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大渡引的請求

任天行听著台上敲擊銅鑼的聲響,原本若有所思的表情也舒展開來。

他嘴角掛笑,身體愜意的躺在一把太師椅上,架起二郎腿不斷搖崗。

那太師椅兩只腳離開地面,隨著任天行的搖晃發出吱吱聲響,表示著自己的不滿與抗議。

「這就對了,與本太子想的沒有偏差,這樣一來………」

任天行自言自語到這便沒有再說下去,但是其滿臉的表情說明他往下的內容定是他所預見的方向發展。

文聖︰「各大宗門蓄勢,本就是打算厚積薄發對著這最後一份來的,這個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丹藥本來就是天羅大陸所有修者最為稀缺的東西,大宗門不可能會讓別人有機會奪得太多。」

「嘿嘿,就是不知道龍皇現在的心情作何感想,歡愁參半,還是憂大于喜呢?」

武聖不以為意︰「哼,龍皇當然是樂的合不攏嘴了,皇家拍賣會場今日的收入至少也是我們天賜帝國國庫近一年的收入。」

「龍皇本來就是野心磅礡之人,現在有了這麼的財力,野心更甚,說不定都在打算如何拿下天賜了!」

「還有,我就不明白了,太子殿下明知這丹藥逆天,是所有武者夢寐以求的東西。太子殿下為何一直觀望,沒有一點競拍的意思,要是太子開口,怎麼著也能拿下幾份。」

武聖說著說著,口中語氣對任天行甚是不滿。

任天行對此並沒有生氣,與文聖微微一笑看著武聖︰「武聖大人,天行為何要去競拍這丹藥,或許這丹藥對我來說有一定的用處,但是永遠不及不競拍來的有價值。」

「這是為何?」武聖有疑就問,從來不藏著掖著。這種逸品靈丹得之,不說別的就是拿來收買人心也是上上之選。怎麼就不及放棄呢,放棄哪有什麼好處。

文聖︰「小武啊,這里面的東西可是不是一句兩句就可以說的清的,以你的智商想要自己理解確實有些強人所難。」

武聖不耐煩︰「得,你給我打住,你別磨嘰趕緊的說,不要這時還不忘貶我一下。」

武聖︰「這個時候你難道還看不出來雲瀾各宗之間的關系嗎,這次拍賣大部分丹藥肯定會落入十大宗門之中。」

「他們在此次拍賣之後,那麼多的丹藥必定會讓他們休養生息,閉門不出。待到時機成熟,你說龍皇的王權是否還能壓住他們?」

「還有,亂世已現,各國蠢動,雲瀾是各國必爭之地。龍皇本就四面楚歌應接不暇,再加上這些宗門的威脅,你覺得龍皇還有別的心思嗎」

「而我們天賜帝國……額~~」文聖看了任天行一眼停下沒有說,任天行對他點點頭。

文聖這才繼續道︰「雲瀾各大宗門有了這次的拍賣,實力可以說是更上一層,他們那時候需要的只會是更高的地位,。

賜是三大帝國之一,雲瀾為天賜管轄之地,只要天賜給出相當的好處,比如說級宗地位,你說那些宗門會不會接受?這樣一來,雲瀾無強宗支撐,後續無力陷入險地。」

武聖︰「想不到一次拍賣會中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端的是暗流洶涌啊,按照這麼說的話那還真的是有利可圖。」

「可是這個龍皇也著實可惡,這麼大的拍賣會竟然隱瞞不報,想要獨吞如此大的財富。他還記不記得自己是天賜的附屬,其心可誅啊,他終究要自食其果的!」

文聖伸出一支手指搖了搖︰「不不,你又錯了,這與他無關,說到底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合作者,並不是真正掌控這次拍賣的人。

而他所得不管如何都會上交一定的稅收給天賜,這個樣子他還是會做的,要不然他龍皇就活不到雲瀾大亂的時候了。」

「你說的對,天賜帝君是不會容許他那麼做的,仁帝會借此機會滅了雲瀾。」武聖點頭︰「對了,你說那幕後的術煉師到底什麼來頭,竟然可以煉出這樣的逆天靈丹,他又為什麼會選擇在雲瀾拍賣?」

任天行︰「他是什麼來頭倒是個謎,不過我們也不用太過在意,我想有人比我們更加想要知道,咱們只要跟著就行!」

文聖︰「太子指的是三大級宗渡引?」

「沒錯,級宗渡引肯定是迫切想要知道那術煉師的,其實這次拍賣對他們級宗又何嘗沒有威脅。他們肯定會打術煉師的主意,我們只要順水推舟,中規中矩就行。」

「至于說為什麼要在雲瀾拍賣那就比較好理解了,雖然說去帝國拍賣會場拍賣得到的財富會更多。但是像術煉師這種存在是視金錢如糞土的,還有帝國的強者太多,他不能保證他自身的隱秘。」

「雲瀾神境現世,各宗聞風而來,匯聚者眾多,而神境他不能親自進入,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為了收攏各宗從神境之中帶出來的天材地寶吧!」

