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溟河‧盜取冥王星132

虛擬城市‧第三組玩家

「你的意思是……‘冥王星’碎鑽在你身上?」

黑刃重復了一遍這個問題,他刻意放慢了語速,並放輕了聲音,听起來,帶著幾分試探的語氣。

「不在我身上,難道在你身上嗎?」獨眼瞥了一眼黑刃,僅有的一只眼楮帶著滿滿的不屑之情,似乎對黑刃毫無意義地重復問題感覺到不耐煩。

洛林看著獨眼那模樣,也猜到了獨眼的用意。

這個時候,越是表明自己有價值,就越有可能受到強者的庇護。

她張了張口,正想說「冥王星」碎鑽在自己身上,但站在她面前的伊卡洛斯一抬手阻止了她、

「咦?」

洛林眨了眨眼楮,似乎不太清楚伊卡洛斯的用意。

伊卡洛斯沒有看洛林,而是看著黑刃與獨眼,眼眸中閃爍著明暗不定的光,沒有人能夠看透他在想什麼,但他,似乎有點兒明白自己從一開始便一直感覺到的「不對勁」來自何處了。

微微眯起眼楮,銳利的金眸盯著黑刃,伊卡洛斯稍稍偏過頭,壓低了聲音詢問洛林——

「我問你一句振真話,‘冥王星’碎鑽,到底在不在你身上?」

「……在。」

洛林微微低下頭,輕輕垂下了右手,從她的袖子里,劃出了一個小盒子。

盒子里,是她方才在某一輛珠寶運輸車中找到的「冥王星」碎鑽,在她找到那個鑽石的時候,它正安靜地躺在保險箱中,似乎是一個被人遺忘的睡美人,靜靜地沉睡在那一片黑暗中,等待著被人發現,被人找到。

而用電鋸切開了保險箱的洛林,就是發現它的人。

伊卡洛斯沒有回頭看洛林手中的那個小盒子,他听到了來自洛林的肯定的回答,這樣就夠了。

稍稍往後退了一步,伊卡洛斯不動聲色地用身體擋住了洛林。似乎在掩蓋什麼。

幾步之外,黑刃與獨眼,似乎沒有察覺到這兩個人的小動作,他們的對話,依舊在繼續——

「你說鑽石在你身上,證據,在哪里?」

黑刃一個側身,從重型機車上下來了,他將散彈槍漂亮地收回了腰間,從下車到收槍,動作一氣呵成,看起來就是個用槍老手。

「要什麼證據?本大爺說鑽石在我身上,就在我身上!」

獨眼雙手叉腰,看著黑刃停在自己幾步之外的位置。

他停頓了幾秒,繼續說下去。

「所以,黑刃,接下來,你要好好保護本大爺知道嗎,如果本大爺出了什麼意外,那麼這一組的任務就直接宣告失敗了。咱們四個人,誰都別想活著回到紅楓莊園。」

「哼。」

黑刃冷哼了一聲,對獨眼的那一套說辭,不置可否。

倒是獨眼,拍了拍手,轉身看向了伊卡洛斯︰「喂,金毛,你剛才說……會有車來接應我們?」

「會的,我已經聯系到了眼鏡仔,五分鐘之內,會有一輛自動化的備用車趕到。」

伊卡洛斯冷靜地回答。

他雖然是在回答獨眼的問題,但是目光卻停留在黑刃的身上。

他的那雙眼眸,一直以來都帶著攝人的壓迫感,只不過這一次,那壓迫感中更帶了幾分猜忌。

「……」

黑刃注意到了伊卡洛斯的目光,但是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武器。

伊卡洛斯順著黑刃的視線,注意到,黑刃拔出了腰間的手槍。

伊卡洛斯想起來了,在準備出發之前,所有人,在瑟列斯的武器庫挑選武器的時候,黑刃先是選擇了兩把中性散彈槍,隨後,依舊將幾把匕首藏在腰間,在左右看了看之後,復又藏起了一把手槍在自己的腰間。

當時他已經留意到了黑刃的這個小動作,只不過沒有在意。

畢竟,誰都會多留一把武器給自己,也算是留一手。

如果散彈槍沒了子彈,手槍,也可以作為最後中程攻擊的最好選擇。

但是手槍的攻擊力,遠在散彈槍之下。

一般都是在散彈槍沒了子彈之後,才會選擇手槍才對。

(為什麼……)

伊卡洛斯眯起了眼楮,他看見黑刃刻意側著一個角度,沒有讓獨眼看見他正將手槍從腰間拔出的這個動作。

這讓伊卡洛斯更加疑惑了。

只不過,他為了不讓黑刃發現自己已經察覺到了他的小動作,忙別開了眼光,假裝在看別的地方。

但黑刃的這個小動作,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插在伊卡洛斯心里。

他的視線簡單地掃過黑刃身後的重型機車,以及地上還未完全冷卻的食肉麋鹿的尸體,思緒,在這一刻風起雲涌。

「……洛林。」

伊卡洛斯輕聲呼喚。

「嗯?」

洛林仍舊在揣摩為什麼伊卡洛斯不讓現在的自己開口說話,正在分神之間,突然听到了伊卡洛斯在呼喚自己,她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只是匆忙地抬起頭看了一眼伊卡洛斯,他站在自己前面的位置,從她的角度,看不見伊卡洛斯的表情,只能看到伊卡洛斯臉龐的輪廓。

