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昕起身離席去更衣,香珠跟著伺候,端水的時候香珠眼圈都紅了,小聲說︰「娘娘,酒宴都過了一半了……皇上就算不來,也該賞賜點什麼才是。」

哪怕賞一個菜,賞半匹布呢,總不能什麼表示都沒有吧?自然,按份例的賞賜早就給了,可那個有什麼稀罕?那是內宮監出的,宮里嬪妃到了年節都會得一份兒。

顧昕拿她沒辦法,香珠替她擔心是真情實意的。

這就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啊。

「皇上會來的。」顧昕一邊撩水洗手一邊說︰「你快把心放回肚子里,別把自己急出病來。」

香珠一臉將信將疑。

都這個時辰了,酒宴已經過半,皇上還能來嗎?

「娘娘的意思是,皇上晚上會來?」

她那兩眼放光的樣子看得顧昕都有些不忍心了。

「嗯,應該會來的。」

香珠一面高興,一面還是將信將疑。

她的忐忑顧昕怎麼會看不出來。

「你想一想,皇上上次為什麼特意賜匾呢?」

香珠不假思索︰「那自然是看重娘娘啊,別人都沒得,就咱們得了,滿宮獨一份兒。」

看重……行吧,就算看重。

顧昕接著說︰「既然皇上有心看重,那麼今天這樣的日子,皇上心里自然也是有數的。」

這話一下子就把香珠給說服了!

對呀,皇上既然心里有娘娘,還特意賜匾給娘娘,這是給娘娘撐腰,給娘娘體面。既然皇上如此有心,那今天娘娘生辰,皇上一定會有所表示的。

得了顧昕這話,香珠象吃了定心丸,一點兒都不擔憂了,笑盈盈的滿面喜氣,連看著今天來的的這些不速之客都覺得順眼多了。

她們不是想來看熱鬧嗎?那就讓她們好好看一看自家娘娘的體面和尊貴。

趙良快步從外頭進來,一邊肩膀讓雨水打濕了他也顧不上,喜氣洋洋,匆匆行了禮稟告說︰「娘娘,皇上命人賞了好些東西,娘娘快去看看吧。」

雖然人沒來,可賞賜來了也好啊。

香珠香露香雲她們全都露出了笑容,催著顧昕快去。

顧昕︰「……」

不是很感興趣。

但賞賜臨門,她總不能說我不要你們抬回去吧。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殿門處。

勤政殿派來的人也不是什麼小角色,居然是褚惟忠親自帶來的,一見著顧昕,褚惟忠笑呵呵的先行禮︰「給貴妃娘娘道賀,恭賀貴妃娘娘芳辰。」

顧昕伸手虛扶︰「褚公公請起,雨這麼大,有勞公公還跑一趟。」

褚惟忠行過禮起身,命人把壽禮抬進來。

「皇上賞貴妃金瓖玉如意一柄,紫檀屏風一架,擺件四樣,春錦綾羅二十匹,金釵兩盒,玉鐲兩對……」

禮單長長的,褚惟忠念的又響亮,一長串東西抬進了殿中。

香珠氣都喘不上來了,死死掐著自己的手。趙良比她好一點,可也沒好到哪去,兩眼瞪得大大的。

不過失禮的也不光是他們兩個人,殿內歌舞早停了,陳妃她們直愣愣的站著,看著一串抬進來的賞賜,沒一個出聲的。

還鎮定自若的也就顧昕一個人了。

褚惟忠終于念完了禮單,香珠本以為就這麼多了,結果褚惟忠一招手,又有太監提著食盒進來。

「皇上命膳房給貴妃娘娘單做了幾道菜,都是娘娘素日愛吃的,還特意囑咐了,今天是娘娘的生辰,娘娘只管高高興興的,就不必謝恩了。」

香珠覺得掐手心兒都不管用了,她險些就叫出聲兒來了!

皇上還特意賞了菜。

還說是娘娘素日愛吃的!

這麼豐厚的賞賜,這麼貼心的安排,宮里誰有?誰還有?

從今往後誰還敢說娘娘不受寵?

皇上是沒親來,可是褚公公面子已經夠大了,更不要說還有這麼多的賞賜。

顧昕對褚惟忠前面的話都沒怎麼細听,唯獨最後一句听的最順耳。

幸好有這麼一句,不然她還得向勤政殿叩頭遙謝這份兒賞。

今天是她生辰,雖然顧昕自己不怎麼看重,可也不想在今天還得沖人跪地叩頭。

褚惟忠接了趙良遞過去的荷包,笑著說︰「奴婢也沾沾貴妃娘娘的喜氣,謝貴妃娘娘賞。」

他一走,殿內仿佛移走了一塊大石,陡然就松快了,細碎的聲音和雨聲交雜在一起,香珠上前一步,有意提高聲音說︰「娘娘,皇上賞的菜,趕緊讓人擺上吧?」

不光她,旁邊的人也都想看看皇上賞了貴妃什麼菜。

皇上素日那麼冷淡後宮的一個人,今天居然給貴妃賞了菜,還特意囑咐了說是貴妃愛吃的。

皇上居然記得貴妃愛吃什麼?誰敢信?

香珠領著人將原來席案上的東西撤下,打開食盒,將里面的御膳菜小心翼翼的捧出來放在桌上。

一共四樣菜,還都熱氣騰騰的,看得出來這絕對是剛出鍋就裝盤拎過來了。

第一道菜一端出來,一股撲鼻的香辣氣。

這個確實是她點名要過的,也是挺愛吃的一個菜。

就那天吃過的香酥魚片嘛。

再接著端出來是一盤冬菇筍片,這也是顧昕點過的菜。

下頭的豆腐湯和桂花糕,也是她常吃的。

顧昕現在有點驚訝了。

居然真是她素日愛吃的!

她還以為褚惟忠就那麼一說,大概送來的就是膳房常做的例菜呢。

香珠眉開眼笑,扶著顧昕坐下︰「皇上真是有心了,娘娘快趁熱用膳,別辜負了皇上的一番心意。」

噫,這話听著叫顧昕覺得牙酸。

還一番心意……這意思她今天每吃一口,吃下去的都是……呃,心意?

沈才人位置靠後,得踮起腳才能看見那四道御賜菜肴。

等看清楚了,她心里真是百般滋味齊匯聚,酸咸苦辣全有了。

皇上確實不是隨便賞的菜。沈才人雖然沒有得過賞菜的殊榮,但她一直跟著陳妃,陳妃是得過的,沈才人還有幸跟著嘗了一口。

那賞陳妃的是什麼?不過是尋常的炖雞、蒸魚、燜肉、丸子之類,半溫不熱,一看就是御膳房天天都做的,和每日里的例菜差不了多少,只是有個賞菜的名頭,好听一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