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袈裟伏魔

魔僧現身,霸刀門眾人自然欣喜萬分。

那日得知八臂魔神重現江湖,為了防止出現不測,呂長老連夜派人將他請出,沒想到陰差陽錯,八臂魔神是友非敵,反而恰逢其會,趕上瘋三平一伙,也算是無心插柳了。

了凡見幾位長老身上帶傷,急忙掏出療傷藥分發給霸刀門長老,一眾傷號服用後,頓時痛苦稍緩,足見這藥效神奇。呂長老內功深厚,服藥片刻,便悠悠轉醒,不過卻依然臉色蒼白,他只感激地向了凡點了點頭,並不說話,便盤坐調息起來。

瘋三平心知了凡的底細,再也不敢大意,直接請出了魔刀;了凡更加驚訝,原本旨在對付八臂魔神的他,卻不曾想今日霸刀門竟然差點被人一網打盡,幸虧自己接到消息,連夜趕路,才終于在這存亡時刻堪堪趕到,若是再晚片刻,恐怕就遲了。

見到呂長老身負重傷,了凡雖然關切,但是大敵當前,根本容不得大意,加上自己隨身攜帶了不少療傷聖藥,霸刀門幾位長老服下後已經有所好轉,既然沒有生命之憂,那麼自然不會有太大問題。想到這里,了凡心中略微一緩,可是又想到魔刀瘋三平在此,當下回身過來,皺起一雙白眉,悠悠地看著面前的瘋三平。

了凡縱橫江湖多年,雖然閉關十余年,但是在江湖上依然聲名赫赫,且在他縱橫江湖之初,瘋三平不過才初出江湖,兩人雖然有過照面,但是也已經是近五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時的瘋三平還不過是上代「霸刀」狂哲的跟班而已。此後魔刀瘋三平雖然凶名赫赫,可是卻再沒有和了凡有過照面,如今相逢,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兩人均暗自打量著對方。

瘋三平當然知道他來者不善,但是今天的局勢已經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方,縱然面對這位江湖宿老,他也沒有絲毫懼意,心中的嗜殺之氣反而洶涌而出,言語中也是絲毫不帶半點客氣,語氣滿是囂張和狂妄地對了凡說道︰「了凡大師潛心十多年,沒想到今日竟然為本座出關,倒是給本座面子!哼,今天,本座倒要看看,是我這柄魔刀鋒利,還是大師的佛法高強!」

「阿彌陀佛!」了凡身子一恭,大耳圓臉的面孔上露出一絲笑容,頗有些慈眉善目的感覺,如此一位看上去慈悲為懷的和尚,竟然有「魔僧」這樣的稱號,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只見他微微邁出一步,手捏佛印,一邊提防著瘋三平,一邊繼續說道︰「瘋施主二十年前雖遭到開革,但畢竟同門一場,如今歸來,何必如此不念舊情,倒不知所為何事?若是要尋釁報復,施主已然得逞,又何必執迷不悟?還請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瘋三平心中不悅,這了凡號稱魔僧,曾單人怒殺九江十八寨數百人,此刻竟然勸說他人放下屠刀,豈不滑稽?瘋三平如今重見霸刀,又已魔刀出鞘,自然不可能善罷甘休,他看著了凡這幅假惺惺的面孔,更加煩躁起來︰「了凡和尚,若是談及殺人,恐怕死在你手上的,比本座要多得多吧?」

了凡倒是半點不惱,這佛家的殺戒在他看來似乎不起任何作用,他向著瘋三平微微一笑︰「阿彌陀佛,瘋施主此言差矣。‘金剛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慈悲是佛,殺亦是佛。除魔衛道,老衲不過殺該殺之人,天下殺孽若盡數歸于老衲,縱然墮入阿鼻地獄,老衲亦不過效仿地藏王菩薩而已,如此無量功德,大善而已。善哉,善哉!」

