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當眾自曝

綠儀話音剛落,就听得身後傳來一陣拍手之聲。

回頭看去,鼓掌的不是別人,正是滿眼通紅的康姨娘。

「好好好,好一張能言善辯、伶牙俐齒的巧嘴。」康姨娘冷笑一聲,眼底一片冰霜似箭,她幽幽說道,「大小姐真會調教人,竟然教的你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康姨娘,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為什麼您一定要把事情往大小姐身上扯呢?」綠儀還想為董于唯開脫。

然而,曲老夫人的下一個舉動,卻打斷了她和康氏之間的爭執。

只見滿頭花白的老人家拄著鳩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曲文萱的身邊,當著少女的面吃力的蹲下了身子,二人目光在空中交匯,曲文萱一時間有些慌張,慌亂的想要把視線移開。

「萱兒,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吧,祖母年紀大了,許多事情力不從心,我只想听一句實話。」曲老夫人一字一句認真的說道。

「我——」曲文萱猶豫著張了張口,余光偷偷的撇了撇身後異常崩潰的曲文玲,再看看滿懷恨意的康姨娘,少女難得的又沉默了,把滿肚的話語又重新咽了回去。

「大小姐,您這是心虛了麼?」康氏冷冷的說道,「你一向自詡正派,光明磊落,別敢做不敢認呀。」

聞言,曲文萱如被雷擊一般,身子一瞬間搖搖欲墜,差點兒就要摔倒在地,還好有利率一在一邊攙扶,這才免遭了痛苦。

終于,曲文萱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祖母,康姨娘,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沒什麼好說的?!」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康氏氣極反笑,從地上猛然站立了起來,居高臨下的對著曲文萱,「你竟然說沒什麼好說的,你害慘了我的玲兒,你這個毒婦!」

說著,康氏再也顧不得許多,怒氣沖沖走上前去,朝著地上的曲文萱伸腿就是一腳,曲文萱猶直愣愣的跪著,面對來者不善的康姨娘,卻是連躲都不躲,徑直的看著那狠狠一腳朝著自己胸口而來。

「大小姐,你沒事兒吧?」看著倒在地上,口角微微鮮血流出的曲文萱,綠儀嚇得驚叫了一聲,連忙過去用自己孱弱的身子擋在女子面前,生怕康氏再來。

曲文萱一只手捂著胸口,強撐著胳膊坐起來,沖著綠儀苦笑一聲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然而,真是情況卻是——

被踢的那一塊錐心般的疼,曲文萱只覺得身上肋骨像是斷了一兩根,口中充盈著一股腥味,她怕自己一說話,血就不受控制的留了出來。

受傷的地方距離心口只有幾分,便已經是如此。

曲文萱回想起自己在康氏目光中看到的殺氣,她毫不懷疑,剛剛康氏是真的動了殺心,若不是自己心中有愧沒有閃躲,恐怕就沒有這麼幸運,被踢到的將是柔軟的心口。

看來,康氏這次是真的要殺她。

一想到這兒,雖然外面夏日炎炎,曲文萱卻還是忍不住冷冷的打了個寒戰,頭腦也緊跟著變得清醒了一點兒。

她想要的是贖罪,可康氏卻想要她死。

曲文萱伸手抓住了一邊的綠儀,艱難的一步步走到椅子旁坐下。

早有丫鬟跑去外面找大夫去了。

「大小姐,您傷的好嚴重!」看著少女身上的傷,綠儀剛一張口,淚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沿著臉頰直流而下。

曲文萱擺了擺手,想要嘗試著安慰一下,可是她剛一有動作,就牽扯到了胸前的傷口,整個人忍不住「呲」了一聲。

「康氏!」曲老夫人厲聲呵斥道,「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你這是做什麼,簡直不像話。」

「老夫人,事到如今您就不要再偏袒曲文萱了。」康氏聲淚俱下的說道,「大小姐是您的孫女,難道玲兒就不是您的親孫女了麼?」

「這件事情明明就是大小姐所為,您不調查清楚,還玲兒一個公道,卻要處處袒護。您這是要置我們母女兩人于何地呀!」

「要想弄清楚很簡單。」

就在康氏沖著曲老夫人連連抱怨的時候,原本一直沉默少語的曲文萱,卻突然開了口。

再次抬起頭來,曲文萱目光堅定,在視線掃過曲文玲時,少女目光中快速的閃過一抹愧疚,然而這愧疚只是轉瞬即逝,很快就恢復了之前的清明。

「大小姐,您終于回過神了?」綠儀將曲文萱前後性子的變化看的清清楚楚,她走上前,臉上是這掩不住的歡喜。

曲文萱苦笑一聲,她心中對于這件事情依然抱有愧疚,但是——

重來一回,她還是同樣的選擇。

康氏敢害她的母親,那曲文萱就敢算計康氏的女兒。

正所謂一報還一報。

剛剛康氏那一腳,讓曲文萱瞬間清醒了,這不是你好我好的結局,她和康氏,注定就是水火不容的。

二人之間,不管誰輸誰贏,總要分出個勝負。

「你說什麼?」曲老夫人有些震驚。

曲文萱卻微微一笑,她蜷縮著身子,強忍著胸口的劇痛,一字一句慢慢的說著,「康如海和人交好,必定會留下什麼東西,不如祖母您派人搜查一下我和二妹妹的房間,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短短的一番話,曲文萱卻覺得如此漫長,她沒說幾個字就要停下來歇一歇,緩兩口。一句話說完,別人還沒怎麼樣,她自己就已經先去了大半條命啦。

「有道理。」曲老夫人點了點頭,隨即吩咐身邊的下人,「給我搜,任何一個地方都不要放過。」

「是。」

下人領命離開。

一部分人去曲文玲的屋子里翻找,而另一部分則是就地在曲文萱的屋子里,翻箱倒櫃的查找,希望可以查到什麼蛛絲馬跡。

康姨娘有些不明白曲文萱的意思,她從康如海口中知道這兩個人傳遞情書甚至是交換定情信物的事情。

可是這些都是極為隱私之事,為什麼曲文萱會當眾自曝,讓人搜查呢?

難道,她就真的不怕別人找到些什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