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多下點功夫!

賀亦彤誠懇認錯,「厲少,您別生氣,我沒有其他任何企圖,只是想向厲少求證一件事情,听說厲少知曉皇都俱樂部背後的老板是誰。」

臨時起意,她撒了個謊。

「這跟你有何關系?」

連謊都不會撒。

厲卓辰挑高的眉宇之間有著他獨有的逼迫氣場。

賀亦彤面露討好之色,湊近甜笑︰「厲少……您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你想干什麼!」

厲卓辰擱置在她腰間的手臂沒有放松一絲一毫,甚至,勒得更緊了。

厲卓辰納悶自己竟然還是頭一次對女人的靠近,沒有預料中的反感。

賀亦彤被厲卓辰逼迫得快要徹底破功了,不由自主顫抖,「有些私人問題,如果厲少不方便透露,今天打攪了,請您原諒。」

賀亦彤今天的目的算達到了一半,說完便急于抽身。

厲卓辰卻沒想過就這麼放了她,「我可沒說要原諒你。」

厲卓辰盯她的眼神沒有半點溫情,可舉手投足之間卻是那樣的尊貴顯赫。

令賀亦彤意識到自己今天玩得有點過火了,可能還會連累童伶伶……

一道嬌媚且熟悉的聲音卻急促傳來,「卓辰,听說這邊起火了,你沒事吧。」

是賀千茜。

賀亦彤背對著她,身子有些僵硬。

賀亦彤沒想到一出獄,就遇到了賀千茜,真是冤家路窄。

「沒事。」厲卓辰瞄了一眼賀千茜,清冷的聲線里盡是疏離陌生。

「卓辰,我們快離開這里吧,煙霧很大,指不定這里還會發生爆炸。」

賀亦彤想要趁此逃離,不願意與賀千茜見面。

可厲卓辰即便有未婚妻在場,長臂卻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賀千茜震驚又慌亂的看著厲卓辰,他攔腰抱緊懷中女人的舉止何其的霸道又親昵。

賀千茜心跳瞬間瘋狂加速,血液在逆流。

「卓辰,她是……」賀千茜妒忌到發狂了。

她和厲卓辰訂婚一年,厲卓辰連她手指頭都沒踫過。

甚至厲卓辰的不近女色,讓賀千茜一度以為他是不是不喜歡女人?

「厲少,我不打擾你了。」賀亦彤服軟,掙扎著急于逃離,可賀千茜卻在此時一眼認出了賀亦彤。

「姐姐?」

賀千茜在確定眼前的人當真是賀亦彤時,愈發驚訝,「你什麼時候出獄的,你怎麼不回家啊,爸爸媽媽很想你。」

賀亦彤睥向賀千茜這張虛情假意的臉,想狠狠收拾她一頓。

賀千茜虛偽的上演姐妹情深,試圖擁抱賀亦彤,「姐姐我也很想你。」

卻被賀亦彤嫌棄又凌厲的揮開了,「我和你什麼交情,離我遠點。」

只是,賀亦彤想離開,沒那麼容易。

厲卓辰適時攫緊了她縴細白嫩的手腕,神色里一陣滲入骨髓的寒意。

賀千茜眼底有兩團火焰被點燃,一股濃烈的嫉妒瘋狂往上竄。

賀亦彤敏銳捕捉到了賀千茜的醋意,忽然臉上堆滿了蜜糖般的笑意,「厲少,摸夠了嗎?」

如寶石般的眸子閃爍著耀眼的光,賀亦彤視線落向厲卓辰抓緊她的手背上。

厲卓辰瞄了一眼她瑟的神情,話語低沉卻攜著警告,「今天這筆賬,記下了,改天跟你好好算。」

賀亦彤故作鎮定,朝厲卓辰對視一笑,笑得意味深長。

可倉促離去步伐,某種程度傾瀉了賀亦彤的慌亂。

賀千茜心頭如針尖在挑動,「卓辰,你……和我姐姐怎麼認識的,我姐姐她出獄多久了,你清楚嗎。」

出獄?

剛才那個女人坐過牢?

厲卓辰冷了聲音,充滿了不善,「你想說什麼,試探我?」

賀千茜畏懼于厲卓辰的冷肅,乖巧的道歉,「不是這樣的,卓辰,因為姐姐她一直不肯回家,我們又了解不了她的情況……」

「憑你們賀家的實力,要調查個人還不容易?」

「……」賀千茜不敢說話了,悶著頭,跟在他身後。

賀亦彤匆匆從頂樓的小道走出來,童伶伶著急的在等候她。

「怎麼樣,見到厲少了嗎?」

賀亦彤神色凝重,「見是見過了,不過,這男人有點兒恐怖,不好糊弄。」

他聰明敏銳的能猜測到一切,瞬間能將人的心思全部看穿。

「我早就告訴過你,厲卓辰這個男人行事作風令人捉摸不透,你還是別在他身上下功夫了,免得惹來一身騷……」

「我見到賀千茜了。」

當初,明明是賀千茜酒駕肇事逃逸,賀明遠和沈麗卻嫁禍于她,把她送進了監獄。

賀亦彤憎恨愈發深濃,「依我看,賀千茜剛才一定因為我接近厲卓辰生氣吃醋了,我再摸索一下他們的親密程度,感覺厲卓辰沒有想象中那麼喜歡她。」

童伶伶深知已無法阻止賀亦彤的報仇,如今她只能是竭盡全力的幫助她。

「對了,我剛剛听人說,程鶴是皇都的幕後老板,那個該死的混蛋出了名的爛,但他好命有個有錢的家族在他背後撐腰,供他隨意揮霍。」

「程鶴?鶴哥?」

賀亦彤記起剛才在包廂里的那個頂著一頭紅發,不斷騷擾她的惡霸男人,大家都稱他鶴哥。

「完了,我把他給得罪了。」

畢竟,就程鶴那樣兒,跟小混混沒什麼區別。

童伶伶忍不住嘆息︰「你這個得罪人的體質,真是……」

「不過,那家伙听說很好哄的,他經常泡在拳擊館玩,你可以試著接近看看。」

童伶伶不忍賀亦彤一個人孤軍奮戰,四處給她搜集情報。

「謝了,伶伶,皇都俱樂部我媽一生的心血,我不能把它賣給任何人。」

沒耽擱片刻,賀亦彤便急著去拳擊館找程鶴,看能不能將皇都賣給她。

半路,賀千茜卻領著兩個凶神惡煞的男人而來,在堵她。

賀千茜一改剛才在厲卓辰面前的乖巧听話,雙眸里閃動著蛇蠍的精芒。

「剛才在卓辰面前沒辦法收拾你,現在,我要讓你這個賤人生不如死。」

賀千茜神色狠獰的瞄了一眼身後的兩個男人︰「給我動手,只要不打死她,隨便你們玩。」

賀亦彤若是敢打厲卓辰的主意,賀千茜絕對回要她死無葬身之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