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只說︰「送李妃回去。」

李妃還死死抓住轎簾,可既然皇上這麼說了,誰也不敢違逆,連李妃自己的宮女也只能過來扶她。

李妃不願意,拉拉扯扯間,傘都歪到一旁,她身上也被雨打濕了。

還是褚惟忠看著這樣子不成體統,再耽誤下去,皇上怕是要動氣,自己上去架住李妃,直接把她從轎輦前拖走了,嘴上倒是很客氣︰「李妃娘娘病體未愈,怎麼能淋雨呢?倘若著了涼病更加重了那可就不好了。」他看了一眼承慶殿的太監︰「你們當的好差,就是這麼伺候娘娘的嗎?」

這下承慶殿的太監和宮女不敢再敷衍,趕緊上去又扶又抱的,把李妃弄回轎子里,抬了起來似逃命一般的走了。

御輦的轎簾也放下來,重新往會寧宮方向走,趙良趕緊跟上,心里直呼僥幸。

幸好皇上沒搭理李妃那一套,不然他可不知道回去了怎麼跟貴妃娘娘交差。

平時走慣的路,在雨夜里總覺得高一腳低一腳的,鞋底直打滑。等回到會寧宮門口,趙良才終于松了口氣。

在雨里走了這麼久,一看到會寧宮里的燈火,他心里就踏實了。

皇上下了輦轎,顧昕領著人在殿門外廊檐下恭迎,燈下看美人,又是一番風姿。顧昕身上的衣衫有些單薄,宮燈從頭頂一照,她象站在一團朦朧的霧影中一般。

皇上握住了她的手,沒讓顧昕把禮行下去。

「手這樣涼。」

顧昕剛才都在殿內,皇上輦轎到了宮門她才出地殿門,手哪里就涼了?

皇上握著她的手,一直到進了殿內坐下時才松開。

膳房已經把鍋子送來了,炭火在銅鍋下燃燒,小塊的木炭上面帶著一層霜灰,銅鍋里的湯正滾著,咕嘟咕嘟的翻著氣泡,鮮香氣彌漫得整個殿閣內都聞得見。

皇上來的路上就算不餓,聞著這香氣也覺得餓了。

褚懷忠要上前來侍膳,皇上擺了擺手︰「你也下去歇一歇,把濕衣裳換了,朕這里不用伺候。」

顧昕已經餓了,皇上來之前膳房早把銅鍋送來了,只是壓著火,蓋著鍋蓋,那香氣也一直在往外飄溢。顧昕就覺得嘴里的口水一直止不住的流啊流。現在終于能動筷子,她可不想再等了。

顧昕欠身拿大湯勺舀了一粒丸子,先放在皇上碗里,然後老實不客氣的給自己撈了一大勺菜。鴿子蛋,火腿,肉粒,口蘑黃花菜……這一勺下去,她面前的碗頓時裝滿了一大半。

香珠只能當沒有看見——她也知道娘娘餓了,平時這時辰她早就用完晚膳了,今天為了等皇上來,娘娘餓了多半個時辰,現在胃口看起來太好,也是沒辦法的事。

香珠只是上前一步,輕聲問︰「娘娘,要不要溫些酒?」

顧昕自己倒是不大喝酒,冬天的時候偶爾喝那麼一杯熱酒,又取暖,又消閑,喝完了感覺睡覺也挺香的。天氣漸暖之後,她喝湯水、果子露居多,酒就不大喝了。

顧昕看了一眼皇上︰「皇上?」

「貴妃做主吧。」

顧昕吩咐香珠︰「那溫二兩玉泉酒來。」

玉泉酒口味清淡,倒在杯中酒色微白,入口綿甜,吃鍋子配著玉泉酒,顧昕覺得挺好。

皇上看起來也覺得這酒不錯,慢慢的飲完一杯,香珠趕緊再給斟上。

顧昕埋頭苦吃。

蘸醬雖然沒有香油蒜泥,但是沾著豉油和芝麻醬吃也是很鮮的。

一顆圓溜溜的肉丸子落在她面前的碗里。

顧昕還以為是香珠給她舀的,抬頭卻看見皇上拿著勺還沒來及收回去的手。

呃……

顧昕趕緊用力嚼幾下,把嘴里的菜咽下去︰「多謝皇上。」

讓皇上給她夾菜,這確實可以算得是殊榮了。

皇上聲音溫和︰「慢些吃。」

皇上吃的不算多,起碼沒有顧昕多。而且顧昕發現皇上口味偏清淡,吃的素菜比葷菜要多些,盛了半碗湯鍋里的熱湯喝了之後,皇上就沒再動筷子,但也沒有起身離席,只是端著半杯酒慢慢啜飲。

顧昕趕緊趁著這段時間填飽肚子,酒且顧不上喝了。皇上要是一離席,她也不能再賴在桌邊大吃大喝了。

不過,皇上顯然是用完膳了還沒有要走的意思,是在等她吃完?

顧昕悄悄抬眼看過去,皇上端著酒盞,似乎正在微微出神。燈光映得他發鬢、眼睫處都有一層淡淡的金邊,目光清郎,神情安定,整個人看著象是玉石雕成的一般。

顧昕看的有點兒出神,嘴里咀嚼的動作倒是不知不覺慢下來了。

皇上看著挺……挺好看的,而且那麼年輕,看起來比他實際的年紀要年輕好多。

而且皇上一直很瘦。宮里人都說,是因為登基之前的幾年,頗受了些磋磨苦難。

皇上忽然轉頭看她,顧昕有些匆忙的垂下眼簾,感覺自己偷看被捉,有那麼小小的心虛。

顧昕吃了個八分飽,雖然覺得自己還能再添一碗飯,到底克制住了。

今天又下雨,皇上也在,她不能出去溜達消食,還是別吃太飽了。但飯不吃,湯還是要喝的。

香珠勸了句︰「娘娘,這湯味兒重了些,怕是晚上會口渴,奴婢給娘娘煎一碗柏葉茶來吃吧?」

其實顧昕喜歡梅子茶,不過柏葉茶也成。

用過晚膳,皇上今天破天荒居然沒有拿出奏折來看,倒是和顧昕一起在窗邊閑坐。

平時這張木榻只坐她一個人,顯得挺寬敞的,可以靠著,可以倚著,午後倦了,還能在這兒打個盹。

可今天這里坐了兩個人,木榻頓時變窄了。坐下的時候顧昕特意把裙擺攏了又攏,可是一坐下之後,她的裙擺和皇上的袍子還是不可避免的擠在了一起。

「貴妃平日里都做何消遣?」

「也……沒什麼正經消遣,有時看看書,在園子里走一走。」顧昕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

「那未進宮之前呢?」

那消遣可多了。顧家人不怎麼管她,顧昕時常從後院西北那兒的角門溜出去,逛茶樓、買零嘴,還常去書坊尋新出的話本來看。

不過這肯定不能實話實說啊。

正好茶端來了,顧昕趕緊接過來,遞給皇上一盞,自己也端了一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