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我真不是在炫技好麼

本章為防d版章節,如果你看到這些字,請在20分鐘後再次打開章節,便會自動更新為正式章節。

3.以我的更新量,一個月也就15萬字,普通會員也只需要7塊錢,也就兩瓶冰紅茶的錢,希望大家可以來起點支持正版。

四月芳菲,春潤大地。

彥良躺在陽光明媚的山坡上,嘴里哼著來自地球的小調,靜靜享受著異世界的美。

掐著指甲蓋兒算了算,穿越來此有七天了。

他差不多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生活。

作為一名21世紀大好青年,他最大的長處就是有一顆躺贏我命,躺不贏也是我命的咸魚之心。

「唔,險些忘了。」

彥良在懷里搗鼓半天才從內襯掏出一團皺巴巴的紙蛋兒。

別人家的修真界通訊手段要麼是飛劍傳書,要麼是玉簡寄訊,還有玩傳音陣的,到了雲華仙宗這里就是一封火漆封口的信。

【就這逼格還特喵的仙宗?別逗了好嘛。】

他展開那封信,放到太陽底下。

彥良心想這可不算偷窺別人隱私啊,他這是在做好事,萬一那個被自己穿越的倒霉孩子有未了心願,比如難舍青梅竹馬,放不下未婚嬌妻什麼的,這個擔子他得扛啊……

大丈夫頂天立地,有所為有所不為。

【看我多棒,多仗義,多善良。】

啪!

一道黑線落在他的臉上,有點涼。

彥良拿手一抹,發現是坨鳥屎。

「傻鳥,有種別給我抓到。」

他瞪著眼珠子掃視一圈,沒有發現可疑目標,只能氣哼哼地躺回去,把信里寫的內容大聲讀了出來。

是的,不是默念,是讀,朗讀!

「彥良吾弟。」

一瞅信首稱謂,彥良的心涼了半截。

「來信已經收到,對于你在山下的遭遇,大哥表示遺憾。如今父親和母親閉關沖擊築基中期,看情況沒有幾年時間不會出關。現在家庭諸事皆由我處理,希望你不要介意大哥代父執筆回信。

將你外放江寧縣任道官一事由仙宗執事堂決定,即使父親和母親沒有閉關,也無力改變宗門規矩。大哥覺得你能到紅塵中去,也不失為一場歷練,或許能夠得到機緣更進一步也未可知,但有一日弟能名動漢京,得拜國師,大哥必然錦簇及地,倒履相迎。」

讀完書信內容,彥良將那團紙揉成一個球兒。

他心想這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雲華仙宗小修士還真是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主兒,沒有青梅竹馬,未婚嬌妻也就算了,特麼的親弟弟在山下道觀受人欺負,做大哥的用一句「一場歷練」就打發了。

真不知道他們修的是哪門子仙,太上忘情嗎?

彥良十六歲那年,被執事堂評定為終生無望築基的門徒。

按照雲華仙宗的規矩,對于這種無望築基的外門弟子,會下放至世俗界做道官,一來為雲華仙宗尋覓可塑之才,二來穩固仙宗對朝廷的影響力。

正常情況下入世道官的年齡都在二十幾歲,而彥良十六歲就被趕下山,到江寧縣的白雲觀當了一名道官。

這當然是一件很委屈的事。

可是對于佔據他身體的地球人來講,這一點都不委屈,這是很嗨皮的一件事。

【那狗屁雲華山也就景致好些。除此之外,吃食方面清湯寡水,沒半點油腥。上面的人一閉關最少都是十天半月,特麼找人說話嘮嗑都得提前看黃歷,那里也沒有衣著清涼的小姐姐,這種日子給錢我都不願意過。】

還是山下好,仙宗道官不用坐堂,不用處理凡務,也就每半年跑一遍附近村鎮,扮演一下有道仙師,看有沒有合適引渡的凡人。

要說剩下的時間干嘛?

當然是拿著朝廷發的銀子花天酒地啦。

至于大哥彥斌信里說的國師,夢里想想還是可以的。

據他所知,當朝那位國師已經75歲高齡,他的父母見了都得恭恭敬敬喊一聲師兄。

最重要的是,要當南漢國的國師,起碼也得築基期的修為。

他呢?

