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皇上沒來,香珠把李妃攔在半路試圖把皇上截走這事兒跟顧昕說了。

「李妃在半路截人?」顧昕皺了一下眉頭︰「她是怎麼知道皇上晚上要來的?」

香珠憤憤的說︰「李妃一定是讓人盯著咱們,茅公公來傳信兒這麼一路走來,肯定讓她的人看見了。」

顧昕捻著一根頭繩︰「說的是。要麼就是盯著勤政殿,要麼就是盯著我們。盯勤政殿的話,怕是李妃的手伸不了那麼長。」

「娘娘說的是。」

顧昕本來對李妃沒什麼感覺,李妃在生辰宴上失態也好,裝病爭寵也好,那都是她自己的事。

但是想到李妃就讓人蹲在會寧宮外頭盯著自己,顧昕難免覺得煩躁。

進宮的時候她就知道,後宮不是什麼善地。但進宮前幾個月日子過的都還算清靜,她都快忘了自己是妃子,會陷入和別人的爭斗中。

現在春天來了,皇上來了,麻煩也都跟著來了。

于是等皇上洗漱過,換了寢衣,進寢殿之後就看見一個有些氣鼓鼓的貴妃。

顧昕已經躺下了,被子蓋到了下巴,半張臉幾乎都遮住了,就眼楮露在了外頭,看得格外清楚。

那雙眼楮現在亮亮的,不過看著透出來的不是歡喜,是氣惱。

不過無論是剛才贏了彩頭時候的歡喜,還是現在很明顯的氣惱,貴妃的一雙眼楮總是這麼生機勃勃的,那麼鮮活。

就是,有點太鮮活。

躺下快一刻鐘了,顧昕還沒睡著,但是總一個姿勢躺著身上有點酸。

顧昕她翻了個身。背有點癢,想撓。

顧昕本來想忍忍過去,但癢這種事情,忍不住浮。

她自己撓了兩下,但是撓癢嘛,撓過的人都知道,總有自己夠不著的地方。

顧昕皺著眉。怎麼辦呢?要換成平時,皇上不在,她肯定叫人進來伺候啊,香珠撓癢還是挺舒服的,不輕又不重。

但現在皇上在這兒,她能喚香珠進來撓癢嗎?好象不大合適。

那,難道請皇上幫她撓癢?

這好象更不合適。

顧昕難受的很,忍不住胡思亂想,不知道以前和皇上一起過夜的嬪妃們,她們要是背上癢了,怎麼撓?

皇上听她窸窸窣窣動了半天了,象只小老鼠一樣,一直不老實。

「貴妃不困嗎?」

「不是……」顧昕聲音听起來有點苦悶︰「就是背有點癢癢。」

這個忍不了,雖然癢癢這個事兒不屬于人有三急的範疇內,但也挺急的。既然都對皇上說出來了,顧昕本以為皇上會叫她的宮女進來伺候,結果她的被角被掀起,皇上伸手過來,輕輕擱在她肩上︰「哪里癢?」

「啊,」顧昕愣了下︰「往,往下。」

皇上的手往下滑了約摸兩寸︰「這兒嗎?」

「再往右挪一點。」

皇上依言又挪了一點︰「這兒?」

「對對,就這兒。」顧昕連連點頭︰「就是這兒癢……其實冬天的時候還好,就是春天,偶爾會癢。」

皇上輕輕用掌心在那塊皮膚摩挲。

他沒用指甲,但是,皇上的掌心是有繭的。

和一般人想的,皇上必定細皮嫩肉,養尊處優的不一樣,顧昕原來也沒注意過,皇上的手上有繭子,而且不少。

帶著硬繭的手蹭過皮膚,其實比用指尖、指甲來撓要舒服。用指甲,很容易撓過頭,就疼了。但是手掌上帶著繭子吧,就恰到好處,既解癢,又不會過于尖銳撓傷了皮。隔著很薄,很薄的寢衣,這個癢癢撓的顧昕別提多舒服了。

她還挺意外的。皇上嘛,生下來就是龍子鳳孫,過的肯定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好日子,只有別人伺候他,沒有他伺候人的。

沒想到皇上還會給人撓癢呢!而且撓的很不錯!

呃,也許皇上經常給自己撓?

顧昕趕緊剎住思緒,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就……呃,皇上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有點要崩裂的趨向。

「好了,不癢啦。」顧昕趕緊道謝,道完謝發覺自己還是背對皇上的,又轉過身來,重新道謝︰「多謝皇上。」

「沒什麼。」皇上又安安靜靜把手臂縮回去。

不過兩個人本來躺得涇渭分明,現在比剛才靠的近,借著帳子外頭透進來的光亮,顧昕還能看見皇上的面容神情,只是不太清楚。

卸了冠,散了頭發,皇上的年紀看起來象是憑空小了幾歲似的。

「皇上也不困嗎?」

上回皇上在這兒留宿的時候,顧昕很快睡著了,她也不知道皇上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朕中午歇了覺,晚上不大困。」

「哦。」顧昕想了想,小聲說︰「皇上要是背上也癢,妾身幫你也抓抓?」

她這也是由己及人嘛,她身上有癢自己夠不著,又不好意思說,剛才就挺難受的。萬一皇上也不舒服,但顧著臉面不肯說呢?

「朕沒事。」

那行吧,沒事就沒事。

顧昕側耳听听外面的雨聲,似乎不大听得見了,興許雨真停了。

「快些睡吧,明天不想去騎馬了?」

「想。」顧昕趕緊閉上眼,老老實實的認真的開始睡了。

顧昕一向睡的好,既不怎麼做夢,也不起夜,就算身邊多個人,但皇上既然和她各睡各的,那就互不相擾,她睡的香著呢,一睜眼就大天亮。

今兒是個晴天,太陽早就升起來了,照得窗紙上一片金燦燦的,風也不大,軟軟和和的,吹在臉上不冷也不熱,正是個適合騎馬的好天氣。

「皇上人呢?」

一醒來身邊又是空的,上次是有朝會,今天可是約好了去騎馬的。

「天剛蒙蒙亮皇上就起身了,練了一趟拳法,換了衣裳之後已經在看折子了。娘娘快起身吧,奴婢已經讓人把騎裝都預備好了,娘娘挑一挑看看穿哪一件。」

顧昕頓時來了精神︰「快讓人傳早膳,騎裝在哪兒?」她都等不及了!

香珠讓人捧來的騎裝有兩套,一套銀紅色一套淺青色,用料考究,繡工精美。

顧昕沒猶豫就指了那套淺青的,香珠一點都沒覺得意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