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老師都是為你好

岳霖把整個展廳逛了一圈,在劉老師的提醒下找到剩下三件武器。

除了太格外,剩下三件有名字的武器分別是一條名為晝的黑色長鞭,一把名為重鋒的重劍和一把名為太野的長劍。

太野與其說是常見倒不如說是槍和劍的結合產物,劍柄極長想握哪里就握哪里也不說,劍柄和劍身之間幾乎是無縫對接。

遠看就是一根長棍,近看覺得是一把槍,仔細看才能看出來其實是一把劍。

總之是一把很有個性的劍就對了。

參觀完機甲武器一天的行程就算結束,第2天還是這樣的參觀,當然中途會參雜一場來自蔚藍星軍校的機甲演出。

不過第2天的行程和岳霖沒關系,左柯他們過來就行。岳霖名義上是奧新第一軍事學院的槍炮設計課的老師,他明天要和薇薇一起去停船場的飛船上檢查奧星這邊的機甲有沒有問題,進行比賽前的最後一次確認。

這個確認非常有必要,比賽一旦開始,無論是單人賽還是團隊賽注定是一場混戰,隨時有可能打起來。機甲是學生生命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一旦機甲出問題參賽選手的生命安全將不能得到保證。

在校門口分開,岳霖和陳老師約好明天見面的時間,雙方各回各的酒店。

有關于岳霖一行人為什麼不和大家住一起陳老師也有官方解釋——岳霖一行人來得晚酒店住滿了。

當然,酒店也確實住滿了。

打車回酒店後,岳霖詢問大家要不要去競技場看比賽。

除了左柯外其他人都沒有去競技場看比賽的欲望,演了一天戲大家都很累。尤其是陸嫣,她混跡在學生中既想融入群體又不敢太融入群體,別人講話她得仔細听,別人問她她還不敢答。

陸嫣一回酒店就進自己房間磨練演技去了。

「老岳,你說軍校里的那個機甲訓練場真的有那麼神奇嗎?既可以模擬地形又可以模擬自然災害,你說是真的有那些功能還是裝裝樣子?」左柯和岳霖輕車熟路地進入地下街市。

「那不就是一個副本嗎?還不用刷怪,只需要模擬地形和環境就行,有什麼難的?」岳霖覺得左柯就是想玩,「你肯定是別想了,你現在的身份是老師,除非場內有情況不然你進都進不去。」

左柯︰……

岳霖走到街尾的售票處,此時距離比賽開始沒幾分鐘,除了兩場純新人場,其他場次的票全都售罄。

新人場的票比較便宜只要2萬一張,岳霖隨便選了一場,付錢拿票後直接入場。

凜冬之刃VS北國之春。

名字倒是挺相稱的。

上次來的時候他們是卡著時間點入場的,人比較多,出來的時候人也多,走在競技場里都是人擠人。

這次岳霖和左柯進來得早人也少,進入比賽場地找到自己座位坐下的時候觀眾席上連10個人都沒有。

不過這場谷賽確是冷清,岳霖這麼晚買票都能買到一個不錯的觀看席位。

入座後左柯閑得無聊想玩光腦,怎料競技場里光腦沒網沒信號也沒什麼可玩的。距離比賽開始還有10來分鐘,左柯就只能抓著岳霖聊天。

「老岳,你說這在競技場里打黑賽的人是按場拿出場費,還是按售票比例拿分成啊?」左柯都開始關注比賽選手的收入情況了。

「應該是拿分成吧。」岳霖一直在觀察四周,「選手應該拿的不多,大頭都在競技場和經紀人手里。」

「還有經紀人?」

「有的有。」岳霖道,「今天早上我問過陳老師,競技場雖然不合法但每個星球都有,屬于常見的灰色地帶。選手里有全職的,也有不少囊中羞澀偶爾來打兩場谷賽賺點閑錢的,全職選手和明星一樣也會有粉絲,需要經紀人幫他們管理比賽之外的事務。」

