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帝所說的招安,是這個意思嗎?

燭龍先是一怔,隨即身子一抖,只覺手中法帖越發燙手,好似要將自己都整個融了一般。

「道,道長?」

燭龍駭然失聲,局促著想要說什麼。

安奇生的目光卻已然越過他,望向了遠處的虛空,這一瞬間,天地盡在眼中抽離。

不,是真正的抽離!

燭龍駭然抬首。

只見隨其目光所至,虛空褪色,天地間諸般顏色盡去,虛空氤氳擴散間,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盡皆消泯不見。

隱匿于虛空次元之中的赤帝不由自主的現出身形來。

法眼難藏!

這看似尋常的一眼之中,赫然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法眼神通,甚至于以赤帝這般存在都無法在其身前隱藏。

「什麼封神榜,簡直不知所謂!」

赤帝心頭一震,顧不得如臨大敵,後撤的同時發出一聲長嘯。

一聲長嘯震動八方,無形而可怖的氣勢瞬間如天穹橫壓而下,首陽山,混一城乃至于更為遙遠之處的諸多城池就齊齊一震。

似要被這無形的氣勢壓入地下一般。

身處其中的修士更是駭然失聲,紛紛仰天望去,只覺一股無形的氣勢猶如一只大手隔空握住了他們的手掌。

呼!

以首陽山為中心的其余三角處,玄,蒼,金帝齊齊現身而出,目光忌憚而冷冽︰

「鴻玄道人,你不要自誤!」

安奇生的話,他們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但卻皆是嗤之以鼻,只以為這道人瘋癲成魔了。

卻也沒有想到,這道人在諸聖即將降臨的現在,仍然如此狂傲。

呼呼!

天地間,陡起狂風。

四人立于虛空四極,隱隱將首陽山籠罩在內,但任由那似能看透一切的目光一一掃過,卻也還是含而不發。

忌憚!

赤帝等人對視一眼,心神震動。

縱然早已有著預料,但親眼看到這鴻玄道人,心中仍是震驚異常。

他們背靠神庭,此番歷劫重生更無一日懈怠,可距離恢復巔峰修為也遠遠不夠,這道人,怎麼可能比他們更快?

這氣息,幾乎逼近前世巔峰之時的白帝了!

白帝,其殺伐手段或許不如擎天戰神,可其修為,卻是近聖之冠!

只因其活的夠久,成道夠早!

他不是諸紀以來最強造化金仙,可卻是有史以來,第一位近聖!

老樹之下,安奇生神色平淡,一一打量過四人,尤其見四人含而不發,實則隨時都會退走的姿態,不由的搖頭失笑︰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以四位的才情,能稱神帝,也屬實讓貧道意外的很。」

他搖頭失笑,心中卻有著感慨。

皇天界鯨吞諸界,其本源遠在萬陽界之上,其存在之歲月同樣遠遠超過。

這固然能誕生出六聖那般執天之心的不朽存在,可也因此,而讓得其下眾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泯然眾人。

當然,這是相比萬陽界。

換而言之,皇天運有萬斗,六聖得九九,亙古至今萬萬紀中的天驕豪杰,合分其一。

萬陽界或許僅有千斗,卻是萬類相爭,其中強橫者,或可獨得百斗。

這,就是世界的差異了。

這也是皇天絕對強于萬陽,然而除卻六聖之外,世界整體卻似乎還遠不如萬陽界的原因所在了。

依靠他人而成道,縱然看上去高絕,亦不過空中樓閣,不如他的眼。

「閣下未免太過狂妄了!」

赤帝等人臉色皆是一寒,目光變得越發冷漠。

他們是何等存在?

諸紀以來皆高高在上,任山川變換,時代更迭,又何曾有過被人如此貶低的時候?

縱然白帝的前車之鑒未遠,此時心中亦是怒火蒸騰,恨不得施雷霆手段,將此道人鎮殺在此。

但彼此環顧一眼,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怒火殺意。

「不想如道長這般人物,也愛逞口舌之利!」

蒼帝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道長激怒我等固然容易,留下我等這四尊化身也未必不可能,然而,這終歸破不開道長的死局。」

「死局?」

安奇生眼皮一抬,淡淡道︰「貧道自在逍遙,世間無處不可去,又有什麼破不開的死局?」

「道長何必明知故問?」

見安奇生的氣勢稍緩,蒼帝心中一動,又道︰「道長修持之高,世間罕見,豈會不知天時難易,大勢不可改嗎?」

呼~

安奇生抬手拈起被風吹落的樹葉,不為所動,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蒼帝︰「何為天時?何為大勢?」

