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給他生個孩子

賀亦彤唇角泛起絲絲嘲諷,挑釁的與她對視。

賀千茜難言的怒火與妒火在胸中熾烈燃燒。

賀明遠訓斥的聲音在噴火,指著鼻子罵她︰

「賀亦彤,從出生開始,你就像搶劫犯一樣,是你的搶,不是你的也搶,搶錢搶權,搶風頭搶男人,見什麼就搶什麼,你這樣的混賬東西,為什麼會提前出獄!」

令人寒心的責備,賀亦彤不是第一次听了,早習慣了賀明遠的偏心。

賀千茜和沈麗母女適時止言,明顯在偷笑,一派幸災樂禍。

賀亦彤沉重的邁步,一步步靠近賀明遠。

煞有介事的點點頭,惱火的情緒瀕臨爆發,「搶劫犯?這比喻真是恰當貼切。」

賀亦彤揚了分貝︰「不過,有其父必有其女,你不也一樣嗎,是你的搶,不是你的瘋狂搶,我媽留下來的財產,你挖空心思搶!我當然得學你啊。」

賀明遠拳頭不知不覺握牢了,嗜血的怒視賀亦彤。

迅速抬起手,巴掌要落到賀亦彤臉上時,她早有所提防,扼緊了賀明遠手腕骨。

這力道,讓賀明遠面龐頓時紅熱又羞辱,「你放手……」

賀亦彤眉峰間多了一道狠獰,「從我生平第一次承受你的耳光開始,那個扇了我耳光的手腕,我在心里暗暗發誓,遲早有一天,會把它擰下來。」

「賀亦彤,你不想活了!」賀明遠怒吼。

「我就是抱著這樣要擰下那只手的決心,才會咬緊牙關熬到今天,所以,你給我小心點。」

賀亦彤加劇了掌心下力道,這一刻的賀明遠已不是她的對手,手腕間傳來尖銳的骨頭脆響聲。

「賀先生,你不想見到我,我更不想見你,以後沒事最好不要往來。」

賀亦彤視線轉移至沈麗和賀千茜身上,「不想我天天來打擾你們美好的生活,就把我媽留下來的珠寶首飾全部還給我。」

賀千茜仗著有沈麗和賀明遠在,她不會給賀亦彤低頭,「你突然就這樣跑來,事先也沒聯系一聲,首飾還沒準備好。」

「我自己的家,憑什麼要聯系,你最好牢記,你才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賀明遠氣得暴怒了,「賀亦彤,你給我適可而止,你信不信我可以再把你送進監獄待幾年。」

賀亦彤唇角的鄙夷深濃了,「送我進監獄的賬,我還沒跟你算,你還敢跟我提!」

沈麗忽然間平易近人了不少,語聲較為柔和︰

「亦彤,我听千茜說了,首飾的事情,是的,是要全部還給你的,這不,之前我已經拿去珠寶行清洗了。」

沈麗和顏悅色,「我們始終是一家人,家庭矛盾不要鬧得這麼凶嘛,你想要什麼都跟阿姨說,我盡量滿足你。」

沈麗這話,讓一旁的賀千茜坐不住了。

平時,她媽不是最討厭賀亦彤了。

賀亦彤好奇沈麗的態度轉變,想看看她到底玩什麼花樣。

「你現在想怎樣?」賀亦彤一臉嚴肅。

「你要是急著拿回去的話,我跟你一起去清洗的珠寶行拿,你若是不急的話……」

話沒有說完,賀亦彤率先打斷,「我跟你一起去拿。」

「好,我上樓拿個取珠寶的憑證,馬上同你去。」

沈麗說完上樓。

賀千茜惡狠狠盯了賀亦彤幾秒,一路小跑跟在沈麗身後︰「媽,為什麼要把珠寶還給她,我可不同意。」

沈麗這會兒眼底滿是猙獰狠毒,「我怎麼可能把珠寶還給她,全是騙她的。」

「珠寶行的葉太太,能讓我的服裝公司起死回生,願意給我公司投資十億,但條件是得給她的兒子找個媳婦,生個孫子。」

賀千茜對珠寶行的葉太太有所了解,「葉太太的兒子,不是個傻子嗎?」

「不然呢,你以為葉太太也傻,會願意隨隨便便投資十億給我?她那兒子沒有女人想要沾邊的,賀亦彤有幾分姿色,我推薦給葉太太了,她很滿意。」

沈麗眼里是掩飾不住的肅殺之氣,「賀亦彤以為自己出獄了就可以囂張,我會直接讓她去死。」

賀千茜笑得瑟︰「媽,你這個主意真是天衣無縫,我太愛你了。」

「任何你幸福路上的絆腳石,媽全會替你收拾掉。」

區區一個賀亦彤,沈麗沒放在眼里。

沈麗下了樓,和賀亦彤直接去了葉盛珠寶行。

珠寶店員見到沈麗,便立馬恭敬的迎接,「賀太太,您好,您的珠寶還需要三十分鐘完成清洗,請您去貴賓室稍等一會。」

沈麗點頭,「沒問題。」

珠寶店員端茶送水而來,「賀太太,賀小姐,請用茶。」

賀亦彤瞄了一眼店員端來的茶水,沒想過要動這杯茶。

沈麗眼底帶著幾許惡毒,卻也立馬悠哉的端起了茶水,有意無意看向賀亦彤,「這里的茶,甘甜鮮爽,香氣怡人,嘗嘗吧。」

沈麗倒頗有幾分顏值,只是她太過縴瘦的臉蛋,顯得異常尖酸刻薄,沒有富家闊太太的範兒。

賀亦彤充耳不聞,對她不加以搭理。

「你是怕這茶有問題?」

見她沒行動,沈麗索性如此的說著,「放心吧,不會讓你死的,玩死你了,我的生活就沒樂趣了。」

沈麗翹起了蘭花指,故作優雅的端起了茶杯,徑自飲了起來。

賀亦彤冷笑了一聲,勾起挑釁的弧度,「對你,我從沒怕過,反倒很憐憫你,跟著賀明遠沒名沒分,一輩子都是個讓人瞧不起的便宜雞。」

「你是不到死那天,都不會善罷甘休?」沈麗將茶杯往茶幾上重重一扔,原本努力掩藏的情緒,飆升了起來。

賀亦彤心平氣和的語氣里暗藏洶涌︰「是我不善罷甘休,還是你們趕盡殺絕?」

可賀亦彤還沒說完,似乎意識到房間里的香氣越來越濃,頭部傳來了昏昏沉沉的暈眩感。

她的目光越來越無法聚焦,昏厥了過去。

沈麗眉峰里盡是森冷︰「賀亦彤,我告訴你,沒有人能從我手里拿走任何東西,尤其是你這個賤人。」

沈麗緩緩地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鄙視賀亦彤,吩咐外頭的下屬︰

「來人,把她給我抬進葉少爺的房間里。」

「是,賀太太,葉少爺已經在房間等候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