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賀壽的人,她們一小鴿是沖著貴妃,一大半其實是沖著皇上來的。

能見皇上的機會實在太少了。上一次李妃邀人賞花,去的人難道是沖著討好李妃嗎?還不是指望著能見皇上。

結果皇上也沒去,李妃的淥水亭賞花宴慘淡收場。

那今天呢,今天皇上會來嗎?據說會寧宮也派人去請皇上了,就是不知道皇上給不給貴妃這個臉面。

要是貴妃生辰皇上都不來,那說明貴妃也就是個紙老虎,不得聖心。

李才人是個有心人,她悄悄向坐得近的沈才人使眼色,輕聲嘀咕︰「怎麼沒看見顧家來人送禮?」

就算貴妃說生辰不想張揚,外頭的命婦不知道不送禮來也就算了,怎麼也沒見顧家送的禮?那可是貴妃的娘家,不可能一點兒不知道,不表示心意吧?

看來顧家並不支持貴妃的傳言是真的,連面子功夫都不做。

沒娘家撐腰,貴妃只能靠著皇上了吧?

那今天皇上會不會來呢?

沈才人朝李才人輕輕搖頭,沒敢接她的話。

下頭坐的這些人各懷心思,顧昕只是慢慢喝茶,順便問一句宴席準備的如何。

畢竟來的客人比預想中多。

宴席倒是小事情,膳房的人預備著呢,哪怕客人再多一倍也能坐得下,絕不會讓客人空著肚子走。

但這些人也不是奔著吃飽喝足來的啊。

大家都揣著心事,香珠就算平時沉穩,今天也朝宮門處看了好幾次了。

雨眼看著越下越緊了,外頭天色愈發昏暗,庭院和游廊下掛的彩綢都叫雨水打濕了,沒精打采的耷拉著,雨水順著檐瓦邊緣往下流淌。

雨下這麼緊,怕皇上真不來了。

不管下頭的人坐不坐得住,顧昕是挺坐得住的。

生辰宴,既然沾了一個宴字,那必然不可能只擺開兩桌飯,讓來的人吃個肚飽就打發走。

宮宴上安排歌舞助興的,舞伎的腰用寬綢帶纏的細細的,水袖甩起來靈動矯夭,衣袂裙擺翩然如雲,顧昕手指輕輕點著茶蓋打著拍子,一殿的人里頭,數她最輕松愜意。

席上菜肴做得也好。

涼拌雞絲十分鮮美,吃著微酸爽口,難得的是雞肉一點也不柴,吃著很嫩。什錦菜心脆脆的,還有白玉蝦球,外面一層芡汁味道格外香濃,顧昕細細品了品,嘗出來了一股胡椒的香,里頭蝦肉格外嫩滑彈牙。

嗯,這道菜不錯,明兒再點。

李妃忍了一首開場的水袖舞,又忍過了一場賀壽鼓樂,酒都喝過三杯了,她實在憋不住了。

憋不住歸憋不住,但是李妃自己可不會強出頭。

要不然手底下養的人難道是白養著的嗎?

李妃一個眼色,蔣貴人就端著酒杯起身,嬌笑著說︰「妾身敬賀貴妃娘娘芳辰,願娘娘事事順遂,歲歲如意。」

蔣貴人這嬌笑讓顧昕一陣不適。

人家嬌笑是聲如銀鈴,蔣貴人這嬌笑說句聲如銅鈴都不為過。

不光顧昕覺得難受,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都覺得蔣貴人這造作的笑聲听得人身上發寒。

顧昕舉起酒杯在唇邊抿了抿,蔣貴人挺豪爽的一仰頭把酒喝了個杯底朝天。

——其實也沒啥豪爽的,今天生日宴上預備的櫻桃酒,酒味淡得快品不出來了,說是櫻桃露還差不多,這玩意兒別說灌一杯,就是灌一壺也難喝醉人。

蔣貴人喝了酒,順勢就問︰「今兒是娘娘的好日子,不知道皇上會不會過來?」

這話好多人心里都在盤算,可也就蔣貴人直接給問出來了。

一時間歌舞也沒心思看,酒也沒心情喝,人人都盯著貴妃,目光灼灼,恨不得撬開她的嘴把答案挖出來。

香珠抬眼瞅了一眼蔣貴人,又瞅了一眼李妃。

就知道她們不會安分。

顧昕微微一笑︰「皇上會不會來,本宮說了可不算數。蔣貴人如果有事要求見皇上,可以差人往勤政殿去問一問。」

蔣貴人愣了一下,說︰「妾身哪敢探問皇上的行蹤。」說完就趕緊坐下了。

有了這麼個出師不利的,後頭的人都不敢再多問了。

不問歸不問,她們心里怎麼想,顧昕猜得出來。

香珠心里象倒了鍋熱油,別提多煎熬了。

這邊都開席了,哪怕有歌舞拖一拖時辰,這頓席也不能吃到天黑吧?總要散席的,皇上倘若真不來,以後會寧宮日子那是要多難過有多難過,只怕比接到賜匾之前更變本加厲。

顧昕好象一點兒都不著急,旁人敬酒恭賀,她就笑納了。沈才人坐在陳妃後頭,她這個人長處就是特別會說話,一套一套的詞兒不要錢似的,把顧昕從頭夸到了腳,又從腳夸到頭。也不單夸顧昕一個,今天來的陳妃李妃吳嬪張嬪,她都能捎帶著捧一捧,贊過了殿中的歌舞又說席上的酒菜,詞兒都不帶重復的,確實听得人心中舒坦。

連顧昕都覺得沈才人真是個人才,這嘴皮子功夫,這察顏觀色的本事,只做個後宮的才人可惜了。

但沈才人听說出身確實低,陳妃把她從雜役宮女提拔成才人也已經算是盡力了。再想升位分,要麼熬年頭,熬個十年八年的。要麼嘛……能得寵,得了寵就什麼都有了。

沈才人笑著說︰「娘娘生的這日子好,妾身沒進宮的時候常听人說,這個日子出生的人命格好,注定是大富大貴的人。」

李妃瞥了沈才人一眼。

沈才人這話說得夠不要臉了,瞧她那一臉巴結,恨不得跪下替貴妃洗腳。

顧昕手指在案上點了點,香珠會意,拿了顧昕案上的酒壺,給沈才人斟了一杯。

其實席上的酒都是一樣的,但是沈才人受寵若驚,端杯起身謝了又謝,才把這杯酒喝了。

香珠還是挺欣慰的。

誰說自家娘娘不通人情世故?這不是挺懂的嗎?既不失自己身份,又給了沈才人面子。

李妃臉色更難看了。

心里一煩,看席上的東西樣樣不順眼。

櫻桃酒有什麼稀奇?她邀人賞花那天上的玫瑰露一點不比這個差。

還有這套酒具,也沒什麼了不得,不過就是雲瓷,她也有一整套!

只不過她不舍得拿出來在這樣的場合用來待客,萬一打碎一個,那可就不成套了。

但貴妃就一點兒不吝惜這些東西,今天人多手雜,她也大大方方擺出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