「你這老和尚,倒真是無賴,竟然自比地藏王菩薩,真是大言不慚!咕座今日就來會會你!」魔刀在手,瘋三平絲毫不懼任何敵手,放眼天下,能夠殺他者寥寥無幾,若是單打獨斗,縱然不敵,想要逃脫也是易如反掌。

他怒喝一聲,平舉魔刀,直接對準了凡和尚,雙目之中精光乍現,氣機已然牢牢鎖定住對方,一股強烈的殺氣頓時從魔刀上散發而出。

在場所有人不禁皺起眉頭,身處這股殺氣之中,眾人頓時有股躍躍欲試的感覺,可見這魔刀之可怕。了凡和尚依然只是微微一笑,宛如清風明月,他眯著眼楮,說道︰「阿彌陀佛!瘋施主殺人無數,老衲殺你,亦是金剛伏魔,善哉!善哉!」

這「哉」字剛剛說完,了凡眼楮忽然睜開,合十的雙掌猛然平舉向外,一股真氣鼓蕩在他周身,只見他身上所披的袈裟陡然間膨脹起來,下一刻袈裟離身,猛然撞向瘋三平,赫然是少林至高武學「袈裟伏魔功」。

眾人只見鮮紅的袈裟在空中騰飛,獵獵作響,那些袈裟上秀著的骷髏頭顯得無比猙獰。盤旋的袈裟上灌注著強勁的真氣,來回旋轉、翻騰,試圖將瘋三平罩入其中。這袈裟越轉越快,飛行盤繞的速度不斷增加,整個袈裟籠罩的範圍卻不斷縮小,任何人若是最終被這袈裟捆住,便會立刻身受萬鈞之力,再無法動彈,只能束手就擒。

可是瘋三平豈是等閑之輩,他手持魔刀,怒喝不斷,雖然仍舊不見有任何精妙招式,只是魔刀上下紛飛,無數道強烈的刀氣從刀身上迸發而出,那黑色的刀身上似乎綻放出點點璀璨的烏芒。刀氣翻騰,卷起的氣浪和鮮紅的骷髏袈裟一次又一次撞擊在一起,那袈裟雖然始終帶著強烈的旋轉,卻被阻隔在瘋三平身前三尺之處,再也無法更進一步。

了凡心中震驚萬分,當年見到瘋三平還不過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而已,怯怯縮縮,凡事都要仰仗狂哲,如今竟然已經成了這般氣候,自己已經催發了九成功力,依然難以湊效,卻見瘋三平魔刀越舞越快,漫天的殘影和刀氣隱隱有脫困而出的跡象,袈裟伏魔功竟然擋不住魔刀的凶威。眼見漸漸有抵擋不住的跡象,了凡皺起眉頭,左手依然貫出真氣,催持袈裟,右手竟急速對著瘋三平一連拍出十余掌,所用的赫然是密宗大手印。

正在奮力揮舞魔刀的瘋三平正暗自興奮,料想這袈裟伏魔功不過爾爾,正要一鼓作氣破開袈裟之時,陡然間感覺胸口襲來一波強勁綿延的掌力,當下心中暗道不好。反應迅速的瘋三平右腿足尖發力,足尖猛然一點,竟然陷入地面,而後借力發力,整個人瞬間向後飄去。

