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羨比她自己還要緊張著這刀口,找了藥箱來給她處理傷口,因為血一直在流,他差點要叫家庭醫生。

卓彥馨搶過他的手機,「你別搞那麼多事兒了,等一會血自己會止住,傷口稍微深一點而已,死不了人。」她把手機丟到茶幾上。

周羨把手機拿回來,「看一下總比不看要好。」

他最後還是叫了家庭醫生過來,看了一下傷勢,等醫生來了,血已經止住了,卓彥馨自己貼了個創可貼。

醫生象征性的看了一下,表示傷口不深,過幾天就能結痂。

卓彥馨瞧著這兩人,一個認真的說,一個認真的听,就為了這一點小小的傷口,兩人聊了大概有個十幾分鐘吧,卓彥馨覺得十分搞笑,完全不知道這有什麼好聊,在她這里說一分鐘都嫌時間長。

周羨把家庭醫生送出去,再回來的時候,卓彥馨已經自己回房了。

兩人的事兒還沒聊完,他走到房門口,門沒關,只是虛掩著。

他輕敲了兩下後,推門進去。

剛才的問題還沒有一個答案,既然開始談,總要有個結果。

當然,他給出的選擇,跟逼著她就範差不多。殺人,她可不能這麼做,她又不是殺手,殺個人跟宰只雞崽子一樣容易,她要真的親手殺掉他,就算不坐牢,這一輩子就不用睡個好覺。

但要跟他在一起,她又不情願。

「我再想想,有答案了我自然會告訴你。明天的安排不變,我還是跟著袁鹿他們一起回國,在沒有想好之前,我覺得還是先不要見你媽媽了,沒什麼意義。」

「袁鹿和謝可曼已經回去了,下午的飛機就走了。」

卓彥馨這才就明白,這兩人跟他顯然是一伙的,謝可曼可以說得通,可袁鹿為什麼跟他站一頭?她有些生氣,「那我自己回去,我現在買機票。」

周羨︰「何必掙扎,就算你現在花錢買了機票,我也不會讓你走。」

「那談個屁啊,我根本就沒有決定權,你在這里跟我說什麼說。」

「我已經給你選擇,你還有機會,截止到明天早上八點為止都有效,過了八點,我自動算你選擇後者。」他說完,並不管她什麼感受,道了聲晚安就出去了。

卓彥馨拿起床上的枕頭,就砸了過去。

出爾反爾,設個全套,把她套住。

該死的混蛋!

她氣的不輕,氣的手上的傷口都變疼了。

一夜過去,她當然沒有出手動他,半夜想要拿著行李跑的時候,走到樓下周羨就坐在門口,也沒睡,就那麼定定的坐著,好像知道她會有逃跑的念頭。

四目相對,卓彥馨尷尬的退回去。

最後在思想斗爭中睡著,第二天醒來,周羨的母親就來了,打開門就听到隔壁嬰兒房里周母跟周羨說話,也不知道關門。

對話全被她听去了。

周母說︰「既然你都決定了,那我的話你一定不會再听,孩子我帶回去照顧,放在你們誰手里我都不放心。至于其他,我不會再管了,他已經三十出頭了,我也管不了你什麼。有時間多回家看看,你爸近來身體不好。記得自己來,別帶著卓彥馨。」

「總不可能一輩子不見,你跟爸爸要嘗試著去接受。」

「接受什麼?接受一個把你毀掉的女人?你覺得可能麼?我現在能接受這個孩子,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卓家這兩個人女人,我看到就頭疼……」話至此,她也不再繼續說下去,「你別跟我說了,我看孩子。」

