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殿里有個浴池,顧昕知道,但她從來沒用過。

倒不是用不起,貴妃娘娘要洗個澡還能洗不起嗎?

主要是她進宮的時機不大對,皇上第一次在秋圍時遇見她,那時候都快深秋了。到她進宮的時候都已經進了臘月,那個天氣冷的啊,簡直滴水成冰。再加上會寧宮是個很久沒住過人的地方了,不算破敗,但也肯定需要修繕。

顧昕真要用這個浴池也能用,門窗全用厚氈擋上,擺滿一殿炭盆,那必然不會冷的。

只是她不願意這麼折騰,用浴涌也是一樣的,一樣洗的很舒服。

側殿里滿滿的都是熱騰騰的水汽,一進來就糊了她一臉一身。皇上已經泡在池子里了,隔著紗簾,顧昕只能看見他的肩膀。

並不象顧昕想的那麼骨瘦如柴。

顧昕這人不大愛詩畫風雅那一套,不過眼前這情形,倘若能畫下來,以後可以常常拿出來觀賞回味,也是件美事啊。

可惜她手笨,畫畫不成。琴棋書畫里,琴勉勉強強還能蹭上點邊,其他三樣都稀松平常。

剛剛顧昕抱著「早晚都要經這一遭」的決心,義無反顧就進來了。可進來之後,她又有點懵,捧著兩件衣裳站那兒,手腳不知道該往哪處擺。

她可不承認自己是膽小!她顧姑娘,顧貴妃,什麼時候也沒膽小怕事過。

但眼下情形不一樣,她膽子大,見識廣,她也沒有和泡澡的男人這麼單獨相處過。哪怕這個男人是她名義上的夫君,那也……

側殿里太熱了,滿滿一池子熱水,怕下雨天涼,八成又加了炭盆,顧昕的兩頰從微熱變成燙熱,她把手背貼在臉上想降降溫也沒用,手也熱燙,不比臉強到哪兒去。

「茶。」

顧昕險些被他的聲音嚇一跳。

過了片刻,沒見她有動靜,皇上又說了句︰「將茶端過來吧。」

從屏風處到浴池邊,也不過就五六步遠,顧昕磨磨蹭蹭,把茶果端了過來,斟了約摸半杯遞給皇上。

皇上將茶接了過去。

這一遞,一接,顧昕就看見了皇上的肩膀,還有半截手臂。

沒穿衣服的!

和穿著衣裳看見完全是兩回事啊。

顧昕只覺得臉好象比剛才更熱,只怕攤個雞蛋在臉上,轉眼就能把蛋給煎熟了。

皇上問她︰「今天生辰,過得可開心?」

「開心,自然是開心的。」顧昕胡亂點了下頭︰「收了一堆禮物,還吃了好吃的東西。」

「開心就好。」皇上朝後靠了靠,微微皺著眉︰「有些頭疼,你替朕按一按。」

頭疼?

顧昕輕聲問︰「皇上是今天太過操勞,還是來會寧宮的路上叫冷風吹了?」

「這幾天都有點兒頭疼。」

那就不是吹風著涼了,八成就是過于操勞的緣故。

顧昕朝前挪了挪,將玉竹枕墊在皇上脖頸後,手指輕輕按住耳後和後頸,緩緩推揉。

側殿內都是熱氣水氣,皇上身上也是潮漉漉的,顧昕按了幾下,只覺得手底下這個人一點兒都不象在熱水里泡軟了的,反而整個人都硬梆梆緊繃繃的。

泡著澡難道還在思慮什麼朝政大事不成?

顧昕自己是個懶散慣了的人,皇上這樣恨不得一天十二個時辰倒有十個時辰撲在政務上的人,她實在理解不來。

做人做事,都要講究個張馳有度嘛,一味的催逼自己,總有扛不住的那一天。

「皇上午膳都用了什麼?」

皇上閉著眼楮,沾濕的眉睫看起來又黑又濃。

顧昕听人說過,毛發硬的人,往往脾氣也格外固執。

皇上這眉毛,感覺摸上去都能扎疼人的手。

「唔?」皇上沒有睜眼,思索了一會兒,才說︰「朕……」

這還要想好久?中午吃的什麼,難道他現在就不記得了?

還是這人根本沒把心思放在吃飯上頭,一面吃著,一面想著旁的事,連自己吃了什麼多半都沒注意。

不過皇上記性顯然還是挺好的,他想起來了︰「中午有道燜羊肉,還有道湯,味道也還不錯。」

大中午的吃燜羊肉?

只怕皇上根本就沒點過菜,向來都是膳房端上來什麼他就吃什麼。

「妾身也挺喜歡吃羊肉的,冬天的時候隔三岔五就要吃一回,眼下天氣暖和了,羊肉倒是吃的不多。前兒膳房做了一道魚丸,鮮嫩味美。還有皇上今天賞的豆腐湯,喝著清淡又不油膩。」

顧昕說著說著,都快把自己說饞了。

魚丸也不知道膳房的人怎麼料理的,吃著鮮、嫩、滑,那一盞魚丸被她吃的精光,一個都沒剩,還覺得意猶未盡,當時就想讓人去膳房再要一份兒來,還是香珠勸住了她,說好吃的東西也不能一次就吃膩煩了。

等明天再叫膳房送一次魚丸來。

她一分心,手上的動作就越來越慢了。

不過……

顧昕低下頭,跟剛才相比,皇上整個人倒是松馳下來了,頭枕在了顧昕的腿上,呼吸沉而均勻,象是睡著了。

顧昕頭慢慢俯下去,仔細打量了一下皇上。

大概是有些日子沒得好睡了,皇上眼下能看出很明顯的青黑。

這人的鼻梁真高,眉骨也高,顧昕的手指沿著他眉毛的輪廓虛虛的比畫。

皇上醒著的時候氣勢太盛,顧昕就沒敢這麼放肆、直白打量他。

兩人離的這麼近,還是頭一次。

睡著了的皇上,看著倒象是比他的真實年紀還要小著幾歲,看起來就是個才將將及冠的年輕人。

泡著澡,按著頭都能睡著,可見是累狠了。

但是浴池里又不是個睡覺的地方。

顧昕正想著怎麼把他叫醒,她微微一動,腿挪了下位置,皇上就睜開眼楮了。

他似乎沒察覺到自己剛才打了瞌睡,還問了顧昕一句︰「晚膳再加一道湯吧,朕也嘗嘗你說的那個魚丸。」

顧昕趕緊應了聲是,又說︰「讓褚公公進來服侍皇上吧?」

這回皇上沒說話,只點了點頭。

顧昕如蒙大赦,趕緊起身,匆匆行了禮退出來。

一出了殿門,顧昕才發覺渾身上下都濕了,內衫更是沉甸甸貼在身上,也不知道是潮氣浸濕的,還是她真的出了那麼多汗。

換衣裳的時候顧昕往肚里灌了兩大杯茶水,還覺得有點口干舌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