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禍國殃民26

楚蘊充耳不聞,帶著人繼續走。

「娘娘,請留步,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一听自己人這語氣,安國王子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奔到安國地界。

站在說話的武將身邊拍胸口。

這下好了,自己不至于淪為妖女要挾安國的籌碼了。

若是被她要挾成功。

自己是罪人。

要挾不成功,多半是個死人。

安國王子也板起臉,「贏皇,娘娘,請恕覆國暫時不能招待你們,要是諸位要硬闖的話,我安國將士們也不是吃素的。」

楚蘊腳步一頓,唇角一勾。

「如此不給我贏國面子,難道安國以為我贏國就是吃素的嗎?」

楚蘊話音一落。

安國的人氣懵了。

就沒見過這麼臉皮厚的人。

莫名其妙扣押了他們的王子不說,現在還不請自來。

不讓她進門就是不給面子。

安國將領提了提刀,對著贏末就吼,

「贏皇,你們贏國到底是誰做主,贏皇剛剛登基不過幾月,難道真要被一個女人騎在」

「嘩啦。」

「噌。」

安國將領的話還沒說完。

贏國境內,官道兩側的山上,突然沖出一大波手持刀槍的人馬。

鐵騎踏在地面,讓整個官道都在微微震動。

安國官員大驚失色。

「贏皇,你們難道想要開戰嗎?」

他們昨夜就守在這里了,為什麼沒發現對面什麼時候埋伏了這麼多人。

目所能及之處,可見贏國兵力明顯比他們多。

若是真起沖突,他們真不一定守得住。

「贏皇,無緣無故開戰,這就是你們贏國的做派。」

贏末背著手,站在原地裝木頭。

楚蘊勾了勾嘴角。

借著趙立的掩護,直接一腳踏進安國地界。

刀劍聲中,楚蘊走到歪脖子樹下站定。

接過宮女手中的折扇,慢悠悠的給自己扇著涼風。

笑意盈盈的對安國一群人說道。

「本宮就是想來你們樹下乘個涼而已,你們就這般小氣,再說本宮也沒有打算開戰,你們這就動刀動劍的,這就是你們安國的胸襟嗎?」

安國眾人︰

我特麼可去你的吧。

就在安國將領糾結是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妖女趕出安國,還是退回去謀而後定。

後方突然出現一只飛奔過來的馬匹。

「報」

馬上的人一臉焦急,到了安國將領面前,翻身下馬,跪地拱手。

「衛將軍,商州太守劉放,伙同商州統領李其和,反了!」

「刷。」

安國眾人目光刷的一聲,全數落在站在樹下乘涼的紫衣女子身上。

面色鐵青,眼底全是驚恐。

就連贏國眾人也臉色大變。

贏末眸底狠狠一顫,隨即斂眸,掩飾眼底的驚懼。

所有人腦海里同時閃過四個字。

禍國妖女!!!

「哎呀,原來諸位說的不方便招待是因為這個,十二殿下,咱們好歹朋友一場,若是需要本宮出兵幫忙的話,盡管開口,千萬不要客氣。」

安國眾人︰滾!!!

楚蘊乘完涼,就回到贏國境內。

安國也沒有心思再開戰。

安國將領惡狠狠的瞪了楚蘊一眼。

嘴巴張了張,似乎要放什麼狠話,但是想到什麼,硬生生把話咽了回去。

別開頭,給副將交代了幾句。

而後留下一隊人馬守在路口,翻身上馬,瞬間消失在官道。

安國的主事人走了之後,楚蘊也搖著折扇,帶著一群人退回贏國境內的驛站。

整個驛站的氣氛死一般的沉寂。

一群年輕臣子們坐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似乎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就連趙立也有些心有余悸。

時不時看向楚蘊的目光,也帶著一絲畏懼。

最心慌的,要數被楚蘊帶在隊伍里,一起出行的其他幾個國家的使臣團了。

其實對于禍國妖女這個頭餃。

他們不像普通平頭百姓,別人一說,就真以為一個女人可以左右一個國家的存亡。

各國皇室里,為了私欲,構陷抹黑別人,又不是什麼稀罕事。

所以哪怕贏末似乎真被夏卿顏迷得神魂顛倒,他們心里也不是百分之百相信。

一個國家的國運,真由一個女人來決定。

可是剛才的場景,給他們的沖擊實在有些大。

如果說,金國國弱,覆滅本就是必然。

贏末的昏聵,也可以解釋為巧合或者舊情復燃。

那麼在她剛剛踏足安國,安國境內就發生兵變呢?

這又怎麼解釋?

一次兩次算不得什麼,三次的話,就很難用巧合或者說有人故意設計來解釋了。

真要有人能同時設計三個國家,那就不是人類的本事了。

一眾即將被楚蘊送回國的王子公子們,頓時慌了。

偏偏還有臣子像模像樣的問楚蘊。

「娘娘,咱們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是留在這邊看戲,還是走人?

楚蘊收起折扇,遞回給迎春,示意她接著扇。

懶洋洋的靠著椅背。

「當然是按照計劃行事,至于安國這邊,就交給趙將軍了,安國王子好歹算是本宮的朋友。

雖然方才安王子對本宮的態度,讓本宮有些傷心。

可朋友一場,本宮到底不忍看他出事。

若是情況不好,能救就救吧。」

劇情里,安國就是這個時間點爆發了內亂,後來安國皇族倒台。

安國分裂成好幾股勢力。

離得近的各國也競相出兵,想要分一杯羹。

然而各方勢力傾軋,一時間誰也沒能將其吞並。

安國地界,也成為整個中原最先亂起來的地方。

趙立懵逼。

救安國王子?

怎麼救?

沒看人家連家門都不讓進的嗎?

就他家娘娘剛才那做派,把人得罪的死死的。

肯定把有人謀反的事,算在她頭上了。

估計要不是那邊情況更緊急,兩國都該兵戎相見了。

人家會領情才怪。

楚蘊看趙立一副懵逼的樣子。

忍不住撇撇嘴,

「看在安王子的份上,本宮也不會把他和安國子民當外人。

趙將軍可懂?」

趙立︰

關鍵字在最後一句話,不把安國百姓當外人。

這是讓他趁火打劫的意思?

他可以不懂嗎?

看便宜舅舅總算明白她的意思。

楚蘊這才笑眯眯的看向使臣團方向。

嘴角一勾,聲音淡淡的道,「接下來,就送吳國兩位皇子回國吧,正好離這里不算太遠。」

吳國使臣團的人,臉色刷的一下變了。

慘白慘白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