蒼帝眉頭微皺,有些拿捏不住這道人的心思,只覺這道人心思若水,若天,根本無從捉摸。

蒼帝一愣神,金帝已然開口,他的聲音冷硬鏗鏘,蘊含鐵血殺伐︰「聖人,即大勢!」

「鴻玄,你天資才情冠絕古今,此無可否認,然而,你終歸不是聖人!」

他踏前一步,錚錚舞動的兵戈之影如同天幕一般落下,隔絕內外,方才沉聲道︰

「他日諸聖回歸,你該如何自處?真正的聖人,非是鳳皇可比,隨手一指,足以傾覆天地,覆滅眾生!」

金帝神情凝重,吐露大不敬之言,但讓他都有些失望的是,即便他如此言語。

道觀,老樹下的道人,神色仍舊無有絲毫變化。

就好似他根本沒有任何生靈該有的情緒。

老樹下,安奇生端詳著掌中樹葉,直至金帝的話音落地,方才開口︰「諸位,果真不考慮,考慮嗎?」

「招安我們,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玄帝冷眼望去,如望死人︰「人狂必有災殃,希望身死魂滅之時,你也有這般硬氣!」

「若怕死」

風吹老樹,落葉如雪間,安奇生拋去掌中樹葉,在四人如臨大敵的目光之中緩緩而起︰

「又怎敢伐天?!」

 嚓!

霹靂炸響晴天之中,如同高天之上有神靈高聲呵斥,無形而又凶猛的颶風陡然之間自虛無之中吹了出來。

「鴻玄道人!」

安奇生起身之剎那,立于四方虛空之中的赤玄金蒼四帝,已在聲聲呵斥之中撞碎虛空。

就要遠遁而走。

他們本就暗含戒備,動作又無比之果決,幾乎是剎那之間,已橫掠出千萬里之外。

速度之快,即便是燭龍都只覺眼前一花,萬沒想到這四位竟能如此之果決的逃走。

「嗯?!這是」

但下一瞬,四人的心頭就皆是一震,回首四顧,面色頓時大變。

只見四極之外,赫然有著五根‘天柱’拔地而起,倏忽間已撞破雲霄,猶如那西賀佛土的須彌神山一般。

橫亙在前,截斷了他們的去路。

但他們,分明遁向四方,更不在同一時空維度之上,然而,這貫天五指,竟似是無所不在!

「袖里乾坤!」

四人心頭一震的同時,四周虛空天地已然齊齊黯淡下去,念頭都似沒有轉過,已然迷失在陣陣天旋地轉之中。

這一瞬間,時空在他們的感知之中為之傾覆顛倒,似乎這巨掌之中,五指之間,天地時空都被重新定義!

「鴻玄道人,你算計我們!」

金帝震怒長嘯。

他不是沒有戒備,但沒想到這鴻玄道人鎮壓自己之心如此之果決。

要知道,即便在七萬年前那一場動亂之中,這一道袖里乾坤大神通都沒有施展過幾次。

僅僅是為了自己幾人的化身,就施展這般大神通?!

是另有目的,還是說他有著以化身咒殺本尊的大神通?!

「絕不可落入此人手中!」

金帝心頭一震,其余三帝也都有著類似念頭浮現,幾乎同時發出長嘯,無比之果決︰

「碎!」

轟隆!

下一瞬,虛空震蕩,四人的化身齊齊自爆,驚天動地一般的漣漪在虛空之中奔騰踐踏著,毀滅周遭一切。

嗡!

而就在四人自爆的同時,安奇生手掌一顫,捏合的五指間泛起一縷青煙,而他的眸光深處。

四道色彩氣息不一的烙印,也自緩緩凝成。

他,從不與人廢話。

之所以如此,不過是怕這四人逃的太快罷了,這四人縱然修為未復,不如之前白帝良多。

但這般人物,若一心要逃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擒到手的,哪怕是化身,也是如此。

「道,道長」

目睹了這一掌的燭龍呆若木雞,好半晌才渾身冷汗的低下頭,止不住的顫抖了一瞬︰

「小神,願棄暗投明,追隨道長,不離不棄!」

「不離不棄」

安奇生啞然失笑,看出燭龍心中不安驚懼,卻也無心恐嚇于他︰「我既讓你為我送法帖,自不會殺你。」

得了許諾,燭龍心頭的不安才稍去,但轉念一想,面皮頓時又抖了起來︰「這,這法帖」

「那四人既不受此法帖,也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

安奇生隨手一抬,那法帖已如水般滲入了燭龍體內,後者驚愕抬頭,就見道人那宛若星河,似有無窮道蘊在其中的眸子。

「將此法帖,送給天下元神之修!」

燭龍心頭一個恍惚,再睜眼,卻發現群山退移,已被送至不知幾千幾萬里之外

呼呼~~~

漸烈的風中,安奇生眸光開合間,又有一道白色烙印緩緩浮現。

「齊了」

五道色彩不一的圓環緩緩徐徐而動,彼此相連而又排斥,隱隱間,似有種種道蘊自其中流淌而出。

至此,皇天五大神帝的烙印,盡入他手。

「神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