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清算

一夜無話。第二天,沈富貴睡到了自然醒。

醒來之後,沈富貴發現自己的功德又增加了10點,已經達到了210點。

「難道是凝膚膏大賣讓很多人得到了實惠?」

沈富貴白絲百思不得其解,不想了,反正功德點多了總不是壞事!

……

桃園制藥廠生產研發以及後續銷售的事宜,自然有專業人士操心,沈富貴要做的是把控大局。

在告別黃進山和制藥廠高管們之前,沈富貴交代了一番後續要研發新產品,如眼霜、面膜等,雖然單一的凝膚露也足夠屹立美容界了。

沈富貴驅車三個多小時後,在十點左右來到了幸福村路口。神識中,看到了袁萍正在和沈聘婷以及夏若兮在喝茶閑聊,而袁夕則嘟著嘴在一旁 一副「我很不開心」的模樣。

沈富貴長吁一口氣,心情放松了下來。

「袁姐,你好!」

剛停好車的沈富貴,走進院子後,沒等袁夕反應過來就率先向袁萍打招呼道。

「富貴弟弟,謝謝!……」

袁萍閃著淚花,握緊了沈富貴的手掌。

「啊!富貴哥哥!……呃……」

突然見到沈富貴的袁夕,高興地跳起腳來,張開雙手高呼著準備擁抱,突然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但一下子又想不起來。

「袁夕,你叫富貴什麼?哥哥?那我應該叫你什麼?嗯……」

在袁家,袁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姑姑袁萍。

別看袁峰工作上很嚴肅,回到家里對女兒還是很寵溺的。母親楊菲更是連罵一聲都舍不得,爺爺袁老是隔代倍兒親。每次袁夕回到楊家,因 為她年齡最小,排資論輩當屬老,姥姥姥爺還有舅舅舅媽都比較寵她,有時候即便鬧得有點過了,表哥表姐們也會讓著她。

但是,唯有姑姑袁萍對她要求很高。袁萍不愛這個古靈精怪的佷女嗎?答案肯定是愛的。

袁萍年輕的時候,也是因為長輩們的溺愛養成了一副以自我為中心的性格,結果在談男朋友的時候被心愛的男人所不容,分道揚鑣後,袁萍 痛定思痛,對自己有了深刻的反省。

所以,她對袁家三代唯一單傳的女性寄予厚望,惟恐步自己後塵。

……

「姑姑……」

袁夕可憐兮兮的低下了頭。

夏若兮和沈聘婷努力憋著笑,沈富貴嘴角更是若有若無的翹了起來。

「袁姐,我們各交各的吧?「

沈富貴看著這個小魔女一副焉了的樣子,又覺得有些可憐,于是對袁萍勸道。

「是啊,姑姑,各交各的,呵……」

袁夕一听,簡直如沐春風,不禁拍手歡笑道。

「一個女孩子,整天瘋瘋癲癲的,也沒個正形,將來看你怎麼嫁的出去!」

袁萍看到袁夕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就氣打一處來。

「姑姑,你太小看你佷女我了,在學校里天天有人給我送花呢。哼,追我的人可是從教室排隊排到學校門口。」

袁夕一急之下不禁抗辯道,可是一抬頭,看到大家都含笑的看著自己,不禁臉色一紅。

「好了,就你話多。學校里很多都是游手好閑的二代,到時候你不要被人賣了還幫他們數錢!「

袁萍教訓道。

「知道了,姑姑。那些人我可看不上……」

袁夕嘟著嘴嘟囔著。

姑佷嘮叨一陣子後,沈富貴吩咐夏若兮和沈聘婷帶著袁萍姑佷到處走走,自己則是進了廚房開始準備中飯。

七個人做了一張圓桌子上,沈富貴燒了九菜一湯。

擺上桌子的菜並沒有山珍海味,也沒有出奇標新,只是一些地地道道的幸福村土菜,但正是這樣的土菜,令袁萍袁夕這些京城來客人吃的滿嘴生香,連聲稱贊。

飯後,袁萍招呼一起袁夕回京城,袁夕噘著嘴悶悶不樂。

雖然來道幸福村一個多星期了,開始幾天是沈富貴不在家,前兩天剛回來之後,第二天一大早又去衢市了,要不是今天听姑姑說起,這幾天去衢市是為了拯救好君樂,估計這會兒該發飆了。

這一次袁夕到幸福村的目的是什麼?其實袁夕自己也說不清楚。

她嘴里說這一趟到江南省要整一整沈富貴,但見到了沈富貴真人之後,除了滿心歡喜還是滿心歡喜,至于原來的一切算計早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今天沈富貴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終于有了機會,但姑姑居然說要走?

「袁夕,明天是你媽過生日,你能不回去?」

袁萍看到袁夕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以她的閱歷早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不是說沈富貴不好,而是太好太出眾了,還有如今他更是明目張膽和兩個女朋友公然同居,自家傻乎乎的佷女插一腳算什麼?