文聖︰「太子殿下分析的不錯,但是我總覺得此事沒有那麼簡單。

以龍皇的頭腦心智不可能沒有想到此次拍賣的利弊,但是他還是選擇這麼做,想必其中定有原因,我猜測可能就與這幕後的術煉師有關。」

「文聖大人是說,那幕後的人與龍皇達成了某種協議?」

「嗯,不排除這種可能,甚至是長期合作的好處或者是為龍皇強大自身,要是這樣的話,太子殿下可要謹慎注意,不得絲毫馬虎,必要時還要……」文聖做了一個殺的動作。

「此事還需慎重,若能為我所用自是甚佳,我們現在主要的事情還是在鐘朋與龍英身上,這件事情可以暫時放置。」

下面的拍賣還在進行,已經是如火如荼到了最後時刻,那些還沒拍到的人心急如焚。

第四批的最後一份了,只有這次機會,錯過就永遠錯失宗門家族發展的希望。這樣的想法一出,使得眾人變得愈加瘋狂,叫價已經是不能再經過考慮,都在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出價。

「我出四千萬兩!」

「我們叫價四千三百萬兩!」台下的那些人都紅了眼,扯著嗓子大叫,生怕吳烈看不到是誰喊的價。

「我這邊四千五百萬兩!」還沒等吳烈問話,叫價聲再次響起。

「四千八百萬!」

  「五千萬!」

「已經五千萬了,還有沒有更高的?」吳烈也是扯著聲音問道,台下的喧囂無時無刻不在渲染著他。

「我出五千五百萬!」中間幾個人都站到椅子上去了,看來又是幾伙人一起叫的。

現在真正以一家之力拿的出這麼多錢的已經沒有了,各大宗門也是一樣。有的宗門還在計算自己其他的東西是否能夠讓自己再次加價。

「五千八百萬!」加價竟然還沒停止,這是真的要舉全宗之力才能叫出來吧!

是個狠人啊!

「六千萬!六千萬!!」價格再次高漲,你狠我比你更狠,這是要吃土的節奏啊。

這次是真的沒有聲音了,面對這六千萬兩,有的人只能望洋興嘆,以後吃土都不足以讓自己再叫價。

「六千萬兩,有沒有再高的?」

「六千萬兩第一次!」

「六千萬兩第一次!!!」

「成交,恭喜獲得這最後一份拍賣。」

「各位,今日拍賣在到這里就結束了,我皇家拍賣會場再次感謝諸位的蒞臨,恭喜這次拍賣的贏家。」

這次的拍賣足足從早上到半晚時分,很多人似乎都忘記了時間。

拍賣結束,有人歡喜有人愁,那些沒有競拍到的人垂頭喪氣的離開拍賣會場,只余為數不多的人還站在原地。

這些人手中都拿著幾張憑證,準備領取自己所得的拍賣物品。

三大渡引,任天行,還有龍皇等人也走下樓去,鐘朋還在心中默數著此次拍賣的人所得多少。

這是一個繁瑣的流程,皇家拍賣會場內地走出幾個老者,王萬知也在其中,吳烈則是拍賣累了坐在一邊休息。

羅無極等人慢慢湊到吳烈身邊看著他,任天行也跟著過去,吳烈感覺有人靠近,嚇了一跳︰「額,不知幾位渡引大人有何事!」

「額……呵呵,供奉大人,不知我等能否見見那位幕後高人?」羅無極直接說明來意。

「這個……渡引大人勿怪,我只是一個拍賣供奉,對于他事都是內閣打理,在下實在無能為力。」吳烈有些不好意思道。

「哦,但不知內閣主事大人在哪?」羅無極溫和問道。

吳烈不知所措,神情有些慌張,任天行見此走上去為他打圓場道︰「呵呵,羅渡引,你這麼問可不是強人所難了。眼前就有人可以做主,您為何要舍近求遠呢?」

任天行對龍皇微微躬身道︰「雲瀾王上才是皇家拍賣會場的真正主人,若是王上都拿不了主意那其他人也就自然無能為力啦!」

「太子殿下說的有道理!」羅無極等又看向龍皇︰「陛下,我等可否……」

「渡引大人的意思我心里明白,只不過我雖然是皇家拍賣會場的話事人之一,但是向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這些事情都是內閣主事打理,只是向我匯報之後由我決定,不瞞各位,我自己都沒有見過高人本尊。」龍皇又將事情推到拍賣內閣身上。

「你們內閣主事在哪?」龍皇看了一下四周問向他人。

「內閣大人正在里面休息,大人喝的酩酊大醉,估計現在已經叫不醒了。」

正在忙碌的王萬知听聞有人要找內閣主事,連忙走過去︰「不知渡引大人找內閣大人有何事,和在下說,若是可以在下願開方便之門!」

「這是內閣長老王萬知!」龍皇介紹道,羅無極又把事情說了一遍。

「這個我們皇家拍賣會場革不了你們,實在抱歉!」王萬知面對羅無極等人臉色一凝,話中語氣萬分不客氣。

羅無極等人非常不明白,怎麼突然之間就不高興了呢,自己有說錯什麼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