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情犢初開

「呃!那豈不是一飛沖天,無人能擋了嗎?」凱文也被自己得猜測嚇了一跳。

「恐怕就是這樣!」路易斯無奈搖頭,這樣的對手,壓力太大了。

「你怎麼看?」有些時候隔岸光火反而會看的更清楚,正是如日中天的比爾蓋茨。剛剛收到來自PPD的一份報告,只是簡單掃了幾眼,就把它又交到他的唯一合伙人保羅.艾文手里。

「百度網絡?好像在哪里听過?」保羅.艾文不置可否得繼續翻看著手中的報告,神色問是逐漸凝重起來。

「我更在意的是那個所謂的先驅者聯盟!他們似乎對我們充滿敵意!」比爾蓋茨也不知道從哪里了解到中國網絡同盟的一些細節,這個時候直接擺到桌面上來,不得不引起保羅的深度重視。

「你是說卡耐基的鋼鐵托拉斯嗎?」這幾乎是所有美國人都熟悉的一個名字,鋼鐵大王,壟斷,還有讓人眼紅得巨額財富。

「我只想說,中國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空間,我們沒有理由白白把他丟掉。」比爾搖晃著手里的紅酒杯,那鮮艷的紅,仿佛蠕動著的血液。

「確實不能再晚了,不然恐怕一塊蛋糕都分不到,那可不是我們希望的。」保羅喝干杯中的紅酒,起身離開豪華的辦公室,順著電梯來到大廈一樓,隨便叫了一輛車便再沒了蹤影。

中國,大陸。

小城——

不知道何時,在火車站前廣場對面,豎起一座碩大的燈光廣告牌,尤其在漆黑的夜色中,那副熟悉的百度網絡首頁圖像,更顯得突兀而迷醉。

眾里尋他千百度,暮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遠處,一輛大巴車正開著車大燈晃晃悠悠的駛來。亮著的車窗里,擠滿了晚自習放學回來的學生們。

「明天周末,你準備去哪玩去?」郭秀雲收拾起書包,正是準備要下車的樣子。回頭一看,張麗還在望著那個碩大的廣告牌發呆。「喂!思春啦?」

「去你的,你才思春了!」張麗回過神來,羞紅著臉,跟郭秀雲不依不撓起來。「我就是覺得有點不真實,像在夢里。」

「別說你,當時哪個不是被嚇了一跳,我這才算是勉強可以接受了。」當時,常昊一副休閑裝,笑呵呵的跟班級里大家打著招呼,任誰也沒把他跟最近風頭正盛得百度網絡扯上一毛錢關系。「其實,那首《丫頭》應該是寫給你的。」

「是嗎?」張麗心里咯 了一下。可是又是如何跑到老班那里去的?這個問題到現在她都沒能搞明白。

「難道你看不出來?」郭秀雲是徹底服了自己這個死黨閨蜜了,這神經可不是一般的遲鈍。

「走啦走啦!你倆不回家在這里磨叨啥呢?」直到跟車的劉伯伯走過來,這麼一吼,兩人才發現車上就剩下他倆了。

「他喜歡我?怎麼可能?」直到走在回家的路上,張麗還是一個勁念叨著。十五六歲正是情犢初開,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會有一份浪漫而純真的愛情。

從第一次見面,那時他穿得破破爛爛的,身上的衣服都是補丁,還有不知道多久沒洗澡咯,渾身都有一股怪味,可是不知道為何老班會把他分到自己同桌,說實話,那時候她是十分嫌棄的。

後來,才發現,他居然非常聰明,而且好像什麼都懂,天文地理,亂七八糟得東西,無論什麼他都能說出一些道道來。更關鍵的是,這丫的居然次次考試班級第一,有好幾次全年級也在前幾名,這就有點讓她恐懼了。

再後來,她發現他除了上課听課很認真,下課以後幾乎就是玩,作業嘛?總感覺他就跟玩似的,每天都是空手來,空手回,這麼一想的話,他確實挺妖孽的,做點什麼出格的事,應該很正常才對。

還有一次,老班在黑板上問了一個問題,說是通過任意兩個點的平行線都不能與已知直線相交,這是一個判斷題,答案是錯誤的,可是全班都沉默了。只有他,不做聲的將一個點點在那條直線上——