「好家伙,專業呀。」左柯嘖嘖稱奇。

「其實我覺得這些在競技場谷賽的選手就跟拳擊手一樣,收益高,有風險,但風險也沒高到一定會死人的地步。」

「是有點像,老岳你在找什麼呢?」

「經紀人。我覺得劉老師在這個競技場里應該扮演了一個類似于經濟人的角色,這一場是新手場,如果選手是他帶過來比賽的話我想他應該會在觀眾席上看。」

「我覺得不會。」左柯持反對意見,「他又不是普通公司職員,走到外面沒人認識他。他可是軍校老師,瞧他今天帶我們參觀時的狀態,在軍校里估計也是有點身份的人。怎麼可能會光明正大的坐在這里看比賽,不怕被別人認出來嗎?」

左柯說的沒錯,直至比賽開始岳霖也沒見到劉老師的身影。岳霖只能放棄尋找劉老師認真看比賽。

這場谷賽是新人場,雙方使用的都是F級機甲,看身手也不像有玩家的存在,打得很菜,雙方又都很謹慎輕易不敢開槍,全程沒什麼看點就是菜雞互啄。

難怪票賣不出去。

岳霖深深覺得他4萬塊錢白花了,有這錢去上面買4個團子都比在這看比賽值。

岳霖不知道的是,他剛才一直在尋找的劉老師其實就在觀眾席上。只不過劉老師坐在2樓的包間里,包間沒開燈,從外面看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人。

劉老師身邊是緊張到四肢都不協調的卡力。

卡力手足無措地坐在劉老師邊上,一邊看場上的選手對打一邊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劉老師。

注意到卡力一直在偷看自己,劉老師笑著轉頭,黑暗的環境使他的笑不易察覺,看不見他臉上的笑,只听他溫和的聲音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怎麼樣?我沒說錯吧,我們蔚藍星的競技場和你們奧星的競技場一樣,對待新人選手我們還有特別的優待政策,抽成比例也比你們奧星的要高。你既然有想來蔚藍星發展的想法,不如在挑戰賽期間來競技場打上幾局,既不影響你比賽,也可以讓你賺些零花錢。」

「我知道像你的家庭條件在你的同學中算是不錯的,不至于差到要來競技場打比賽賺錢過活,但競技場對于你們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實戰地方。這里的選手大多沒有接受過正統的培訓,他們的招式都是野路子,這些野路子恰恰是你們最好的磨刀石。」

「可是…陳老師今天還警告過我們,讓我們不許來競技場……說…說競技場不是我們這些軍校學生該來的。」卡力只不過是個還未畢業的學生,不是很敢忤逆自己老師的話。

劉老師輕笑︰「那是你們陳老師太謹慎,怕你們如果在競技場受了傷他不好交代。機甲之間的戰斗哪能保證永遠不受傷,再說這世上也沒有不讓軍校學生去競技場打比賽的事情。六大軍校甚至還鼓勵他們的在校生去競技場打比賽,為的就是鍛煉學生的實戰能力,要我說你們的陳老師還是太膽小迂腐了。」

「真…真的嗎?」卡力眼楮一亮。

「當然,我們學校現在正在向六大軍校學習,讓實戰方面較為優秀的學生來競技場谷試切磋。我們蔚藍星這兩年發展得很好,很受中心星域的重視,競技場的觀眾大多是從中心西域來的游客,甚至還有不少軍方的人。」

「軍方?!」

「若是能被軍方的人看重,不光有益于畢業後的參軍,特別優秀的沒準還會獲得去中心星域工作的機會。我們學校有一個今年剛入校的新生昨天就被軍方的人看中了,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很快就會離開蔚藍星去往更適合他發展的地方。」

卡力心動了。

劉老師繼續說︰「實不相瞞,我會推薦你來競技場谷賽其實也有我的私心。我和競技場這邊有合約,只要是我推薦的人來打比賽我就可以拿到一筆報酬,但我會推薦你來是因為我很看好你的能力。」