練氣期!還是個小膏肄業的。

【別人已經是大學生了,老子還在玩泥巴,拿屁去當國師。】

………………

讀完信件小眯一會兒,彥良從山上下來,走到靠近白雲觀前門的地方,還沒等拐過牆角便听到一陣嘈雜人語。

【 ,今天來祈福的人真不少,雲錦老兒又能詐一筆香油錢了。】

他整理一下衣裝,挺直腰板,擺出一副不為外物所動的世外高人模樣,朝著人群走去。

沒幾步他就懵了。

小跟班王寅見他一露頭直打馬虎眼。

這時站在門前台階上的一位道士指著他來的方向大聲說道︰「你們要找的人來了,那個小缸臉就是彥良。」

彥道官一听這話就知要遭。

他想跑,但是遲了。

圍在道觀門口的人嗚的一下圈過來,把他里三層外三層包了餛飩。

【這是要揍他啊!】

那個指認他的家伙就是這具身體原主人寄信父母求助的罪魁禍首之一——王福。

王福還有個哥哥王壽,跟彥良一樣,都是被執事堂下放,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仙宗弟子。

這兩個家伙足足比彥良大了一旬,算是老大哥一級的人物,但是為人忒操蛋,總是把他當小弟支使。

彥良只有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手,兄長姊妹又對他在山下的境遇漠不關心,說起這一年多的生活,那可真是一把辛酸淚,滿腹離人愁。

「王師兄,雖然我知道自己有點小帥,還有一頭讓人羨慕的黑發,但是你能不能別再給我打廣告了。觀主一直教導我們要謙虛,你這樣做我想低調都不行的。」

彥良背手挺胸,長衫隨風而動,一副出塵之象,「真是愁死個人。」

王福用手摸了摸腦門稀拉拉的幾根毛兒,油膩的臉漲成豬肝色。

那小王八蛋分明在罵他是一個禿子。

雖然他確實是一個禿子。

「你小子最近吃了雄心豹子膽,修為不見長進,嘴巴倒是一天比一天賤。」王福恨聲說道︰「今天我不收拾你,有人收拾你。」

王福說的收拾他的人就是眼前站的幾十號人。

有孔武有力的男人,有胳膊比他大腿還粗的悍婦,有提著鋤頭挽著褲腿的老頭兒,他還看到一個挎著籃子背著包袱,像是剛回門的小媳婦兒,藏在人群後面一臉羞澀地瞄他。

很明顯,他們不是進香客。

【真是嗶了狗了,這是要讓小爺當背鍋俠啊。】

跟王福對話的同時,彥良也在篩選信息,大體弄懂了眼前幾十號人來這里的目的。

修真界有一種叫做雲涎草的常見靈植,以其果實為主藥煉制的雲涎丹是練氣期門人用來輔助修煉的必備丹藥。

雲涎草不是必須在仙山靈田生長,世俗界也能種植,但是產量很低,極少結果。

雲涎丹對于山上的弟子來講,由宗門執事堂定期分配。對于下放門人就有些殘酷了——宗門不再配給丹藥。作為補償,這些人離開時可以攜帶草種到山下種植,通過提供雲涎果給宗門來換取修煉所需丹藥,乃至靈石碎片。

【好嘛,山上弟子公務員,山下弟子事業編,怪不得那小子撒潑打滾都不想離開山門呢。】

回到村民的問題上來。

當朝國師前兩年搞出一個所謂仙方,常人服下有固本培元,延年益壽之效。

宮里傳出消息,說皇帝陛下希望國師能夠大量煉制此藥供應王公貴冑及忠臣良將。

仙方里的一劑主藥就是雲涎草的睫葉。

江寧縣令為了討好皇帝,同想要獻媚國師的白雲觀觀主一拍即合,選了縣城外一座背靠山嶺的村莊做實驗,發動村民大面積種植雲涎草。

縣令大人承諾,不管雲涎草結不結果,縣里都會高價回購。

村民們信了他的話,把地里的麥苗鏟掉換成雲涎草。

可是呢,眼看到了收獲季節,縣里沒動靜了,縣令這王八羔子跟忘了似的,只字不提回購的事情。

村民們去找,縣令要麼躲著不見人,要麼讓縣丞和主簿打太極,一個字就是「拖」。

拖來拖去拖到年末。

村民們吃了大虧,自然不會再去種什麼雲涎草,還換回小麥。

村民們去找,縣令要麼躲著不見人,要麼讓縣丞和主簿打太極,一個字就是「拖」。

拖來拖去拖到年末。

村民們吃了大虧,自然不會再去種什麼雲涎草,還換回小麥。

村民們吃了大虧,自然不會再去種什麼雲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