他快,掌力更快,密宗大手印講究的是層層相疊,前後掌力往往會在空中疊加,這一連十多掌的疊加之力堪稱非同小可,掌力在空中速度不斷增加,縱然瘋三平跑得再快,也無法逃避連環疊加的掌力,而半空之中,那伏魔袈裟卻依然如附骨之疽,瘋三平退,它便隨即跟來。兩面受敵,瘋三平不管不顧,魔刀從下至上,猛然揮出,以刀化棒,刀身與掌力發生激烈踫撞。瘋三平悶哼一聲,卻借著這股推力又向後飛去,可是那伏魔袈裟依然咄咄逼人,可是速度卻因為與了凡距離拉遠有所下降,瘋三平看準時機,雙眼中惡毒的目光閃過,忽然縱身一躍,長刀力劈而下,「嘶」的一聲,那袈裟便裂成兩半。誰知道,裂開的袈裟雖然威力大減,但是卻依然一左一右,極其詭異地撞擊在瘋三平的兩側肩膀上,直接將瘋三平從半空擊落。好在袈裟上氣勁不足,這一下竟然沒有傷到瘋三平要害,他落地之時,長刀插入地面,頓時化解了大半的下墜之力,最終他單膝跪在地上,左手手掌也隨即依靠地面撐住身體,這才沒有狼狽倒下。

眼見魔僧變招一擊既成,眾人大聲喝彩,瘋三平身後的一眾黑衣人頓時就要上前,卻被瘋三平橫出一只右手給攔下下來。

「不用過來,本座沒事!」說話間,瘋三平晃蕩著身體,撐在長刀上,緩緩站起,只見他嘴角已經溢出鮮血,雙目之中紅絲遍布,有股說不出的凶煞之感。

「大師,小心!魔刀觸血,要逞凶了!」呂長老作為最了解瘋三平之人,頓時知道不好,當下出聲提醒,又急忙在眾人的扶持下,強行起身,大手一揮,命眾人往後退出了十余步。這邊霸刀門眾人如驚弓之鳥,那邊的了凡卻鎮定自若,他雙目微張,雙手合十,靜靜地等待著瘋三平的動作,卻並不著急出手,當真是自負至極。

瘋三平殘忍一笑,哇的一聲,一口鮮血猛然噴出,卻是噴在了魔刀刀身之上。剎那間,那魔刀遇到鮮血,雖然插在地面之中,竟然忽然晃動起來,嗡嗡作響,似乎有自己拔地而起的沖動。獰笑著的瘋三平露出一臉猙獰的模樣,臉上的肌肉盡數扭曲在一起,只見他右掌竟然拍向自己的胸口,硬生生將自己打了個趔趄,隨即又是一口鮮血豁然吐在魔刀刀柄之上。鮮血涓涓流下,那魔刀刀身受到鮮血滋養,顫動的頻率又加快了幾分,只幾個呼吸,只听噌的一聲,魔刀竟然自動彈起,瘋三平隨即右手握住魔刀,迎空向上,一股滔天的殺氣頓時彌漫在四周,眾人只感覺到一股窒息感傳來,趕緊催動真氣,這才遏制了心中將要涌起的殺意。而被黑衣人鎖住的霸刀門弟子中,一些修為不夠的弟子,竟然面色猙獰地原地扭曲起來,不少人發出震天的怒吼,然後不受控制的胡亂走動起來,最終痛苦地吐出一口鮮血,神情萎靡地暈厥了過去。

了凡皺著眉頭,他雖然無數次听說過魔刀的凶威,但是江湖傳言往往夸大,但是今日第一次親眼看到魔刀的凶威,他心中仍不免震撼無比。雖然有些懊悔自己的托大,但是作為享譽江湖數十年的絕頂高手,了凡自負身兼兩家少林之所長,縱然隱居多年,但是一顆爭強好勝之心卻始終沒有半分衰減,如今得遇強敵,慎重之外,竟然更多了幾分狂熱和欣喜。此刻了凡的伏魔袈裟已經裂成兩半,袈裟伏魔功再難施展,可是兩家少林合起來絕技無數,少了一項法門,他倒是一點也不在意。

屏住呼吸的了凡暗暗將全身真氣灌注在雙手之上,此時他已經不再留力。而那邊的瘋三平得魔刀加持,凶威更勝,只見他雙目血紅,披頭散發之下不斷地喘著粗氣,死死盯著面前的了凡,宛如一頭鎖定獵物的饑餓野獸。

一場生死之戰一觸即發,天心輪轉,究竟鹿死誰手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