他明明知道答案,卻把這個機會留給自己!張麗還清楚的記得那時候老班給予自己贊許的目光,還有全班同學的羨慕。

然後,就是第一個學期期末考試,整個班語文差點全軍覆沒,唯一及格的就是他和自己,一個69,一個63,這也是自己成為語文課代表的直接原因。

可是,他怎麼說不來就來了?兩個月過去了,每次望著那個空空的座位,她的心里也開始慢慢空蕩蕩起來。就好像很重要的東西失去了,再也回不來了。

直到一周前,他笑呵呵的走進教室,和每個人熟稔的打著招呼,不時說著一些她從來都沒听過的笑話,一伙人眾星捧月般的把他圍在中間,而自己,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隨波逐流——

你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

我變得恍惚了

感覺這就該是我

最終的幸福生活

……

突然眼楮有些濕潤了,有種莫名的委屈,想哭又哭不出來。挨著步子回到自己的小窩,還是沒有忘記今天是飛渡公測的頭一天。打開電腦,輸入自己的身份證號,然後鬼使神差的就把昵稱改成了丫頭。

叮——,領取你的專屬小寵物,晴天嘟嘟。

張麗,按照提示打開一個小禮包,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條金色的小鯉魚,後面托這三條彩色的小尾巴,一邊游一邊愉快得吐著小泡泡。

「主人,我是您的忠實小伙伴,趕緊給我起個可愛的名字吧?」

看著小錦鯉兩眼期盼的樣子,張麗也是被萌化了,趕緊在提示框後邊輸入兩個字,怪哉!

「什麼鬼?」輸完了,張麗才想起來,這個不就是常昊的郵箱名嗎?那他的飛渡昵稱肯定也是這個無疑了,這要是被別人看到,那可真是一千張嘴也說不清了。可是當他要再次修改時,提示信息卻是,要在三天後,小嘟嘟第一次升級的時候才可以。「完了完了,這次真是被自己搞死了!」

先不管無敵萌寵小嘟嘟,張麗接著打開其他選項,把自己的信息填充完整,然後才漫不經心得瀏覽起其他功能來。

裝扮!無疑是大部分女孩的首選目標。從聊天背景,到字體,到頭像,到聊天框,最後她居然還發現了一個只穿著三點式的卡通小人,這應該就是自己的人物了嗎?

篤篤——,您有新消息請注意查收。

張麗一看是郭秀雲發來的郵件,趕忙打開一看,居然就是她的飛渡號碼,後面就三個字,加好友!!!

雲朵!她的頭像是一只胖乎乎的橘貓,還真跟她家那只六一有幾分相似。「你夠快的?這個頭像咋弄的?」好友通過後,張麗急忙問道。

「會員啊!十八歲以下一個月會員只要一塊錢,商城還會送你一件小裙子呢!」

「哦哦!」張麗早就有自己的銀行卡了,還是瞞著爸媽自己偷偷辦的,雖然上面只有寥寥一百多塊錢,那還是他省吃儉用攢下來的,一頓忙活後,充了一塊錢,給自己弄了個頭像,跟自己家那只薩摩耶一樣一條通體雪白的大狗,而商城送得所謂的小裙子,也就是一件連體包臀裙罷了,給小人穿上,剛剛能夠遮羞。

「好了沒有?你好慢呢!」那邊郭秀雲都等不及了。

「急什麼急?趕著投胎啊你?」

「不是,你也不看看幾點,神雕俠侶馬上就要開了,我可不等你了。」

「嘁~」鄙視完人家,張麗也扔下電腦趕緊追劇去了,正是小龍女身陷絕情谷,眼看著就要嫁給公孫止的時候,那楊過怎麼辦?真是讓一幫著情犢初開的小女孩們操碎了心。

四十五分鐘很快過去,眼看著小龍女為了救楊過而落入絕情谷底後,楊過亦是悲痛欲絕,一心求死,卻是最終被黃蓉給攔了下來,這時候的張麗也是小臉上哭得稀里嘩啦的,再次回到電腦前時,郭秀雲也剛剛回來,兩人就剛剛的劇情又是一頓吐槽,這才想起帶回來得作業根本一點沒做,明天還想著出去玩,那干脆不如做夢去了。