「你認為,人,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使用備用武器?」

「備用武器?」洛林眨了眨眼楮,「那應該是在所有武器都已經沒有辦法使用的時候吧,我認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亮出最後的底牌,而且,被用武器選擇的一般都是容易攜帶的、不會被發現的武器,例如輕型手槍這樣的武器。」

「……不止如此。」

「不止如此?」

「還有一種情況,也能會要用到備用武器。」伊卡洛斯喃喃著,往後退了幾步,並抓住了洛林的手腕。

洛林一愣,她低下頭,發現伊卡洛斯的力氣有點兒大,握著她手腕的力度,甚至讓她有點兒疼痛。

「嘶……」

「如果一個人,他的目標,只是中程的敵人,而且,他又不想浪費散彈槍,那麼,他會選擇手槍。」

伊卡洛斯話音剛落,只見黑刃瞬間拿出了手中握著的手槍,直接將槍口對準了獨眼。

「咦?」

獨眼一愣,但他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只感覺眼眸中看到了槍口中一閃而過的火光,下一刻,槍聲,便成了他在這個世界上听到的最後的聲音。

「走!」

伊卡洛斯拉著洛林轉身就跑。

黑刃瞥了一眼伊卡洛斯與洛林逃走的方向,視線,又重新落在倒在地上的獨眼身上。

獨眼的額頭有一個明顯的灼熱留下的彈孔,血,混著腦漿,從那彈孔流出,盈滿了他的身下,他還睜著眼楮,瞳孔,卻在逐漸擴散,驚訝的表情,表露著他臨死前的震驚。

黑刃蹲,手中的槍口,還灼熱著,似乎還在為方才發出的子彈而灼燒。

他瞥了一眼獨眼那張令人厭惡的臉,看著他高高的顴骨之上,驚訝的眼神,逐漸擴散的瞳孔中,倒影著黑刃的身影。

听說,眼鏡蛇在臨死前,眼楮里會倒映著將它殺死的人的模樣。

如果是人的話,也會這樣嗎?

黑刃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他沒有握槍的右手帶著黑色的皮手套,伸到了獨眼的外套口袋里模索著,仔細找了找,發現了一個小盒子。

「冥王星」碎鑽?

黑刃不動聲色地將那個盒子拿了出來。

打開盒子,卻沒有如他預想之中那樣,看到應該放在盒子里的鑽石。

「盒子……空的。」

黑刃微微眯起眼楮,他眼角余光,瞥見獨眼臨死前的表情,那張無論什麼時候看上去都欠揍的臉,似乎在嘲諷他的無知與沖動。

「……」

黑刃猛地關上了盒子,並單手一用力,直接將盒子捏得變形。

抬起頭,他看向了洛林與伊卡洛斯遠去的方向。

如果。

「冥王星」碎鑽不在獨眼身上的話,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

……

「呼呼……呼呼……」

伊卡洛斯拉著洛林,往道路的另一頭跑去。

他們直接離開了主干道,並跑入了道路旁的平原中,穿梭在平原玉米田之中,將自己的身形隱藏在了黑暗的玉米叢里。

「沙拉……」

風吹過玉米秸稈的聲音,在夜色中听起來是如此寂寞,就像是有人在淺唱低吟著死亡的旋律,這一夜的天空,更加深沉了。

「呼呼……呼呼……」

洛林被伊卡洛斯拉著,她奮力跟上伊卡洛斯的腳步,雖然她的體力不如伊卡洛斯那麼好,但是到底是經過訓練的身體,還是能夠在崎嶇不平的地形上保持一段時間的高速飛奔。

玉米田里那些玉米秸稈的葉子擦過她的手臂、脖頸、臉頰,偶爾鋒利的葉子劃破了她的臉,感覺到皮膚傳來的疼痛感,洛林皺起了眉頭,她時不時往後看去,雖然已經沒入了玉米田之中,已經看不到主干道上發生的一切,但是她隱隱約約感覺到,危險,就像是可怕的野獸,正追隨著他們的腳步而來,窮追不舍,像是會隨時從身後撲過來,將他們撲倒,並隨時準備咬斷他們的喉嚨。

「呼呼……」

洛林的胸口距離起伏著,她大口大口呼吸著冰冷的空氣,感覺到一陣氣喘,胸腔,像是要炸裂一樣,急促的換氣,讓她的胸口感覺到有點兒疼痛,方才與食肉麋鹿地搏斗,已經讓她的身體留下了傷痕,在還沒有休息好的情況下,再一次陷入逃亡狀態,讓她吃了不少苦頭。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