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隔壁老王、發小

回家的時候,還沒接近筒子樓,在老街拐角處,李東突然停下腳步。

斜對面有家小超市,是他家對門鄰居開的。

但這不是重點。

「眉眉,你知道嗎,你今天特別討厭。」

「啊?」

「討人喜歡和百看不厭。」

「咯咯……」

「對啦,你聞到有股燒焦的味道了嗎?」

「沒有吧。」

「有!因為我的心在為你燃燒。」

「呵呵……」

李東感覺胃氣上逆,食道受到劇烈擠壓,「嘔!」

不要碧蓮,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敢當街調戲我媽!

這不能忍!

「王叔!」李東按了下鴨舌帽,板著臉走過去。

「額,小東啊,趕緊地,店里剛到了一批金枕頭,你不打小府吃麼,抱個回去。」

想用糖衣炮彈腐化我?

呸!

「抱倆行嗎?」

「仨都行。」胡須拉碴、穿著老氣西裝的中年男人,笑呵呵道。

「小東,別,榴蓮這麼貴!」

劉巧眉伸手去拉,卻沒拉住,于是只能扭頭道︰「濟川,要不你算下多少錢吧。」

「眉眉,這就是你不對了,你知道你這人的缺點是什麼嗎?」

劉巧眉有所防備道︰「啥?」

「缺點我。」

就知道……

李東薅來兩顆榴蓮後,立馬出門解圍,「眉姐,家里不是還炖著湯嗎,別待會兒煮干了。」

「對哦!那濟川,我先走了。」

「沒事,去吧。」王濟川笑著擺手,「別人的心都在左邊,而我的心在你那邊,你去哪兒都一樣。」

「小東,快點!」劉巧眉小聲道。

看來以她將近四十年的功力,都有些撐不住了。

隔壁老王,恐怖如斯!

……

回到家里,李綏已經起來,頂著一對熊貓眼。

「小東,編輯說這個。」她無精打采揚手示意︰「沒我昨天畫的那些有市場。」

「他懂個屁!」

李東沒好氣道︰「把他開了,找個大單位投稿。」

這個世界雖然與地球大同小異,但總歸有些差別,比如火影就沒問世。

看不出它潛力的編輯,不合作也罷。

李綏低垂著腦袋,喃喃道︰「該失望的事,從來沒辜負過我。」

「李綏!」

「嗯?」

「你信我一回行嗎?」

「小東,沒事的,以前很多事情我也介意,但漸漸就學會無所謂了。」

啊,我要裂開了!

李東真有種暴揍她一頓的沖動。

「給我,我幫你發!」他說著,一把薅過李綏手中的稿件。

這家伙畫漫畫也有幾年,QQ上總能找出幾個編輯,就不信沒人慧眼識珠。

花了二十分鐘搞定此事,剩下的就是等結果。

臨近午飯的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李東跑到陽台上一瞅,發現底下多出幾輛不熟的車,還湊了一幫人。

「誰家辦喜事?」

「可不嘛。」劉巧眉一邊張羅午飯,一邊搭話道︰「四樓的小婷今天訂婚。」

「小婷姐?」李東楞了一下,詫異道︰「跟誰啊,天輝哥?」

如果是這樣,他應該早就收到信兒了呀!