是夜,張麗剛剛睡下不久,就覺得一陣腹痛難忍,本以為是親戚來了沒當回事,誰知道到了半夜更是疼的直接在床上打起滾來,只能艱難的挪到父母的房間,把兩位大人給從床上揪了起來。

「恐怕是急性闌尾炎,還是送醫院吧!」一看張麗手捂著的地方,張旭東只能猜個大概,這反而讓他更揪心了。

「那還不趕緊!」張麗媽杜蕙蘭更急。

好在張麗家本來就算富裕,還有一輛八零代步,一家人扶的扶,開車的開車,還真在二十分鐘內把張麗給送到了縣醫院,一看時間,剛好是午夜十二點半,正是值班醫生準備最後一次查崗睡覺的時候。一看這急匆匆來的三人,杜子騰趕緊三步並做兩步跑到病人面前,尤其張麗面色蒼白,一直冒著虛汗,那還敢怠慢,直接就叫了急診。

這邊急診室準備著,還有兩位值班大夫也被從值班室給揪了過來,三個人在急診室一番診斷後,方才一致確定,急性闌尾炎,必須馬上開刀。

「開刀!」張旭東猜到是急性闌尾炎,卻沒有想到會急成這個樣子,這人一進來就直接開刀?

「如果不馬上開刀的話,會更加危險!」這是三位大夫一致確認的,現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份家屬同意簽名。

「真要開刀嗎?會不會留下傷疤?」到這時候了,張麗媽還惦記這事。

「再晚的話,生命都會有危險!」這時候,一向不愛說話的杜子騰終于是忍不住開口了。

「咋辦?……」就這麼一個寶貝疙瘩,那能說開刀就隨便開刀得?就在他還在猶豫的時候,張麗都要疼的快暈過去了,里面得大夫更是急得催促道,「外面的還磨嘰啥,趕緊過來先注射麻藥,病人快支持不住了。」

就在張旭東夫妻兩還在猶豫時,杜子騰還有另外一位大夫已經再次回到急診室,二話不說先注射了一支鎮痛劑,張麗的臉色才算緩和了些許。

「那就開刀吧!」終于,張旭東拿定主意,像是做下了一個生死抉擇一般。

「你!弗——」杜蕙蘭干脆癱坐在椅子上,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樓道里死一般寂靜,張麗爸媽眼巴巴期盼著,連大氣都不敢出。急診室里,無影燈下,張麗躺的還算安詳。

「小姑娘多大了?現在感覺好些沒有?」手術是杜子騰主刀的,旁邊搭下手的是一個中年醫生,現在跟她說話的是三個值班大夫里面唯一女外科醫生孫嵐。

「嗯」張麗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感覺小腹那里除了有些涼,已經沒起初那麼疼了。

卡巴卡吧,那是止血鉗的聲音,就當張麗覺得好奇時,那種冰涼的感覺也慢慢消失了。「長這麼漂亮,追求你的人肯定不少吧?」孫嵐還在那里有一句沒一句的跟張麗搭著話,張麗的思緒已然不知道漂向何方。

「應該——有吧?」她也不敢肯定。

腸線,縫合針一一遞到杜子騰手中,這個手術已經接近尾聲了。「好了,記得排氣以後再進食,最好先吃些清淡的,先臥床幾天觀察一下,少走動!」孫嵐機械的叮囑著病人,顯然手術已經完成,剩下的就是住院恢復觀察了。

「爸,媽,我沒事!」打開門的瞬間,看到一直守在門口的父母,張麗內心一暖,趕緊輕聲安撫著。

剩下的辦理住院,押金交費一切事項都是張旭東在忙活。幾分鐘後,張麗終于可以安心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覺了。

這一覺睡的那可真是天昏地暗,直到麻藥勁過去,感覺到切口處的疼痛,張麗才緩緩醒了過來。「幾點了?」眼珠子轉了一圈沒看見屋里有人,目光掃到牆上的過表,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睡了五六個小時,外面的天都亮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