周羨出來就看到站在門邊的卓彥馨,「起床了,早飯在餐桌上,可以去吃。」

卓彥馨哼笑一聲,「伯母來了,我還沒跟她打招呼呢,我去打個招呼。」

她笑著從周羨身側走過,直接進了嬰兒房,「伯母,你來啦。」

周母看她一眼,畢竟是有修養的太太,她微微一笑,點頭道︰「剛到不久,快去吃早飯吧,別餓著。早餐是我做的,中式早餐,你應該很久沒吃了吧。」

前面還不能接受,現在卻能如此和善的跟她說話,人類真是奇妙的生物。

卓彥馨說︰「伯母親自做的,那我一定要吃。這邊的東西我真的吃膩了,真想國內的伙食,如果可以我現在就想立馬飛回去,然後大吃一頓。」

周母溫和的說︰「那就快下去吃吧,孩子我會看著,我會在這邊待一段時間,你有事兒要去什麼地方都行,不用記掛孩子。」

這話听著善解人意,但另一層意思就是讓她有多遠滾多遠,最好永遠別出現。

卓彥馨︰「那太好了,我還愁著我復出以後沒那麼多時間照顧孩子,現在有伯母在,我就放心了呢。以後我就現成過來看一看就好,伯母真是太好了。」

她幾步走過去,故意跟她來了個擁抱。

又假惺惺了幾句後,卓彥馨下樓去吃早飯。

走出房間,她就把笑收起來了,畢竟是演員,好好學過表演課,這種場面,對她來說小意思。

就是覺得惡心,當然她們兩個,應該是周母更惡心一點。

這樣一想,她反倒開心一點點。

果然餐桌上都是中式早餐,她吃了不少。

周羨說︰「你沒必要這樣跟我媽說話。」

她白他一眼,並不想理他。

周羨繼續說︰「已經過了八點。」

卓彥馨皺眉,「你說了不算。」

「下個月我跟你一起回去,我要參加個頒獎禮。」

她往嘴里塞了個包子,兩個腮幫子鼓鼓的。

之後幾天,她大部分時間待在房里,盡量不跟周母踫面,不過周母每天飯點會敲她房門,提醒她按時吃飯。

大概是知道她在減肥,做的東西都是營養又減脂的。

她也是不明白,周母討厭她,干嘛還要做這些,不是只做做表面功夫就好了麼。

她吃完飯,周母抱著孩子準備帶孩子出去走走,最近兩天天氣很好。

周母︰「你要不要一起出去?」

這讓卓彥馨有點驚訝,「你想我一起出去?」

「你如果不想,就不勉強。」

卓彥馨想了下,鬼使神差的點頭答應,並上樓換了身運動裝,戴著鴨舌帽跟著他們一起出門。

周母來了以後,他們辭退了一個保姆,只留了一個更專業的在身邊一起帶孩子。

卓彥馨現在完全是甩手掌櫃,基本上什麼都不做,連孩子都不怎麼看。

周羨不知道在忙什麼,每天只晚上回來。

這些日子過的跟卓彥馨想的不一樣,她本來以為周羨不在的時候,周母會給她各種臉色看,但並不是這樣。

她即便不出房間,周母會敲門叫她吃飯,也會叫她看看孩子。

可明明之前她听到她說不會接受的,听起來還很厭惡她的樣子。

她雙手夾在胳膊下面,跟在周母身後,周母英文很好,氣質也很絕,跟保姆聊天都十分有親和力。這麼一想,卓彥馨覺得她可能當自己是家里一個保姆。

有修養的人,就面對自己憎惡的人,也還是能夠和顏悅色,這種人的胸襟,並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比的。

難怪當初翁薔想盡了辦法,希望卓 能嫁給周羨,如果沒有她,如今他們應該會是很好的一對,起碼琴瑟和諧,相濡以沫。她走的很慢,漸漸就落後。

周母走了一陣,回過頭,見她站在原地,望著她們,便跟保姆說了一聲,走到她的跟前,「你怎麼了?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卓彥馨回神,笑著搖頭,「沒有,我很好,不過我不想散步了,您帶著孩子散步吧,我回去了。」

她說完,對著周母淺淺一笑,便轉身往回走。

周母想了下,緊著跟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說︰「聊一聊吧,太陽那麼好,你應該出來多走走,別總是窩在家里。在這邊,也不會有人扛著長槍大炮拍你,就算拍你,我覺得你現在的狀態,上鏡也沒什麼問題。產後要適當的做一些運動,別總是躺著。」

卓彥馨與她對視片刻後,低低一笑,說︰「其實現在周羨不在,您沒有必要跟我假裝客氣。我知道您不喜歡我。」

周母淡然一笑,「是,我確實不喜歡你,那是因為你傷害了我的兒子,但並不是對你有什麼偏見。我知道你的事兒,周羨都跟我說過,你還能這般努力走到今天,確實很厲害。」

「周羨到今天為止還是無法放下你,你知道吧?」

卓彥馨︰「你放心,我沒想跟他在一起,也不會跟他在一起。」

「要不要在一起,那是你們的事兒,我無權利來插手。羨羨早就不是當初那個,願意听父母意見的人了,現在的他,甚至都已經不是你曾經認識的那個人。」

這一點,卓彥馨有感覺到。

周母伸手拉住她的手,「解鈴還須系鈴人,他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你,他要變回去,也只能是因為你。其實我不太明白,我的兒子在你眼里,有那麼不好麼?」

「啊?」周母突然這般親近,卓彥馨有點不太適應,「沒有啊,他很好。是擇偶條件里的高配。」

「是麼?那你為什麼不能接受他?跟他在一起?是因為我?」

「不是。」

周母眼里是不解。

卓彥馨認真想了一下這個問題,說︰「就當我自卑吧,是我配不上他,另外我也不太相信天長地久的愛情。男人的本質都不怎麼好……」

「感情的事兒,不是一個人的事兒,想要長久,單靠一個人的努力也是不夠的。想讓關系長久,就得互相維護。」

卓彥馨歪頭,「伯母,您現在說這些話,我怎麼覺得您好像是在勸和呢?可您不喜歡我呀,我要是真的願意跟周羨在一起了,到時候您不難受麼?」

周母︰「我不能陪我兒子一輩子,我不能把我的喜好強加在他的身上,我不喜歡是我的事兒,他喜歡是他的自由。我作為一個母親,我親自養大的兒子,他真的高興,我才能高興。你有了孩子,以後就會明白我的心情。」

