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別小看這樣的人,會說話這也是個難得的本事,不是人人都會的。有人壓根兒不知道該怎麼應酬,有人雖然心里知道些,但嘴上說不來,呆呆的象木頭一樣,不討人喜歡,這樣的人可為數不少。還有的人會說,可是說的不合適,讓听的人心里不暢快,甚至暗暗生氣生恨,那還不如不說。

所以沈才人這樣的,一百人里不見得能挑出一個來呢,比如今天,有她在,省得冷了場大家都尷尬。

這其間,陳妃也替自己解釋了一句,之前一直沒和會寧宮來往,是因為她身體弱,冬天難得出屋子,總是在吃藥,怕惹人厭煩。現在春暖花開了,時氣佳,日頭好,自然能出來應酬走動了。

看她那副不甚康健的模樣,這話听著倒不全象是假話。

但是她們來的時機這麼巧,卡著皇上賜匾和李妃請客的節骨眼上,不能不讓人多想啊。

陳妃她們坐了一會兒,還送了兩樣禮物。

一樣擺件,玉石雕的假山盆景兒,玉質不算太名貴,但雕工看得出來挺精細的。玉石質地細膩有光澤,顏色又是白的,雕成雪後山峰林木的樣子,如冰似雪,看起來可以亂真了。

另一件是對釵,釵身是烏檀,釵頭上綻放著兩三朵零星的梅花,錯落有致,依舊是精致淡雅,並不奢華。

看起來就是陳妃會拿出來禮物,不豪奢,有讀書人家的風格。

顧昕的回禮就簡單了,就回了衣料,陳妃四匹,吳嬪、沈才人各兩匹。

反正她這里料子多,自己是怎麼穿也穿不過來的,白擱著等發霉還不如送人。

送走了客人,香露難免嘀咕︰「都是來趁熱灶的。」

香珠心里也是這麼想的,但嘴上卻絕不能這樣說,還要喝止香露︰「不許亂說,再犯錯兒你就下去打雜,反正現在不缺人使喚。」

香露趕緊把嘴閉上了。

陳妃她們過來仿佛就是普通的串門,但隨後兩天里又來了三撥人,張嬪、唐貴人……最後連蔣貴人也過來了。

這一位可是李妃的「狗腿子」。

這是香露的原話。

香珠喝斥香露不許胡說,可是轉過頭來她自己對蔣貴人也沒有好臉色,臉上堆起的笑怎麼看怎麼象冷笑。

蔣貴人身材生得……嗯,有些高壯,听說是出身武將之家,臉盤有點兒大,肩膀有點兒寬,她還想把腰使勁兒勒細,可腰使使勁兒勒進去了,屁股總勒不了,看起來上身兒圓,下身兒也胖,只中間細,仿佛串糖葫蘆的樣子。

和頭一天來的陳妃她們不同,蔣貴人穿著打扮是走艷麗風格的。白衫兒紫裙,套玫瑰紅半袖比甲,腰間束帶是深紅的。

這麼一大坨艷色撲面而來,看得人本能的用力眨眼。

哎喲,眨完了還是覺得眼有些疼。

不光香珠一個人這麼覺得,顧昕也深有同感。

蔣貴人不但穿的艷,臉上脂粉也艷。眉毛描得黑黑的彎彎的,嘴唇涂的紅紅的——但她的嘴唇有點略厚,所以說起話來顧昕就只見兩片血紅色一開一合,一開一合……

摸摸良心,顧昕覺得蔣貴人能升到貴人已經是李妃努力拉拔提攜的結果了,蔣貴人以後要沒什麼天降福運,八成是不可能再升了。

怪不得李妃放心提攜她,一點不怕養虎為患,這蔣貴人和其他人站一起,整一個鵝立雞群,她要是皇上,她八成也看不中蔣貴人這樣的。

唉,如果只是傷眼,不看她倒能避免。關鍵蔣貴人不但生得體態動人,聲音也是非同凡響,她若站在最東面安儀門處說話,只怕在會寧宮里面都听得一清二楚,真是中氣十足,聲聞數里!

顧昕能把目光放在同來的其他人身上,但總不能伸手把耳朵捂上吧。

好在今天來的人連個嬪都沒有,全是低品階,蔣貴人就是位分最高的一個,顧昕不必費心應酬她們,只說了兩句話就走人了,扔下她們坐冷板凳吧。

轉過頭顧昕就跟香珠說︰「再來人就說我歇著了,別放進來。」

香珠應著︰「是,奴婢記下了。也是奴婢考慮不周,蔣貴人她們娘娘本來就可以不見,就算不見旁人也說不出什麼。」

香珠也只遠遠見過蔣貴人兩回,又沒打過交道,她也不知道蔣貴人是這個樣子的。

「怪不得听說承慶殿那邊住的幾個人都不敢和蔣貴人叫板。」

惹不起惹不起,真吵起來蔣貴人嗓門一個頂仨,往前一站那身板兒都能避邪。

之前會寧宮冷清,香珠著急。現在會寧宮熱鬧,香珠也煩惱。

真是各有各的好,但也各有不好。

這些人來再多有什麼用?都是虛熱鬧。

關鍵是……皇上啊。

皇上什麼時候能來呢?

香珠左盤算右盤算,還真讓她想到一個主意!

「過生辰?」

「是啊,奴婢恍惚記得娘娘生日快到了吧?」

「這麼說起來,是快了。」顧昕揉了揉額角︰「好像就十來天了吧?」

香珠也是拿自家娘娘沒轍了。

自己的生日都記不住?娘娘這日子怎麼過的,小腦袋里天天都在琢磨什麼?難不成除了吃和睡就只剩發呆了嗎?

「奴婢算算……」香珠在心里想了想日子︰「就還有十四天了。」

「呃,對。」顧昕說︰「往年也不過,就不大記得了。」

香珠一面無語,一面有點替娘娘心酸。

娘娘親生父母都不在了,在顧家生活也是寄人籬下,雖然顧大人、顧夫人算她的伯父伯母,但是看顧夫人進宮時對娘娘那副趾高氣揚的做派,也知道娘娘在顧家的日子不好過,生辰肯定沒人給她操辦,只怕還受過顧家的磋磨苛待。

「娘娘如今是貴妃,這生日還是要慶賀一下的。咱們辦桌小宴,也不大辦,或是再叫宮里的鼓樂伶人來獻個藝熱鬧熱鬧,皇上那兒也知會一聲,派人去請一請吧?」

說了好一番話,最後一句才是她的重點。

顧昕笑著看了她一眼。

香珠大大方方的,一點兒不心虛。

這有什麼好心虛的?娘娘過生日請皇上,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不請才不對呢。

「行吧,那就請吧。」

香珠恨不得跳起來轉個圈圈!

既然娘娘點了頭,那這事兒就要操辦起來了,要知道時間可是不多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