「不是。」劉巧眉搖頭道︰「好像是康平街那邊的……嗯,不是什麼好人,要不我就去看看了。」

「靠,那天輝哥咋辦?」

別人不知道,李東卻最清楚不過,天輝哥和小婷姐好到就差一張證兒了。

「這就不清楚了,你也知道,小婷這丫頭老實,當不了家,最後還得听她爸的……誒~你去哪兒?」

「上樓!」

李東撂下一句話就跑了。

……

902室。

「天寶,天寶,在家沒?」

「門沒鎖。」

李東推門而入,發現一個二百斤胖子,正在客廳里做著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動作︰

三指俯臥撐撐在地上,另一只手空出來下圍棋。

而且是自己跟自己下。

也不知道堅持了多久,反正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

這位狠人兄弟,就是他唯一的發小,聶天寶。

他還有個哥哥,名叫聶天輝。

「你這是練啥功啊?」

「一邊練體,一邊練腦,你也可以試試,很管用。」聶天寶頭也不抬道。

「那個……天輝哥呢?」

「出去了。」

「樓下……」

「就為這事。」

李東暗嘆口氣,想想也是,自己心愛的姑娘要跟別人訂婚,偏偏又住在同一棟樓,待在家里多不是個滋味。

「咋回事啊,小婷姐和天輝哥不是……」

「因為盧萬鵬那家伙前不久體檢,被查出來基因突變了。」

「啥?」李東驚詫道︰「小婷姐是跟盧萬鵬那流氓訂婚?」

盧萬鵬他知道啊,附近聲名狼藉的混混頭目,坑蒙拐騙無惡不作,據說連拐賣兒童的事情都有摻和。

「就他還基因突變?」

聶天寶沒有回話,微微頷首。

「我去,還有沒有天理了?」

基因突變分兩種,或好或壞,但看這情形,盧萬鵬肯定是變好了。

要知道這種情況萬里無一。

怎麼就落在他一個人渣頭上了?

這樣也就不難理解,小婷姐為什麼會跟他訂婚。

從某種程度上講,張家還佔了便宜。

且不提盧萬鵬今後的前途如何,就是單為下一代著想,這都是一件大喜事,普通人家羨慕都羨慕不來。

君不見那些基因好的男人,女人爭破了頭往上湊,有些什麼都不圖,就為求個孩子。

如此一來,家族基因提升,以後發展會越來越好。

「小東,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好人未必有好報,惡人也未必有惡果。」

聶天寶沉聲道︰「不過,我已經打听清楚了,這件事不是小婷姐的意思,所以……他們也別想這麼輕易得手。」

他們,自然是指除小婷姐以外的張盧兩家人。

「你想干嘛?」李東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廢了盧萬鵬!」

「霧草,天寶,你可別亂來啊。」李東嚇了一跳,他很清楚這位發小的性格,絕不是開玩笑的。

「這不叫亂來,盧萬鵬這種人,活著就是禍害,將來真要有了權勢,更不得了,廢他是替天行道!」

听听是蠻有道理。

只是,這個社會雖然由于靈武者的存在,法治要開放很多,但特權終究掌握在特權人士手里。

他們算個啥?

「天寶,忍忍吧,馬上就要高考……」

「忍不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見我哥哭,今晚就動手!」

「別呀。」李東連聲道︰「那你好歹等等,咱倆稍微謀劃一下嘛!」

「這次你不用去。」

「你這叫什麼話?」

聶天寶忽然從地上爬起,吐著悠長的氣息望著他,正色道︰「小東,咱倆不一樣,我要真出了事,學校也會保我,但你不行,所以這次我真不能帶你。」

他說到這里笑了笑,重重拍了下李東的肩膀。

「放心吧,小事兒,要搞他盧萬鵬的也不是我一個,社會上那幫家伙更怕他將來混出頭,都安排好了,萬無一失。」

「確定?」

「確定。」

可李東還是不放心,怎麼說呢……因為他欠天寶的。

他生性謹慎,特別是小時候,膽小怕事,經常被附近的孩子欺負,天寶也不知道為他打了多少架。

輸少贏多。

如果說修煉一途,毅力真有大作用的話,那麼在天寶身上,就是最好的體現。

他同樣是下等基因。

但現在卻是二中的種子學生。

重點大學可以說板上釘釘了。

「不行,必須帶上我,我替你把風,社會上那幫混子信不過!」

聶天寶還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李東已經一句話將他堵死,「我堅持!不然你也甭想去!」

聶天寶苦笑,咋還撇不開了呢?

「只是把風!」

「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