「今天上午在機甲訓練場谷賽的時候,最開始你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顆好苗子,不應該待在我們這些偏遠星球上浪費了。你有更適合你的地方,更廣闊的天地,無論是各個軍團,還是更繁華的星球亦或是中心星域都很適合你。」

「今天上午你雖然輸給了我們學校的新生,但你的起點比他高,你是D級精神力那個新生只有F級精神力,你從出生起就注定會比他更強。你所缺乏的只不過是實戰經驗,這里就是增加你實戰經驗最好的舞台,我相信你如果在這里打上幾個月比賽定能脫胎換骨,這里能教給你的東西可是在軍校里學不到的」

「我是真心為你好才會帶你來這里的。」

卡力看看台上的選手,覺得劉老師說的有道理,以他的實力很快就可以在競技場內闖出一片天地。

「劉老師,據我所知來競技場打比賽需要自帶機甲,可是我現在用的還是學校發的機甲。我如果這兩天過來比賽肯定得瞞著陳老師,機甲就……」

「不必有這方面的顧慮,我們這邊的競技場非常正規,各項政策也非常完善如果選手沒有機甲可以向競技場租,從F級到D級機甲都可以租。」

「就是租機甲的費用比較高,加上比賽後的維護費和維修費,你一場谷賽能拿到手的錢恐怕…會比較少。」

卡力早就被劉老師畫的被軍方看中,去中心星域的大餅沖昏了頭腦,哪里還會在乎一場谷賽能拿多少錢呢。

「沒問題的,只要不影響交流賽,我可以晚上過來打比賽鍛煉自己。」卡力一臉堅定。

「你能這麼想真是再好不過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劉老師起身,「我知道你們學校這兩年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你也有不少同學家里條件沒那麼理想,如果你有其他同學有興趣來競技場打比賽的話可以聯系我,到時候我會聯系競技場覆排時間帶你們過來。」

「我會的,謝謝劉老師!」

「不客氣,我還有學生在隔壁比賽,我先過去看下他們的情況,你在這里慢慢看比賽吧,回到酒店跟我說一聲。」

「好的劉老師。」.

凜冬之刃和北國之春的比賽以北國之春險勝收場。

雖然是菜雞互啄,但兩只菜雞之間互相也啄了很久。雙方都不敢開槍,拳腳上的技術又都很弱,你一拳我一拳,你一腳我一腳,生生把自由格斗打成了回合制比賽,岳霖和左柯離場的時候其他競技場的比賽早就結束了。

他們這一場的觀眾又不多,比賽不精彩也沒有購買紀念品的興趣。這也導致大家離場的速度非常快,在紀念品商店沒有出現任何擁堵。

無意間,岳霖在離場的人群中看見了卡力。

「卡力?」岳霖有些不確定,對著卡力的背影高喊。

卡力听見有人喊他頭都不敢回撒腿就跑,原本岳霖還有點不確定這人到底是不是卡力,他這一跑倒是確定了。

「卡力是誰?」左柯扮演了一天老師一個學生都沒記住,薇薇也只是認臉不記名。

「今天上午被陳老師點出去比試的那個,優秀學生代表。」岳霖提醒。

左柯想起來是誰,樂了︰「喲,沒想到這優秀學生代表也來網吧上網啊。」

「還被老師抓了個現行。」听左柯這幸災樂禍的話語,岳霖猜他當年讀初高中的時候肯定沒少在網吧被老師抓。

「他來競技場干嘛?」岳霖有些納悶。

「還能干嘛?看比賽唄,他和我們一起出來的。」

「我剛才沒看見他呀。」

「你剛才只顧著找有沒有劉老師,沒準是你沒注意。」左柯不是很在意這個,「軍校生還挺有錢啊,學校窮得叮當響,學生腰包還挺鼓。」

「行了老岳別糾結了,你還真當自己是他們老師擔心學生有沒有在放學後學壞啊?要我說你還是擔心擔心明天和那個漂亮姑娘檢查機甲的時候會不會掉鏈子吧。」

「別到時候我們都沒掉鏈子你反倒先掉鏈子了。」

「等你把學生臉記清了再來說我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