「富貴哥哥,你一定要到京城來看我,要是不來,哼!我就不讀書逃到這里不走了!」

最終,袁夕還是拗不過老姑,臨走時還放出了幾句「狠話」。

「好好好,肯定會去的,等忙過這一段日子,馬上五京城看望你爺爺,你爸爸,還有……你。」

沈富貴摸了摸袁夕的頭部,就像大哥哥般的溺愛。

「啊,差點忘了,若兮去把我放在桌上的那個袋子拿過來。」

沈富貴對站在門口的夏若兮喊道。

很快的,夏若兮拿著一個環保袋跑了過來。

沈富貴從環保袋中拿出幾瓶市面上見不到的凝膚膏,說是市面上見不到,主要是包裝上比市面上的更加豪華,還有二十幾包新品面膜。

這些新品面膜是桃園制藥廠剛剛經過審批後制作出來的樣品,還沒有大規模上市。

「袁姐,這是你的。袁夕,這些是送你媽媽的生日禮物。哦,沒見過?這是我們公司的新品,這面膜的效果比凝膚膏來得快,但價格貴了好幾倍。」

沈富貴將剩下的幾個包裝袋全交給了袁萍,「萍姐,不好意思,前幾次也沒送你凝膚露,這一次補過。」

「富貴弟弟,瞧你說的,這不是才上市沒幾天嘛,你看,你還送了我精裝版的,謝謝!」

袁萍也沒有再客氣,欠的人情也足夠多了,也不在乎多欠一次。

雖然袁萍沒經過沈富貴同意,就將好君樂30%股份。她也知道,沈富貴不差錢,她還是覺得自己必須邁出這一步,才會心安。雖然遠遠比不過沈富貴雪中送炭的情義,但做與不做還是有區別的。

送別袁萍姑佷回到家里的沈富貴收到了袁萍的一條短信「富貴弟弟,我放了一個男士包在你的書房,是送你的禮物」,打開了袁萍的禮物,是一個包的嚴嚴實實的包裹。

拆開外面的包裝,露出了一個時尚的鱷魚男士高檔手提包。

沈富貴隨手將手提包給了身邊的沈娉婷,平時沈富貴出門從來不帶手提包之類「中看不中用」的物品。以前是被一個軍旅旅行包,現在有了儲物戒之後,每次出門就背一個雙肩包做掩護。

沈娉婷隨意的拉開了手提包的拉鏈,「咦,還有一個大信封!」

拿出特大號信封遞給了沈富貴,只見沒有封口信封里面躺著一頁紙張。

「這個袁姐……」

沈富貴將紙張給沈娉婷和夏若兮傳閱,「授權書?」

「哎,富貴嗎,袁姐是啥意思?將好君樂30%股份轉送給你了?」

夏若兮看了之後,驚訝的說道。

「這個袁姐啊……行了,先收著吧,下次看到她再還給她!」

……

晚飯後,一家人圍坐在書房,听著沈富貴講述凝丹渡劫的過程。

原本,沈富貴是不打算過早的向他們三人透露,免得嚇壞她們三人,打擊她們的道心。

但自己經歷九死一生後,感悟大道法則之後,還是覺得及早為她們講述,讓她們在今後的修煉之路上避免走彎道。

至于渡劫嗎?相信有了自己做為後盾,那些難關終將會度過。

三人也受沈富貴的大道法則的影響,在沈富貴講課完畢時,三人也進入了入定狀態。

夜深人靜,窗外繁星點點。

「老子終于凝丹了,東瀛之花!這筆債是該討還了!」

當初京城劉家下單,聯系了東瀛的東瀛之花,追殺到到幸福村,幸虧自己神識及時發現了殺手的蹤跡,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

沈富貴撫摸著兩節劍體,斷劍有靈,在輕輕顫動,散發出劍鳴之音,劍柄劍刃接連發光。

當時渡天劫,為了抵擋最後一道劫雷,將中階法劍轟成兩節,沈富貴在被老獼猴一家救出後,又去尋找了回來。

還有一把極品法劍,目前還不是沈富貴可以使用的。當日,僅僅從五重山御劍飛行至山下短短的距離就已經透支大半靈力。

普通凝丹期修士即便使用中階法劍,也不宜過度使用。

取出第兩截斷劍的時刻,斷劍猛烈轟鳴,發出鏗鏘之音,似乎是一種激動的音嘯之音!

「哈哈,不著急,不著急。」

沈富貴也開心的大笑,將斷劍懸在法陣之上,同時將儲物戒內唯一的一點材料,一塊拳頭大小的秘銀嵌入斷口之處。

「滋滋!」

在丹火的烘烤之下,秘銀化為液體之後,沿著斷劍端口流淌著,轉迅間繞了一圈,

無縫組合後的斷劍,堪稱巧奪天工,一絲一毫的裂縫都沒有,完整如新。稍稍注入靈力,法劍通體散發著如海浪的音嘯之音,傳遞著法劍的激動和喜悅。

沈富貴大喜,根據記憶中聶遠的修復方法,僥幸修復成功。

「以後,就叫他九劫。」

修復斷劍之後,沈富貴接下來的就是祭煉,然後是溫養。

當初沈富貴剛得到儲物戒時,幾把法劍也只是簡單的祭煉了一下。這一次,沈富貴打算輸入一道神識,然後收入丹田溫養這樣使用起來更加流暢。

……

天亮時分,三人從入定中醒來,沈富貴也完成了對法劍神識祭煉。

「小,小,小!」

九劫化為一點銀光,從沈富貴口中飛入丹田。

「東瀛之花,我來收取利息了!」

沈富貴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遠望東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