周母拉著卓彥馨到嬰兒車邊上,團團醒著,眼楮圓溜溜的,黑葡萄似得眼眸轉來轉去,是對這個世界的新奇。

「養孩子,很難的。但既然生出來了,就應該擔負起這個責任,給她一個完整的家,給予她該有的愛。你總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往後跟你一樣,全是童年陰影。你難道也要像你媽媽一樣,只顧著自己,不顧著你麼?」

周母的話,一下子戳到了她的心窩子最軟的位置,眼淚來的很突然,她別開頭,迅速的擦掉。

她用笑聲遮掩住自己突然表現出來的脆弱,從未有人跟她說過這個,周母是第一個。

周母只是拍了拍她的背脊,沒再多說。

晚上,卓彥馨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周羨回來的時候,她躺在床上差一點睡著。听到動靜,便坐起來,「你怎麼每次都那麼晚回來?你最近都在干嘛?」

「在忙工作,你有事兒找我?」

他脫下外套,走到她身邊坐下,「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早點回來。」

卓彥馨抿了下唇,說︰「今天你媽跟我說了很多話。」

「說什麼了?」周羨倒是了解自己的老媽,知道她不會說什麼過分的話,更不會有什麼過分的行為。

卓彥馨說︰「她說解鈴還須系鈴人,要求我把你變成以前那樣。「

「你確定她是要求?」

卓彥馨撇撇嘴,「不是要求,就是提了這麼一句。」

「然後呢?」

周羨隨手拿了茶幾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卓彥馨叫住,「這是我的。」

他的唇踫到杯口,停了一下,一口氣把水喝完,「你有傳染病?」

「那倒沒有。」

「沒有,我喝口水有什麼問題?」

「那你自己不有杯子麼?去倒個水有這麼難麼。」

他扯了扯領帶,笑說︰「干嘛?你還嫌棄我?」

「是啊。」

話音剛落,他側頭看過來,片刻後,突然靠近,雙手捧住她的臉。卓彥馨拼命往後,雙手頂在他胸口,最後也沒有推開,唇踫上她的。

他沒有就此罷休。

卓彥馨的反抗逐漸減弱,她睜著眼,他垂著眼簾,吻的格外的認真,明明是強迫,卻還沉浸其中似得。

卓彥馨一直看著他,直到他抬了眼簾,四目相對,下一秒,周羨用力的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卓彥馨吃痛,用力拍了他一下,「你干嘛咬人啊!」

周羨沒說話。

卓彥馨摸了摸嘴唇,說︰「我跟你一起養孩子吧。」

他回過頭。

「不過你不要指望我對你有多好,也別要求我有多愛你,如果有天踫到災難,我可能也只會顧著我自己。以前跟你在一起,是隱藏了缺點,你喜歡的那個並不一定就是我。」

他哼笑,「你以前缺點還少麼?你是覺得你自己裝的有多好?」

卓彥馨拿抱枕砸他頭,「我裝的還不好麼?我那會多溫柔黏人,不然你為什麼喜歡?」

她又砸了一個過去,被周羨擋住,並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跟溫柔黏人沾不上半點關系。」

說著,她一把將人拉過來,用力的抱在了懷里。

這一次,卓彥馨沒有反抗,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還是沒什麼底。可周母那句話,她落到了心里,她不想那小小的孩子,將來跟自己有一樣的命運。

周羨以後肯定是要結婚,誰知道他會找個什麼樣的女人,萬一跟翁薔一個樣,那她女兒就完蛋了。

之後,卓彥馨還是按照自己方式生活,減肥,塑身,還專門請了瑜伽教練過來做了產後瑜伽。

周母會給她弄一些滋補的東西,還給她介紹了一些護膚用品。

周羨因為工作原因那天後就出差了半個月,他每天要打兩個電話過來,總是讓她拿著手機去嬰兒房看孩子,感覺像是強迫她去多看看孩子。

「你不能給你媽打電話麼?你媽每天都跟孩子在一塊。」

「我媽不接我電話。」

「騙什麼人。我掛了。」

周羨︰「我後天回來,國內這邊我都安排好了,差不多就帶你和孩子回來。」

「知道拉。」

不等他再多說,卓彥馨就掛了電話,影響她看電視劇。

到了月底,周羨安排好了私人飛機,帶著他們一塊先回了北城。

回國的第二天,卓彥馨就上了報紙,爆出了她生子的消息。

不過報道比較正面,照片里她的狀態看起來也非常好,而且她挽著周羨的手臂,從照片上看,兩個人也十分恩愛。

就這消息,百分之一百是周羨放出去的。

他就是從忽悠她生孩子開始,就是他給她設下的局,一步步走到現在,她根本就沒有退出的可能性。

晚上,周羨回來,卓彥馨抱著孩子在客廳里看電視。

身上穿著睡衣,身材已經恢復到之前的樣子,翹著二郎腿,正在跟謝可曼聊之後的發展計劃。

她這周羨太太的頭餃還是很好使,找上門來的資源很多,劇本都已經堆成山了,要她挑選。

他回來,她就終止了通話。

「你快來抱走她,太沉了。」

周羨把孩子抱過去,「你坐著抱怎麼還沉?」

「沉。你看她多肥啊,這臉比我都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