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就這樣呼呼啦啦的,燃燒了起來,眨眼之間,眼前這個微縮的村莊,就變成了一片火海。

雖然這只是模型,可仍舊看得我膽戰心驚。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夢中,吞噬了整個劉家鎮的那場火災,不正于眼前的這一切一模一樣麼?

空氣中彌漫的焦糊的味道,模型中的一切,都在漸漸的變成灰燼。

那些擺在南山北坡的小人的模型,也被大火烤得焦糊,漸漸的萎縮倒在地上。

我的耳朵里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仿佛是那些被大火吞噬的人的絕望的哀嚎。

我的心里一陣陣的慌亂,總感覺這就是現實的。

我想要去救他們,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畢竟這只是微縮的模型,而且大火已將他們整個的吞噬。

我抬頭看看陳浩,他也緊皺眉頭,盯著眼前的一切。

手里的鎬頭用力地撬動的那塊石板,裂開的縫隙越來越大,噴出的火越來越猛。

我心里不禁升起疑惑,難道這場吞噬整個模型的災禍?是陳浩引起的?

我的心緒煩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啊……」

陳浩仰頭大聲的喊,與此同時,他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只听得嘎巴的一聲響,鎬頭的木柄斷裂,與此同時,這塊石板被他整個的翹了起來,石板上面整個劉家鎮那已經被大火燒成灰燼的微縮的模型,瞬間傾覆,殘缺不全的一切,墜入了下面那無盡的火海。

眼前火光一閃,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從里面飄了出來,瞬間石板又傾斜下來,砰的一聲復原。火焰被封在了下面,眼前的世界暗了下來。

那個亮晶晶的東西咕咚的一聲掉在我們面前的地上,光線散去,原來是一個紅漆木箱。

我大驚,這不正是奶奶始終放在屋子里西面牆角的箱子麼?上次在劉家鎮,夢幻之中見到奶奶的魂魄,他還交給了我一把鑰匙,正是用來打開這個木箱的。

可這箱子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

陳浩扭頭看了看我,沖我伸出手道︰

「把鑰匙給我……」

看著眼前的陳浩,看著眼前這個養育了我12年的陳浩,我突然間猶豫了。

不知道是否應該,听從他的吩咐,把鑰匙給他。

我不知道這懷疑的根源是什麼,或許是因為剛才,我眼睜睜地看著他為了撬開地上的石板,拿到里面的木箱,而不惜放出地下的火焰,把那微縮的劉家鎮燒個精光。

盡管那些只是模型,並不是真正的劉家鎮。但我卻清楚的听到,在火焰灼燒那個模型的時候,里面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哀嚎聲。

那聲音與我7歲那年,逃出柳樹溝之後,在噩夢之中看到的一模一樣。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這場災禍,是陳浩引起的?

可那只是模型,難道真的與現實中的劉家鎮,有著必然的關聯?

「把鑰匙給我?」

陳浩又說了一遍,我分明的從他的臉色中,看到了一絲復雜的神情。這樣的表情是我與他相處這12年,從來沒見過的。

「這里面到底是什麼?」

我問道。

「是七指卷啊……有了這個,我就能復活你的師娘了?」

「那……那劉家鎮的人怎麼辦?那場災禍怎麼辦?」

我看的那塊已經復原了的石板,上面劉家鎮的模型已經不在了,只剩下一片焦黑。空氣中仿佛還彌漫著那股焦糊的味道。我的兩個耳朵還嗡嗡作響,那陣陣撕心裂肺的哀嚎,還在我的腦海中有著抹之不去的殘余。

「那場災禍還早,還有別的辦法,可你的師娘要是不趕緊復活,他的肉身就保不住了。我盼了二十幾年,等的就是今天,趕快把鑰匙給我,別耽擱了……」

我的心里一沉,感覺眼前的陳浩特別的陌生。當然我並不懷疑他的身份,他一定就是陳浩而不是假的。可這番話,怎麼都不像是從他的口中說出來的。

回想起當年,他特意去了一趟劉家鎮,就是要把我從那兒帶出來。當時無論是我還是我奶奶,都覺得他是為了避免我做噩夢,導致那場災禍的發生。

所以在這12年之中,偶爾回憶起那段往事,我的心里都會有愧疚之情。

我始終覺得隔壁的小軍哥,以及我的爺爺,甚至即將發生的災禍,都是我引起的。我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尤其是在前陣子,由于我的疏忽,導致我的師傅陳浩不得不假死躲進白泉寺的古墓。

我都覺得那是我的過失。

可現在這一切,瞬間在我的心中崩塌。

我終于明白了,原來陳浩的假死也可能是假的,當年的帶我離開劉家鎮,或許並不是為了阻止那場災禍的發生。

畢竟前陣子我和白先生回到劉家鎮的時候,已經弄清楚了。我從柳樹溝出來之後,只是能夢到未來的一切,僅僅是能預料到而已。所以一切的發生並不是由我造成的,我爺爺的死是天意,小軍哥的死是人禍。

而那場災禍,早已是老天注定。

我相信這一切陳浩一定比我知道的更清楚,那麼如此說來,他做這一切,難道只是為了等待須彌幻境的到來,然後不惜一切的找到七指卷,救活我的師娘?

為了他的妻子,一直隱忍了這麼多年。對此我心生敬佩。可這付出來的代價也太大了。那些無辜的人怎麼辦?我這12年,到底算什麼?

「別猶豫了,听師傅的話,趕緊把鑰匙給我,時間來不及了,再耽擱一會兒,幻境之門關閉,咱們就誰也出不去了……」

他又沖我說道。

我看了看他,問道︰

「那個在第2層夢境之後看著我的人是不是你?」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其實在他回答之前,我基本已經知道答案了。

我是在夢境之中,悄悄的跟著他到這里來的。可他就能看到我,並且始終沒有接穿,而是在這箱子出現之後,才直接的跟我伸手要鑰匙。

所以我覺得,我的控夢之術,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突然覺得,這個向來讓我感覺到慈眉善目,十分善良的師傅陳浩,突然變得頗有城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