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珠還不死心的勸︰「娘娘,俗話都說,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這可都是好方子,用了以後保證皮膚又嫩又白,頭發又烏又亮。」

顧昕樂了︰「原來在你眼里,我有那麼丑啊?」

「不不不,娘娘本來就美貌超群,旁人根本不能比。」香珠夸的真心實意︰「這些天來的娘娘們,哪個都比不上您。」

「既然我都比旁人美那麼多了,這些東西不用也罷。」顧昕又拉過了裝點心的盒子,不等她挑出一塊心怡的好點心,盒子又被香珠堅定的端開去︰「娘娘不能再吃了。」

「我就再吃一塊兒……」

「您今天已經吃了四塊兒了。」香珠絕不讓步︰「點心吃多了會發胖的。」

顧昕低頭看看腰身,今天她穿的也是件新做的春裝,頭次上身,象牙色壓粉邊,袖子又軟又輕,下頭是裙子是介于茶青和松綠間的顏色,褶裙本來穿著就易顯人胖,但顧昕身段好,穿這裙子也依舊十分苗條。

並不胖啊……

然而香珠並不肯通融,怕顧昕偷藏偷吃,索性讓人把殿內的點心、蜜餞、茶果通通一掃而空,都拿了出去,一樣都沒給顧昕留下。

現在沒胖,但吃多了保不齊就胖了呢!娘娘實在過得太放縱了,她香珠可得替娘娘把好關。

眼看著生辰近在眼前了,總不能在這關頭出什麼岔子。

忙忙碌碌,總算快到日子了。顧昕想著,早早過了吧,過完就省心了。

香珠她們的弦兒卻是繃的更緊了。

趙良去了一趟勤政殿,沒見著皇上,就見著了皇上跟前的大太監褚惟忠。

听听人家這名兒起的,怪不得人家能當大太監呢,名字就透著股忠心不二。

趙良說了娘娘生辰,委婉的透露想請皇上能賞臉去露個面兒的意思,惟忠當然不會給他準話,只說會稟告皇上。

至于皇上來不來,那就听天由命吧。

香珠咬咬牙︰「等正日子那天,你再去請一請。」

幸好那天也不是大朝,皇上應該不會太忙。

當今這位皇上啊,是挺勤政的,進後宮的日子屈指可數。不光後宮這些人盼皇上,前朝的大人們也時常進言,希望皇上為子嗣考慮……咳咳,意思大家都懂。

畢竟皇上到現在,一個活著的孩子都沒有啊。

宮里過去有懷上孩子但沒保住的,也有生下來但夭折了的,至今連一個活的,站著孩子的都沒有。沒皇子,也沒公主。

皇上自己就不著急?

皇上也將而立之年了,放在外頭旁人家,這年紀孩子都能進學堂了,再努力一點,沒準兒女都能成親了。

皇上到現在還……

無後。

並不是沒有過孩子,皇上也有嬪妃懷過孕,趙良听說在王府時也曾經有過孩子降生,可惜都沒能養活。

趙良就理解不了,雖然他是個太監吧,可是看著這些花枝招展的宮女兒,嬪妃們,難道不養眼嗎?听她們說話這麼嬌柔溫順,鶯聲嚦嚦的,不比听朝上那些大臣說話動听?

不是說讓皇上荒廢政事,就是……稍微那麼松弛一下,也誤不了正事嘛。

趙良也準備了荷包,里面沉甸甸的,滿是他的誠意,這誠意惟忠也收下了。幸好他收了,不然趙良和香珠更絕望。

等啊,盼啊,顧昕的生辰依舊不快不慢,如期而至。

一早起來她就沒得閑,被香珠她們伺候著好一通忙活。發髻梳的格外漂亮,香珠她們用了一種新的梳頭油,看起來既不黏膩,又讓頭發柔順光亮。

除了各種首飾釵環,顧昕今天妝扮上最別致的就是一朵牡丹花。

不是絹花,就是真花。

花房送來的那四盆牡丹中,深紅的那一盆,今天選了開的最好的一朵剪下來,簪在頭上。

看著這朵花,顧昕忽然說︰「這朵花應該是我頭上最貴的一樣東西了。」

「啊?」香珠一時沒明白這話的意思。

顧昕笑笑,面前的銅鏡中也映出了她的笑容︰「其他的首飾雖然貴,但是可以戴很多很多年,但這朵花只能簪今天一天,算起來不是最貴嗎?」

「這倒也是……」香珠話說一半就回過神來︰「娘娘,今天您過生日,去想這些做什麼。再說了,這花能讓您簪頭上那是它的福氣,就算咱不把它剪下來,它開兩天不一樣要謝?」

今天有太多事兒了,一朵花能要緊到哪兒去。說句不好听的,花房那好幾盆牡丹呢,這朵要是殘了就再換一朵嘛。

顧昕也承認她說不過香珠了,只能「好好好」,「是是是」,只求香珠能少叨叨她幾句。

饒是香珠和趙良做了萬全準備,里里外外全都考慮周全,可有件事兒是人力無論如何也扭轉不了的。

比如說……

顧昕往窗外看了一眼︰「今兒是個陰天啊。」

香珠也看出來了。

不但陰天,瞧這鉛雲低沉的天色,只怕還得下雨。

怎麼如此不巧呢。

香珠在心里默念了幾句︰「別下雨,別下雨,可千萬別下雨。」

顧昕倒是不在乎,一連數日無雨,風越來越干,眼見著外頭塵灰飛揚的,下場雨也不是壞事。宮里不大看得出來,但宮外若一直無雨,田地怕是要旱了。

今天會寧宮有不少客人。

先來的都是一些小嬪妃,也各有禮物,還有不少太監,女官送了禮來。比如趙銀保,他送的就是塊紅英石,外加四匹料子。紅英石是不值錢,但這塊紅英石上的天然花紋很象一個壽字,壽字旁邊的紋路象株松樹,這就很難得了。

寓意既好,又不過分張揚,還顯了誠心。

果然人家能當副總管呢,這行事兒方方面面讓人挑不出錯來。

趙良默默的又學了一招。

顧昕挺好奇,盯著這塊石頭左看右看︰「這上頭的字是真的吧?」

「自然是真的,趙公公怎麼能拿造假的壽禮來糊弄娘娘呢。這樣的石頭可難得呢,回頭娘娘擺在側殿架子上正合適。」

後頭的禮物源源不斷送了進來,之前會寧宮說過不宴客,不收禮,人家只當他們是說客氣話。貴妃可以客氣,可他們不能把客氣話當真,誰當真誰傻子啊。該送照送,該來還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