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也太勢利了,皇上不送匾,他們就揣著明白裝糊涂。這匾一送來,人手也補了,衣裳也做好了。」

一群小人。

顧昕倒是樂呵呵的︰「犯不著生氣,你不是說要掛匾嗎?去掛吧,掛好了我也瞅瞅。」

香珠不敢耽誤——掛匾的吉時一天里就這麼一刻鐘,過了就要再找日子了。

幸好趙良他們有準備,抬匾的扶梯子的砸木釘的分工合作,有條不紊。匾掛上之前幾個人排了一排給御匾磕頭,掛好了之後再磕一回。顧昕一手扶在額前遮陽,眯起眼看了看︰「掛得挺好,四平八穩的,賞。」

趙良又帶著幾個太監過來給顧昕磕頭謝賞。領了賞錢,趙良在手里掂了掂,就都給其他人分了,他自己倒沒留,趁著還沒叫午膳,先把該辦的事兒趕緊辦了。

他出去一趟,沒多久就回來了,香珠也正等著他呢,別的顧不上說,劈頭就問︰「皇上沒去吧?」

趙良笑嘻嘻的搖頭︰「沒有。不但皇上沒去,連陳妃、張嬪她們也都沒有去,只有一幫小嬪妃去捧場,我打听著她們一直在淥水亭那里,賞完了牡丹賞芍藥,芍藥賞完了又看茶花,還做詩,還要畫畫,現在還沒散場呢。」

「八成是抱著指望,想多拖點時候,等皇上去呢。」香珠十分解氣,趕著去把這個好消息去稟報給顧昕。

「娘娘真是神了!昨天您說皇上不會去,皇上就真的沒有去!這下李妃可坐蠟了,想露臉沒露成,倒露了怯。」香珠越說越痛快,不過還好她記得壓著聲音,不至于喊得門里門外人都听見。

顧昕一本正經的說︰「我沒什麼神通,也不會掐算打卦。」

「娘娘是聰明人,起碼比奴婢聰明多了。」香珠保證︰「以後奴婢可不敢亂出主意了。」

「你一點也不笨。」顧昕安慰她一句︰「記性好,心也細,針線做得也好。」

香珠被夸的臉通紅,不過她還記掛著李妃那邊賞花的事情︰「娘娘,陳妃她們不去,是不是也因為昨天皇上賜了匾?」

不用顧昕回答,香珠心里也有底了。

呸,一幫子見風使舵的小人。不管是借故推托沒去淥水亭的,還是現在在淥水亭犯傻熬時間的,香珠一個都看不上。

不過相比起來,她更不喜歡李妃和李妃身邊那伙人。陳妃她們雖然也不親近會寧宮,可人家沒干什麼討人厭的事兒,李妃就不一樣了,昨天在膳房使絆的子就是李妃,蔣貴人和李妃的族妹李才人她們這一幫子人。

該,讓她們在淥水亭好好曬太陽吧,今天日頭毒,把她們臉上的脂粉都曬化了才好呢。

「娘娘中午有什麼想用的?讓人去膳房吩咐一聲吧?」

顧昕摸了摸肚子。

哎呀吃飯是正經大事,千萬不能馬虎。

「要一道魚,做得鮮辣些。」

香珠應下了,等她繼續說。

「再要個菜心,也炒得脆脆嫩嫩的。」

香珠看她就點這兩個,問︰「娘娘不要點別的了?」

「這就行了。」

反正膳房又不會只送兩個菜來,依舊冷熱炖炒的要配齊了,總會擺滿一桌。只不過那些例菜吧,顧昕一般懶得動筷子,多半都是撤下去之後香珠她們分了。

膳房今天可沒人使絆子,小海子去的快回來的也快,膳桌一擺齊,就看得出來膳房今天是用了心了,不但顧昕點的兩樣菜做得又快又好,例菜也是用了心的,色香味俱全,擺盤也精致好看。

香珠在一旁伺候用膳,好些話到了嘴邊說不出來。

皇上人都沒來,就送了塊匾,會寧宮的今天就和昨天過得全然不同了。

得寵可真好,怪不得人人都想得寵。

膳房做的這香酥魚片味道極好,香,酥,鮮,辣,魚刺都已經剔除了,吃起來不需要吐刺兒,這一盤魚片顧昕一個人就干掉了。

就是這樣重口的菜下的作料重,吃完了總覺得有些口渴,一下午顧昕喝了兩大壺清茶,喝得肚子漲不說,還把睡意給喝沒了。她平時下午都眯一會兒的,但是今天喝茶把自己給喝精神了,想著靠一會兒,不睡也養養神,可是肚子里都是水,一動就能听見肚子里水響,咕嚕咕嚕的,總怕肚里水會倒涌上來。

顧昕坐起身來,這會兒殿內還靜悄悄的,香雲靠著帳子邊兒打瞌睡,八成是夜里又趕什麼針線活計熬夜了。

好在現在會寧宮人手補齊了,以後做活兒的人多,她們也不用這麼連軸轉了。

顧昕沒想叫醒她,可是她想下榻的時候,香雲一下子就醒了。瞧著顧昕一只腳都伸進鞋子里了,一只腳還光著,趕緊先請罪,然後趕緊替她穿鞋著襪。

「娘娘,新衣裳都送來了,穿件新的吧?」

顧昕笑了︰「舊的那件也只穿過兩次吧?」

「可是天熱的快,一眨眼夏天就來了,春天的衣裳再不穿,豈不是要在箱子里壓一年了?到明年這料子也舊了,樣式也不時興了,豈不可惜。」香雲眨巴眼︰「奴婢都看了,都是好料子。有條桃粉色的裙子好看極了,跟煙霧似的,娘娘穿上一準兒好看。」

顧昕說不過她,點頭說︰「那取一件新的來穿吧。」

香雲興沖沖的去了,過了片刻捧了一套新衣裳回來了。上頭的衫子是米白的,料子很輕盈,素白里夾雜銀線,裙子就是香雲剛才說的那件粉霞色的。

顧昕伸開手,香雲忙前忙後服侍她穿衣。

「你香珠姐姐呢?」

好一會兒功夫沒見到人影了,但香珠這個人是不可能偷懶的,肯定有什麼事兒絆住腳,不然早就過來了。香珠伺候她的時間最長,倒不是她排擠其他人,而是這個人天生是個愛操心的命,別人伺候娘娘,她總不放心,總怕她們忘了什麼漏了什麼,想來想去,想得自己坐立難安,非得自己搶過活來做,事事親力親為才能安心。

香雲小聲說︰「香珠姐姐給新來的幾個訓話呢。」

她身量矮,要給顧昕小聲說話得踮起腳來,結果一個不穩,整個人就往前栽,還是顧昕一把拽著她把她給扶住了。

「娘,娘娘,奴婢沒傷著你吧。」

香雲沒摔著,倒是嚇了一跳,回過神來趕緊查看顧昕。

「沒事,我好好兒的。你接著說,香珠給她們訓示什麼了?」

香雲定定神,說︰「她們都新來的嘛,香珠姐姐肯定會先敲打她們幾句,讓她們不要有外心,要一心一意的向著會寧宮。」

雖然香雲沒去听香珠說什麼,可是香珠經常對她們三令五申的,會對新人說什麼那香雲不用猜也知道。

「那咱們也去听听。」

香雲一怔︰「娘娘,那有什麼好听的?」

「沒事兒,咱們悄悄過去,不叫香珠看見就行。」

香雲不是香珠,她沒那個膽子攔著娘娘不叫她出門,只好自己緊緊跟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