚人,讓孟飛宇一時半會有些無法接受,驟然問道︰「臨出發時,大爺爺不是讓你陪同我一起闖蕩江湖嗎?」

「是,他老人家的確說過,可是卻沒說陪你多久,闖蕩多久。」陳老倒著茶,模樣古怪地說道︰「再說,你不怕老夫的仇人找上門嗎?這幾日你應該也發現了吧,有不少人在咱們左右跟隨呢。」

「我發現你老小子是故意的吧!」孟飛宇再也忍不住,把紙條捏作一團,氣憤地對陳老說著,「你這分明是讓我去鴻門宴!萬一我有個閃失……」

話沒說完,便被陳老打斷,「神女宮邀請,你盡管放心去,以前的事你也別問,順其自然就行,否則你大爺爺為何從來不提呢?」

「那我要準備什麼嗎?」

「準備?」陳老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著說道,「什麼也不用準備,非得說的話,你明兒趕緊上街置辦一身衣服,然後洗個澡,最近剛剛流行的那種皂塊兒,你也可以用用,如此就行了!」

「我難道是去耍美男計的小缸臉嗎?」

「美男計又如何?你小子成日惦記著人家小姑娘,這豈不是正好!」陳老笑得格外猥瑣,站起身拍了拍孟飛宇的肩膀,一股擠眉弄眼的模樣倒真是為老不尊,搞得孟飛宇格外不自在,「再說,明日那地方,老夫可不去。」

「地方?飄香樓?那是什麼地方?」

陳老老臉一紅,訕訕笑了一聲,說道︰「妓院!你說我老頭子都半截黃土的人了,去那地方豈不是催命嗎?你年輕氣盛,倒是,嗯,非常合適!哈哈哈哈!」

此刻孟飛宇心中恨不得吐出一口老血,這80歲的人了,為老不尊也應該有個限度,平時在荒谷里,陳老雖然常常搞怪,但是也沒見這麼不正經,如今出了荒谷,難道是天性釋放,本性如此?孟飛宇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他自小在荒谷出生,男女之事他雖然不懂,但是卻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听到明日要去妓院,他此時已經臉頰漲紅,可是陳老卻依然不放過他。

「你小子害羞什麼呢?盡管去,風流一晚,又有何妨?武林男兒,哪個不是風流瀟灑,你忘了你絕情山莊心法怎麼說的了?」

「心法?」孟飛宇一個月前才得大爺爺正式傳授絕情山莊心法《練情訣》,可是那一個月只是教授了行氣運氣的法子而已,臨出門才被大爺爺塞了一本破書,這一路上只是隨便翻了翻,倒是壓根沒有好好看,此時陳老問起,他先是一怔,然後才說道︰「太上煉情,自有情起,從無情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到底什麼意思?」

「你個豬頭小子!」陳老忽然敲了孟飛宇得腦袋,氣呼呼地說道︰「你這暴斂天物的傻小子!當年多少人為了這心法丟了命,今日時候還早,你給我把這本書仔細看一遍,盡量都給老子記住,要是讓你大爺爺知道你出來淨知道玩兒,哼,你等著去黑屋子里住個三年五年吧!」

「黑屋子?」孟飛宇听見這幾個字便心里發怵,一個月的滋味就足以讓他幾乎瘋魔,若是關上三年五載,那自己豈不是得變成一具行尸走肉。想到當初的滋味,孟飛宇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當即哭喪著臉,默默坐下,翻開那本破破爛爛、連封皮都已經模糊的心法,嘆了口氣,便自顧自地翻閱起來。陳老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徑直起身,躺在床上,倒頭便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四周已經逐漸黑了下來,孟飛宇點了蠟燭,見陳老仍然未醒,聳了聳肩,無奈地笑了一笑,便繼續看書。忽然,敲門聲響起,孟飛宇抬起頭,便詢問是誰。

「客官,您預定的酒菜來了!」

「酒菜?我們沒有定過啊?」整個下午孟飛宇和陳老都未曾外出,何時訂過酒菜,孟飛宇皺著眉頭,懷疑小兒分明搞錯了,于是站起身,便打開了門。只見酒店的小兒恭恭敬敬地端著一個大盤,侯在門口,孟飛宇隨意一掃,這些菜色有魚有肉,擺放精美,色香味俱全,那酒壇上還有未曾除淨的封泥,看樣子也是陳年佳釀,和中午吃過的菜肴大相徑庭,當下疑惑更深,「我們訂得什麼酒菜?這些不是你們店里做的吧?」

「公子好眼力!」店小二弓著身子,陪著笑,露出一副敬佩的神色,然後又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笑容來,「這位公子爺,這些菜都是剛剛飄香院送過來的,指明給您這間客房,小人也不敢多問,您收下便是!」

「飄香樓?神女宮!」孟飛宇心中一驚,看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書,腹中早就饑腸轆轆,此刻看到如此美味佳肴,胃里的饞蟲也已經蠢蠢欲動,可是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萬一其中有毒,豈不是因小失大?

「趕緊收下!」

正在猶豫,卻听見陳老的聲音傳來,孟飛宇回頭,卻發現陳老不知何時已經下床。見孟飛宇愣著,陳老快步走了過來,一看小二手中的托盤,便心花怒放,隨即自己一把將托盤從小兒手中拿過,隨手又塞了一粒碎銀子到小兒手中,然後左袖一揮,「你去吧!」

見到有賞,小二趕緊謝了又謝,才匆匆離開。孟飛宇關上門,還不待詢問,陳老便獨自吃起來,根本不管不問,哪里像個跑江湖的老手,分明是個餓死鬼的模樣。

「我說陳老,您慢一點,有毒沒毒還不知道呢?也不知道神女宮究竟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吃就完了!」陳老一邊說,一邊揭下酒壇上的封紅,頓時一股濃烈的酒香便撲鼻而來,陳老嗅了嗅,高興地嘖嘖稱贊道︰「果然是毫州老酒!來來來,明日就是你獨闖江湖的時候了,過來陪老頭子我喝一點!」

「快點啊!」

「放心吧,神女宮絕不會害你的!」

「老夫還能騙你嗎?!」

「你小子再磨蹭,老子就回去告你的狀!」

……

酒性大發的陳老一杯下肚便情緒高漲,在他的半推半就之下,孟飛宇也不得不坐下,心中的郁悶也正好借這美酒,痛痛快快地消解了一番。夜色深沉,一老一小品著美酒,吃著佳肴,再不願去理會明天的事情,正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