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們你方唱罷我登場,花樣多的是。今天你送了繡品,明天我送湯羹,李妃尤其會出奇招,她說病了。

香露就嘀咕︰「也不知道是真病假病。」

顧昕就笑︰「人吃五谷雜糧,哪有不生病的呢。」

「那病了就叫太醫啊,讓人一天三趟去請皇上算怎麼回事?皇上又不會看病。」香露和香雲兩個人手腳都麻利,顧昕日常起居的側殿和寢殿都是她們收拾,不假旁人的手。這會兒一邊嘟囔一邊也不影響她倆干活。

香露用撢帚小心的掃去花瓶上的浮塵毛絮,春天風大,灰塵大,飛絮也多,一天不打掃,就能落下不少灰來︰「咱又不承慶殿伺候,咱哪知道人家娘娘有病沒病。」

香雲悄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笑著說︰「我覺得李妃娘娘是有病,八成是總見不著皇上,害了相思病。」

「你要死啊,什麼都敢說。」香露也想笑,不過她不敢笑,撢灰力氣大了,花瓶立不穩要摔壞的。

「又不是我先這麼說的,好多人這麼說呢。」香雲轉頭看看坐在一旁玩棋子的顧昕,又看看在外頭庭院里分派活計的香珠,這才接著說︰「她們都說,李妃娘娘從那年沒了孩子,人就神神叨叨的,脾氣也更壞了。」

顧昕本來在翻書,有一眼沒一眼的看,听到這話倒是有點出神,招手讓香雲過來。

顧昕一向和氣,下頭宮女們只怕嚴厲的香珠倒不怎麼怕她。顧昕問她︰「李妃當年落了孩子的事,你知道究竟嗎?」

香雲搖頭︰「那得是六七年前的事兒了,奴婢那會兒才多大,哪能知道。我也是听旁人說的。」

「沒事,你只說你知道的。」

香雲小心的往外看一眼︰「那奴婢就說了,娘娘可別告訴香珠姐姐說是我說的。」

「行,不告訴她,你說你的。」

香雲也挺樂意在娘娘面前多表現表現,香露好奇心大,也一邊干活一邊支起耳朵听。

「李妃娘娘,其實一開始和奴婢們一樣都是宮女,以前我听一個老宮女說,李妃進宮後,因為她讀過書,認得幾個字,所以分在萊陽宮做宮女,後來也是憑著她識字,生得又出眾,所以被賜進王府。」

「嗯,後來呢?」

「當時王府里就是孟妃……嗯,就是先皇後娘娘打理,先皇後娘娘是個公正明理,寬和大度的人,哪怕李妃她總是掐尖要強,吃醋爭寵,先皇後娘娘也都包容了。所以李妃是王府里第一個有身孕的。但李妃心眼兒小,從懷上孩子就總說有人要害她,整日疑神疑鬼。當時王府外頭的人都知道了,只要皇上在,她就安分,說心里踏實,皇上不在,她就燒的一院子是香,燻得鳥雀都要離王府遠遠的不敢靠近。後來……听說懷到四五個月的時候,孩子沒有保住。當時太醫說,好象是李妃娘娘底子弱,自己又不善保養的緣故。」

「原來是這樣,」顧昕想了想︰「後來李妃沒有再懷過孩子嗎?」

「沒有了。李妃娘娘從沒了孩子以後,有好一陣子總是找事,說是有人害她,害了她孩子,大家都說她要瘋癲了。」

「這麼說,李妃在生辰宴上喝醉酒那不是頭一回?」

「不是,李妃娘娘以前……」香雲猶豫了一下才說︰「以前也曾經有過當眾失態的時候,奴婢知道,就是先皇後薨逝大約幾個月之後吧,李妃娘娘就半夜里沖到宮院外頭,又喊又叫的。也就是咱們皇上念著往日情分,又憐惜她沒過孩子,所以才不追究李妃這一次又一次的鬧騰,還封了她為妃。」

顧昕點點頭,沒再問別的,香雲趕緊行禮退下。

听起來李妃這個人……嗯,不好說。她有可憐之處,但也有很多招人煩的地方。顧昕和李妃沒仇,但她覺得,以李妃的做派,以後很可能會倒過來找她麻煩。

不過顧昕也不怕她。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李妃要敢到她面前蹦,顧昕肯定不會讓著她,她只是個貴妃,又不是皇後,不用博什麼賢良大度的名聲。

反正大家看的話本子,听的那些戲詞兒里面,但凡貴妃,沒有一個好東西,總是妖媚、爭寵、歹毒這些詞兒扯不清的,更嚴重的甚至要禍國。

禍國的本事她沒有,但她也不可能受旁人的欺負,不然不白當這個貴妃了?

香珠看人在院子里搬抬花盆,修剪花樹,等太陽升高了才進殿來,笑著問︰「娘娘,李妃病了,咱們要不要打發人去探個病?」

顧昕先問︰「膳房送了點心來嗎?若沒有,跟他們說我要個花生酥,糖少一些。」

「娘娘。」香珠真沒轍,她說東,娘娘說西︰「正說李妃的事情呢,花生酥先不忙。」

「嗯,那別人都派人探過病嗎?」

「有,陳妃派人去過了,張嬪那邊還沒動靜。」香珠說︰「張嬪本來對這種人情來往的事就不大上心,咱先不說她。還有其他人,吳嬪、何美人,沈才人她們好象都打發人去過了。」

「行,那咱們也讓人去看看。」親自去就不必了。

其一,李妃八成不是真病。其二,就算她是真病,顧昕也不想去探病。這和她是不是貴妃沒關系,單純就是不想去。

香珠去選了兩樣探病用的禮物,選好了又減掉一樣,只拿著一樣去給顧昕過目。

顧昕也沒覺得少。

笑話里還說有人拎著一張草紙去送禮呢,那叫「禮輕情意重」。她和李妃沒多重的情意,所以這禮還比草紙重多了。

「讓趙良去吧。」

趙良很明白這探病是走個過場,不過既然他去了當然不能只是走個過場,那豈不白跑一趟。

趙良帶了個小太監一起去了承慶殿。

承慶殿在會寧宮西北方向,路並不算近,趙良他們一路靠牆根走,有陰影,但走到承慶殿時,還是出了一身汗。趙良自己擦了擦汗,理了理衣襟,也示意小太監整理一下,這才邁步進了承慶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