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讓他們輸得連褲衩都找不到

價格也仿佛是在開玩笑似的,在42.45到達以後,反復的俯沖了42元,41.75元,好像在向大家訴說著什麼︰還賣不賣了?不賣我要跌了!

嚇得好多扎民在沖高中他不敢賣,在跳水中他立馬的又去把扎票賣了。

九分鐘之後,價格再次沖上了42.45,蔡九回到了一號機,胡悅拉著蔡九說︰咱們走吧,你已經完成了你在這里的任務了,我們抓緊回去吧,莊佳還等著你呢。

這時候,化工廠、電子局的那幫人又晃悠悠的走過來,老奶奶一看,端起了拐杖,擋在了蔡九的前面說︰你們要干什麼?

那幾個人說︰老奶奶你別怕,我們只是說一聲,我們的扎票已經賣了,算那小子有點良心。

老奶奶豎起了拐杖說︰你們買扎票還說人家沒良心,買賣自負,我這個老太婆都知道,你看你們歲數比我小的多,買個扎票自己都擔不起這個責任,還叫別人扛,丟臉不丟臉呀。

那幾個人笑呵呵的尷尬的走了,胡悅拉著蔡九,要他回大戶室,蔡九甩開胡悅的手說︰我不回去,他們讓我在這兒丟了面子,我要在這兒把面子找回來,胡悅你先回去吧,我中午就回去。

胡悅依依不舍的離開了一號機,離開了蔡九,價格卻沒有依依不舍,在42.45元二次上沖之後突破了,42.45漲幅是百分之一點六,隨後的幾分鐘里面,價格迅速的從42.45拉升到43.83,大漲了5%。

人群中又開始躁動了,這個扎票從低開就一路上揚,第一波拉了42.45,漲幅1.6%啊,第二波就拉了5%,價格隨後就進行了震蕩,震蕩最低43.35,然後從3%拉升到了6%,6%震蕩之後,又迅速的拉升到了8%,8%又震蕩了一下,每次震蕩不到一分鐘。

十點十四分,這個扎票直接拉到了45.96元的10%漲停了!

整個營業部就像洗澡堂一樣沸騰了,互相之間隔著一米都听不到誰講話了,大家都在熱議著玉律金科,到處都是後悔的聲音啊,說好的,早上大家都逼著蔡九,蔡九承諾了今天能到你們昨天買的價格,你們賣出就可以了!

結果今天早上開盤十分鐘,價格拉到了,大多數人選擇了賣出,甚至都賺錢了,還有一部分人選擇在拉升中獲利兌現了,誰也沒有想到又拉了一個漲停板,好多扎民都又重新跑回了一號機,就差對著蔡九說︰請收下我的膝蓋吧,我是五體投地了,我們就不該在今天早上責難你呀!

最可氣、最可笑就是那幫化工廠、電子局的離休干部,那個後悔呀,後悔的不僅是把扎票賣了、漲停了,少賺了8%呀,更是覺得丟臉啊,誣陷好人了,更有甚者,那個挑頭打蔡九的,竟然恬不知恥的又湊了上來,走到一號機輕聲的問︰這扎票還能漲停嗎?

蔡九扭過頭一看,就是這小子挑頭打的自己,蔡九沒吱聲,這扎票從漲停45.96元又打開了,緊接著又封上了,緊接著又打開了,緊接著又封上了……

看得人是心癢癢的,每次封住漲停都是巨單,每次打開也是很快,然後又巨單封上……

搞得人是莫名其妙,關鍵是逗得這幫早上在低位保本割肉出局的這幫人,心里邊是無比的懊惱,他們在2%、1%的時候就把扎票賣了,僅僅是保本,甚至還賠了一點手續費,那麼此時此刻他們在心里計算著如果他們不賣,已經都8%到手了,關鍵是漲停後明天會不會繼續漲停,18%丟掉了!

大家都在後悔這個事情,所以看到大單反復的封漲停、反復的打開,反復的封漲停、反復的打開……

大家是心急如焚,但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徹底的離開了漲停板,價格在7%-8.5%之間反復的震蕩,大家都在議論,到底該怎麼辦?

要是漲停大家都還敢去賭一把,現在不漲停了,大家反而不敢賭了,特別是化工廠、電子局的這幫人不敢賭了。

反而是機械廠、港口集團的一些工人一直拿著,他們比較相信蔡九,所以呢,大致都收獲了8%-9%的收益,此時此刻他們也心急如焚啊,這漲停能不能封得住呀!

一邊是急著要買的一幫人,一邊是因為封不上漲停急著想賣的一幫人,大家都在焦急的議論著該怎麼辦?

這其實正是扎市里的一種寫照,一群人拿著錢準備去在45元買玉律金科,又有一群人準備在45元賣出玉律金科,真的是相視一笑互罵鄙視。

想買的人看著價格大漲,想著未來可能繼續大漲,所以急著想買進,而另一邊,由于封不上漲停,利潤受限,覺得窮途末路了,在短線上想抓緊賣出,他已經看不到未來,他想抓緊去兌現。

同一個扎票,同一個45元,兩波人截然不同的想法,沒扎票的想買,有扎票的想賣。

就這樣一上午,一直到了11點15分,突然,玉律金科放出了千手、兩千手的巨量,從45元直奔45.3,拉了直直的一條線上去。

那些猶豫的電子局、化工廠的,賣出的、還在猶豫的人們,突然如夢方醒,這扎票又要漲停了,抓緊去追吧!

所以,一大群人奔向了後邊,在漲停板45.96元下單,截胡玉律金科,而四樓的玻璃窗後邊,莊佳看著三樓那幫人再一次沖向了交易機,沖著漲停在買進玉律金科。

莊佳看了一眼郝建,郝建詭異的笑了,胡悅則不寒而栗,她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就是莊佳和郝建了,他們這相視一笑,估計又要出蛾子了!特別是莊佳這一笑,那笑聲中充滿了奸詐,充滿了嘲笑!

莊佳臨走的時候囑咐郝建說︰一定要讓他們輸得連褲衩都找不到!

郝建急忙問︰那我們的計劃怎麼辦?

莊佳說︰繼續拉升的計劃不變,每天繼續拉漲停板,我想你有辦法讓他們輸得連褲衩都找不到!

郝建得意的笑了,得到了莊佳的首肯,這是他最大的榮耀,郝建哈著腰、點著頭媚笑著說︰小姐您放心,價格照拉30%,但是我讓他們虧得連褲衩都找不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