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願賭服輸

他害怕的就是這樣的一天,初陽是一個有野心的姑娘,野心勃勃听不進別人的勸誡,那時候阿里先生想用事實來規勸她,所以她當時表現出來的冷冽並不是骨子里的寡淡,而是只關心自己成長而從不在意珺先的態度,僅此而已。

她是一個高傲難馴服的野狼,還是大漠孤狼,安逸的環境不是她的方向,凶殘的環境,她才能擅自瘋狂。

最終,阿里先生還是賭輸了。

賭輸他認輸。

只不過是隱藏心里的故事,阿里先生覺得肥嘟嘟的自己本來就不配站在她身邊,這個小徒弟總會遠走高飛。

該忘的忘不掉,紅塵困住的都是年少,可他年紀不小。困在心里的,魂牽夢繞的,只在心里就好了。

阿里先生很坦白,這些都是初陽不成熟的設計,參考價值不大,他建議還是關注金手指大賽上百年朝鳳的設計,那個設計才是現在最真實的她。

以往的就不要追究了。

一語雙關,Alice听得懂。

「追究?阿里哥,我們不是追究,你也知道現在的決賽都喜歡不忘初心,要是金手指也來這麼一出我們也好知道初陽起碼在那一瞬涌現的初心是什麼樣的。」

「人都會變,就算是這些青澀的設計也不一定是她的初心。」

Alice還想反駁,洛心似卻拽住了她,然後跟阿里先生打了個馬虎眼,這事本來就是因她而起,她不希望阿里先生跟Alice因為這事吵架。

阿里先生悻悻的走開。

Alice掐著腰︰「還說自己給咱倆答疑解惑呢,這不是來找罵呢嘛。」

「所以阿里先生才有情有義呢。別氣了,我只是看看她最初的設計而已,你連不忘初心都弄出來了!」

「不然呢!總得有個理由吧。」

笑過之後,洛心似把設計稿收起來,自己專心研究其他人的設計。

阿里先生自己生悶氣,無名之火在他心里發酵,氣不過就出去抽煙去了,鐘催催得了Alice的命令也跟了出去,美其名曰怕那只煙把他的火氣給點著了。

「什麼情況?發什麼瘋?」

「愛情呼叫轉移了。」

「啊?」

Alice跟白骨精說了自己跟阿里先生的對話,這會子愛情的煩惱從小河豚身上轉移到阿里先生身上了。

「原來你也知道這事情,我還以為就我知道呢。」

Alice呵呵兩句,阿里先生每次對著初陽都能溫柔的擰出水來了,誰看不出來。

「沒事別惹阿里先生,他消化愛情的速度特別慢,你不記得初陽走那兩天辦公室都快被他整下雨了。」

而且他一瘋起來渾身煙味跳阿里巴巴的舞,畫面不惹直視。

本來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她們這幫人精都看出來沒說,以為互相都不知道,沒想到大家心知肚明。

「得虧初陽沒留下,不然珺先都成辦公室戀愛專業戶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哎!」

「誒誒誒,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白骨精被嗆聲,依舊不忿。說實話她也不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只是從長遠考慮,辦公室戀愛的確不適合工作就是了。她父母就是辦公室戀愛,他倆一吵架總是大張旗鼓的,而且倆人互相看不順眼,影響工作,戀愛影響心情是絕對的。

「行了,換個話題,你把鐘催催派出去干嘛?」

「總得有個說話的人。」

得了,這家伙倒是周全。

Alice是先跟鐘催催打好底的,所以鐘催催現在陪聊陪抽煙,晚上還得陪吃飯。

然後還得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他可太難了。

阿里先生和鐘催催喝酒比較豪放,下了班直接大排檔。沒有什麼環境嘈雜什麼繽紛優雅。要的就是這粗放的感覺和人來人往的勁兒,外邊桌子一擺,老板大聲吆喝,啤酒小妹四處張望,一會兒一打啤酒就送出去了。

氣氛比較到位,只是鐘催催是不可能灌醉阿里先生了。以下對話絕對真實發生,送酒小妹露出了迷之微笑。

「小妹,來瓶江小缸,我要听故事。」

「小妹,來瓶芬達!哦,記得給我拿個吸管!」

鐘催催哭笑不得,阿里先生總是這麼出其不意的氣人!

「大哥,逗我是不是?整個芬達來個吸管,逗誰呢?我知道你是能喝酒的。」

阿里先生多聰明啊,他當然知道鐘催催要干嘛,不過初陽是他徒弟,也是他心里要守護的秘密。

「最近戒酒減肥。」

「吃飽了才有力氣減肥,小妹,給他也來瓶江小缸,哦,帶個吸管的那種。」

于是就出現了有趣的喝酒方式,小酒妹和服務員對于阿里先生用吸管喝酒表示非常好奇,紛紛看向這一桌。

學會收斂情緒也別忘對熟悉的人展露心意。酒也來湊熱鬧,熱熱鬧鬧。

「哥們,咋的啦?被人煮啦?」

「別說話!一說話暴露年齡。」

鐘催催哈哈大笑,這的確是暴露年齡的廣告。三杯下肚,腰子烤串嘎吱嘎吱咬的這個香,滿嘴留油!廣東大排檔除了燒烤絕對少不了燙菜︰把各種選好的蔬菜交給老板娘,熟了之後淋上老板家秘制的醬汁和用蒜末浸過的汁水,不同于重口味,這樣的味道也是宵夜少不了的特色。

酒是氣氛的助力,小醉怡情,鐘催催和阿里先生各種段子胡說八道,直到Alice的微信過來,鐘催催一刻不敢耽擱趕緊回復信息,Alice在他的置頂位置,非常顯眼。

「你們倆早晚被公開。」

「我也不容易,白天要把置頂撤下來晚上再放上去。都是為了以後,沒辦法。」

「這種地下情還要多久?」

「不知道。老許家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就他們家能把我耍十個來回,我沒小河豚那麼陽光,Alice她媽又是個商人,對付我比許君他媽要厲害十倍。」

都是可憐人,為了在一起居然想到在一個公司上班這種事情來。

「你呢?你也是地下情?我以前听說你有家庭的,現在怎麼又單身了?」

「你的消息來源有問題,我一直都單身,只不過長的顯老又實誠。」

鐘催催哈哈大笑,實誠嗎?沒感覺出來。阿里先生肯定對自己有什麼誤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